赤司的場合Ⅱ

 

 

赤司很愉悅地享用著餐廳端上的各式美食,他坐在主位,而哲也在坐在他旁邊,青峰和黃瀨坐在一起散發負面能量,紫原和綠間坐在他們對面。

「一個個來報告吧,涼太,你大學生活過得如何?」赤司慢條斯理地發話了。

「是!」黃瀨立刻振奮起精神,喋喋不休地吹噓自己在學校多受歡迎,但是心還是小黑子的,所謂赤膽相照,無比忠心!

「黃瀨君,赤膽相照不是這麼用的。」黑子面無表情地說,換來一邊青峰的哈哈大笑。

黃瀨怨念著到一邊種蘑菇去了。

「那大輝呢?」

「我?」青峰搔搔腦袋,「也就是那樣,一天到晚都在訓練,但是還是有學科,真是麻煩死了。」

「因為青峰君不擅長用腦袋呢。」黑子點點頭,表示瞭解。

「嗄,哲你這什麼意思,我本來就不擅長腦力活啊,比賽的時候贏不就好了嘛!」

「是啊,青峰君還是一樣,能夠贏過你的人就只有你自己而已。」黑子平靜地吐槽著。

青峰到一邊陪黃瀨種蘑菇去了。

「敦呢?」

「我在做蛋糕~」紫原懶洋洋地說,「學校最近接了一筆家宴要學生幫忙準備……好想輾暴他們哦……」

「請不要這樣做,紫原君。」黑子認真道,「這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

「好啦,黑仔每次都這樣認真……」

「綠間就不用問了。」赤司下了斷語,立刻引來綠間不滿。

「為什麼我就跳過啊?」

「反正就是認真學習加上準時收聽星座運勢吧,今天不也帶了蛙太郎錢包嗎。」赤司說道。

「赤司!天帝之眼絕對不是讓你用來透視我的口袋的!」綠間惱羞成怒。

「我套你話的。」赤司淡定無比地噎回去。

綠間窩到一邊去,開始默背醫學系課本的所有內容,耍起自閉來了。

黑子輕笑,大家真的很久沒有這樣坐在一起談天了,這種感覺真好。

「那麼,哲也你呢?」

此話一出,黃瀨和青峰都顧不得繼續種蘑菇,紛紛爬回位置來殷殷期盼地看著黑子。

黑子頓了一下,想了想,老實道,「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上學,寫作業,偶爾會陪高尾君去調酒社。」

「哲你陪那矮個去調酒社幹麼?」青峰瞪大眼,怪叫起來。

黑子沉下臉,赤司在一邊涼涼道,「大輝,有鑑於你的口無遮攔,回去罰寫我是個笨蛋大黑皮五十遍。」

「蛤,為什麼,我才不要!」青峰臉抽著拒絕。

「你要是不照辦,我就讓哲也一整年不理你。」

「喂喂,哪有這種的,而且這關哲什麼事情啊!」

「青峰君,我已經不想理你了。」黑子無比配合,和赤司一起同仇敵愾。

居然叫高尾矮個,那是把他和赤司置於何地啊。綠間在一旁推推眼鏡,無比唾棄青峰的智商。

倒是一邊的黃瀨幸災樂禍笑不可支,「哈哈哈,小青峰你活該啦,誰讓你沒想起來小黑子比那啥還矮呢!」

黑子和赤司的頭上浮現了謎樣漾井字號。

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兩個怎麼就是搞不懂這個道理呢……連在一邊把署片沾著美乃滋吃的紫原都露出了憐憫的目光。

「涼太,你也去罰寫我是個白痴模特五十遍。」赤司斬釘截鐵地說,「另外,這頓你請。」

「蛤,等等小赤司!為什麼我要和小青峰一樣的待遇啊?」

「因為你們都一樣是個白痴。」赤司陰沉著臉說,「還有沒有問題?」

「問題可大了赤司,哪有人像你搞這種暴君主義的,哲你怎麼不也說說他。」青峰立刻拉上昔日搭檔,企圖統一戰線。

「赤司君,我也覺得這樣不好。」黑子睜著水眸,無辜表示。

「你看吧小赤司!」黃瀨一聽立刻樂了,「連小黑子都這麼說了。」

「我覺得應該要一百遍才夠。」

青峰和黃瀨:「……」

「那就按照哲也說的辦好了。」赤司微笑道,「還有意見嗎,涼太,大輝?」

青峰和黃瀨垂頭喪氣:「沒有。」

 

 

飯後一群人吵吵鬧鬧地要去看看黑子的大學,黑子拗不過,答應帶著他們去逛逛校園,不過宿舍因為有管制,所以不能進。

黃瀨對此表示只要宿舍長是個女的他就有辦法搞定,所有人對此都相當無語。

「咦,哲你們籃球場就這麼大喔?」青峰吃驚道,「怎麼跟帝光時半斤八兩而已啊。」

一所大學的籃球場竟然和一所國中差不多,這也太寒酸了一點。

「青峰君,你大概忘了帝光時我們是籃球強校,設備本來就比一般國中好很多。」黑子提醒道。

「嘖。」青峰撇嘴,「那時候我們好幾個練習場呢,這邊居然就這麼幾個。」

「是啊,我們第一次見面青峰君還以為我是鬼呢。」黑子笑了笑。

「機會難得,來三對三吧。」赤司突然提議道,「哲也,你有辦法借到球嗎?」

「可以,我回宿舍拿就行了。」黑子一聽,如此表示。

「那我陪你回去拿。」赤司笑,「你們幾個在這裡佔位子。」

「蛤,我也想和小黑子一起回去拿球啦!」黃瀨嚷道。

「你們這些人高馬大的高、個、子,對於我的安排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黃瀨氣勢立刻弱了下來。

「那就麻煩你們了,我們很快回來。」黑子朝四個高個子一笑,四人原本不滿的心情煙消雲散,紛紛表示這種小任務完全沒有問題。

赤司陪著黑子走回宿舍,等黑子拿了球出來後,就見他對著赤司笑得很真誠,「赤司君,謝謝你。」

「我不知道你在謝什麼。」赤司不動聲色,笑著說,「我們走吧,不然他們等久了又要鬧。」

黑子也笑了笑,原先他以為是錯覺,不過現在他確定了。

在他提起帝光時,赤司看出了他對那時的懷念,所以才主動提議三對三,重溫過往時光。

當赤司回答他不知道謝他什麼時,黑子就知道了。如果赤司是回答謝他什麼的話,那就是他想多了。

「我們小跑步回去吧?」赤司說,「他們四個搞不好已經暖身完了。」

「好。」

赤司自然無比地牽起黑子的手,黑子僅是困惑了一下,隨即又想到這是赤司怕自己落後太多的舉動,因為,要是赤司自己跑起來的話,肯定比他快上很多。

「赤司君,手……」

「牽著比較快。」赤司笑道,「要跟上喔,哲也。」

「……好。」黑子想了想,只是牽個手,也沒什麼,可能是赤司後來變得圓滑,更會照顧人了吧。

於是,赤司牽著黑子,一路小跑步到籃球場,那裡四個高大的人形看板一見這畫面,紛紛臉黑。

「小赤司太奸詐了,我也要牽手!」黃瀨率先嚷了起來,然後直接向兩人衝過去。

「赤司你偷跑!」青峰跟上,越過黃瀨直奔黑子。

「哼。」綠間推推眼鏡,心生不滿,但是也沒多說些什麼。

「赤仔……」散發黑色怨念的是紫原。

一群人又鬧了一陣,每個人都和黑子牽過手以後才開始決定分組。

「我要和小黑子一隊!」黃瀨興奮地表示。

「哲要和我一隊!」青峰強硬表示,「我們可是最強光影組合!」

「我記得哲也和火神搭檔時成績比較好啊。」赤司不鹹不淡地說,刺了青峰一槍。

青峰膝蓋中箭。

「火神和我單挑時還不是一樣是我的手下敗將!」

「行了。」赤司說,「抽籤,有帶紙筆的人拿出來。」

於是一行人看向綠間。

綠間哼了聲,還是從包裡拿出紙筆,做好籤讓大家抽。

「好了,抽籤結果誰也不許鬧。」赤司警告,「我是A。」

「我也是A。」黑子揚了揚手上的籤紙。

B。」綠間和紫原鬱悶無比。

「哈哈哈我是A,我們肯定贏啦!」青峰張狂大笑著,揚了揚手上的籤紙,上面綠間俊秀的字跡大大寫著A

「不──!」黃瀨跪倒到一邊,簡直要痛哭流涕,「我想和小黑子一組啦!」他哀號著。

不過他沒種扯著赤司的領子要求交換,於是他對上了青峰。

「小青峰我和你換!」

「才不要。」

「你都和小黑子搭檔那麼多次了換我了啦!」

「赤司!」青峰轉頭就叫赤司,「叫黃瀨閉嘴啦,你剛剛不是說誰也不許鬧。」

「對。」赤司沉吟了一會,笑了笑,從容地走到黃瀨面前,黃瀨一見這架式,忽然緊張了起來。

這是要他跪地的前奏嗎?

「我和你換。」赤司大方地遞出籤紙,把手上的A換成黃瀨手上的B,看得一群人都傻了眼。

「偶爾也想和哲也認真較量一下呢。」赤司笑。

「欸欸欸這樣嘛太感謝你了小赤司!」黃瀨感動得無以復加,被敲竹槓的仇立刻被他拋到腦後去了。

「嘖,赤司,你也太寵黃瀨了吧。」青峰不滿道。

「你們內部自己協調誰盯誰。」赤司沒理他,「一分鐘作戰會議,半場,哲也現在身體不能負擔全場。」

「好!」

黑子看了赤司一眼,他沒想到赤司居然會考慮到這層,連他自己都忘了。

「十五分鐘分勝負,十五分鐘平局的話一樣結束。」

「沒問題。」

結果剛開場,青峰和黃瀨為了去搶黑子的傳球,失誤連連,讓赤司隊有機可趁,儘管後面很快調整回狀態,還是飲恨輸球了。

「都是你啦小青峰!」黃瀨抱怨道,「小黑子明明就是要傳給我,你幹麼擋在我前面!」

「哲當然是傳給我的,哪有你什麼事,不是叫你去擋綠間嗎,你自己算他進了幾個三分球啊!」

一旁青峰和黃瀨爭執不下,綠間遞給黑子一瓶水,赤司遞出毛巾,紫原看了看,遞出美味棒。

兩人終於感覺不對,一回頭,大叫,「你們這些集體獻殷勤的!」

然後兩人爭先恐後地遞出自己的毛巾,不過黃瀨的毛巾都是香水味,青峰的毛巾則有汗臭味,於是被黑子婉拒,繼續用赤司的毛巾。

赤司露出勝利的微笑。

 

 

幾人分道揚鑣後,赤司傳了簡訊給綠間,告知了他紫原將會負責那幾個肇事者的家宴,讓他幫忙紫原。

 

 

 

 

昀羲碎念:

場次後到現在都還沒空享受戰利品,好虐TT口TT 

感謝大家參與點文活動,手頭事情告一段落後就會開始寫了><

然後因為點文最後也會出本成冊,所以網路上是不會有肉的……OTZZZ

場次遊記(根本沒逛OTZZ)等等再寫,是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OTZZZ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還會繼續發文嗎?期待接下來的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