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真的?」褚冥漾傻眼了,暈呼呼的。

「當然。」男子一個轉身,「跟我來。」

褚冥漾哪會去分辨其中是否有詐,如履薄冰地跟上了。

不過即使單純如褚冥漾,也越來越覺得不對頭了,這方向,不是王宮嗎?

「呃,您住王宮?」

「……算是。」

褚冥漾看著對方的衣服打扮,非常平民,甚至還有點破爛。

「您在王宮工作嗎?」

「……算是。」

「哇。」褚冥漾瞬間就崇拜上了,「您做哪種工作?說不定我可以幫上忙呢。」心地善良的褚冥漾已經開始考慮該如何報答人家的撿回家之恩了。

「……打雜的。」

「那我很會!」褚冥漾開心了,「我在那個家裡天天都打雜!洗碗晾衣服做飯顧農舍馬廄,偶爾還會幫忙修繕磚牆喔。」

「……聽起來,那群人不是收養孩子,而是選僕人去了。」

「呃,算是吧,不過他們對我的要求是奴隸……」

男子好看的面上蒙上一層陰影。

他想起來褚冥漾說了,對方常常心情不好時就揍他。

「王宮的工作會不會很難?」褚冥漾有點憂心忡忡,他現在已經陷入了不能好好報恩的惶恐中了。

這令男子啼笑皆非。

「我想,跟你平常做的差不多吧。」男子給了很模糊的答案。

褚冥漾一想也對,男子沒做過他的工作,根本也無從比較起啊。

「走這兒。」冰炎熟門熟路地帶著褚冥漾抄了一條小路,路的盡頭有扇小門,「進來。」

褚冥漾笨手笨腳地彎腰穿過小門,就發現他們來到一處花園,裡頭有個穿著得體,腰間配著一把劍的紫衣男,一見到他就反射性地要拔劍。

「等一下,夏碎,這是我撿到的。」

「殿……」

男子一記眼刀過去。

「呃,亞,這位是?」紫衣男收到暗示,從善如流地改口道。

「您好,我叫褚冥漾。」褚冥漾趕忙自我介紹,有點侷促,「請問王宮還有缺打雜的人嗎?」

紫衣男瞠圓了眼睛,看著男子,臉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亞,你費盡千辛萬苦翹班,居然是為了撿個打雜的回來?」

男子狠狠瞪了紫衣男一眼,「夏碎。」他沉聲警告。

「呃,如果你想進王宮工作,恐怕不是太容易,因為目前不缺人……」

褚冥漾神色黯淡下去。

那臉色黯得讓夏碎都於心不忍了,可是王宮真的不缺人,再說了,王宮是隨隨便便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可以進的嗎。就算是今日舉國同歡的舞會,百姓還得出示居住證明呢。

「他會種田。」男子說,「後面不是有塊地嗎,讓他試著種種看吧。」

「這倒是可以安排。」夏碎說,「你會種田嗎?」

「會!」褚冥漾立即答道,又有點不安地補了一句,「可是我只會種小麥……」

「倒是挺老實。」夏碎微微一笑,「不要緊,但是是塊荒田,恐怕會比你原先的工作更辛苦。」

「……會被打嗎?」

「沒事不會有人打你。」夏碎說,「不過要是什麼都種不出來,那懲罰也是不會少的。」

「我會種小麥。」

「行了,就讓去種。」男子說,「另外再把西瑞撥給他。」

「知道了。」夏碎點頭。

於是褚冥漾入住王宮的偏僻地帶就這麼一陲定音了。

 

 

收穫季時,褚冥漾繳出了漂亮的成績單,不只是小麥的收成,還有西瑞暗地觀察的報告。

那個男子實際上就是這個王國的王子殿下,那天舞會懶得應付,只待到開舞就溜了,沒料到撿了個褚冥漾回來。

其實,對於比申和耶呂,他是有印象的,他父王也對此很頭痛,因為耶呂和景羅天交好,景羅天軍權在握,而耶呂私下也自行組建了一隻私人衛隊,魚肉鄉里,兩人臭氣相投,褚冥漾所待的那個小鎮幾乎是被耶呂比申一家統治著,鄰近王宮,實在是個隱患。

而聽了褚冥漾的描述,冰炎計上心來,想說可以用隨意虐待人這個罪名把人拿下,但是證據不足,首先他得先確定褚冥漾說的都是真的。

明查暗訪之後,確定了褚冥漾所言非虛,他就看褚冥漾更順眼了。

褚冥漾脾氣好,耐性佳,而且重點是,還超好拐……

有一天他心血來潮騙褚冥漾吃辣椒,嗆得褚冥漾淚水都逼出來了,卻只是一臉哀怨地看著他,不知怎麼他就心情愉悅了。

夏碎告訴他,這種心情叫做萌,有個萌物在身邊,有助紓壓。

於是一段時間冰炎都很喜歡往褚冥漾住的小屋跑,並且遺憾當時自己怎麼就沒把人拐進皇宮住呢。

褚冥漾至今仍舊以為冰炎的身份是王宮的總管,夏碎曾經感嘆著這孩子到底是多缺心眼,自圓其說的功夫這麼強,他還以為冰炎那身強勁的氣場是身為總管所必須的,因為他要管教下人嘛。

對於褚冥漾的想法,夏碎只能說,說錯不錯,說對不對,王子殿下自然是要管教下人的,氣場必須有,但是這氣場居然被誤認為是總管,這也太掉價了點。

「亞,你不能偷喝!」褚冥漾慘叫著撲上去拯救他才封好的酒罈,「這是我才剛剛釀好的,至少得封存半年!」

「放你這裡也是封,不如拿到我那裡去,這樣時間一到我就能馬上喝了。」冰炎高舉著酒罈不讓褚冥漾碰。

「咦?」褚冥漾呆了呆,「這樣嗎?」

看著一臉純良的褚冥漾,冰炎心中嘖道,褚冥漾家事一把罩,做菜也好吃,還會釀酒,脾氣好個性單純,若不是他是個男人,真想直接娶回家。

冰炎開始思索幹掉鬼族之後下一步就是修改法律。

「那好吧,你要注意溫度,不可以太熱,要不然就會酸掉了;也不可以太冷……」褚冥漾開始喋喋不休地念起注意事項。

「……算了,還是放你這吧。」冰炎把酒罈放下,「對了,我已經蒐集到耶呂犯罪的證據,你有意願作人證嗎?」

褚冥漾想,幸好酒罈沒到他手上,不然他一定會摔碎。

 

 

看著令台上耶呂對著法官咆哮,褚冥漾有點哆嗦,這天是夏碎帶他上法庭的,冰炎不知為何沒有出現。

「你說我謀反,私下訓練軍隊,有人看到嗎?」耶呂倨傲地反問,「那些都是我兄弟,我們一群兄弟聚在一起玩兩招,就算謀反?這是惡意污衊!」

「肅靜!」法官敲了敲槌子,「請證人!」

褚冥漾深呼吸一口氣,緩緩走上證人庭。

耶呂一看見他,眼睛就幾乎要冒火,「賤人!」他咆哮,「你最好記清楚自己身份——」

「肅靜!」法官大喝,立即有人衝上去摀住耶呂的嘴。

「證人褚冥漾,你可曾親眼見到耶呂訓練軍隊?」

「是。」

「你可曾親耳聽見他與景羅天商討謀反之事?」

「呃……我聽到的是他說等他打進王宮和景羅天裡應外合後,王國就能一人一半……」

問答之間,被揪出的內幕越來越多,而耶呂臉色也越來越沉。

因為鬼族存心謀反,所以家中僕人不能太多,而且最好是要懼於他們淫威不敢反抗的,所以他們特意繞了個遠路,到鄰國名為孤兒院實際上是販賣人口的人販子那裡『買』了褚冥漾。

「人證確鑿,來人,拖下去!」法官下了判決。

鬼族一家被處以極刑,牆倒眾人推,過去曾受鬼族荼毒欺壓的都來推了一把,最後受刑日,所有人都去看了個痛快。

只有褚冥漾窩在他的小木屋,呆呆地,不知道想什麼。

「在為他們難過?」冰炎問道。

「不是。」褚冥漾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感覺怪怪的。」

「沒人再能威脅你了。」冰炎笑了笑,「有沒有想過以後怎麼過?」

「嗯?」褚冥漾有點困惑,隨即大驚失色,「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嗎?」

「……你不想改住到王宮嗎?」

「為什麼要改住到王宮?」

「生殖。」冰炎脫口而出。

「哦,升職啊,就不用了。」褚冥漾說,「待在這裡挺好的,西瑞也對我不錯。」

「我就對你不好?」沒名沒份地,冰炎這醋倒是吃得開,西瑞還是他給指的呢。

什麼叫搬石頭砸自己腳,這就是。

「亞也對我很好啊。」褚冥漾說,有點奇怪,「怎麼這麼問?」那天要不是冰炎把他撿回來,他還不知道會不會就乾脆餓死路邊了呢。

「那你為什麼不進王宮陪我?」冰炎開始耍賴。

「呃?」褚冥漾眼睛一下就亮起來了,「我可以進王宮看你嗎?」

「當然啊。」

「可是一開始夏碎閣下說了,亞工作很忙,沒事的話不可以進王宮打擾你啊。」

夏、碎!

遠在王宮守門的夏碎打了個大噴嚏。

「那是之前,現在事情都已經忙得差不多了。」冰炎厚顏無恥地扯謊。

「喔,那我有空就去看你。」褚冥漾高興地說。

「……」我是想讓你住進來不是有空才過來。

算了,一步一步來吧。

冰炎想著,要不先修改法律通過能夠和男子結婚的法條。

也是上天眷顧冰炎,給了他絕對的好運氣,鄰國妖師國居然就通過了同性可結婚的法律,震驚了全世界,然後和鄰國交好的冰牙國也有樣學樣,開始草擬了同性結婚法條。

就在一切都很美好的時候,隔壁王女之一褚冥玥,上門討弟弟來了。

 

原來褚冥漾的母親並不是獨生女,她是和平民褚項私奔的,所以不好對外招搖,她實際身份是妖師國的王女。

當年褚冥玥在外地遭遇喪父之痛,好不容易堅強地挺回來,發現家產被瓜分殆盡的驚愕還及不上發現弟弟不見的十分之一。

她當下就衝去親戚家,有什麼砸什麼,而且她深知自己還只是個女娃,所以專挑無人防備時砸。

有石頭又砸石頭,有磚頭就砸磚頭,家產是暫時要不回來了,但是她一定要找到弟弟的下落。

最後總算給她砸出了消息,弟弟被帶到孤兒院了。

她趕緊趕到孤兒院去,卻遲了一步,弟弟已經被領養走了。

原先她還安慰自己,至少弟弟被領養走,不會餓肚子。只是她還是想見弟弟一面,最起碼,好好告別,確定弟弟在新家生活得很好,她也就能安心地把該屬於他們的東西一樣一樣奪回來。

但是她的希望很快破滅,那家孤兒院,實際上是拐賣人口的人販子開的,這是褚冥玥無意間聽到的真相。

當下她就精神崩潰了。

人販子!

她的弟弟會被哪種可怕的人買走?

褚冥玥想了又想,咬牙徒步跋涉到妖師國的王宮,直接就那麼一跪,驚得各方路人都投來了注目禮,侍衛見她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女娃,又不好無情趕人,只好請示上級。

說來也巧,侍衛請示時剛巧王子殿下白陵然也在一邊聽,感興趣就跟著來看了,這一看不得了,那眉眼分明是他姑姑的縮小板,又啪答啪搭地跑回殿內告訴父王,父王一聽就激動了,衝出來一看,果然是妹妹的女兒,當下立即把褚冥玥給接了進宮。

接著再聽完褚冥玥的遭遇後,國王很生氣,下令把那些瓜分褚家財產的親戚都吐出來,該怎樣便怎樣。

倒是人販子有點難辦,要逮人,得講證據。

而這孤兒院向來極為小心,從不給人抓住辮子,褚冥玥會發現這是家人販子,也是無意間偷聽到的,作為證據非常薄弱,即使上了法庭也會因為證據不足釋放。

為了免除後顧之憂,孤兒院的買主都非本國人,換句話說,褚冥漾早就被賣到外國不知道哪一國去了。

他們灰心喪志,儘管還是派人拿著畫像到處搜索,卻不再抱任何希望。

然後國王老了,國母又去世了多年,空虛寂寞的心因為碰到另外一個男人而死灰復燃,不管不顧地通過了同性婚姻法。

這時候,冰牙國來使和妖師國總管聊天,聊到了舉發耶呂成功還多虧了殿下帶回來的那個褚冥漾,總管耳尖,褚冥漾三個字確認了嚴嚴實實,立即火速通知了褚冥玥。

然後,褚冥漾立即變成了妖師國的王子,冰牙國的準王子妃——

僅管他現在本人毫無所覺,還在他的小木屋裡面睡得香香甜甜。

而他的床邊,站著臉色臭到極致的冰炎和一臉修羅的褚冥玥。

一個是因為準媳婦很可能被帶回娘家在不爽,一個是因為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找著的弟弟居然可能會被路邊一隻阿貓阿狗拐跑。

褚冥漾在床上撓癢,打了個呼魯,完全不知道他醒後會面對怎樣的腥風血雨。

身份神級跳傷不起,醜小鴨翻身的代價也是很大的,阿門。

 

 

 

 

 

昀羲碎念:

一樣是不知道是啥的一篇w

看完仙履奇緣的產物XDDD

和妹妹們討論到如果褚冥玥是女主角,那繼母和繼姊大概只會有一回合的戲份,因為會被光速秒掉XDDDD
還來不及展示自己到底有多壞就被KO了這樣www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最後那句阿門……
  • 阿門(合掌

    昀羲 於 2015/04/06 22:54 回覆

  • 白金魚(禦离)
  • 某魚超喜歡玥姐的啊!夏碎腹黑惹冰炎一直吃鱉www漾漾好曲折吶~~~衰爆了的孩子((拍拍
    阿門那看出種種惡意啊XDD
    喜歡這歡騰的架空~~~加油!
  • 阿門兩個字明明就是在幫漾漾祈禱,為什麼會看出惡意呢(思考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4/06 22:53 回覆

  • 白金魚(禦离)
  • 噗w漾漾要面對的腥風血雨不就是昀羲安排的嗎~~~這個幫他祈禱莫名有種貓哭耗子(?!)的感覺XDD
    這個衰人主角總是在正篇和同人都衰沒完呢~~~→看得很快樂
  • 怎麼會,我都是讓其自由發展跑劇情,所以不是我的錯呀(誠懇

    大家好壞,怎麼就是喜歡看漾漾衰呢~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4/12 1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