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決鬥

 

「好了好了,人都齊了,來抓風咧!」楚天祥開始反客為主,「先說好,咱們不打真錢,放炮的那個要選真心話或是大冒險,要是自摸的話那人就是國王。」

「沒問題,來吧!」韋昌躍躍欲試。

「你們不先對答案嗎?」簡子佑突然問道。

「不!」趙筠還沒反應,韋昌已經堅決反對,「對了答案你要怎麼放心去瘋寒假?」

「但是對了答案你會自己哪邊錯了更有印象,不是挺好?」

韋昌一頭栽倒在麻將桌上。

「老兄,你別為難我們幾個混水摸魚的了,我們只求及格過關不二一就很心滿意足了。」楚天祥拍拍簡子佑的背,「來吧,不說廢話,我們快抓風,打四圈就好,晚上還有個老驢呢。」

他們抓完風,很快就位,一開始是簡子佑當莊。

「先骰骰子。」楚天祥丟給簡子佑三顆骰子。

簡子佑丟出去了。

「好了,從自己往右數,開始抓牌。」

趙筠越聽越不對,「學長,你不會玩?」

「第一次碰。」

趙筠立即瞪向楚天祥,彷彿今天才認識他似的,「學長,你好狠的心,居然想虐菜!」

「啊才不是。」楚天祥理直氣壯地反駁,「這不是沒人嗎。」

「你不是說你人脈多多,隨便抓隨便有嗎!

「啊有現成的幹麼要費盡抓遠的。」

「那好吧,學長我罩你。」趙筠豪氣干雲,因為和楚天祥還有韋昌已經很熟了,所以儘管和簡子佑認識不深,趙筠也挺放得開。

「唉,小學妹,我聽出了赤裸裸的偏心。」韋昌很憂傷。

「哈,等等就知道了,對了學長,你知道怎樣算胡牌嗎?」

「知道。」簡子佑點頭,「剛剛已經咕狗過該怎麼玩了。」

結果開牌第一輪,又吃又碰了幾輪,韋昌喜不自勝,他聽牌了。

「啊,學長,你又翻到花牌了?」趙筠瞠目結舌,七張花牌在簡子佑的座位前整整齊齊地擺放著。

「哇喔,韋昌小心別翻到最後一張啊。」楚天祥嘖嘖道。

「烏鴉嘴,就不要是你翻到。」韋昌頂回去,然後摸牌,臉綠了。

第八張花牌穩穩當當地被他翻到了。

他要掐死楚天祥。

「哇喔,居然可以見識到傳說中的七搶一啊。」趙筠瞪得眼珠子都圓了,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呆,簡子佑扯了扯嘴角。

「好吧,來吧!」韋昌一臉悲憤地英勇就義,「老子我選大冒險,有什麼鬼主意儘管來吧!」

「大冒險又是什麼?」

「我的天啊學長,我還以為每個男生都會知道大冒險。」趙筠誇張地叫道,「我跟你說,大冒險就是不論你提出再誇張的要求,對方都必須做到才行。」

「喔。」簡子佑頓了頓,「那你去洗碗。」

「噗哈哈哈。」楚天祥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這算是什麼大冒險……」

「不行啦學長,他一定會打破我的碗,放他去洗碗就是我在大冒險啊……」趙筠巴巴地看著簡子佑。

「……那你出主意。」簡子佑果斷把問題拋去給趙筠,隨她遮騰,反正他是真的沒主意。

「欸靠小學妹,這不行啊,不是妳要罩人嗎這下怎麼反過來了,不對,你們不可以結盟啊!」韋昌跳了起來。

結盟?

好像不錯唉。

「嗯,學長我們真的來結盟吧!」趙筠興沖沖提議。

「好。」簡子佑也很乾脆。

「靠!」韋昌罵了出來,立即尋求支援,「那阿祥我們也、」

「我這邊不接受求婚的。」楚天祥態度嚴肅。

「屁啦誰和你求婚!」韋昌炸掉了。

結果因為楚天祥堅決單打,韋昌只好也跟著孤苦奮戰,在簡子佑連莊下,小心翼翼地打牌。

「阿靠,這也太邪門了!」韋昌瞪著自己丟出去的西風,穩穩地放了簡子佑的炮。

打一張已經打過的西風還放炮,這是什麼悲催霉運?

「唉,又欠了一場大冒險學長。」趙筠幸災樂禍。

「靠小學妹不安好心,你差別待遇!」韋昌憤憤指著簡子佑門前一整排趙筠打給他吃的牌,「有你這麼餵人的嗎!」

「有,就是我。」趙筠挺胸。

「……」韋昌敗倒。

積欠了兩場大冒險的韋昌憤怒了,於是雙眼都像是要噴火。

簡子佑三連莊開始,楚天祥終於終止了神話。

「阿哈哈小學妹你也有今天!」楚天祥得意地把趙筠打出的一條拿回來,攤牌,「胡啦。來吧,大冒險和真心話二選一!」

「真心話。」女生畢竟比較矜持一點,大冒險什麼的還是算了。

「那好吧。」楚天祥也沒怎麼強求,「嗯,我想想要問什麼……妳有喜歡的男生嗎?」

「一堆呢。」趙筠一臉慎重,「冰炎、漾漾、納茲、格雷、黃瀨、黑子、赤司……」

「等等小學妹,我是問真實的三次元啊不是問妳配對啦!」

「喔,那沒有。」

「……小學妹妳的回答好無趣喔。」

「沒辦法,真心話啊。」

這次終於改由韋昌當莊了,他老兄霸氣地骰了一把,骰出個三來,「哇哈哈三個一,這局我運氣一定會變好!」

嗯,這局韋昌沒放炮,但是趙筠自摸了。

趙筠把牌一推,笑得非常誠懇,「現在我是國王了。」

「那好吧,國王陛下,有什麼要求?」

「你們深情對視然後對彼此表白吧。」

楚天祥和韋昌後知後覺意識到,小學妹是腐女,只是平常太賢慧又太暴力老是忘記這回事。

「為什麼只有我們!」

韋昌一定要把簡子佑給拉下水的決心被趙筠一句話否決了。

「因為簡子佑學長是同盟,我要罩他。」

「……」

趙筠心滿意足地把楚天祥和韋昌對彼此告白的影像給錄了下來,「回來給盧勝民學長看,他一定會被嚇掉一身毛。」

「妳居然連不在的人都想整。」韋昌痛心疾首,「老驢躺著也中槍啊。」

「不好嗎?」

「好極了。」楚天祥和韋昌一起豎起拇指。

結果當老驢回來時,趙筠半真半假地跟老驢鄭重且神秘地說楚天祥和韋昌出櫃了。

盧勝民沒信,那兩個都是直男,怎麼可能出櫃就出櫃。

結果當趙筠把錄像給盧勝民看了後,盧勝民直接傻了。

「真的假的……這樣我以後不就當電燈泡了嗎……」

看著盧勝民糾結無比的臉色,趙筠終於忍不住爆笑出來,躲在一邊的楚天祥和韋昌也出來跟著取笑盧勝民都已經大三了還這麼好騙。

於是盧勝民燃燒起了小宇宙,誓言一定要報仇,簡子佑則是鬆了一口氣,立即把位子讓出來以後就上樓了。

簡子佑換成了老驢,趙筠少了個後盾,但是桌上更熱鬧了,四個人鬧得天翻地覆,趙筠打到最後已經有點無法集中,恰好許承恩和李長鴻回來,就換他們一起頂了趙筠的位置,成為生命共同體。

結果,他們贏的時候是李長鴻出主意,輸的時候是許承恩領罰,如此幾個回合之後許承恩才發現自己被室友陰了,炸了一身毛。

 

 

 

 

 

昀羲碎念:

好久不見的小品文!!

大家還記得他們誰是誰嗎~~~
我開坑時明明就覺得可以很快寫完啊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沒寫完呢……(思考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