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是為了寫學校作業才隨便挑了一個展去看的。

不看不知道,一看魂出竅。

魂出竅的不只他一個,去看展的八成女孩子都死命地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去偷窺一名工作人員。

這個男人可以帥到女孩子們流了一臉血,名牌上寫著冰炎。

褚冥漾想這一定是代號,其他人都是寫姓名,不過按照每隔十分鐘就會有人上去搭訕這名工作人員的勢頭來看,可能寫上姓名會被肉搜出來,所以上級才特例允許這人用代號。

「小姐,這裡禁止攝影照相。」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冰炎上前阻止客人照相的行為了。

「唉,不能照這些文物嗎?」

「是。」

「那能和你合照嗎?」

「工作規定不允許。」

女孩遺憾地走了。

「女士,這裡禁止照相錄影。」

「喔。」歐巴桑冷淡地看了冰炎一眼,把手機收了起來。

「請您刪除剛剛的相片。」

「唉,不要啦,才這麼幾張。」

褚冥漾覺得他好像感受到周遭空調太冷了點。

「請您處理一下,把剛剛的照片刪除。」

歐巴桑繞過他,就是不刪除。

「我說,請您把照片刪掉!」冰炎這次的聲音大了起來,還多了幾分強硬的味道。

霎時附近的女孩子都朝歐巴桑投去好幾道狠戾的眼刀。

就叫你刪除了這邊禁止拍照你是耳背還是腦殘欠修理?

歐巴桑終於不情不願地把照片刪掉了,還朝冰炎翻了個白眼,「連照相都不准,小氣巴拉的。」

褚冥漾在背後對歐巴桑豎起了一根中指。

 

第一天褚冥漾就被冰炎給勾了魂,但是他堅信他絕對不是一個人,因為他隔天再來時,他發現好幾名遊客都是昨天見過的。

而且,遊客等級有逐漸增加之勢。

「冰炎先生,您什麼時候下班?」一個濃妝豔抹帶著假睫毛的女孩,搔首弄姿地問冰炎,「我等您下班一起吃個飯?」

冰炎搖頭,「不用了,我下班有事。」

「那您什麼時候有空?」

「十年以後。」

濃妝女敗陣。

接著好幾位女勇士也跟著英勇就義。

褚冥漾自然不會傻到上前搭訕,他只要在這裡看看冰炎就非常心滿意足了。

啊,活生生的帥哥真是養眼。

 

不過展期只有四天,贏來謝幕的那一天時褚冥漾實在沒忍住,偷偷錄了冰炎的人像。

然後,回家開始發揮身為一個畫手的能力,開始在紙上描繪冰炎的輪廓,用情之深,讓白鈴慈都以為自家兒子情竇初開,要畫定情物給情人呢。

褚冥漾抽抽嘴角,沒承認也沒否認,花了一整個假期,作業草草帶過,他終於完成了冰炎的肖像畫的八成。

啊,配這畫吃飯該多麼享受啊。

褚冥漾可惜地想。

只是那張畫上,冰炎是沒有眼睛和嘴巴的,他總覺得畫上去之後整體感覺會跑掉,畢竟他的素材很有限,而且非常模糊。

算啦,過過乾癮也好。

 

 

褚冥漾瞪著台上的講師,覺得自己感受到了來自上天的愛意。

這感覺就好像你撿了一張彩票結果中了大獎一樣。

冰炎是他們這學期的代課老師,有幾個女同學也有去看過那個展覽,對於再見到冰炎很興奮,東問西問問個不停。

「都閉嘴!」冰炎把課本往講台上那麼一砸,頓時教室就安靜了。

他是怎麼把薄到不行的歷史小冊給砸出那麼大聲的?

所有同學都很疑惑。

「我是你們這學期的代課老師,只負責歷史這科目的問題,除此之外一概不回答,別浪費時間!」冰炎不耐地說,「翻開課本弟三頁,這學期從唐代開始上,注意東西方大事記對照……」

接著,就上起課了,剛開始那幾個八卦問題也就隨風飄散了。

只是褚冥漾完全沒辦法集中精神,或者說他集中精神的地方並不對,他老是在想冰炎這個角度應該怎麼勾勒,他的眉眼神情該怎麼下筆……

嗯,這回他不是只有四天,而是有一整個學期,可以好好讓他琢磨冰炎的眼睛和嘴巴該怎麼畫。

 

 

 

 

昀羲碎念:

真的不大喜歡就告訴妳禁止拍照還硬要拍,被阻止反倒過來怪人太小氣的人^q^

哈哈一樣是短篇~

四月應該都是發這種單篇,畢竟我現在沒辦法分神開長篇,點文的同學們請耐心等候,我把事情處理完就會更的!><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風緋飄〈暗夢〉
  • 翻開課本弟三頁這句有錯字喔,是『第』而不是『弟』~~~~
    漾漾歷史課要好好上,不然你可能不只有這學期可以研究冰炎的臉怎麼畫,就連下學期下下學期都可以研究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