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陵下場的對手是巴布雷斯學院,是上場的季軍,今年的種子隊。

「不論對手是誰,我們只管一路向前。」韋天說,「好了,我們來研究一下,巴布雷斯的錄像,多虧我們其他同伴,其餘比賽他們都錄下來了。」

因為正在他們進行比賽的時候,其他隊伍的比賽也進行著,他們無法到場觀看。

巴布雷斯對戰雲音,地圖是湖泊,儘管水質要比溫泉單純許多,但是生態卻更加複雜,他們必須一邊搜尋,一邊進行閃避,大會禁止選手傷害湖中生物,否則會立即失去資格。

但是湖中生物卻是可以攻擊選手的,不過不允許場外攻擊,看來大會會視地圖而定追加特別規則。

「他們這次參加的選手有妖精,而我方除了辛西亞都是人類,這種族之間的差距有點大,我們絕不能被他們抓開猛打。」韋天道,「要盡力避開一對一的情況。」

「若是沒有意外,贏了這場之後,下場的對手就是明風。」韋天看著公會呈上來的分析,「然,做得不錯。」

白陵然笑笑,雖然下達指令的是韋天,但是事前的戰鬥分析和計算則都是白陵然在負責的。

「巴布雷斯的戰鬥方式很好戰,這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件好事。」林說,「下場的比賽題目是獵人,我有點擔心。」

「我猜獵人應該是追擊戰,但是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地圖。」褚冥漾說。

「按照以往大會的風格,越後面的比賽越腥風血雨。」辛西亞道,「我們需要模擬戰鬥嗎?」

「當然,戰場上的生死取決於練習的多寡,這是不變的鐵律。」韋天道,「然,麻煩你擬出三種可能的比賽模式,我們好練習。」

「好。」白陵然很乾脆,「因為頭兩輪比賽都是搜尋為主,我想這一輪比賽大會會加進其他要素,獵人我猜測是追擊戰沒錯,可能是兩人、三人為一隊互相抗衡。」

他頓了頓,「也可能會由第三方擔任獵人或是獵物,由我們雙方負責追擊或是閃避。」

「最後一種可能是,我們不僅要追擊或是閃避,中間還有其他任務須要執行。」

「很好,若是雙人組的話,由然和辛西亞出賽,若是三人組的話,就由我們三個負責。」韋天說,「有沒有意見?」

「沒有。」林咧嘴笑道,「我可不想當打擾你們夫妻的電燈泡。」

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

 

他們只有一個星期加緊練習,他們各自組隊到各個不同的地圖出任務,培養默契。

然和辛西亞的默契好得沒話說,三人在一邊自愧不如。褚冥漾則是希望真的是雙人出賽,然和辛西亞光是放閃就可以閃死一票人了。

或許是褚冥漾的祈禱真的有效,比賽當日,大會宣佈此次獵人為雙人競技。

「一人為獵人,一人為獵物,雙方均允許攻擊,不限生死,若是攻擊錯誤則扣分,攻擊正確則加分,限時九十分鐘。」播報員盡職地解說著,「請注意,比賽中會有來自第三方的干擾,並且禁止選手向他們攻擊,若有攻擊行為則一樣會被扣分。」

「請派代表上前抽地圖。」

地圖一共有四個:森林、岩石、礦山、草原。

他們抽中了森林。

「請雙方各自選擇要當獵物和獵人,由工作人員協助配戴標誌。」

標誌只能由工作人員戴上或是取下,中間若是有交換的動作則被判出局,是為了預防作弊。

「然會當獵物嗎?」褚冥漾在場外,從外表上沒辦法判斷然到底是獵人還是獵物。

「我覺得他會當獵人,放辛西亞去當誘餌。」韋天說道,「然的計算能力很強,這會是追擊戰的最佳優勢。」

「我想也是。」褚冥漾點頭。

森林中因為視野被遮蔽,到哪都有視野死角,一開始雙方都在走位,並沒有貿然攻擊。

不過場外的人可就驚嘆了,因為就在選手投入地圖後,跟著便冒出許多和選手外表一模一樣的NPC,乍看之下根本完全無法分辨。

「漾漾,林,猜猜看,然會怎麼做?」韋天按住褚冥漾的肩膀,盡著前輩的責任,對後輩們機會教育。

「先判斷對方真正的位置?」

韋天搖頭。

「那是先融入NPC們?」林提出另外的答案。

韋天讚許地點點頭,「巴布雷斯的選手很強,位置不會輕易暴露,就像我們一樣,一開始只能懸著,然後見機行事。」

就在他們說話的當下,白陵然已經完全融入NPC們,若不是全息投影的上帝視角一直跟著白陵然轉動,褚冥漾敢打賭,他根本認不出來哪個才是真的本尊。

 

 

昀羲碎念:

今天好忙,先放存文>''<
然後我要習慣被罵,嗯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下一篇下一篇~
    (你好吵)
  • 對不起我居然沒回到……(跪

    出本啦~

    昀羲 於 2016/02/23 20:23 回覆

  • 零澈
  • 好久不見w
    等等、昀羲大你是不是開始看全職了?!
    怎麼有幸運E又有上帝視角wwww
  • 對不起我居然沒回到……(跪

    是的我看全職啦~~

    昀羲 於 2016/02/23 20:22 回覆

  • 零澈
  • 好久不見w
    等等、昀羲大你是不是開始看全職了?!
    怎麼有幸運E又有上帝視角wwww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