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西亞呢?」

辛西亞是螢之森的精靈,對於森林再熟悉不過,種族限定技能,她能夠完全融入樹木中不被發覺。

當然若是等級懸殊過大,她一樣會被發現,但是他們事前已經做過調查,巴布雷斯上場的選手登麗和菲西兒只有七十一級,辛西亞是七十二級,但是一級的差距靠武器就能補足,辛西亞的種族能力並不是萬無一失。

但是,辛西亞率先發動了攻擊。

種族限定能力,精靈可以看穿真偽,有效時間,五分鐘,五分鐘過後,視覺會暫時留白一分鐘。

辛西亞拿著自己的幻武,她的幻武是一柄盾。

場外觀眾發出笑聲,拿著盾攻擊,是想用盾砸人嗎?

辛西亞聽不見場外的訕笑,即使聽見了她也不會在意。她筆直地朝目標前進。

她的前方,正是他們此刻的對手,登麗。

「哎呀,殺氣這麼重。」登麗擋下了這擊,笑道,「妳是獵人?這麼魯莽可不好。」

「多謝提議。」辛西亞也笑,「那我就稍微收斂一點吧。」

辛西亞的盾一閃,「流光。」

盾牌發出的光將四周所照到的物體都覆上白光,在光暈消退前,被照射到的物體禁止移動。

「漂亮。」登麗吹了吹口哨,「不過不是不能破。」她口中唸咒,辛西亞的招數立即被破,仔細一看,登麗也用了武器,強行將辛西亞給用了起來。

辛西亞也不慌,收了幻武立即轉換為風符做成一把匕首,將圍繞自己的雪給用力揮開。

匕首一揮,周圍的雪花立即向四面八方散去,她也趁機落到樹上,因為方才兩招的關係,他們兩人的視線範圍內都是白色。

「請看!七陵的辛西亞選手利用招式所製造出的雪盲!」播報員在空中大喊,「但是這對於雪國出身的妖精來說,會有用嗎?」

她說得沒錯,登麗根本不受雪盲影響。

「失算了哪。」登麗笑,「這種環境可是我最擅長的。」

辛西亞只是埋伏著,並不說話。

「露一手給妳瞧瞧。」登麗收了武器,轉而吟唱了一段咒文,用起妖精兵器,是一把大斧,「死了可別怪我啊。」

妖精兵器和幻武兵器不一同,幻武兵器是武器本身便是靈體,和主人的同步率隨時間遞增;妖精兵器則是一開始沒有靈體,是一把兵器使用久了後產生意識,而吟唱咒文則是降靈,能夠使武器發揮最大效果。

「現在已經開場十五分鐘,我們即將投入三十名人力,進行干擾。」播報員對著觀眾說道,「但是場上的選手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然在做什麼?」褚冥漾看著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作為的然,不解,但是他知道然一定會有所表現。

「他在計算。」韋天說,「開局只是試探,除了對手深淺,他還必須考慮比賽前,大會說會有第三方干擾,他在等。」

褚冥漾點點頭,他對這些戰術謀略之類的,並不是很懂,因為他家就有兩個謀士,還都是雙S,所以他樂得繼續鑽研武器──對了,他的生化武器到現在都沒進展。

想到這裡,他苦了臉。

然混在一群NPC中,他敏銳地發覺空氣中的細微震動。

是第三方介入了嗎?

那麼會以什麼形式介入?是會穿著另外標誌的服裝,還是就乾脆混在NPC裡面?

然腳步一頓,然後繼續若無其事地往辛西亞和登麗所在的地方前進。

然後,他感覺從側方射來一柄長劍,腳步大概遲疑了零點一秒。

「找到你了。」菲西兒從側面大方現身,剛剛射出的長劍又回到她手中。

「真不愧是巴布雷斯的選手。」然也不避,笑著說,「就遲那麼一點也能被妳看出來,真不簡單。」

「多謝誇獎。」菲西兒笑,「那,你是獵人,還是獵物呢?」

「妳猜?」然聳肩,一副有恃無恐。

這是場心理戰,在彼此的言語神情中試探出自己想要的訊息,這方面,然可說是個中翹楚。

然而,菲西兒只是個大會新人,然對於她的情報一如對方對他的,相當有限。

不像登麗這樣的老手,能夠根據以往的資料預測接下來的行動。

越是縝密的計算越需要龐大的情報,但是然現在只能現場判斷。

有人打破了僵局,是大會投入的干擾者。

跟白陵然猜得一致,對方變身成為在場選手的模樣,若是不明究理地反擊的話就會被倒扣分數。

菲西兒顯然也有此判斷,對著白陵然虛晃一招便彎身撤退。

然則是迅速判斷出干擾者之間存在密頻,沒辦法藉機混入,要不然混到干擾者裡面,奇襲的效果會更大。

白陵然覺得非常可惜,接著跟菲西兒做出一樣的判斷,撤退。

只是他的撤退更為華麗。

「空氣與水,轉折倒影。」

「七陵的白陵然選手使用了咒文隱身。」播報員詳盡地解說著,「同時還放出假人引開追蹤,我們來看看白陵然選手的咒文隱身會持續多少時間。」

咒文隱身是個小法術,需要消耗的法力並不是很多,但是若是持續使用,法力便會遞減,這個招數可以一直使用到沒有法力為止。

這個法術以白陵然現在的等級來說,每用一次就會消耗零點五啪的法力,他只大約用了三分鐘不到便甩開追蹤,以外圍走位的方式繞到辛西亞所在的地方。

登麗是紫袍,菲西兒是無袍,以經驗上來說,應該更偏向讓登麗做獵人,才能更容易得分。

不過也可以想成登麗若是做為獵物的話,可以有效減少攻擊成功的次數,避免大量丟分。

那麼,根據剛剛菲西兒的舉動來看,是哪一種呢?

 

 

 

 

 

 

 

昀羲碎念:

呃,這篇前面都在打遊戲,大概是受全職影響的關係,而且因為我想用這個背景去寫其他CP,所以前面可能稍微囉唆一點,請大家見諒>''<

前面都是七陵在秀存在XDa

等我這本和風月秋本完稿以後就會再連載點文的,請大家等我TT口TT

四月份是多事之月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零澈
  • 喔我看到了www
    真的是全職!
    歡迎昀羲大神入全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