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打量按鍵上的符號,再對照△=◇,終於想到,這是羅馬數字,對應暗示應該就是三二四,別被等於的符號唬住,應當只是單純的線段而已。

褚冥漾做好準備後就按了三二四的鍵,一邊還慶幸幸好他還記得四是Ⅳ,不然記成Ⅵ就糟糕了。

鍵盤上亮起了綠燈,隨之建築物開始崩坍,褚冥漾暗罵了一句,他這可是在地下室,跑慢點可就被壓成肉醬了!

褚冥漾沒命地拔腿狂奔,當他衝出大樓時不禁傻眼,這又是哪個新世界啊?

迎接他的是無止盡的大海,和港口無數騷船隻。

……好吧,這是要他去找哪艘船上有線索嗎?

褚冥漾自我安慰,總比一開始的沙漠強,沙漠裡面什麼都沒有,連線索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找。

而且大海,正好是他武器最如魚得水的環境。

褚冥漾如法炮製,把上場拿來用的技倆又用了一遍,這次費時更短,因為水氣家乘的效果,他直接使用米納斯做了搜尋,很快便鎖定一艘船,摸了上去。

那兩個假貨所守的應該就是關鍵入口,褚冥漾越發喜孜孜,這後面任務做起來越做越順手,好事啊。

他在船的甲板上發現暗格,又把船艙搜了一遍,只是這次暗號更複雜了些,他花了點時間才解出來。

在他輸入密碼後,船開始沉了。

褚冥漾已經淡定了。

雖然在海上沒地方跑……哪沒地方跑?

褚冥漾使用了水步,在水面行走自如的一個技能,接著跑起來。

雖然可以在水面上走,但是船沉了時引起的漩渦他也不想領教,又不是討虐。

這次褚冥漾所在的場景沒有發生轉換。

褚冥漾沉吟了一會,這是不是表示有什麼人進來了他的場景?像是第一次沙漠那時候安地爾那樣?

但是那時候是安地爾自己被傳過來的,而他並沒有做什麼會被觸發點的舉動。

那這次他明明做了,卻沒有發生轉換,他能想到的可能性有二,一是他並沒有觸發點,二是還有點沒被觸發到。

褚冥漾移動回港口,其他船隻跟他料想的一樣,都停著沒有出發。

那就再來一遍。

褚冥漾觸發了第二個點之後,他被傳送到最終場所。

為什麼他會知道是最終場所?

因為一整排的林和韋天站在那兒。

「哇啊……」褚冥漾發出驚嘆。

「漾漾?」韋天開口,聲音有如迴響音效般,「昨天的蛋糕好吃嗎?」

是密語!

「我喜歡然做的綠豆糕。」褚冥漾說,「隊長,我們吃食能報銷嗎?」

「得看會長。」

確認身份後,褚冥漾鬆了口氣。

「我想林應該也快到了才是,在那之前我們最好先認出彼此來。」

「這裡好多我們。」

在兩人說話時,每個假貨都同時出聲,同時動作,眉眼舉止間都一模一樣。

「這才是最終的幻境辨識啊……」果然很兇殘,密語什麼的根本無用武之地,最後就是只能靠猜。

這也太不靠譜了!

「會不會這裡還有什麼點要我們觸發啊?」褚冥漾隨口提到。

「可能有,但是我剛剛搜了三遍,沒找到什麼。」韋天說,「不然漾漾,你用米納斯再試試,說不定我有遺漏。」

褚冥漾點頭說好,射擊,然而結果讓人失望。

林的角色亮了起來。

「哇賽這真壯觀。」林劈頭就是這一句。

「確實很壯觀。」韋天說,「林,你摸什麼去了?」

「打家劫舍,好不容易才脫身。」林說,「倒是隊長,你還好嗎?」

「沒缺胳膊少腿。」

密語對上了。

「好吧,我們現在要幹麼?」

韋天有意無意地看著林和褚冥漾,兩人摸摸鼻子,褚冥漾先開口了,「林,我都殺了九頭牛蛇馬面了,怎麼才來?」

「沒辦法,爺爺我被女妖纏住了。」

演技都不夠,算了,也別為難他們了。

韋天想。

「現在我們要找出彼此。」韋天指著天花板正中央的畫,「按照那幅畫的暗示,我猜我們要站成垂直線才會過關。」

他們現在每人各佔據了一層,建築物內部是個圓圈,有點像是圓形陳列架上的娃娃。

「這裡沒有通道,中央跳下去我估計就死了。」韋天指著下方尖銳異常的骨刺,「所以只能我們慢慢試,試到我們都站在同一個垂直線。」

「這得試到猴年馬月啊。」林哀叫。

「沒辦法,還是得試。」韋天說,「我和漾漾剛剛試過,不論我們做什麼動作,其他假貨都能即時反應,無從分辨。」

「除非你的眼力真的很強,可以捕捉到零點零零一秒。」褚冥漾開玩笑似地補充。

「拜託,我們不行,我們手上的幻武總可以吧。」

「……好主意,剛剛沒想到,試試吧。」韋天說,「誰先來?」

「我和漾漾好了。」林說,「我等等舉起右手,漾漾你就射擊米納斯捕捉哪個更快。」

「知道了。」

 

 

 

昀羲碎念:

今日心情頗差,在駕訓班受了不小的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乖乖別氣~
    想當年我考駕照時,教練第一天就離職了,接著我被其他教練踢皮球。(望天)
    每天換教練還沒什麼,開了2個星期的前進後退沒人理才真很悲劇。
    課程也才4個星期啊我說!(仰天長嘯)
    最後居然能高分通過的我,可真是見證奇蹟了(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