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一笑,「回到正題,你也贊成精靈活體解剖實驗?」

雖然冰炎退了褚冥漾腳上的冰,但是氣場卻更強,面對來自雙S級的壓力,褚冥漾十分慶幸,幸好他姊有事沒事就喜歡欺壓他,熟悉得很。

「……」褚冥漾有點猶豫,作為主研究者,他自然是希望素材取樣可以越多越好,而且他實驗碰到的瓶頸,搞不好可以從精靈這邊突破。

但是,冰炎是朋友,他當然不可能拿他來作實驗,但是冰炎是半精靈,被活捉的那些精靈極有可能是冰炎的親友。

「我不贊成屠殺精靈。」褚冥漾說,「這方面我不是專家,你得和專門負責的人說。」

「哪方面不是專家?」冰炎冷笑,「我看到生化武器的主要負責人就是你,你不會要告訴我,還有個人跟你同名同姓吧?」

褚冥漾微微瞠大雙眼,他是主要負責人的事情只有這間房間裡的人和他家人才知道,是誰洩密的?

「不用管是誰告訴我的。」冰炎冷冷說,「你只要告訴我,你也同意精靈活體解剖嗎?」

「……你先告訴我,你的活體解剖是那一種。」褚冥漾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鎮定道。

「有哪幾種?」冰炎反問。

褚冥漾一聽,有戲了。冰炎對於活體解剖的認知並不全面,可能印象還停留在古早以前。

「首先第一種,也是地球現在明確禁止使用的,便是在活體能夠正常活動的情形下進行解剖。這種解剖經常見血,並且一不小心就會弄死活體樣本。」

「還有呢?」

「第二種,也是現在比較普遍的方式是,儀器掃描。」褚冥漾說,「活體進入掃描儀後,我們能夠取得各項數據和示意圖──也是由此發明出治療儀的,看活體哪邊有損害就從哪邊補上這樣──這是螢幕上的解剖。」

冰炎挑眉,冷氣稍稍退去了一點。

「第三種,這種比較少,樣本多數是死刑犯,我們會讓其處於假死的狀態進行解剖,但是這種解剖必須要有相關部門的許可。」褚冥漾說,「就這三種。」

「那麼,你們會想對精靈進行哪一種?」

「自然是第二種。」褚冥漾沒好氣,雖然說其他兩種的數據也很珍貴,但是他才不會笨到和冰炎提。

「是嗎。」冰炎哼道,顯然沒有全信,「這項契約暫時保留,我一人無權做出決定。」他對其他高層道,「告辭。」接著頭也不回地離去。

褚冥漾撓撓鼻子,「那,你們自便。」褚冥漾對著高層們說,接著就跑去追冰炎了。

高層們好悲傷,不拉一把嗎?他們可是快要凍成冰雕了啊。

 

 

褚冥漾敲開冰炎的門。

「嗨。」

「有事?」冰炎臉色很臭。

褚冥漾嘴張了張,愣是沒吐出一個字。

「沒事的話,我要休息了。」冰炎說,轉身就要關上房門,褚冥漾眼明手快,搶在之前鑽了進來。

「幹甚麼?」冰炎神色森冷。

「你在生氣。」褚冥漾說,並且暗罵自己這不是廢話嗎。

「是又如何?」

「你為什麼生氣?」褚冥漾問,「你在生氣我沒告訴你我是主要負責人嗎?可是這是簽了保密協定的……」

「不是。」冰炎看著他,口氣終於放緩了一點,還帶著自嘲,「我只是沒想到,原來我想說可以當朋友的人,居然會是……」

「不是!」褚冥漾一聽就急了,「我剛剛解釋過,現在實驗很進步,不會真的傷到精靈的!」

「然後?」冰炎看他一眼,「人類和精靈現在之所以可以維持表面的平衡,是因為人類的科技不夠與精靈和其他星系抗衡。而假使你真的造出了完全的生化武器,你確定那群高層不會想試驗看看它的威力?」

褚冥漾目瞪口呆,他還真的沒想過。

「而我確定,人類第一個想要拿來練手的星球,會是冰牙星。」冰炎道,「歷史上的精靈聯軍,實際上是由冰牙星領導的。」

「呃……」

「你知道地球並未簽訂宇宙公約嗎?」

「欸?那是什麼?」

「……我真懷疑你到底讀了些什麼。」冰炎抽抽嘴角,不過隨即想起褚冥漾是生化武器的負責人,又抽了抽,「宇宙公約是指,不論是哪種星球種族的矛盾,都可以在守世界內解決,在守世界內簽訂的條約、發起的戰爭都以有效論算,並且不得有異。」

「有異會如何?」

「無殿會親自解決,強制執行。」冰炎說,「你真的不知道?」

褚冥漾很茫然,「真的不知道……不就是一款電玩嗎?」

冰炎瞅了他一眼,「不是,守世界是一個提供各星系可以和平解決戰爭的地方。你以為,為什麼守世界可以無視時間和距離,讓你不論在哪都能上線?」

「咦?」對喔,冰炎是冰牙星,和地球的距離又不是和火星的距離,怎麼能夠在不同的伺服器登錄後還可以在同一區碰到?

「無殿是各界都無法撼動的強者,你不會真以為無殿就是個遊戲商吧?」

「……」那又怎樣。

冰炎看了看他,若有所思,「你這樣是不是叫做宅男?」

「……」要你管。

看著褚冥漾變幻不定的臉色,冰炎身上的威壓總算沒那麼強了。

「我不確定無殿的背景,但是據說在生命誕生前就存在了。」

「哪個星球的生命?」褚冥漾很有求知慾。

「不知道。」冰炎也很乾脆,「我只知道無殿有三個掌權的,都很不好惹。」

「無殿發行守世界的目的沒人知道,但是對於改善星際混亂的現象有一定的效果,畢竟有些好事者也不是真的想找死,既然有的選,在守世界裡面鬧一鬧也就心滿意足了。」

「……」

「守世界一定程度上維持了星際的秩序,原本人類和精靈的矛盾也可以在守世界內得到解決,至少不用真的打仗。」冰炎覷了他一眼,「但是你們那群高層豬,居然給我開那種條件,擺明了是想直接和冰牙開戰。」

「呃、我想他們不是故意的?」褚冥漾說的很沒把握。

喔,可是褚冥漾說對了,也說錯了。

高層就是故意開出這種條件想冰炎簽署同意,以後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研究精靈,再往後修改幾個細項,就變成可以改造精靈──因為他們認為冰炎才剛成年,不會搞得清楚這些區別。

不是故意的──如果高層們知道冰炎不僅對他們的目的瞭若指掌還特別脾氣暴躁的話,是不會主動觸霉頭的,誰那麼想不開呀,沒機甲的狀況下對上一隻精靈。好吧,半隻,可是這也夠受的了。

冰炎嗤了聲,表明不相信。

「好吧,所以簽署宇宙公約的話就可以了是嗎?」褚冥漾問道。

冰炎沉默地看著他,開始懷疑這人到底有沒有腦子。

 

 

 

 

昀羲碎念:

四月日更的最後一天,因為沒存文了

沒想到沒辦法支撐一個月....

下次更新請等我五月考完試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北極海
  • 漾漾有腦子的!
    他還是生化武器的主要負責人!冰炎你不能質疑白陵家人的智商,小心吃大虧阿吃大虧。
  • Yo-祐
  • 冰炎 ! 考試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