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雖說各地選定的日期都不太一樣,但是故名思義,總歸來講就是肯定老師們對於教育事業的奉獻。

褚冥漾很煩惱,教師節將近,他想送點什麼給對他一直很照顧的冰炎老師,但是他心情很糾結。

冰炎老師無疑是最受女學生歡迎的老師,簡單來說高冷帥他三樣全部具備,當然,最重要的是帥。

打從褚冥漾高中入學起,冰炎就是他的導師,而拜他這種衰運纏身的爛體質所賜,他沒少給冰炎找麻煩。

比方說上課上得好好的,冰炎會突然衝過來把一隻不曉得從哪裡竄出來的蛇給拎起來打結扔出去(附帶一提,當時班上女生看到冰炎辣手摧蛇,尖叫的原因居然是好帥而不是好可怕)。

至於為什麼會有蛇……褚冥漾表示他也很想知道。

他一年級時教室在一樓,只要他的座位在窗邊靠近操場就會有各種球類穿過玻璃砸向他,冰炎因此把他安排到了走廊旁邊的座位;結果靠近走廊窗戶就莫名其妙地倒下來直接壓上他。

因為他實在太衰了,雖然事情都不是褚冥漾自願引起的,但是也因此根本沒人想要靠近他,從而被班上同學有志一同地孤立了,有幾個好事分子甚至還會出言污辱褚冥漾,而褚冥漾每次都選擇忍氣吞聲。

而冰炎作為一個導師,見到這種精神霸凌自然不會視而不見,褚冥漾不知道冰炎具體說過什麼,但是在一方長談之後那些總喜歡譏笑侮辱他的同學倒是不再來招惹他了。

諸如此類,不勝凡舉。

 

而現在他已經高三了,作為高中最後一個教師節,褚冥漾想破腦子都沒想出一個能夠完全表達他謝意的禮物。

而且因為冰炎這個老師是個特例,其他老師都取笑冰炎的教師節根本是情人節,一堆小女生找足了藉口就是要往冰炎的辦公桌上塞東西。

 

冰炎每次看到一堆手製餅乾或是卡片堆滿了他的辦公桌害他沒辦法作業時,總是黑著臉把它們通通掃到一個大垃圾袋去。

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他不收禮,不管是來自家長或是學生,但是總是有人前仆後繼地送上來。

離教師節越近,冰炎的脾氣就變得越暴躁,坐在他鄰座的夏碎老師自動自發地讓出自己一半的桌面,然後告訴才剛進學校教職生涯連半年都還沒到的弟弟說:「教師節和情人節,遠離冰炎,珍愛生命。」

冰炎對此的反應是隨手拿起桌上一袋餅乾往夏碎的方向砸過去。

冰炎萬分慶幸的是,今年的教師節,因為他只有下午第五節和第六節的課,所以他可以不用面對中午吃飯時極度可能一窩蜂湧上來告白的羞澀少女。

比起一群少女,冰炎其實更樂意自己特別偏愛的學生送的禮物——喔,只要人就總會偏心的。

對,冰炎對褚冥漾有意思,但是冰炎並沒有打算把一個大好青年在高中就掰彎,然而隨著褚冥漾畢業的日子越來越近,他的理智在節節敗退。

 

 

教師節前兩天。

 

冰炎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家,剛巧看到一顆腦袋在門外鬼鬼祟祟的,視線一飄過去那顆腦袋就迅速躲了起來。

「夏碎,我先走了。」冰炎用眼神示意。

「拜。」夏碎也很配合地表演。

接著冰炎走出辦公室,卻沒有往大門走,而是迅速拐了一個彎藏了起來。

沒多久,他就聽見敲門聲。

「呃、夏碎老師……」褚冥漾略顯緊張的嗓音在空氣中響起,「請問你現在有空嗎?」

「褚同學?」夏碎的聲音很驚訝,「當然,有什麼事情嗎?」夏碎是真的很驚訝,他接到冰炎的暗號時沒想過是褚冥漾啊,他第一時間反應還以為是又要託他轉交情書的女學生呢。

「呃、是這樣,我想請問……教師節要送什麼禮物比較合適?」褚冥漾抓抓頭,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褚冥漾問得很心虛。

因為他的動機除了感謝,還、還……喔,打住,褚冥漾,你只是名學生,還是個男的。

褚冥漾低頭看自己腳丫。

「這個……得看你是要送誰。」夏碎自然也知道褚冥漾這個極度特殊的學生,他沉吟了一會,謹慎地問,「老師們我都蠻熟的,只要不太離譜,一般都會收的。」

「冰炎老師也是嗎?」褚冥漾衝口而出,隨即後悔不已,冰炎不收禮物是全校皆知的事情,只是戀愛中的女生選擇性遺忘而已。

夏碎先是訝異了一下,隨即意味深長地看著褚冥漾:「喔,你想送冰炎?但是他不收禮,從來沒有例外。」

褚冥漾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囁嚅道:「連卡片也不收嗎?」如果他能收到卡片他鐵定會好好珍藏起來,褚冥漾喪氣地想。

「基本上,卡片最後的去處都是回收箱。」夏碎聳聳肩。

褚冥漾被孤立了三年,同學間流傳的情報他通常不會聽到太多,所以對於冰炎連卡片都不收這一事實非常挫敗。

「這樣啊……」褚冥漾像是失了魂一般喃喃道。

「冰炎,你怎麼回來了?」夏碎這下真的吃驚了,他還以為剛剛冰炎的眼神是要他幫忙收拾善後的,看起來不是啊。

「忘了東西。」冰炎簡短地說,「褚,你在這裡幹麻?」

「呃、呃……」褚冥漾窘迫地看著夏碎,眼神中寫滿希冀:夏碎老師你幫幫我!

「他來問些問題。」夏碎含蓄地表示,他不確定冰炎對這學生的態度如何,但是這是第一次冰炎去而往返。

「什麼問題?」冰炎低頭去看褚冥漾。

褚冥漾期期艾艾,最後憋了個大紅臉,「我已經問完了謝謝老師老師再見!」接著奪門而逃。

冰炎只在原地頓了不到三秒就追了出去。

從頭到尾,夏碎有幸坐在貴賓席觀賞這活像霸道總裁跑了妻的言情戲碼,不禁感嘆,「我還是第一次看冰炎這樣子呢。」

 

冰炎不用多久就追上褚冥漾了,「你跑什麼百米啊?」

「呃、老、老師……」褚冥漾微喘地問,「有、有什麼事情嗎?」

「看你反應這麼奇怪就追上來了。」冰炎說,「你怎麼了?」

褚冥漾萬分悲摧,冰炎怎麼就追上來了呢!

「沒有啊,呵呵……」褚冥漾乾笑。

冰炎皺眉看他,看得褚冥漾心虛的東張西望,就是不肯和冰炎對上視線。

「算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咦?」褚冥漾瞪大眼睛,彷彿一瞬間自己成了聽障似地,「送、送我回家?」他感到十分受寵若驚。

「是啊,反正開車。」冰炎拋了拋自己的車鑰匙,「順風車,搭不搭?」

「搭。」褚冥漾一瞬間那些失落的情緒都沒了,可以和冰炎搭一部車,他估計全校學生只有他——以後不知道會不會再有,不過反正他那時也畢業了。

明顯感覺到褚冥漾情緒由低至高又跌到谷底,冰炎真是不得不感嘆高中男生的纖細情感。

 

褚冥漾戰戰兢兢地坐上副駕駛座,他原本想坐後座的,倒不是他自大,而是他坐副駕駛座的話離冰炎太近了,還不方便偷窺……

呃、沒到偷窺那麼變態,他只是想多看幾眼而已。

「你是怎麼了,這麼僵硬?」冰炎繫好安全帶後,發現褚冥漾正襟危坐得彷若相親般緊張,乾脆湊過去幫褚冥漾繫好安全帶。

在冰炎湊過來的那一瞬間,褚冥漾臉紅透了,他覺得自己根本燒起來了。

冰炎打到D檔,緩緩將車開了出去,這期間褚冥漾緊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冰炎邊開邊注意褚冥漾的情況,趁著紅燈抬了一隻手去摸褚冥漾的腦門,皺眉,「這麼燙。發燒怎麼不早說?」

「不、不是……」褚冥漾結結巴巴地辯解,「這不是發燒……

「還說不是,不然這是什麼?」冰炎反問。

褚冥漾欲哭無淚,他總不能說是因為太靠近冰炎導致的吧?這樣他不上冰炎的黑名單才怪哩。

「我先送你去看醫生。」

「什、什麼?」褚冥漾被嚇了一大跳,「不、不用了!這真的不是發燒!」他一急連害羞都忘了,他才不要被拎進診所裡面被診斷出來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樣冰炎就會刨根問底到底怎麼回事,要是被冰炎知道自己體溫飆高的原因,那他會心臟病發作的。

冰炎狐疑地看著他,「那不然是被什麼虰到或是咬到嗎?」

褚冥漾:「……」好,他的過去紀錄真的很輝煌。

「不是,我現在沒有在燒了!」褚冥漾急急表示。

冰炎伸手一探,確實溫度下降了,但是還是有熱度,「所以你剛剛真的有在燒嘛。」冰炎瞪他一眼,「諱疾忌醫是不可取的。」

褚冥漾:「……」好吧,這罪名他是背定了。

「至少買包退燒藥備用。」冰炎妥協,因為他們只是師生關係,所以他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如果他們是戀人,那他現在會直接把人拎進急診室,「這樣可以嗎?」

褚冥漾點點頭,小聲道謝。

 

 

「冰炎,昨天那是怎麼回事啊?」夏碎見冰炎來得早,左右沒人,放著膽子問道。

冰炎瞥他一眼,他就知道這損友會過來『關心』。

「沒什麼。」

「沒什麼才怪。」夏碎說,「你從來沒有那樣過,他對你很特別?」

冰炎不置可否。

「你不會是喜歡他吧?」夏碎開始胡亂猜測起來。

冰炎沉默。

夏碎抽抽嘴角,在嘴前做了一個將拉鍊拉上的動作,「真的?」

「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冰炎說,「他只是個高中生。」

「也沒差多少歲,八歲?」夏碎在心裡算術,「這年齡差也沒說特別大,而且他再不到一年就要畢業了。」

亦即,機會再不把握住就沒有了。

「那又怎樣?」冰炎有些煩躁,「他只當我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師長。」講到這裡,他又想起來明天就是教師節了,他的桌子恐怕又要被高中小女生的心意給攻佔了,不禁臉黑。

夏碎想起昨天褚冥漾那副樣子,心中覺得褚冥漾可沒單純把冰炎當作一個師長尊敬。

不過也可能是他看錯了,夏碎聳聳肩。

當天冰炎只有到中午的課,所以冰炎上完課就收拾東西回家吃飯了。

「褚同學。」夏碎微笑地看著在辦公室門口深呼吸好幾次就是不敢進來的褚冥漾,很乾脆地幫他打開了門。

這同學難道沒發現門旁邊就是窗戶,從裡面完全可以清楚到外面的狀況嗎。

「呃、夏碎老師。」褚冥漾摸摸鼻子,略顯尷尬。

「怎麼了?冰炎已經回去了喔。」

「不是找冰炎老師。」褚冥漾有點緊張,「是有事情……想拜託夏碎老師。」

「喔?是什麼事?」夏碎奇了,他平時和褚冥漾沒有太多交流,雖說不是完全陌生,但也稱不上熟稔。

「是這樣……夏碎老師和冰炎老師是好朋友吧。」褚冥漾低頭瞪著地板,「能不能拜託夏碎老師有空的時候幫我把這個送給冰炎老師?」他戰戰兢兢地拿出一個包裝精巧的盒子。

「你知道,冰炎不收禮。」夏碎沉聲說。

「呃、連朋友送的都不收嗎?」褚冥漾非常低落,他還以為他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呢。

「朋友送的話……但是褚同學,你是希望我用自己的名義幫你送這份禮物嗎?」夏碎確認道,「那樣冰炎收的機率是比較大,但是同時他也不會知道是你送的喔。」

「呃、沒關係,我只要心意有送到就好了。」

「褚同學……」夏碎頓了頓,實在不能怪他太八卦,此時褚冥漾渾身散發的氣場就是我談戀愛了希望能送個東西給心上人拜託請好心的長腿叔叔幫幫我的少女氣場。

夏碎對於自己把褚冥漾當成小女生看待的這件事打了個冷顫。

「你喜歡冰炎?」他還是問出來了。

這褚冥漾的表現跟其他來向冰炎示好的羞澀小女生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褚冥漾當場傻在原地。

半晌,他才支支吾吾地解釋說,因為冰炎對他很照顧,而且快要畢業了,他只是想要感謝冰炎老師,絕對沒想造成困擾諸如此類顛三倒四的話。

「解釋就是掩飾,褚同學。」夏碎一臉嚴肅,但是他心中快笑翻了。

純真青澀的高中生真是好逗啊。

「……很明顯嗎?」褚冥漾羞愧地低下頭。

「只有剛剛。」夏碎還是好心地給褚冥漾留了一點面子,「之前都沒發現。」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那表示他應該沒有露出什麼破綻,除了這次。

……不對,這次就很要命了啊!

「夏碎老師,你可不可以幫我保密……?」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夏碎笑了笑,「禮物還要我轉交嗎?這種事情自己做比較好。」

褚冥漾猶豫了一下,「是。」他就不敢自己交啊。

「那好吧。」夏碎也沒有強求,「我會轉交的。」

而且冰炎一定會很感謝他的。

褚冥漾感激地看了夏碎一眼,鞠躬後趕緊小跑步回教室了。

 

 

教師節當天,冰炎的桌子一如既往被禮物淹沒。

夏碎饒富興味地看著冰炎暴躁地把所有禮物全部掃進垃圾袋丟進回收箱,這才慢吞吞地說,「冰炎老師,我這邊有個同學拜託我幫忙轉交禮物給你。」

「丟掉。」冰炎想也不想。

「可是是褚同學送的,我以為你會想留下它。」夏碎聳肩,起身作勢就要把禮物一起丟進袋子裡。

「給我!」冰炎反射性去搶,拿到後才後知後覺發現不對,「褚?拜託你?」

「對啊,你昨天下班後他來找我,拜託我幫忙的。」

「他幹麻不直接拿給我?」冰炎問完,兩人的視線同時落到一邊的黑色大塑膠袋,霎時有了答案。

「大概怕遭到那樣的下場。」

「已經知道的事情就不用說出來!」冰炎惱怒地說。

「啊,這樣嗎?可是我覺得你會後悔。」夏碎眨眨眼。

「夏碎!」

「好好好。」夏碎舉雙手做投降狀,「關於褚冥漾昨天的告白……

「他對你告白?」冰炎壓抑著突然湧上的怒氣,低聲問。

「嗯。」夏碎覺得這樣氣急敗壞的冰炎實在太有趣了,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清清嗓子才繼續講,「他說他喜歡某個人,可是那個人不收禮,他覺得透過我的話,對方會比較容易收。」

冰炎花了三秒吸收內容花了三秒蹦到門邊又花了三秒冷靜走回辦公桌。

夏碎表示他看戲看得很滿意。

……他喜歡我?」

「至少他昨天是這麼說的,反應也不像開玩笑。」

「他不是會開玩笑的類型。」冰炎搖頭,坐回椅子上後開始拆禮物,裡面是一串手制手環。

褚冥漾因為特殊體質常常因意外導致住院,醫療費不少,所以平時是沒有零用錢的,看來這是褚冥漾所能找到的最好禮物。

冰炎二話不說就戴起來了。

夏碎看冰炎小心翼翼地把包裝盒也給裝進包裡,不禁搖頭,戀愛中的人都是笨蛋。

不過當褚冥漾看到冰炎真的帶了手環來上課時,心情一邊開心一邊卻有些苦悶,由夏碎老師送的話,果然會成功啊……

 

而在講台上的冰炎一邊授課一邊觀察褚冥漾的反應,褚冥漾情緒都是外放的,藏不住,他現在看起來有些失落又有些慶幸。

他還以為自己戴上手鍊的暗示很明顯,可是為什麼褚冥漾不開心?

知道喜歡的對象也喜歡自己不是很好嗎?

冰炎一心二用,機械式地授課一邊開小差。

當天冰炎的課只到三點,但是突然被學校叫去開會,打電話來通知的老師如履薄冰,要知道冰炎是出了名的暴躁王,要是開會只是開些沒有實質作用純粹當時數的話,指不定冰炎會直接掐死開會主持。

而他倒楣地就是那個主持。

但是冰炎這次本來就打算等到褚冥漾放學要好好和褚冥漾談談,出乎意料地好說話。

反正在辦公室等也是等,來開會也是等。

 

而在冰炎去開會的時候,夏碎逮著機會,對來打掃辦公室的褚冥漾神秘兮兮地說:「冰炎知道那手鍊是你送的才戴上去的。」

結果直接導致褚冥漾下一堂小考無法集中精神,在最拿手的國文上考了個高中史上最低分。

送走了褚冥漾,夏碎批改考卷,正是師說,看到『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淡定地覺得自己真是深藏功與名。

 

 

 

 

 

昀羲碎念:

夏碎果真深藏功與名,必須點讚!

是說我以後如果在文中用表符會不會造成閱讀困難? 

風月寶鑑秋本再兩篇試閱就沒有囉,接著請等冬本~

繼續休息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禋
  • “霸道總裁跑了妻”這段瞬間亮了XDD
    這對簡直閃光彈不用錢~
  • 雪櫻♥
  • 看到夏碎說禮物是褚送的,結果冰炎馬上說給我時,我笑到快跌到床下,(本人笑點超低)大大的文章真是夠好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