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試試看好了。」冰炎不怎麼抱希望地敷衍,「沒事的話,我很忙。」

「喔。」褚冥漾摸摸鼻子,「那我先回家跟表哥說,如果他同意的話就可以簽你那個什麼宇宙合約……

「你連合約和公約都搞不清楚嗎?」冰炎簡直要被氣笑了,「慢走,不送。」

……反正就那什麼約啦。」褚冥漾哼哼幾聲,一時口誤而已咩。

送走褚冥漾後,冰炎把他該看的幾項契約又給再檢查了幾遍,確定沒有問題後才登錄守世界,用的是只有他家人才知道的帳號:亞。

他隱身上線,接著就給他父親發了消息說明今天的情況。

守世界一樣可以選擇隱身上線,但是一旦選擇隱身就無法出任務,也不能賺經驗值撿財寶,唯一能使用的只有好友間傳遞訊息。

亞這個帳號的好友列表少得可憐,亞那、賽塔、安因、外公、爺爺、二叔,沒了。

他傳完消息後沒多久,亞那就靠著血緣傳送陣找過來了。

「真是不會記取教訓。」亞那知道人類想要從精靈這邊獲取生化武器的突破時,不禁皺眉,「每次的戰爭都是由貪婪引發的。」

冰炎輕哼了一聲,「人類,我還以為有那麼幾個不一樣的。」

「喔,聽你這樣說,你是遇見什麼人了?」亞那促狹一笑,「說來聽聽。」

冰炎簡略地把褚冥漾的事情給提了提。

「你有問他為什麼想要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嗎?」亞那問,「動機很重要。」

「沒有。」冰炎搖頭。

「有空問一下吧。」亞那說,「褚冥漾這名字我老覺得在哪邊聽過……

「重名了?」冰炎不是很在意,因為褚冥漾是個人類,和他們精靈或是燄狼有什麼關係。

「或許吧。」亞那說,「是說你沒把人家怎麼樣吧?照你這脾氣,不會直接砸場了吧?」

沒有砸場但是凍場了的冰炎:「……

「算了,你要是砸場也剛好,提醒他們人類別忘了分寸,以為精靈是可以予取予求的。」亞那也不是很在意。

放眼全宇宙,和冰牙星交好的星球比比皆是,而地球的人類因為多年前的戰爭導致自身實力弱化,並且外交上屬於弱勢,但是若是真的打起來,人類不一定會輸。

原因在於,貪婪。

貪婪始於對現狀的不滿足,好的來說可以促使進化,壞的來說,卻能夠使人變成魔鬼。

而變成魔鬼的人類,亞那至今見過太多了。

「我知道,我還應付得來。」冰炎說,「家裡有沒有什麼事情?」

「你大叔偷了二叔的冰淚石,被揍到天邊去了。」亞那說,「如果他來投奔你的話,你二叔說立即叫他把冰淚石還回來,不過人就不要回來了,免得婚禮前要幫他辦葬禮,晦氣。」

「……」冰炎覺得自家大叔的個性實在是……好吧,作為晚輩他還是不予置評了,「我會轉告,如果我有看到大叔的話。」

「那就這樣了,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有事聯絡。」亞那說,「算算時間你再待一個月就回來了,這期間小心注意。」

「知道。」

亞那離線後,冰炎繼續用亞的帳號待著,在守世界中隨意逛著。

他偶爾會這樣,一個人待著,沈澱自己,順便看看守世界的風景,這個地圖晃晃那個地圖跑跑。

事後冰炎回想起來,還真多虧他這時決定待著,不然絕對不會看到這麼有趣的事情。

他看見了褚冥漾。

而褚冥漾,在撞牆好幾遍之後,他開始摔死、淹死、被撞死。

冰炎不知道怎麼回事,原先還殘存著一點鬱結之氣竟然在看過褚冥漾多種死法以後煙消雲散。

他覺得很抒壓。

「喂,你在表演人類的一百種死法嗎?」冰炎忍不住,終於解除隱藏狀態,向褚冥漾提問。

剛剛從他的角度來看,褚冥漾就是在練習翻牆練輕功,只是情況實在慘不忍睹。

首先是那堵牆,立在懸崖峭壁之上,翻過去之後可以一躍下峽谷,峽谷下面有座湖,但是褚冥漾落點不對,所以沒落到湖裡而是一邊的岸上,技能使用不純熟於是摔死。

好不容易瞄準湖落下來了,結果直接沉到湖底淹死;再好不容易終於練到可以使用輕功橫越湖面到另一邊時,他又被突然衝出來的水牛部隊撞死。

「才不是,我在練輕功。」褚冥漾說,一臉不開心,「我表哥說我要是練起來的話他就會考慮我的提議。」

對了,褚冥漾說了,他可以找表哥問問地球能否簽署宇宙公約。

冰炎心中微動,他原先以為這只是褚冥漾敷衍了事,沒想到他真的去問了。

只是他表哥也太奇怪,為什麼要褚冥漾學會輕功再考慮啊?

就在冰炎思考這個問題時,褚冥漾已經翻過牆,再度一落而下。

不過這次,他被大鳥叼走了。

冰炎:「……」難道他表哥認為這是褚冥漾一輩子無法達成的成就?

被鳥叼走的褚冥漾艱辛地重新上線,準備繼續練時,冰炎又出聲了。

「要不要我教你?」

「欸?」褚冥漾疑惑地看他,「你?教我?」

「怎麼?」這什麼不可置信的困惑語氣,能被黑袍指導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福氣啊!

「不是,可是你等級不夠啊……你這等級能練輕功了?」

冰炎:「……」他忘了。

亞這個帳號是他平時用來聯絡人的,根本沒怎麼再練,所以從數值上來看就只是個新手,從登錄年資到現在就是個不會用的分身。

「不是用這個號。」冰炎說,「我等下換一個,你在這裡等我。」

「喔。」褚冥漾點點頭,「那你好了過來找我吧,我先練,要是你看到我不在的話大概又死了。」

想起褚冥漾方才諸多死法,冰炎嘴角一抽,拼命忍笑。

「其實你可以直接笑出來沒關係。」褚冥漾沒好氣地說,「你的五官整個都扭曲了。」

「不急。」冰炎聳肩,「我去切換帳號了。」

然後亞就從褚冥漾面前消失了。

冰炎下線後忽然想起來,他要是用另外一個帳號的話褚冥漾不就認出他了嗎?

不知怎麼,冰炎此時想對褚冥漾隱瞞身份。

他想知道,褚冥漾對他以外的人,是什麼態度--他想確認褚冥漾的本性,是否真的值得往來。

於是他密了夏卡斯。

「夏卡斯,給我宮裡目前除了那些已經公開的,等級和裝備都最高的守世界角色。」

「哎唷冰炎殿下,這是吹哪門子的風?」遠在冰牙星的夏卡斯頗驚訝,接著八卦起來,「是不是要泡妹呀?」

「不是。」冰炎不耐煩地說。

「怎麼會不是呢。這種事情我見多了,殿下不用害羞啊~」夏卡斯調笑道,「是哪家的小姐得到殿下青睞了?」

「到底給不給!」冰炎咆哮了。

「給!當然給。」夏卡斯立即端正了態度,「帳密等等會透過特殊頻道發給你。」

然後,他拿到他父親的帳號,他剛剛還跟這人對話來著。

「夏卡斯!」

「你父親的角色沒有公開,裝備等級也都最高,明明就都符合需求!」夏卡斯理直氣壯,「而且他剛剛也同意了,他就在我旁邊呢!」

冰炎:「……」

「他說自己的媳婦要自己好好追,他只能借你帳號。」

他只是想確定褚冥漾對其他陌生人的態度而已,為什麼就變成了追媳婦!

 

 

 

 

 

 

 昀羲碎念:

好咧來逗逼追媳婦吧!有沒有人有玩劍三拜師的有趣經驗可以分享~?XDDDD

比如在世界頻道嚎著要師父救我之類的~?XDDD

或是網遊中任何有趣的經驗都可以~求!拜託!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彌迷
  • 大大我在其他網頁有看到你的文
    雖然可能是我雞婆
    但只想問一下他有經過同意嗎?
    內容我看過完全一樣
    只是他好像沒有打說作者是你耶!~~o(>_<)o~~
  • 欸?請問是哪個網頁?
    如果有秉觀字樣那沒關係,如果不是就是盜文了………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6/04 10:28 回覆

  • 亞里
  • 基本上我最後都練到比我師父高再反過來收他為徒欸(###
  • 這個……漾漾沒辦法這麼做耶怎麼辦XDDD
    (他就是註定被學長壓

    昀羲 於 2015/06/07 17:59 回覆

  • eily
  • 大叔二叔是大伯二伯的意思嗎??
    總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指亞那的兩個哥哥
    如果不是的話抱歉XDD

    很喜歡大大的文章,劇情合理而且精彩,潛水很久一直不知道要說什麼,第一次浮上來就是說這些,抱歉,請不要見怪阿
  • 對,因為我家都是這樣叫,所以……
    聽說是伯叫起來很老所以哈哈………
    我校稿時會改正回來的!

    沒關係,歡迎多浮出水面透透氣喔~XDDD
    很開心你喜歡,我會繼續加油的!

    感謝支持喔XDDDD

    昀羲 於 2015/06/07 18: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