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褚冥漾一臉震驚的癡呆樣,然便補充說明,「白天時的情況我聽說了。漾漾也真是的,那麼危險的情況你竟然不告訴我。人類在沒有機甲的情況下對付精靈幾乎是毫無勝算的。」

「冰炎他沒有要攻擊人吧。」褚冥漾說,「他只是生氣而已。」

「不行。」白陵然說,「其實當初小玥要你當他嚮導我就不是很贊成,不過想著有這麼多人盯著也出不了事才答應的。誰讓漾漾的交友圈真的太封閉了。」

褚冥漾赧然一笑,他不是有什麼苦衷才交友圈封閉,只是更喜歡鑽研生化方面的學問所以自然而然就變成很宅。

「以後每天我會親自指導你操作高等機甲。」白陵然說,「漾漾你還記得中等機甲怎麼操作吧?」

……」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我好像忘了。」

「沒關係,多練幾遍應該就會想起來了。」白陵然說,「從明天開始,每天早上十點開始。」

「欸?那冰炎那邊呢?」褚冥漾問道。

「我會找其他人去和他解釋情況。」白陵然站起來,摸摸褚冥漾的頭,「你就不用操心了。」

「好。」

 

 

隔天十點,褚冥漾準時找白陵然報到。

「來,漾漾。」白陵然笑著遞給他一隻烏鴉,「這就是你的機甲。」

「欸?」褚冥漾很疑惑。

機甲雖然不是他的專門領域,但是還是有沾上一點邊的。

他沒有見過動物型態的機甲,即使是安裝了人工智慧的高級機甲,也都是收在手錶、手環這類的飾品中。

「他是上古機甲哦。」白陵然說,「叫烏鷲,為了漾漾,昨天才開啟他的。」

「咦?」褚冥漾心中一動,不知怎麼覺得烏鷲這名字很親切。

那隻烏鴉拍拍翅膀,很自覺地飛到褚冥漾肩上站好,還親暱地蹭了蹭褚冥漾的臉頰,「漾~」

「軟的?」褚冥漾有點好奇,烏鷲的觸感就和一般的烏鴉很像,完全看不出來是機甲。

「來,漾漾,先和烏鷲進行綁定。」白陵然說。

這個褚冥漾記得,他拍拍烏鷲,烏鷲抖動了幾下翅膀,立即變成了機甲,將褚冥漾包覆其中。

褚冥漾在駕駛艙中找到了認定系統,開啟,掃描儀的紅光掃過他全身,接著他咬下一點指甲丟到某一個小孔中,接著將手給放到類似量血壓的機器中,被抽了一點血。

認定完成。

「好,我接下來要做什麼?」褚冥漾透過螢幕,向在機甲外的白陵然問道。

「先和他對話。」白陵然說,「每個機甲的脾氣都不一樣,先摸清他是什麼性格。」

褚冥漾還沒想清楚要說什麼,就聽見烏鷲歡樂地說道:「我最喜歡漾喔!」

白陵然和褚冥漾:「……」

傳說中的一見鍾情?

進行綁定後,褚冥漾能夠感覺到烏鷲很開心,「為什麼?」

「因為特別有親切感!」

「真巧,我也是。」褚冥漾聽了,咧嘴笑道,「看來我們很有緣。」

「看來是的。」白陵然說,「那麼漾漾,我給你們半小時聊聊天,熟悉一下彼此,之後就要進入實際操作了。」

「實際操作?沒有模擬機嗎?」

「他不用一定要發出能量砲,他有練習模式,不會真的造成破壞的。」白陵然笑笑說,「好啦,你們先聊聊吧。」接著他就離開了。

「漾~」烏鷲的聲音聽起來很撒嬌,「我們要聊什麼?」

「嗯……你知道是誰製造你的嗎?」褚冥漾想半天不知道要聊什麼,就挑了一個最直覺的問題問,就像和小孩打交道幾乎都會問今年幾歲啦、父母是誰這樣毫無新意。

「就是漾啊。」

「不是,我是問你是誰把你製造出來的?」褚冥漾說,「就是……嗯,你的父母是誰?」

「我父母?」烏鷲很茫然,「變成這樣以前是神,可是變成這樣是漾,這樣的話漾算是再生父母嗎?」

褚冥漾覺得他和烏鷲之間有深深的代溝。

「啊,我忘記漾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烏鷲突然恍然大悟道,「這樣的話,漾,我顯示給你看?」

「顯示給我看什麼?」褚冥漾感覺兩人的對話似乎越扯越遠了。

「那些過去的記憶。」烏鷲說,「剛剛那人有說吧,我是遠古機甲,那時候的事情我有紀錄到一些。」

褚冥漾來了興趣,「那時候?人類的黑暗期?」

「不知道。」烏鷲說,「因為那之後我就一直在睡覺,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黑暗期。」

在褚冥漾吐血之前,烏鷲趕緊補充說明。

「好啊,那讓我看看吧。」

於是,褚冥漾的眼前就出現了一道屏幕,上面開始播放著對於褚冥漾來說久遠的過去。

只是他看見主角時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

「這人誰啊?」怎麼長得和自己這麼像!

「漾啊。」烏鷲開心地說,「是現在漾的前世哦!」

褚冥漾:「……」

他覺得他的世界觀被顛覆了。

屏幕中的他冷著一張臉,投身戰鬥中,在和一群看起來不知道是啥的黑影打,明明應該是很嚴肅、很緊張的畫面,但是烏鷲在一邊高興的配音實在是讓他緊張不起來。

「你看,漾,你戰鬥的樣子好帥!」

「等等,我這是在打什麼東西?」

「鬼族呀。」烏鷲理所當然地說。

「鬼族?」褚冥漾心底一動,安地爾也是鬼族來著,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接著,所有黑影都被吸到屏幕上,畫面先是一黑,接著就又恢復了,畫面上只剩下褚冥漾一個人。

「怎麼了?」

「因為烏鷲把他們都吸收了。」烏鷲說,「因為烏鷲是陰影,可以直接吸收鬼族,或是把活物變成鬼族,不過變不回去就是了。」

「陰影?」褚冥漾一頭霧水,「呃,準確來說是?」

「古神在創造世界時製造的滅世兵器。」烏鷲說,「能夠使用我們而不受影響的只有妖師。」

「欸,妖師?」褚冥漾嘴抽,他在守世界選的角色剛好就是妖師。

他開始懷疑白陵然和他姊是不是有事情瞞著他了。

不過他自己又何嘗沒有,算了。

 

 

 

 

昀羲碎念: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我堅信未來的時代,一定會是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奇妙世界,所以叫未來物語(到底

今天出去一天來不及碼字,只好放存文

未來目前五萬多字,預計八萬以內完結,但是好像有點危險,不過我會努力維持它的!

然後學長才加了漾漾好友,現實中就被隔離了好悽慘啾咪!

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愛學長的!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