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鷲給褚冥漾顯示的記憶是從自己的角度觀看的,所以很短暫,沒幾分鐘就快轉播完了。

「所以,我把你改造成了機甲?」褚冥漾確認道,覺得不可思議。

自己上輩子真是天才!

若用現在的話來講,陰影就是改變活物基因序列的兵器,並且經由被改造過後,只會遵從陰影--也就是兵器的意志。

這和過往流行的喪屍末世有點像,被病毒傳染的人會喪失自我,接著遵從本能去傳染他人。

對了,是病毒。

褚冥漾靈光一閃,他生化武器遇到的瓶頸,或許可以從這邊取得什麼突破也說不定。

「對呀,漾給我的命令是沉睡,當我再醒時一定就會再見到你。」烏鷲咧嘴笑道,「雖然漾也說了,這時的你十之八九會不復記憶,不過沒關係,只要是漾就好了。」

「我為什麼要把你改造成機甲?」褚冥漾好奇地說,對於自己上輩子和烏鷲認識沒什麼震驚感,但是對於自己上輩子是天才感到很自豪。

「嗯……事情從頭講起來有點複雜。」烏鷲抿抿嘴,「簡單來講,因為妖師掌握的力量太巨大,巨大到可以讓一切歸零,所以被其他人圍剿。」

「啊。」褚冥漾點點頭,「可以理解。」

沒辦法,名利美色都比不上拳頭大,拳頭大要是大到可以無視權勢直接稱霸,那被圍剿也是意料之中。

人類的劣根性從沒變過。

「漾也是被圍剿的妖師之一,只是力量太強,所以一直都沒事情。」烏鷲說,「最後妖師只剩下漾一個人,所以所有妖師的力量都集中到你身上了。很可笑對吧。因為懼怕妖師所以獵殺妖師,結果導致漾最後集妖師之力而無敵。」

原來他上輩子這麼強!

褚冥漾覺得相比起來,他這輩子還真普通,他上輩子聽起來可是個超級BOSS呢。

「但是漾竟然不想毀滅世界!」烏鷲說到這裡竟然十分委屈,「還說要把陰影都給改成機甲!」

褚冥漾:「……」原來他上輩子是徹底的和平主義者啊。

「是說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感應到其他有意識的陰影也被漾改成機甲了。」烏鷲說,「我猜漾是想讓大家都能使用陰影,這樣大家對妖師的敵意就不會那麼深了。」

……那結果?」

「結果大家為了搶陰影機甲,自己打得頭破血流,活該!」烏鷲幸災樂禍地說。

褚冥漾:「……」難道他上輩子其實不是和平主義者?

「那你還記得我是怎麼改造你的嗎?」褚冥漾問道,這才是他真正興趣濃厚的地方。

「用言靈啊。」烏鷲理所當然地說,「使用言靈最強的種族就是妖師。」

褚冥漾:「……」這已經是他接觸烏鷲以來不知道第幾次無語了,而且是在短短半小時不到的時間內。

對了,他聽說過守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世界,他現在所玩的守世界就是根據真正的守世界做出來的電玩。

當時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只當作是玩笑一笑而過,難道是真的?

如果守世界真的存在,那麼就有些微妙了。

因為冰炎說只要簽署宇宙公約,那麼一切爭端可以在守世界內解決,那麼守世界這個真實存在的定位又是如何?

為什麼無殿要發行這款電玩?並且這款電玩的魅力強到風彌全星際?

真麻煩。

想不出所以然的褚冥漾決定放水流,反正不是他有興趣的範圍,「具體來講,言靈怎麼使用?」

「就用心說話呀。」烏鷲疑惑地說,「漾你現在不會用言靈嗎?」

「如果是玩守世界我是會用啦,但是總不會我就光說話吧。」那樣不就和傳說中的嘴泡半斤八兩了?

「當然不是隨便說,而是真心誠意的說啊。」烏鷲道,「不會吧漾,你對言語的掌握度沒有上輩子好嗎?」

……」褚冥漾決定實話實說,「說真的,我的國文就只是及格程度而已。我的數理能力比較好。」

「漾上輩子明明就是情感生物,這輩子居然變成理科宅……」烏鷲進化得很快,短短時間內已經更新腦袋的資料庫,開始使用現代詞彙了。

理科宅的褚冥漾:「……」理科宅有錯嗎!

「你就不能告訴我是先怎麼拆解、改變性質再重組嗎?」

「可是漾,我是閉著眼睛被你改造的,我根本不知道啊。」烏鷲說,「這只能問你。」

說的,一點都,沒錯……

褚冥漾很沮喪,還以為能有什麼新奇的切入點呢。

「好吧。」褚冥漾正想放棄這個話題,白陵然就推門進來了,時機巧合得像是被算好似的。

「嗨,漾漾,烏鷲。」白陵然笑道,「聊得愉快嗎?」

「愉快!」烏鷲說,還拍拍翅膀以示愉悅。

「那就好。」白陵然說,「那麼接下來,漾漾,我們要進入實際操作過程了,讓烏鷲變回機甲模式吧。」

褚冥漾看了看白陵然,想將剛剛烏鷲對他說的事情告訴他,但是他只是應了一生好。

這講起來很玄,就連他自己也不是百分百相信,等他確定以後再說好了。

褚冥漾和烏鷲磨合得很快,不如說烏鷲一直在配合褚冥漾,所以契合度很高。

只是現在褚冥漾的精神力只有AA級,要完全發揮烏鷲的力量精神力至少得到S級才行。

又是S級。

褚冥漾對此已經很習慣了,他家人幾乎全是S級,只有他這個異類是AA級,從小沒少受過白眼,不過時間久了也就淡然了。

 

 

褚冥漾這邊平平淡淡,冰炎那邊卻是怨氣衝天。

想好好觀察的物件跑了,而且這物件跑之前還誤解他對他有意思,想到這裡冰炎就渾身彆扭。

「亞啊,追人追得怎麼樣?」

冰炎才上線,就看見私聊頻道中亞那傳來的訊息,氣得他差點吐血。

他沒在追人!

「父親,我、沒、有、在、追、人!」冰炎咬牙切齒地發訊息,亞那倒也回得很快,看來本來就在線了。

「可是亞啊,我看紀錄你就是在追人沒錯啊。」

守世界還有個功能是回播系統,在時間限制內可以遊覽一遍你登錄的角色都做了些什麼。

所以亞那可以絲毫不漏地知道冰炎用他的帳號做了什麼事情。

「沒有!」冰炎說,有點想放棄和自家父親溝通,「我只是想觀察他是否表裡如一而已。」

「啊,既然你這麼說,那就當這樣吧。」亞那說,「不過小亞,要是遇到喜歡的人,你真的可以放膽去追不用害羞。而且家裡不會給你壓力的。」

冰炎:「……」為什麼他有種哀莫大於心死的奇妙感受?

「不過醜話還是說在前頭,通緝犯可不行。」亞那想了想,補上一句,「不過基本沒機會吧,亞你每次看到通緝犯都先直接揍昏等宇宙聯盟的人來收。精靈又不容易一見鍾情……嗯,不過燄狼倒是有可能。」

「父親,我要去練級了。」冰炎面無表情,他覺得他再繼續和自家父親講下去,他的理智會潰堤。

「喔,好吧,那你先……」亞那正想放人下線,結果看見自己的好友私聊頻道出現一則新訊息。

「欸,你家心上人問我在哪,他要過來找我耶?」亞那有點尷尬地對冰炎說,「我們現在要換帳號嗎?」

……換。」

冰炎才下定決心,兩人附近的地板上一閃,方才被討論的事主就冒了出來。

「欸,冰炎怎麼也在這?」褚冥漾很困惑地看著他們,「你們認識啊?」

亞那和冰炎面面相覷,然後冰炎的私聊頻道響起,是亞那傳來的。

『看樣子來不及了。』

冰炎:「……」

呵呵。

 

 

 

 昀羲碎念:

我也來

呵呵

好累好想睡覺喔

天氣好熱火氣都上來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