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啊。」褚冥漾聳聳肩,「我是從B級提上來的,AA我已經很滿意了。」他想了想,又補了一句,「我覺得以我發明家的道路來看,我需要提高的不是精神力和戰鬥力,而是智商和記憶力。」

「智商和記憶力?」

「嗯。」褚冥漾嘆口氣,「我之前家裡遭小偷,一些珍貴的數據都被盜走了,我覺得我應該提高防範。」

「誰偷的,有眉目嗎?」

「喔,有啊。」褚冥漾哼哼幾聲,「就是那個叫安地爾的鬼族,偷了我的數據不知道想幹麻。」

……安地爾?」

冰炎的臉色很古怪。

「怎麼了?就是那個通緝犯安地爾啊。」褚冥漾以為冰炎不知道,補充說明,「聽說是Atlantis發布通緝令的對象,也是現實中那個鬼族要犯。」

「我知道。」冰炎臉色更加古怪。

他知道安地爾,他聽說過。自家父親好像認識他,不知道怎麼就分開了,等再有消息時安地爾已經變成了鬼族的一員,這還是安地爾盜了亞那的帳號後才得知的。

「你知道?」褚冥漾歪歪頭,「反正他就是盜走了我關於生化武器的數據,還留言說要找他的話就進守世界找他,很莫名其妙的一個人吧。」

……嗯。」

確實,很莫名其妙。

 

 

冰炎回頭就給亞那發了訊息,詢問關於安地爾的事情。

「唉?安地爾嗎?」亞那搔搔頭,「其實關於他的事情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在旅行時碰見他的,那時凡斯也在。」

「我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後來安地爾就離開了。」亞那努力回憶,「然後他盜我的號被凡斯發現了………我到現在都沒搞懂他為什麼要盜我的號,這個號我除了練級以外根本不具任何有效身份,只是普通玩家而已。他要盜號應該要盜冰牙星三王子這個帳號才對。」

「所以我就想啊,安地爾搞不好是透過這種形式告訴我他已經是鬼族了,要我小心一點。」亞那最後得出的結論,實在讓冰炎不曉得該憐憫自家父親好傻好天真還是該驕傲自家父親如此樂觀豁達。

「怎麼突然問起安地爾的事情來啦?」

冰炎將理由簡單說了一遍,「父親,你覺得安地爾盜了褚冥漾的數據是想做什麼?有沒有可能是想壯大鬼族的實力?」

明明是如此嚴肅的話題,冰炎卻看見自家父親一臉感動,當下立即知道自己和亞那的思考水平線產生了極大的偏差。

「亞,你是想替心上人討回公道吧。」亞那非常感動,「這招很高明,我看好你!」

冰炎:「……

正經點行嗎,父親大人。

 

 

「烏鷲,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漾要問什麼~?」烏鷲信誓旦旦,有種褚冥漾問什麼他就答什麼的氣勢在。

「你為什麼要在暗處一直對亞那做鬼臉?」

……」烏鷲僵直了一下,才嘟嘴答道,「因為他給我的感覺很像我討厭的人。」

「啊?」褚冥漾哭笑不得,「就這樣?」

「才不只是這樣!」烏鷲的聲音超級委屈,「那個人把漾給搶走就算了,最後自己居然還死了,留漾一個人,超級討厭!」

「你說的是上輩子的事情了吧。」褚冥漾安撫他,「我也不記得你說的是誰,放水流吧。」

「好吧。」烏鷲心不甘情不願地說,「那麼漾,你以後如果看到他,要離遠一點。」

「我根本不曉得你說的是誰,怎麼離遠點?」褚冥漾笑道,「你也別太介意了。」

「那樣的話,他上輩子的綽號叫冰炎來著,本名叫颯彌亞。」烏鷲想了想,退而求其次,「以後要是遇到跟這兩個名字有關的,不要理他!」

褚冥漾:「……」冰炎的本名叫啥?不會這麼巧吧。

 

褚冥漾抱著麻木的心,點開搜尋冰炎的本名,作為一個知名的公眾人物,冰炎除了私人感情以外可說是一點隱私都沒有,看看,連三圍都有。

褚冥漾瞪著本名那欄旁邊寫著的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幾個大字,覺得自己被老天開了一場很大的玩笑。

他覺得自己周圍好像從他進入守世界後,就開始有某種變化,說不上來,不過烏鷲今天這麼一提,他有點好奇是不是上輩子自己認識的人又重新聚集了。

不然冰炎這件事情就實在太巧了。

這得要多少機率才可能發生啊。

褚冥漾不怎麼相信情定前生,來生再續之類的事情,在他看來,那就只是執念的一種,可以歸類為人類後天的選擇。

簡單來講,褚冥漾不相信愛情,或者說,他由衷認為愛情就只是人類本能中的一種,無法預期,但是可以控制。

他周遭的情侶只有白陵然和辛西亞,關於這點實在不曉得是不是褚冥漾的不幸,因為這唯一樣本中的兩人,對待感情都理智得過份。

儘管在外人面前黏黏糊糊的,但是回家以後,雖然還是黏黏糊糊,但是從不因任何事情吵架,若是碰到沒有共識的話題,兩人會默契地迴避,絕不會想要將自己的想法強迫對方接受,都是用理性討論的方式。

所以褚冥漾完全無法感覺為情癡纏到底是什麼滋味。

因此當烏鷲雙眼噴火,瞪著螢幕上冰炎的照片咬牙切齒時,他也只是聳聳肩,安慰道,「放心,上輩子的事情,我沒打算繼續。」

烏鷲古怪地看著漾,「理科宅的漾畫風真奇特。」

「怎麼,不喜歡?」褚冥漾沒好氣。

「不,太喜歡了!」烏鷲歡樂地撲進褚冥漾懷裡,「我們不要理那個臭精靈!」

「這個嘛,烏鷲。」褚冥漾斟酌了一下詞彙,「冰炎是我自家人外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不過你放心,我對他沒有那種心思。」

烏鷲聽了,眼神複雜,表情落寞,「漾你上輩子也是這麼說的。」

褚冥漾:「……」難道他和上輩子的共通點就只有這方面嘛?

「上輩子是上輩子,你看,很多人事物都不一樣了。」褚冥漾循循善誘,「所以即使話說的一樣,發展也會不同的。」

「嗯。」烏鷲還是無精打采,隨即又振作起來,「我知道了,漾,你還是沒變呢。」

「呃……」他其實更希望自己的智商或是戰鬥力沒變,上輩子多牛啊。

這輩子理科宅……

「那個死精靈有沒有欺負漾?」烏鷲問道,既然漾說和冰炎是朋友,那肯定已經相處過了。

嗚嗚,為什麼他沒有再早一點醒過來呢。

「這倒是沒有。」褚冥漾說,「對了烏鷲,你給我看的記憶沒有關於冰炎的耶?為什麼?」

……」烏鷲眼神漂移,半晌才咕噥道,「因為討厭他嘛,想到就煩。」

「是這樣嘛?」褚冥漾笑了笑,「你說他上輩子留我一個就死了,他是怎麼死的啊?」

……戰死。」烏鷲奴奴嘴,「我不在現場不知道,但是漾說了他是為了救一個小男孩死掉的。」

「唉,很英勇嘛。」

「才不是呢!」烏鷲很激動,「他竟然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小男孩就拋下漾死掉了,不可原諒!」

「這樣喔。」褚冥漾拍拍烏鷲的頭,「沒關係啦,我現在有你啦。」

烏鷲聽了簡直心花朵躲開,連要討伐冰炎的事情都忘了,再度撲進褚冥漾懷裡蹭啊蹭的。

「烏鷲,其實我從剛剛就想說了……」褚冥漾有點為難地開口,「你的鳥嘴啄得我好痛……

烏鷲:「……」

「好,漾,那我會趕快開發出人形的!」烏鷲想了想,立即說,「可能要一週的時間,我會盡快的!」

其實褚冥漾的本意只是想讓烏鷲別動不動就撲抱,因為被啄真的挺痛,不過既然烏鷲在現實中也要改成人形的樣子,那也就無所謂了。

「好,加油!」褚冥漾摸摸烏鷲的頭,這次烏鷲側身,將鳥嘴的部份偏掉,用頭蹭了蹭褚冥漾。

 

 

 

 

 昀羲碎念:

六萬五,我要八萬完結,但是到現在冰漾別說牽手,連心動都沒一撇!!!!

坩坩坩坩你們快給我喝愛情魔藥加速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月
  • 哈哈哈哈
    我猜照現在的進度破10萬大概不是問題吧 XD

    大大加油!!!字數就讓他爆吧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