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已更正 

 

「乖,不是拐賣人口。」扇鄭重其事地說,只是怎麼看怎麼違和,「就是要你來無殿打打工,我們很缺人。」

「咦?」

「這樣也剛好啊,反正守世界電玩這概念本來就是你想的,雖然你這輩子不記得了,不過替上輩子的自己出力也不算吃虧嘛。」

「啊?」褚冥漾這次真的徹底呆滯了。

守世界電玩,他想的?

見鬼了!

「我可沒說謊喔。」扇笑了笑,「這款電玩,可是你當初委託無殿製作的。」

「呃?」褚冥漾真心震驚了。

不管烏鷲還是那個老頭,或者是眼前這個女生,跟他講前世的事情時,他不管怎樣都起不了共鳴,像是個旁觀者一樣。

然後,又一直跟他講前世怎麼樣怎麼樣的,他其實不是很清楚自己該做什麼反應。

要說對方認錯人了,但是烏鷲的記憶顯示真的沒錯;但是要承認就是自己也有難度,根本不記得的事情實在很難有所表示。

可是現在,扇說的事情真的讓他跌破眼鏡。

「為什麼啊?」

「啊啦,當然是有效縮減戰爭帶來的傷害啊。」扇聳肩,「說實話,你這要求讓我們動用了不少資源,費時費工,才有如今現在這種規模的。」

「當然啦,代價也很大,我們扣留了你的靈魂打了很久的工才放你去投胎的。」

褚冥漾:「……」原來他不是像老頭猜的那樣掉進時間夾縫了。

「所以啦,來無殿打工對你肯定駕輕就熟,這可是熟人才有的福利呢。」扇笑道,只是那笑容怎麼看都讓褚冥漾有種有陰謀的感覺。

「好吧。不過我要知道具體的工作內容和確實的報酬,你那邊有勞保嗎?」褚冥漾想了想,回答。

扇:「……

「重新投胎以後的小朋友一點都不可愛。」扇哼哼兩聲,「沒關係,大不了我去玩我家的。」

不知道哪個誰是扇他家的,褚冥漾沒什麼真心誠意地替對方默哀了一秒鐘。

「怎麼樣,來不來?」扇繼續追問,同時大概也懶得裝和藹了,笑得無比邪惡,「不過嘛,你是來也得來,不來也得來。因為你家小孩搞出的事情除了無殿沒人可以幫你擺平。」

褚冥漾:「……

他回去一定要嚴格告誡烏鷲別再隨便出手了。

 

 

「漾漾,這是怎麼回事?」褚冥玥搖著手上來自無殿的信件,瞪向還一臉莫名其妙的弟弟。

「什麼怎麼回事?」褚冥漾接過去一看,「無殿工讀生上任通知書?」

這難道就是扇女士說的打工?

對喔,她說詳細情況會寄信,他還以為會寄到電子信箱,沒想到居然是用這麼純樸的方式。

「為什麼你會去無殿打工?」褚冥玥皺著眉頭,逼問道。

褚冥漾將事情簡單解釋過了一遍,但是省略扇的前世說,聽完之後褚冥玥仍然索眉。

「這件事然知道嗎?」

「我還沒跟他提。」

「那去和他說一聲。」褚冥玥說,「我是覺得無殿這尊佛,能不惹就不惹。」

褚冥漾沉默,準確來說是對方找上門的,才沒有什麼惹不惹的呢。

只能分躲不躲,和成功與否。

不過然的反應出乎兩人意料。

「這麼快就找上門了?」然有點訝異,不過他訝異的點顯然和褚家姐弟不太一樣,「該說真不愧是無殿嗎。」

「什麼意思?」褚冥玥問道,有點不悅,「你早就料到對方會找過來?」

「只能說有這種直覺。」白陵然說,「因為烏鷲的關係,無殿遲早會注意到的。」

「和陰影有關?」褚冥玥挑眉問。

一邊的褚冥漾正在享受烏鷲用鳥嘴幫他啄開的核桃,形成顯明對比的空氣。

「確實是。」白陵然無奈道,「小玥,別那樣瞪我,你知道有些情報是只有白陵家的人才獨有的。」

白陵家是現在人類中最古老的分支之一,同時也是族譜保存的最完善的,然而只有姓白陵的人才有資格翻閱。

「那要我讓我媽從火星回來嗎?」褚冥玥挑眉,「你知道,其實我當初也可以姓白陵。」

「好吧。」白陵然舉起雙手,十分無奈,「小玥,你別總是這麼嗆人,又不是說不告訴你。」

「你剛剛的說法就是讓我以為你不說。」

「我錯了還不行嗎。」白陵然說,「漾漾,你也過來聽。」

「哦。」褚冥漾一把抓起剩下的核桃塞進嘴裡,聽話地走過來坐下。

「漾漾,我可以先看一下無殿寄給你的信嗎?」

「好啊。」褚冥漾沒怎麼多想就把信件交出去了。

白陵然大略看了一下後就還給褚冥漾,「要你去當靈魂導遊。」

「那是什麼啊?」褚冥漾聽了有點呆,「我還以為是叫我去當GM呢。」

「就是字面意思。」白陵然說,「靈魂導遊。」

「你這不廢話嗎。」在褚冥漾腦海中閃過這句話時,他姊褚冥玥已經先不耐煩地講出來,簡直心有靈犀。

「對你們似乎蠻難解釋的。」白陵然有點斟酌詞彙,「因為你們都十分理性,不過靈魂嘛,需要所謂的靈性………」

褚冥漾和褚冥玥:「……

「沒關係,我想成是一堆數據就可以了。」褚冥漾反應很快,「就是人死了以後,承載的容器壞了但是內建的數據還在。」

白陵然:「……」我家表弟真天才,這種解釋也想得到。

「所以對方是要我幫忙歸檔囉?」

白陵然沉默了很久,「要這麼說也沒錯。」不過他就是覺得這種說法哪裡怪怪的。

「我瞭解了。」褚冥漾說,「我看一下……時段還蠻彈性的嘛,一天找兩小時上守世界……」

守世界的一小時等於現實的一分鐘,兩小時是一百二十分鐘,也就是說,褚冥漾要在守世界實實在在地待上五天。

「也還好嘛。」褚冥漾鬆了口氣,想他當初練功時還不是待在守世界一待就待很久。

「這和我們當時集訓不太一樣啊,漾漾。」白陵然告誡道,「你帶著烏鷲去,他可以幫上很多忙。」

烏鴉發出歡快的叫聲。

「好,扯完了吧。」褚冥玥雙手抱胸,「你現在可以說為什麼你會認為無殿會找上門來了。」

褚冥漾一頓,他完全忘了這回事。

「因為陰影啊。」白陵然頓了頓,「這件事從頭解釋有點麻煩……因為許多文獻都失佚了。」

「那就講你知道的部份。」

「真是咄咄逼人啊,小玥。」白陵然笑道,「按照我得到的情報來看,我們家自古流傳下來的機甲都源於一種叫做陰影的滅世兵器。」

褚冥漾聽了心中一動。

「古時候人們曾為想得到這個武器自相殘殺,後來被改為機甲封印,在我們家流傳下來。而當初將陰影改為機甲,就是無殿介入的。所以我想,要是無殿感知到了烏鷲的數據,那麼前來一探究竟也是可能的。」

褚冥漾沉默,如果那些一面之緣的人對他沒有說謊,那其實不是無殿介入,而是他上輩子自己去把無殿扯進來的。

不過反正也沒相差多少,隨風去吧,褚冥漾也懶得糾正,不然他還要再費唇舌解釋一番,很累。

一邊的烏鷲聳聳肩,看褚冥漾不作聲自然也就不多嘴了。

 

 

昀羲碎念:

靈感枯竭,能量告罄,爭取隔日更

說好的逗逼追媳婦呢!!!

我以為我想交代的事情很快就可以結束怎麼到現在還是沒結束啊!!!

 

 補:

呵呵我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放錯章………

我想要逗逼追媳婦!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