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向亞那發了訊息,講了想要聯絡無殿的事情。畢竟冰牙王曾經和無殿交涉過,應該有對方的聯絡方式。

「除非無殿主動尋人,不然聯絡方式都只有最高權限的星球管理者才會知道。」亞那回傳的消息讓冰炎有點失望。

「如果我說我有重大BUG要提出呢?」冰炎問道,並且一五一十地將夏碎的情況告知了。

夏碎是大和星球的管理者之一,他在守世界中並不是沒受傷過,但是將傷害帶到現實中,這可是頭一遭。

亞那略微思索了一下,「這確實很嚴重。我會請你爺爺再考慮一下的。」

這次冰炎收到的回復總算讓他精神一振,冰牙王決定將無殿的聯絡方式告訴他,並且傳達了這件事由他負責。

不過他沒有振奮多久,嘴角就抽了。

「父親,您確定爺爺他沒傳錯?」冰炎懷疑道。以自家父親的天兵個性,傳錯訊息真的是小意思,真的。

他無比希望這是他父親弄錯了。

「沒有。」亞那說,「不然我直接請你爺爺傳給你?」

「好。」

不過冰牙王傳來的訊息真的打破了冰炎的希望,亞那一個字都沒傳錯。

和無殿聯絡的方式,就是在守世界中跳一段滑稽至極的騎馬舞,到空手揮舞的段落時大聲念出召喚咒語。

咒語也很令人無言。

冰炎忽然一點都不想聯絡無殿了,這種聯絡指定方式真的太幼稚了,幼稚到讓個成年人來做會非常羞恥。

他大概理解為何無殿的聯絡方式會如此神秘,因為即使說出來也沒人信,而且各星球的領導者應該也沒一個想要自毀形象到處去和別人說。

……爺爺當初也做了嗎?」冰炎發了訊息過去。

「不要問。」這是來自冰牙王的回復。

做了啊………

冰炎抬頭望天,開始思索要不要把這聯絡方式透露給夏碎知道讓對方自己去解決算了。

要他一邊跳舞一邊喊出:「宇宙中最偉大的無殿,請聆聽我的聲音,降臨於我面前吧!」真心有障礙。

把自己搞得像是個丑角似的,即便是隱身狀態也做不出來!

「……我在考慮看看吧。」冰炎回復道,「我可以把聯絡方式告訴夏碎讓他自己解決嗎?」

「不行。」冰牙王很快回應,「這只有最高權限的星球管理人才能知道,按照規矩你也不該知道的。」

「那我就繼續不知道吧。」冰炎說,「爺爺出面比較好吧。」

「不,這件事都由你負責。」冰牙王沉聲道,「你大伯二伯都無子嗣,即使有了年紀也都比你小,你是冰牙星的繼承人,這點事情要提早適應。」

……爺爺,你只是不想再跳一次騎馬舞念召喚咒語吧。」

「說這什麼話,年輕人就要多鍛鍊一下自己的承受能力。」冰牙王鐵錚錚地說,「交給你了。」

然後,他就隱身了。

冰炎:「……」所以他真的要跳舞嗎?怎麼想怎麼蠢。

 

當冰炎自我催眠不斷做了心理建設後,他終於召喚到了傳說中的大BOSS

「我是傘。」男子靜靜看他一眼,「你以後別用這種方式叫我。」

……」冰炎默想,這不是你們自己設定的嗎。

「這是扇設定的。」像是看穿冰炎心中所想,傘說道,「你以後要找我的話,在自己的狀態欄設定私密狀態後再輸入這組數字符號就可以了。」

他遞給冰炎一張寫了三十二個位數的數字和特殊符號的組合。

好吧,比起他剛剛所用的,這個確實方便多了,至少不用經過一番心理掙扎。

冰炎決定把這個方式給藏起來,騎馬舞念咒語實在太坑人了。

「找無殿有什麼事情?」

冰炎簡單將事情說了一遍。

「不意外。」傘聽了卻沒什麼重大反應,「對方的真身是古時的滅世兵器,有這點身手沒什麼好驚訝的。」

冰炎嘴角抽了抽,「守世界是宇宙星際中最多星球簽署宇宙公約的電玩,在這裡所談的一切條件都將付諸實行,不論是簽署契約或是戰爭侵略,如果有能夠從守世界直接對人造成現實中的傷害,那平衡會被破壞掉的。」

傘還是沒什麼反應,「那你們就該保密。」

冰炎:「……

這回答不對吧。

「所以,無殿的立場是,一樣不干涉?」他冷靜地問道。

「無殿的立場從來都很清楚。」傘靜靜地說,「雖然守世界這款遊戲是由無殿所發行,但是遊戲內發生的任何事情無殿都不會予以干涉。」

「即使是重大BUG?」冰炎不死心地再問。

「那不是無殿的問題。」傘說,「無殿只會維修自己發行的部份。」

這話說的……意思應該是除了NPC和例行任務以外,無殿不會干涉任何玩家的意思吧。

「好吧。我了解了。」冰炎點點頭。

雖然已經成年也已經擔當大使,但是冰炎畢竟年輕,有些事情遇上了難免還是要和前輩討教。

他決定暫時聽從無殿的建議保密,並再和其他人商量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

 

 

當冰炎再度登入亞那的帳號時,他找了褚冥漾一起出去做任務。

聊天中,他知道了褚冥漾的老頭公和米納斯是透過略為奇葩的任務獲得的:老頭公是去解救一家經營不善的卡啦OK店;米納斯是去協助水災善後。

「這樣聽起來你的幸運值還是很不錯的,這兩樣寶物性能都很好。如果你等級提昇上去,這會是你相當有力的武器和防具。」

「我也覺得。」褚冥漾笑著點點頭,惹來一邊烏鷲的怒瞪。

--我才比較強!烏鷲眼神抗議。

--當然當然,我只是應付應付他嘛。褚冥漾微笑安撫。

披著亞那皮的冰炎自然看不懂烏鷲和褚冥漾的交流。

「你現在應該可以應付卷之獸了吧。」冰炎問道,「你為什麼不考袍級?」

「麻煩。」

「好處很多。」

「限制也多。」

冰炎聳聳肩,「我還以為你是不太在意限制的這種人。」

「為什麼?」褚冥漾奇怪地問道,「我只是有點宅,又不是怎樣都好的個性。」

……因為你宅?」

……

「這位,不引薦一下?」冰炎聰明地轉移了話題,打從剛剛碰面時這個叫烏鷲的就一直朝他散發不友好的氛圍。

雖說他已經知道對方的真身,不過他也蠻好奇褚冥漾會選擇坦白多少。

「他是我朋友,叫烏鷲,人有點怕生。」褚冥漾從善如流,該說的說了,不該說的一個字也沒提。

冰炎若有所思地看著褚冥漾,心想褚冥漾的反應也對,沒道理要對一個才見過幾次面的玩家掏心掏肺地解釋來龍去脈。

不過心中這股不爽感是怎麼回事?

 

 

 

 

 昀羲碎念:

終於有那麼一丁點苗頭了對吧!!!

好多角色都打醬油了嗚嗚嗚嗚

現在已經七萬字了………這什麼確定爆字的節奏####

我不會說我超想直接打上從此他們過上快樂幸福的日子這樣的

安地爾####作為反派你實在太失職了,存在感呢????

有人還記得前面出場的各路角色嗎????

我原本要安排他們當神助攻的,但是因為冰漾太拖結果他們全神隱了!!!(功力不夠不要叫

呃,總之明天開始放預購資訊(躺

 

 

PS.忘了問,這裡有沒有死忠的韋天迷?我需要一個可丟可棄的路人角色,但是又要有點份量,想來想去只有韋天或是林,而且韋天感覺更合適

如果有的話,接下來的劇情請小心避雷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