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去執行搶回定海神針的任務,因為烏鷲死鬧活鬧就是要跟,甚至差點直接竄改官方任務設定,被褚冥漾阻止。

然後鬧著鬧著就變成冰炎要和烏鷲比賽誰先搶下定海神針,褚冥漾見事情發展至此,索性就在旁邊看戲了。

他在允許的範圍內觀賞了一齣兩人痛扁猴子虐待動物的爛戲,接著就看到兩人之間迸出火花激情四射開始對幹了。

好在兩人之間還算是有分寸,沒鬧得太誇張。

褚冥漾看他們之間打來打去,笑意不自覺浮上嘴角,有種我家孩子真是可愛啊的奇怪感慨。

最後結果是烏鷲獲勝了,不意外。

褚冥漾想,烏鷲本身的存在就是個巨大BUG了,亞那要是能夠打贏他才叫奇怪。

烏鷲在那邊耀武揚威,亞那的臉色就沉得嚇人,估計是嚥不下這口氣。

褚冥漾好生安慰,「別在意,烏鷲他本來性能就強。」

冰炎聽了,不置可否,「他這樣,你們沒人管?」

「管什麼?烏鷲又沒違反規則。」褚冥漾說,「當然,要是他違規的話我會阻止他的。」

「他受你控制?」冰炎問道。

「呃,大概吧。」褚冥漾說,「他好歹是我的機甲。」

「就是因為他是你機甲才奇怪,按理來講,性能遠高於主人的機甲是不會這麼聽主人的話的。」冰炎說,「還是說你精神力足以控制他?」

「我精神力不強,只有AA級而已。他會聽我話只是有緣份而已。」褚冥漾也沒說謊,不過聽在冰炎耳裡就十足敷衍了。

「你們在說什麼?」烏鷲醋味甚濃地問,從剛剛漾就用私聊和外人講話,好不爽!

雖然他可以直接看他們到底在講什麼,可是這樣漾會不開心,所以不行,要忍耐。

「哦,我在安慰他打輸了不要太氣餒,因為你本來就比較強。」褚冥漾想了想,決定縮減對話內容直接講重點。

這話烏鷲聽了可樂,冰炎聽了臉就更黑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要去找個地方住,你呢?」褚冥漾問道,他是要直接在守世界待到三天後的茶會結束才下線,亞那他就不知道了。

「我和你們一起吧。」冰炎想了想,說道。

 

 

他們住進一家叫做蝶之館的旅館,原本是經營餐館生意的,但是後來換了老闆,就改成經營旅館了。

「這裡真漂亮。」褚冥漾讚嘆道。

這家旅館是冰炎挑的,不得不說品味真的很不錯。

雕樑畫棟,瓊樓玉宇,靜謐怡人,遠離塵囂。

此時正值黃昏,夕陽餘暉灑落在台階前,倒映在實心紅木大門,頗有幾分詩意。

「裡面才是重點。」冰炎說,「進去吧。」

蝶之館內外一致,裡面也建造得十分幽靜,等他們登記入住完成後,夕陽已經落下,取而代之的是皎潔的新月。

幾隻蝴蝶發著微光,在庭院內噗蔌飛舞,替寧靜的夜增添了幾許活力。

他們住的是大通舖,因為入住時間急,這裡又走高級路線,單人間不掃到最佳堅決不讓住,就只剩下大通舖這種比較便宜的房間了。

褚冥漾倒是不在意,反正要是訂成兩間還要多付錢,大家睡在一起也不會怎麼樣。

但是他很快就認知到,他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烏鷲和亞那一言不合,又大打出手,雖說是留手了沒把旅館給拆了,但是也遮騰得自己睡不著覺了。

「你們給我安靜一點!」褚冥漾最後終於受不了,隨手拿起旁邊的枕頭就扔了出去,他也沒想要扔到誰,但是丟出去的方向正好是烏鷲。

烏鷲不閃不避,愣愣地被砸中,枕頭正中他面門,他腦裡只反覆想著一句話,我惹漾生氣了我惹漾生氣了我惹漾生氣了………

然後,他死抿著唇,拼命眨眼想把眼淚憋回去。

他從醒來以後從來沒有挨過褚冥漾揍,這下真的把他砸懵了。

褚冥漾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又想氣氛好像不大對,半撐著起來看那一大一小到底有沒有面壁思過,這一看就看到烏鷲正在無聲抽氣,一邊亞那對他舉起雙手,私聊道:「不是我,是你剛剛砸到他,他就變成這樣了。」

褚冥漾心中喊糟,烏鷲心性跟小孩子一樣,這會要是鬧彆扭,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哄。

「怎麼辦,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覺得你們很吵。」褚冥漾私聊求助。

冰炎聽了,略微思索,把剛剛砸過來的枕頭又砸了回去。

褚冥漾閃避不及,砰的中標。

「混帳混蛋!」烏鷲見了立即跳起,張牙舞爪,「你對漾幹什麼!」

「丟他。」冰炎冷酷地說。

褚冥漾反應也快,立即躺著叫道,「烏鷲,幫我砸回去,把他砸躺以後過來睡覺。」

得了命令的烏鷲抹抹淚水,開開心心地執行命令,把冰炎砸倒以後歡歡喜喜地蹭到褚冥漾懷裡。

「漾……我把他砸平了。」

「嗯。」褚冥漾摸摸他的頭。

「所以……」烏鷲小心翼翼地問,「你不生氣了嗎?」

「我剛剛只是覺得你們太吵,沒有要針對你打你的意思。」褚冥漾說,「打到你是我不對,乖,睡覺了。」

「哦,好。」烏鷲得到解釋,放心窩在褚冥漾懷裡睡了,「晚安。」

「晚安。」

一邊被砸平的冰炎對比這邊親子和樂,頗有種淒涼之感。

這什麼孩子和母親和好了,父親就沒用了的節奏………

不對,這比喻太不恰當了!

冰炎被自己的想法雷到,冷不防地打了個哆嗦,翻身回自己的位置也睡下了。

 

不過從那晚以後,烏鷲對冰炎的態度要稍微好轉了一點點。

他又不是白痴,還是看得出來那晚冰炎是在幫他解圍的。

跟上輩子一樣,連討人厭的地方都一樣。

烏鷲想了想,撇嘴不甘心地暗中嘟噥,兩輩子都碰上漾,還都是在自己遇上漾之前,最討厭命中注定這種說法了。

 

褚冥漾和冰炎自然不會知道烏鷲心中想些什麼,三天之約很快就來到了。

「你要跟我一起去嗎?」褚冥漾問道,「是七陵選手的小聚會……啊,你是哪個公會的?」

冰炎嘴角抽了抽,這時候才想起來要問嗎,「我沒有公會。」

「唉,野路子?」褚冥漾訝異道,「自修?」

「不是,Atlantis畢業的,不過沒加入公會。」

「那你之前還勸我加入公會?」

「沒有吧。」冰炎說,「我那只是隨便問問。」

「那你不加入公會的理由是什麼?」

「麻煩。」其實是有的,不過不是這個號而已。

「特權也很多喔。」褚冥漾眨眨眼。

「別總拿我當初的話來堵我。」冰炎沒好氣,「你那個茶會的地點在哪?」

「在這裡。」褚冥漾抽出韋天傳來的座標紙,上面附有傳送陣,可以直接傳送到指定地點。

冰炎一看上面的座標,不禁吃了一驚,因為前半段的數字和特殊符號組合和傘給他的一模一樣。

不過後面就不一樣了,儘管如此,這仍舊是一個驚人的巧合。

褚冥漾啟動了傳送陣,一陣灰白的天旋地轉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充滿時間的地方。

他們踩在一隻特別巨大的懷錶上,四周也淨是其他類型的時鐘和手錶,還有幾個脫離的巨大數字,並且這裡似乎經過特殊設計,不論他們踩著的表面怎麼翻轉,他們還是可以穩穩地站著。

不過這種自轉和看其他東西跟著轉,容易頭暈就是了。

……你們聚會的地方真特別。」冰炎評價道。

吃驚的不只冰炎,褚冥漾也很吃驚,這種景況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也不知道……

「嗯,有其他客人啊。」韋天突然冒了出來,看見亞那(冰炎)以後笑了笑,「這可不大好辦。」

「怎麼了嗎,韋天?」褚冥漾問道,「是準備的茶水不夠嗎?那樣的話我的份給亞那就可以了。」

「這倒不是。」韋天愉快地說,「沒關係,事情總是容易出人意料……好,我們先喝點茶吧。」

「我就不用了。」冰炎說,「打擾你們很不好意思了,茶水就免了我的份吧。」

「倒也行。」韋天說,「不過要是你改變心意了,歡迎取用。」他指了指突然出現的茶几,上面放滿了茶水和茶點。

「這是哪啊?」褚冥漾倒是沒怎麼客氣,畢竟之前訓練時都混得那麼熟了,「韋天你什麼時候找到這的?」

「這裡是時間與冥府的交際處。」韋天輕輕一笑,扔出了重磅炸彈。

 

 

 

 

 昀羲碎念:

…………呵呵

會破八萬(心死

我以為我已經完美掌握了字數控制,原來一切都是美麗的錯覺

新刊資訊請點置頂公告

祝大家期末脫出順利~(時間差不多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