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與冥府的交際處?」冰炎很詫異,這是傳說中守世界只存在於官方之間的地方,難道韋天是無殿的人嗎?

褚冥漾丈二金剛,不懂冰炎訝異在哪裡,因為他對守世界的涉獵真的不算多,所以真心不知道這樣的地方到底意味著什麼。

「是的,是存在於現實中和守世界之間的一個特殊地方。」韋天笑了笑,「因為這地方的存在,才有辦法讓守世界無遠弗屆,無視星球間的距離。」

「什麼意思?」冰炎和褚冥漾異口同聲問道。

「嗯,因為這個地方算是個過渡吧,可以連接到任何想要的時間和地點,每個玩家上線後都會經過這裡再分發到各處地圖。」韋天聳聳肩,「簡言之就是這樣。」

「那你為什麼會知道?」冰炎問道,一邊的褚冥漾倒是沒在多問,悠然自得地吃著點心。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存在在這裡了。」韋天笑道,「我不存在於現實中,這麼說懂了吧。」

………啊?」褚冥漾這下總算反應過來了,「你是鬼?」

「這麼說也可以啦。」韋天愉快地說,「幽靈啦、鬼魂啦,之類的。不過確切來講,是一個記憶承載體。」

「喔,這麼說我了解了。」褚冥漾點點頭。

一邊的冰炎只覺得心中有股鬱悶無處發洩,這個褚冥漾神經有這麼粗嗎,他難道沒發現烏鷲的反應不對嗎,還在那邊和這個韋天閒話家常!

「邀請你們過來,是想說……」韋天想了想,「我觀察過了你們幾個,有達到我的標準和要求,所以想讓你們知道一點事情。」

「唉,什麼事?」

「我不叫韋天。」韋天靜靜地說,「我的真名是,白陵凡斯。」

……凡斯?」

「就是你想的那個凡斯沒錯。」自稱是凡斯的韋天爽朗笑道,「我是你……祖輩?進了守世界太久時間感已經混淆了。」

褚冥漾看看冰炎,再看看烏鷲,確定自己的表情不是最蠢的之後,問道,「呃……我不是很清楚我現在該做何反應。」

「不用有什麼反應。」凡斯說,「剩下的,等你表哥和你姊姊到達以後再談。嚴肅的話題等等說,現在介紹一下,這位是?」

「喔,他叫亞那,他教我練輕功。這位是烏鷲,是我的朋友。」

「呵呵。」凡斯笑了笑,「烏鷲嘛,我還是認得的,最近醒的?」

烏鷲緊緊抓著褚冥漾的褲腳,躲在褚冥漾身後,堅決不肯探出身來。

褚冥漾奇怪地看著烏鷲,「烏鷲,你認識?」

……認識。」烏鷲考慮再三,還是不情願地說了實話,「他是比漾還要變態的實驗狂。」話落,引起兩人異口同聲的反駁。

「喂喂,我哪裡變態?」

「漾當然不變態,可是除了漾以外的實驗狂都是變態!」烏鷲堅決地說。

「你們怎麼認識的?」褚冥漾好奇地問。

「這個嘛,說來也簡單。」凡斯說,「我的記憶……這麼說吧,我原先作為一個普通人正常地長大,然後遇到了亞那和安地爾,對了,這位也叫亞那呢。」他有意無意地瞄了瞄冰炎,「自從遇到他們之後,我發現我上輩子的記憶在甦醒,不是全部,至少沒有太仔細,不過關於守世界的部份卻是想起來不少。」

「關於守世界?」褚冥漾說,「你知道它的運作原理?」

「算是這樣沒錯。」凡斯說,「不過不重要。雖然記憶復甦了,但是沒有影響我太多,當成一個人的自傳就是了。」

「和漾真不愧是同一家的。」烏鷲在一邊嘟噥。

「我開始實驗,一個人是否可以長時間滯留於守世界,並且將精神留在這裡,即使肉體死亡。」

應該是讓人很驚悚的話題,不過褚冥漾卻十分感興趣,「那實驗結果呢,你成功了?」不然凡斯已經算是法定死亡了。

「嗯,不過和我原先想得不大一樣。」凡斯說,「我做了很多項數據推演,第一項就是,既然人能進入守世界,進而被系統控制感官,那麼其他物品是否可以。」

「這樣實驗讓我有點小挫折,因為我那時候不曉得守世界的運作方式,繞了很多彎路。」

「你現在知道了。」褚冥漾插嘴道,「等等可不可以告訴我?」

「不可以。」凡斯斷然拒絕,「這是我費了多少心血才統整出來的系統理論,怎麼可能直接告訴你。」

「喔,好吧。」褚冥漾點點頭,想凡斯說的也有道理,便不再問。

「總之,我開始實驗,失敗了幾次,最後終於存在在這裡。」

「你的意思是?」

「唉,說來有點丟臉,我拿自己做實驗,想試試看人在登入時若是肉體死亡的話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哈啊?」

「原本準備的是進入假死狀態的試劑,結果不小心把身體分解掉了,那之後就出不去了。」凡斯說,「實驗總是伴隨著意外。」

冰炎在一邊好像知道為什麼這麼人可以和自家父親成為好朋友了,根本臭氣相投!

玩火都不自知的!

「雖然過程有些差異,不過姑且也算是成功,光就精神體停留在守世界是可行的。」凡斯說,「後來我就想進行另外一項實驗,看要是沒了肉體憑依的精神體如果在守世界被殺,是否一樣能夠重新復活,或是就此消亡。」

……你真的實驗了?」這下就連褚冥漾嘴都有點抽了。

「那倒沒有。」凡斯說,「雖然有個想法,但是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因緣際會不小新出任務時被殺掉了。」

眾默。

「然後我就發現了這個地方,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搞清楚這裡到底是哪裡。」凡斯笑笑,「說來也沒什麼。」

不,這叫沒什麼?

那精神異常的人都可以去死一死了。

「會和烏鷲認識,是因為我們上輩子也認識,我上輩子好像是你祖先,漾漾。」凡斯笑道,「好啦,閒話到此為止。然,小玥,再躲就太刻意啦。」

凡斯朝著某個方向勾勾手指,那邊立刻現出白陵然和褚冥玥的身影。

「都聽到了?」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把你的死因回報給族裡。」白陵然五官都扭曲了,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笑的。

「果然我已經法定死亡了嗎?」凡斯不甚在意,「就寫實驗意外好了。」

「知道了,前˙˙˙長!」白陵然的語氣有點咬牙切齒。

冰炎忽然生出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親近感,要知道他也常常被自家父親搞得一個頭兩個大。

「那麼,要告訴我們什麼事情?」褚冥玥挑眉,「你總不會都閒在守世界生蛋吧?」

「那倒是沒有。」凡斯說,「沒事情的時候我會試著入侵其他數據,別太在意,只是好玩而已--然後發現了一點事情。」

「所以說,是什麼事情?」褚冥玥很不耐煩,要知道她隱身聽情報已經聽得夠久了。

「鬼族。」凡斯的臉色終於正經了一點,「鬼族打算全面入侵守世界,尤其是各星球主要決策人物的帳號。你們知道的,在守世界內發生的戰爭成敗和簽訂的契約條款,全會做有效執行。」

「……什麼時候的事情?」

「大競技賽前半個月左右。」凡斯說,「我那時候不確定現實中到底是什麼情況,認識的人之中又沒幾個是可以放心託付的。」

「所以?」

「看你們是要向各星球發出警告,還是要怎樣。」凡斯說,「我只負責告知。」

「前˙˙˙長!」白陵然突然火氣就上來了,「你怎麼能這樣不負責任!丟了情報不管就想撒手看戲?」

凡斯搖搖頭,「我是沒法管,然。我的能力至多只能窺伺內容,卻沒辦法反客為主操縱。」

白陵然哼了幾聲,「這件事情我們回去會和其他人商量。至於這邊多出來這位,烏鷲,你有辦法抹掉他記憶嗎?」

「唔,烏鷲沒試過。」烏鷲眨眨大眼,有點彆扭地說。

「不要緊,然,他可以信任。」凡斯笑道,「是吧,亞那同志。」

冰炎打從聽到凡斯可以窺伺內容時就有點膽顫心驚,現在聽到他對自家父親的稱呼,更加肯定對方早就知道這是亞那的馬甲號了。

「是。」

白陵然和褚冥玥還要再反對,褚冥漾卻說話了,「然,姊,真的不要緊啦。」褚冥漾說道,「我想凡斯肯定知道他現實中是誰,才會這麼說的。」

「答對了。」凡斯笑道,「真不愧同是實驗愛好者的漾漾啊。」

這前後是有什麼關聯?做實驗這麼沒有邏輯可以嗎?

白陵然和褚冥玥互望一眼,嘆氣,「好吧。」

 

 

 

 

 昀羲碎念:

……

要是問題學生可以發放邊疆就好了(不用理我,我只是在感慨問題家長果然會養出問題學生

未來物語比起我當初構想的框架………現在變得比我預想中還要大,這怎麼回事啊,我明明就只是想要逗逼追媳婦TT口TT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