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得了情報,白陵然和褚冥玥自然不多做耽擱,趕緊下線聯絡高層,開會討論這事情該怎麼解決了。

褚冥漾沒跟著去,而是留在時間交際處向凡斯問道,「你說鬼族打算侵佔守世界的時間,剛好是安地爾盜取我生化數據的時間,你既然認識他,你分析一下這動機?」

「這個嘛,他是個惟恐天下不亂,莫名其妙的人。」凡斯想了想,說,「你生化數據的內容大概說一下。」

褚冥漾私聊了大致的內容過去。

「看不懂。」凡斯說,看見褚冥漾奇怪的神色,補充道,「不是看不懂你的數據,而是看不懂安地爾想幹麻。」

「你也沒辦法猜到?」

「這個嘛,算是正常發展,這人打從上輩子就很莫名其妙。」凡斯聳聳肩。

「上輩子?」

「喔,我和亞那還有安地爾也是上輩子就認識了。」凡斯說,「他們兩人都沒改變太多,變得最多的是我。」

「他們也有前世的記憶嗎?」一邊的冰炎問道,他實在很好奇這個問題的答案。

「亞那我不清楚。」凡斯看他一眼,意味深長,「不過安地爾十之八九是有的。」

褚冥漾對前世今生的興趣不是很大,他只想要把他的心血拿回來。

「他有沒有可能是想要用我的數據攻擊守世界?」褚冥漾提了個假設,滿懷希望地問,「這樣我有沒有可能訴諸星際聯盟,讓他們幫我討回來?」

「不排除他有這個意圖,不過漾漾,你的數據內容沒辦法公開吧。」凡斯笑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為了研究而研究。」

褚冥漾喪氣了,冰炎過去拍拍他的肩。

褚冥漾研究的生化武器,說簡單一點就是人造精靈,但是褚冥漾並不是在人體或是精靈身上做改造,他是模仿人類母體子宮的環境,要無中生有,創造出一個真正的生命。

地球很重視褚冥漾這項研究,因為此舉要是成功,不僅軍備實力可望提昇,更是可能解決地球人口老化無子的問題。

也許是自然界的共通法則,平均壽命越長的動物,越難產下子嗣,當人類的平均餘命追上精靈後,就連出生率也一樣了。

但是光就戰鬥力來說,人類明顯要差了一大截,這就是為什麼過了好幾個世紀,人類依然努力在提昇自己的軍備實力,想與精靈並駕齊驅。

畢竟,人大多是膽小的,誰也不願意跟一個抬手就能捏死自己的精靈在沒有自保能力下好好相處。

總要確定對方不會有危害,或者是確定自己一定可以打贏對方,才願意站在一起。

冰炎在心中冷笑幾聲。

「啊,是喔。」褚冥漾撇撇嘴,頗有些失望。

「對了漾漾,我看了你的數據,我覺得你有些地方可能可以換個角度,比如說母體的溫度和濕度控制。」凡斯說,「我覺得你有點陷入死胡同,你不妨把母體的環境設定為和精靈母體同等的條件試試看。」

「那樣出來不就變成精靈了嗎,而且精靈母體的設定更為複雜,還要確定母體屬性的相合度,總不能火精靈母體的環境去孵水精靈,那樣還沒孵出來就被烤乾了吧。」褚冥漾說道。

冰炎在一邊聽著兩人忽然就研究內容開始旁若無人地聊起來,頗有種自己很多餘的感覺。

幸好,有這種感覺的人不只他。

烏鷲也在旁邊朝著褚冥漾散發怨念的電波,甚至還意義不明的嘟囊著,「上輩子和死精靈搶,這輩子怎麼更悽慘,還得和一堆數據搶人。」

冰炎聽了,心有戚戚焉,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同意個什麼勁。

 

褚冥漾和凡斯興致勃勃和樂融融地聊得不知天南地北,冰炎和烏鷲很難得地達成了陣線統一,主動爭取存在感。

「漾!我們什麼時候回去?」烏鷲仗著體型瘦小的優勢,直接往褚冥漾懷裡鑽。

「時間還早。」褚冥漾象徵性地敷衍一下,接著轉頭繼續想和凡斯討論一個完全人造人的精神狀況,雖說現在人造人不是沒有,但是每個人造人都是依照內建的機器核心在運作,他想要的是完全的生命體,體內不含任何一點機器成份,並且可以操作周圍的自然分子。

「漾!」烏鷲開始打滾耍潑,「我要回去!回去啦!你都不理我!」

「要不漾漾你就先回去?」凡斯笑道,「我看烏鷲跟之前一樣挺黏你的,要是你這樣忽略他久了,他可能會直接把你吞掉喔。」

「吞掉?」

烏鷲僵硬了一瞬,撐圓了眼珠子瞪著凡斯。

他上輩子的黑歷史幹麻提,這人討厭討厭討厭!

他還是純粹的陰影時,就很黏著褚冥漾,希望褚冥漾無時無刻都能陪著他,但是褚冥漾卻沒辦法,失望久了便情緒爆發,直接限制了褚冥漾的靈魂在他製作的空間中,簡單來說就是拘禁。

最後褚冥漾是被死精靈強行帶出去的……

咦?

烏鷲愣了愣,怎麼,記憶接不上了?

凡斯意味深長地看著烏鷲,用了私頻,『終於發現自己的記憶紊亂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烏鷲問道,心中湧起了不詳的預感。

『這個嘛,我知道的也不多。』凡斯道,『你也記得我上輩子和漾漾不同時代,只存在於然的意識中,透過他的眼知道一點事情而已。』

『那你怎麼會知道我記憶紊亂?』

『因為上輩子,我透過然的眼,見到了漾漾對你進行深度催眠,幾乎把自己所有力量都搭上了。』凡斯道,『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不過我猜漾漾不會希望你知道的。』

『我想知道。』烏鷲毫不猶豫。

「你們什麼時候才好?」冰炎覺得自己超級多餘,現在很明顯地連烏鷲都被凡斯拉進聊天了。

「亞那一邊玩去,別打擾大人說正經事。」凡斯隨口道。

冰炎一整個好憋屈,不知道對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不是亞那而是他兒子,這種明顯敷衍小孩的語氣聽著真火大啊。

『我知道你不是亞那,但是這個帳號連安地爾也不知道,所以,你是冰牙皇室的什麼人?』

冰炎收到突來的私聊訊息,心中一驚,暗道這人到底怎麼回事,難道精神滯留守世界後連這種事情都能判斷嘛。

冰炎迅速思考著,凡斯是否一開始就知道他的身份,但是現在這樣質問他,又是什麼意思呢?

雖然說凡斯和褚冥漾他們的關係很好,但是對自己,他可是摸不清對方的底啊。

承認太冒險,繞過去吧。

『喔,有意思,典型的心理揣測,皇室的人都勾心鬥角,很容易直接用最短的時間內判斷一個人是否可疑,有沒有其他目的。』

冰炎現在眼珠子都跟著瞠圓了,十分懷疑戒備地看著凡斯。

既然這人能夠直接判讀他的心思,再打哈哈也是浪費時間。

『哎喲,不錯,直接將重要資訊從腦中抹去,跟亞那很像,能夠教出這種學生,賽塔的學生?』

冰炎實在摸不准凡斯在打什麼主意,只能按兵不動。

 

『你不用疑神疑鬼,我純粹就是好奇而已。』凡斯說,『要是我真的好奇的話,我直接調出你和其他人的私聊來看,總會知道你是誰。』

 

冰炎默不作聲,他不確定對方是否在虛張聲勢,要不他乾脆捏個身份透露算了?

 

「哎喲!」正游刃有餘和三個人個別進行會談時,凡斯很失態地把自己絆了一下,雖然他很快穩住了,不過神色還是稍微有點尷尬。

 

『你居然是亞那的兒子!』凡斯一整個不可置信。

 

冰炎突然一口氣憋悶在胸口,看樣子凡斯還真不是說說而已,他有這種破解能力幹麻不乾脆把鬼族的通訊紀錄也給破了,還只透漏情報,一點事情都不管。

 

真像他說的,純粹只是好奇想看熱鬧啊。

 

「怎麼了,凡斯?」褚冥漾問道,一臉好奇地在兩人之間左看右看,「你們談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這小子好像想追你。」凡斯隨口一扯,然後發現冰炎臉都黑了,趕緊再回頭去把當時亞那和冰炎的對話資料抓出來前言後語補了一遍,才發現他好友思維之強大,連帶著他也誤會了。

 

褚冥漾奇怪地看著冰炎,「你想追我?」

 

 

 

 

 

昀羲碎念:

下一篇為最後試閱

和家長無法溝通,憋死我了(超級鬱悶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