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的住處煥然一新,甚至連壁紙圖案都換成溫馨的小熊圖案。

「黃瀨君,其實你不用這麼麻煩。」黑子看到之後,更加過意不去。這種程度讓黃瀨花了很久的時間整理吧。

「不麻煩喔。」黃瀨笑著幫黑子把行李放好,「因為全是我想做的,所以一點也不麻煩哦。」

「可是黃瀨君,你的更衣室……」黑子欲言又止。

黃瀨的更衣室原本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衣物配件和超大的穿衣鏡,現在居然只留了一個小衣櫃,多了一張書桌和可收納的躺椅。

「嗯,我幫小黑子改成書房了。」黃瀨高興地說,「以後小黑子可以在這裡做功課,而且你看,這邊有個小門,可以直接進到主臥哦。」

黃瀨那間主臥也被徹底改造,最明顯的就是那張加大尺寸的雙人床。

……謝謝黃瀨君。」黑子勾起笑容,對於黃瀨明顯期待兩人一起生活的行為沒有多加評論。

因為,他也非常期待啊。

「小黑子,等等我們出去吃飯時順便買點衣服吧。」黃瀨看著黑子帶來的行李,非常之小,肯定沒多少衣服。

「這太讓黃瀨君破費了……」

「難道小黑子沒把我當哥哥嘛?」黃瀨可憐兮兮地說,「哥哥想幫弟弟買衣服,不行嗎?」

「呃……」黑子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

但是好像有哪裡不大對。

黑子看黃瀨興高采烈的樣子,決定放棄深究這個問題。

「黃瀨,你給我開門!」當兩人準備要出門時,外頭傳來青峰搥門的聲音和吼叫,「你在車站那什麼意思!你果然是去接女人了嘛!」

「小青峰也太不死心了吧。」黃瀨有點惱火,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啊,他還想和小黑子好好過個兩人時光呢。

「不然和青峰君一起去吃吧?」黑子以為黃瀨的怨氣是不知道該選他還是選青峰,好心提議,「或者黃瀨君和青峰君去吃?我自己可以的。」

「不行!」黃瀨斷然拒絕,「我要和小黑子一起吃飯!」他可是期待很久了,絕對不允許計畫被打亂,縱使是小青峰也不行!

「可是……」黑子望向依然慘遭青峰摧殘的大門。

「好吧,趁這機會說清楚好了,省得小青峰以後老是跑來亂!」黃瀨深呼吸一口氣,大步邁向門口,「小青峰你吵死人了!」

「喔黃瀨,果然在嘛。」青峰瞬間擠開黃瀨(「喂喂,到底誰才是屋主啊小青峰!」)往屋裡走,「到底是哪個女人讓你這麼神神秘秘的藏啊?出來讓我見見。」

青峰東張西望,怎麼感覺好像哪裡出了差錯?

屋內既沒有香水味,玄關也沒有看見高跟鞋……

「你好,青峰君。」

嗯?誰在說話?

青峰左看右看,最後低頭,就看見一個矮不隆冬的小個子睜著一雙水眸,面無表情地向他問好。

「嗚哇啊!」他被驚得向後踉蹌好幾步,不雅地摔到地上。

「我是黑子哲也。」黑子想了想,不知道黃瀨是不是想讓青峰知道他已經入籍黃瀨家,所以還是選用了原本的姓氏。

「不對啦小黑子,你現在是黃瀨哲也喔。」黃瀨在一邊幸災樂禍地欣賞青峰被嚇到的表情,一邊說,「好啦,小黑子是我媽領養的小孩,是我的新弟弟,這樣你滿意了沒,小青峰。」

「靠!」青峰蹦起來,怒道,「這種事情你瞞到現在?之前躲在這裡的也是他吧!」

「是又怎樣。」黃瀨說,「我還在和小黑子建立感情呢,你們就跑來亂!」

「誰知道那種事啊!」青峰更怒,「我和綠間都以為你又被哪個女人纏上了開始亂來了啊!」

「啊啊啊小青峰閉嘴啦!」黑歷史怎麼能在小黑子面前提!

青峰瞪向黑子,「你搭上黃瀨是有啥目的?從實招來!」

「小青峰你這笨蛋閉嘴啦!」黃瀨衝上去捂上青峰的嘴巴,「小黑子你別在意,小青峰他就是這樣沒神經……

「嗄?」青峰用力掰開黃瀨的手,「沒神經的是你吧!是誰當初一個女人接著一個女人換,換到最後癱上一個神經病差點把自己搞到退學的?」

「閉嘴!」黃瀨真的怒了,狠狠巴了青峰的腦袋,「叫你閉嘴多少遍了!」

青峰氣極,一拳揍向黃瀨的肚子,黃瀨吃痛跪地。

「好啊!既然你沒把我們當弟弟,我們也用不著把你當哥哥!」青峰怒道,「你愛怎樣就怎樣好了!」

看著揍完人就踏著大步準備離開的青峰,黑子猶豫了一下,小跑步到門口擋著了。

「請等一下,青峰君。」黑子誠懇道,「我覺得你們之間有很深的誤會。」

「我們家的事你不用管!」青峰暴躁地說,「讓開!」

「黃瀨君是怕你們反對才不告訴你的。」黑子堅持道,「他很重視你和綠間君。」

「重視?哈!家裡有新成員這種事他連提都沒提,算什麼重視?」青峰哼道,「少廢話,讓開!」這次他不再客氣,直接拽開黑子要往走,沒料到力道過大,居然把黑子甩到一邊牆上去了,發出好大的聲響。

「小黑子!」黃瀨衝了過來,「沒事吧?」

青峰愣在當場,他又沒用多少力,這男的也太弱了吧,又不是女人。

「小青峰,道歉!」黃瀨聲色俱厲,「立刻!」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他這麼弱啊。」青峰立即頂嘴。

「你要是不道歉以後就別進這棟屋子!」

「不進就不進,誰稀罕啊!」青峰噎了一下,瞪了黃瀨幾秒後就啪啪地衝走了。

等青峰離開後,黃瀨這才深呼吸一口氣,關心道,「小黑子,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

黑子搖搖頭,「我不要緊,黃瀨君。」他說,「我覺得你應該去找青峰君。」

黃瀨哼了聲,「小青峰任性貫了,給他一點教訓也好。」

「不是的,黃瀨君。」黑子說,「青峰君很關心你。」

看黃瀨張口欲辯,黑子接著說,「不然他不會這麼緊張你又被哪個女人騙了。」

黃瀨沉默,黑子知道他聽進去了。

「雖然青峰君採取的手段激烈了一點,不過我想那也是關心則亂。」黑子說,「我覺得把誤會解開比較好。如果換成我是青峰君,被哥哥禁止進入自己家的話,我會很難過的。」

黃瀨嘆了口氣,「對不起啊小黑子,你才來第一天就讓你看見這麼丟臉的一面。」

黑子笑了笑,「不丟臉啊。」

因為這代表你把我當成自己人。

 

 

 

青峰臭著臉看著黃瀨帶著黑子來到地下美食街,這種環境可以放開聲音說話。

「幹麻?」青峰口氣很衝。

他才跑出來沒多久就接到黃瀨打來的電話,剛剛才吵完架就敢給他打電話,哼!

要是又繼續說教的話他立刻走人。

黃瀨撇撇嘴,萬分彆扭,「來道歉。」

……嗄?」

「我也是太急了一點。」黃瀨說,「沒搞清楚你是在關心我,這是我不對。」

「什、什麼啊。」青峰瞠目結舌,「你、我、我才沒在關心你!」青峰跳了起來,「那是因為綠間會很囉唆!」

「小青峰,我不知道小綠間的傲嬌會傳染啊。」黃瀨十分驚奇。

「黃瀨!」

「不鬧。」黃瀨接著說,「總之,雖然順序不大對。這是我新弟弟,黃瀨哲也,原本叫黑子。」

「你好,青峰君。」黑子有禮貌地對青峰點頭致意。

……你好。」青峰搔搔腦袋,「剛剛對不起了。」

「不用在意。」黑子說,「我最近轉到東京的學校,暫時會和黃瀨君一起住。」

「什麼暫時啊!你就住到畢業嘛小黑子。」黃瀨聽了立即哇哇叫。

「喔,你念哪所啊?」青峰沒理黃瀨,反正黃瀨就是這樣,對自己認可的人簡直就像是塊牛皮糖--一開始的時候。

「桐皇。」黑子說。

「嗄?我們學校有國中部嗎?」青峰驚訝了一下。

「不是的,青峰君,我念的是高中部。」

「……跟我同校?」

「等等小黑子!我怎麼沒聽說過這件事!」黃瀨大驚。

「我有在電話裡和黃瀨君說過了。」黑子很疑惑,「黃瀨君沒聽到嗎?」

黃瀨努力思索,好像、似乎,是有這麼回事……

只是當時他的腦中只充斥著小黑子要來東京和自己一起住了的滿滿喜悅,其他枝微末節的小事他自動忽略掉了。

所以小黑子要和小青峰唸同一所學校嗎?

黃瀨苦了一張臉,他忽然想起綠間之前的提議,既然秀德和桐皇都在同一區,兄弟可以一起住分攤房租……

後來青峰和綠間都順利升學,他卻用自己的作息和他們不同的理由敷衍過去了。

好險現在在這裡的是小青峰,單細胞生物應該不會想得那麼遠。

「你要轉進哪班啊?」青峰問道。

「一年五班。」

「蛤?和我同班。」青峰驚訝道,「真巧。」

「青峰君也是一年五班?」

「是啊。」

桌上的提醒鈴響了起來,他們的餐點好了。

 

 

 

 

 昀羲碎念:

週三週五開放催文,隔日就更

詳情請點置頂公告,歡迎催文哦~XDDD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彌迷
  • 哎呀 更了耶
    辛苦大大了喔
    催更什麼的有空就做
  • 悄悄話
  • 夜羽楓
  • 好好看的說,我喜歡看這篇文,一直在等更文~超好看的
  • 您的暱稱 ...
  • 求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