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

 

「欸,最新消息!葉神退役了!」杜明大呼小叫地奔進訓練室,「剛剛嘉世那裡的人已經確認了!」

「啥?真的假的?」其餘人都放下了手上的訓練,朝杜明奔去,想聽八卦第一手消息。

周澤楷也暫停了正在編排的舞,怔愣了會,拿起手機猶豫半天,才發了兩個字加一個問號過去。

『退役?』

發送完後,他有點呆。

葉秋、喔不,是葉修,他原先憧憬的對象,在幾個月之前升級成為戀人的人,毫無預警地就這樣退役了?而且完全沒告訴過他。

周澤楷想到這裡,不禁心中委屈。

葉修是歌舞界的傳說,他是個歌唱、跳舞、作曲、寫詞、編舞樣樣精通的稀少人才,在榮耀講求全方位發展的這個歌舞平台上,他更是首屈一指的大神,在榮耀舉辦的頭三年就帶領著嘉世摘下了三連貫。

當初他是聽了葉修的出道曲《豪龍破》,深深被葉修的唱腔吸引,才下定決心要往這方面發展,結果他來到輪迴面試,面對面試官他卻怎麼也開不了口,當他急得滿面通紅時,經過的方明華幫他解了圍,建議他改跳舞。

不用說話讓周澤楷鬆了口氣,他對於節奏和旋律很有天份,即興了一段舞蹈後,基本就入了輪迴訓練室,又因為皮相好,出道的速度很快。

周澤楷望著還是一片平靜的手機,有點沮喪。

葉修的手機基本上就是個裝飾,找他還不如上QQ呢。

周澤楷調整了一下心態,決定先把手上的編舞做完,休息後再上QQ去問葉修詳細情況。

 

 

 

葉修瀟灑地走出嘉世大門,即使被那樣強迫退役他也沒怎麼在意。

葉修掏掏口袋,發現一件比被強迫退役更讓他心痛的事情--他沒菸了。

要買菸還是買飯,這是個問題。

葉修看著所剩不多的現金,皺眉思索,最後決定忍痛去買飯--反正小周也老是希望他戒菸。

對了,小周,退役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呢。

葉修決定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再聯絡自己的戀人。

結果葉修在路上隨意亂走,晃了兩條街,他眼睛一亮,邁著大步往一家私人KTV走去。

「幾位?」櫃台小姐問道。

「不唱歌。應徵。」葉修指了指門口擺放的徵人告示。

「你要應徵服務生?」櫃台小姐愣了下。

「對,履歷表是自帶還是你這邊有格式讓我填?」

「這裡有制式的履歷。」櫃台小姐從抽屜中拿出一張表格,「你有看到旁邊的附註嗎?我這邊薪水很低。」

「你是老闆娘?」

「嗯,我叫陳果。」櫃台小姐乾脆地說,「薪水很低喔,你考慮清楚了?」

「很清楚。」葉修說,「包吃包住我就很滿意了。」

「這樣啊,那你什麼時候可以上工?」

「現在。」

看見陳果吃驚的神色,葉修補充說明,「我剛剛被我原來的老闆炒魷魚了,所以現在缺地方住。」

「啊,這樣。」陳果恍然大悟,這人原本也是住員工宿舍之類的吧,所以被趕出來以後就沒地方住了,「那我先帶你去看房間?不過空間不大。」

「能睡就行。」葉修無所謂道。

「好,等我一下。」陳果匆匆在桌上擺上請稍後的牌子,領著葉修就往二樓走。

二樓有三間雅房,空間果然都不大,陳果領葉修去看的是走道最裡面的一個單人間,再塞一個人都嫌擠。

葉修看了卻很滿意,「就這間吧,我需要做什麼?」

「很簡單,就一般的清潔衛生,然後確定客人的包廂和收錢。」陳果說,「我們這裡是私人營業,不用像其他連鎖店那樣準備餐點給客人點用,客人可以帶他們自己的食物進來,然後我們會酌收清潔費五十元。」

「嗯,了解了。」葉修點頭,「那我平常站哪裡?」

「那邊。」陳果指著大廳角落的桌椅,「平時你可以在那裡休息待命,然後客人在包廂有事情的話會按服務鈴,你到時候就看是哪間過去看看他們要幹麻。捉上有其他廠商的聯絡電話,機器故障需要維修什麼的都在上面。」

「我知道了。」葉修說,「那中間那台點歌機是?」

「有些人揪不到人會自己一個人來,唱幾首過過癮。」陳果聳肩,「投幣式的。唱一首十元。」

「這樣啊。」葉修點點頭,「機器看起來很新。」

「去年新進的。」陳果不知怎麼聲音有點悶,「可以開啟測試模式,不過都沒什麼人用。」

「測試模式?」

「就是給你的音準和節拍打分數,最後經過一道公式計算之後看你會得幾分。」陳果說,「還有你看見那台子沒?上面有上下左右四個箭頭,還可以開啟跳舞模式。」

「測試模式和跳舞模式能夠一起開吧?」葉修打量道。

「可以啊,不過我只開過幾次。」陳果無奈道,「沒想到這機器這麼不受歡迎,早知道就進普通的了。」

「這種的只有榮耀選手才比較會使用吧?」葉修打量了一下機器,「很多榮耀選手在新人時都依靠類似機種在訓練邊唱邊跳的平衡能力。」

「你也看榮耀?」陳果的眼睛頓時放光,「你最喜歡誰?」

「都很欣賞。」葉修說,「你呢?」

「當然是一葉之秋!」陳果略顯興奮,「他可是榮耀大神,頂端的教科書!」

葉修笑了笑,「我就是一葉之秋。」

陳果翻翻白眼,「你們只是同姓而已。」她剛剛才看過葉修的履歷表,上面寫的是葉修,不是葉秋,當她那麼好騙?

「是真的。」葉修無奈了,「我剛剛被嘉世炒魷魚,大概明天就會上報了。」

「少來了。」陳果還是不信,滿臉狐疑,「葉秋他不論哪種表演都帶著面具,哪像你這樣毫無遮攔地到處跑。」

「帶面具是有很深沈的原因的。」葉修說,「老闆娘,我們在這裡聊天沒關係嗎?」

「沒客人就沒關係。」陳果聳肩,「禮拜一晚上客人比較少。」

「啊,那我可以試試那個嗎?」葉修指著那台乏人問津的點歌機,頗有點躍躍欲試的味道。

陳果看了看門口又看了看時間,「請吧,不過要投幣。」

「說到投幣,老闆娘,今晚不供餐嗎?」葉修說,「我錢投進去就沒錢買飯了。」更重要的是,把錢省下來他就可以買菸了。

方才還選擇戒菸的葉修淡定地反悔了。

陳果囧了下,這人臉皮真不是一般厚啊。

「只有我們兩個,叫便當不知道人家送不送。」陳果說,「你有沒有什麼食物過敏不能吃的?」

「我都能吃。」葉修說,「老闆娘,這麼大一間店就只有我們兩個啊?」

「原本有三個。」陳果說,「另外兩個離職了,一個回老家,一個出國。」

「那還真是……」葉修頓了頓,「我來得真是時候。」

「是是。」陳果敷衍道,撥通了電話,「你好,我要兩個排骨便當……對,是的,沒關係,好,謝謝你。」

「願意送?」

「便當店老闆和我很熟,就在隔壁巷子而已。」陳果說,「不過要等久一點,她要先去送其他人的。」

「沒關係,有得吃就好。」葉修走向點歌機,投幣後,摸了幾下,改為跳舞和計分模式。

「你要唱哪首?」陳果興沖沖地圍過來,「豪龍破?我超喜歡這首的。」她突然警覺地問道,「你唱歌好不好啊?別讓我心中的神曲破滅了……

「我可是正版的。」葉修一臉正經,「等等就帶你回味經典。」

「是是是。」陳果又窩回自己櫃台的座位,做好耳朵被踐踏的心理準備。

然而當前奏下來時,葉修那副漫不經心的態度就收了起來,變得專注無比。

陳果在心中數著拍子,差不多要到第一句了。

只見葉修全神貫注地盯著螢幕左上的箭頭指示,看也不看字幕。

 

 

 

昀羲碎念:

第一次寫周葉,歌舞題材也是第一次,不知道會寫成什麼樣,請大家多多指教~~XDDDD

設定是葉修是全能歌手,小周是全能舞王,葉修在歌曲上可以完爆所有人,小周一對一尬舞從沒輸過這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月
  • 明天來蹲點摧這篇好了(如果沒意外的話
    XD

    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