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失憶的消息很快傳開,冰炎沉著臉要醫療班檢查,然而檢查半天也依然查不出所以然來。

沒有外部傷害,靈魂也很完整,完全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果然還是只能從遺跡下手。」提爾提心吊膽地向冰炎道,雖然他平時老是不怕死地討揍,但是他真的不想面對此刻的冰炎啊!

「但是遺跡因為事故被封鎖了。」冰炎臉色一點都沒好轉。

「呃……要不封鎖的這段時間,你先帶漾漾小朋友四處轉轉?搞不好會觸景想起以前的事情也說不定。」

 

 

褚冥漾很茫然,他對一切事物都感覺很陌生。

那個銀髮一撮紅的黑袍,自稱是他的戀人,他們兩人住在一起,並且所有人也都是這麼說的。

但是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對,甚至包括他的朋友和同學,似乎也有一種無形的隔閡。

他想,或許是因為他什麼都不記得,這大概是失憶的後遺症,所以他對此只是保持沉默。

黑袍帶著他來到一個火車站,說這裡是他從原世界真正進入首世界的起始點,然而看著老舊、渺無人煙的車站,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黑袍帶著他回黑館時,他甚至從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排斥情緒--他不喜歡漢人一起住。

而且最糟糕的是,這個據說是他戀人的人,他只要一看見他的臉,就會湧上一股不想再見到他的情緒。

但是從周遭人們的反應來看,他們之間也並沒有產生什麼嚴重衝突,而且看得出來黑袍對他是很上心的。

 

「這是你高一時我們運動會的影像球。」冰炎說,「你先看看。」

影像球開始運轉後,冰炎熟練地給褚冥漾泡起茶,從冰箱拿出準備好的泡芙,

看得出來這些動作已經是他的習慣。

但是褚冥漾只覺得渾身憋扭。

「放輕鬆。」冰炎說,把褚冥漾的僵硬盡收眼底,心中閃過一絲痛楚,但是他強行壓了下去。

提爾說過,對於失憶的人不能逼得太緊,不然產生要儘速恢復記憶的心理壓力後,反倒極有可能會憑空捏造記憶,造成真假嚴重混淆的情況。

「謝謝。」褚冥漾略微生分地道謝。

兩人相顧無言地看起影像球,然後,他看到年輕的黑袍一腳把他踹進叢林障礙賽跑。

「有想起些什麼嗎?」黑袍的口氣竟然還有些期待。

……沒有。」褚冥漾只是很疑惑,自己高一時有那麼弱腳嗎?

「這樣啊。」黑袍想當然很失望。

「對不起。」褚冥漾脫口而出。

「不用對不起。」黑袍原先想伸手揉褚冥漾的頭,但是被褚冥漾避過去了。

他一愣,然後無奈地撇嘴一笑,「我忘了你現在不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抱歉。」

褚冥漾搖搖頭。

「你現在變得冷靜多了,而且戒心也很強。」黑袍說道,「你之前給人的感覺比較傻一點。」

……你比較喜歡傻一點的?」

「這倒也沒有,是你就可以。」黑袍道,「我只是需要時間適應一下,就像你重新認識這世界一樣。」

褚冥漾點點頭,「我什麼時候回家?」

「這週末,明天就可以回去了。」黑袍道,「不過具體還是要問巡司--也就是你姊姊--要怎麼安排。」

褚冥漾表示了解,並且暗自期待著。因為其他人給他的感覺都不是那麼熟悉,讓他極度渴望見見自己的家人。

家人應該是世界上最熟悉彼此的存在,褚冥漾想,或許他姊姊給他的感覺就不會像其他人一樣那麼生疏了吧。

 

 

然而當他隔天看見自己的姊姊時,他失望了。

感覺依然不對。

他不知道姊姊給他的感覺原本是怎樣的,但是他很確定不是眼前這種冷面魔女,應該會帶有一點溫度……唉,他也不知道怎麼說。

「漾漾,你這幾天一點東西都沒想起來?」

………」其實是有的,但是他覺得沒必要講。

「漾漾,別在心裡講話,你就是這樣腦子才會塞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他就只是在腦袋裡面醞釀一下情緒、打打腹稿也不行?

過去的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我應該有寫日誌的習慣,可是我找不到日誌在哪裡。」

褚冥玥和冰炎飛快看了彼此一眼,雙雙陷入沉思,半晌,褚冥玥才定定地對褚冥漾說:「漾漾,你沒有寫日誌的習慣,一本都沒有過。」

褚冥漾傻了。

可是這是他過去這幾天以來,唯一想起來的事情,他還想起日誌都放在他親自鎖上的保險櫃裡面呢。

「保險櫃?」褚冥玥看他,「這我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你瞞著所有人偷偷寫起來藏的。」

褚冥漾嘆口氣,不禁灰心喪志起來。

「我們交往後,都是用影像球在紀錄日常生活,我也沒見過你寫過日誌。」冰炎道,紅眼中透著擔心。

他是不是還是逼到褚冥漾,才導致對方自己幻想出來一個習慣?

「這樣嗎………」褚冥漾垂頭喪氣。

「不管怎麼說,先回家一趟吧。」褚冥玥道,「你這情況我也不好向媽解釋,所以我想辦法讓她出門了,現在家裡沒人。」

「我帶你多走幾次,你以後或許想要一個人思考的話,可以自己回家。」冰炎說,他第一時間就發現褚冥漾並不是很喜歡和他同床共枕,當下他又是憤怒又是難過,但是一想到褚冥漾現在的情況,他又變得很不捨。

「喔,好。」褚冥漾想,或許沒人在家的話,他更能好好理清自己的思緒。現在這種生活無重心、茫然無措的狀態實在很讓他焦慮。

 

褚冥漾回到台中老家,他一回到這裡,立即有種對了就是這樣的感覺。

他對這個家的外型、擺設、地點都有一種油然而生的熟悉感。

他一直都在這裡長大,看得見各式各樣的生物,異次元的、陰間的等等,可是為什麼只有這裡才給了他熟悉感呢?

照理來說,他所認識的親友也應該給他這種感覺才對啊?

但是所有人………或者說,他朋友同學那一塊是完全陌生、冰炎是感覺奇異、然後褚冥玥是雖然好像對又好像不對的畫風不對………

他想,他得自力更生,查查對於一個失憶的人來說,這種情況到底代表怎麼回事。

 

 

 

 

 昀羲碎念:

不好意思太累了想睡………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彌迷
  • 累了就要休息
    身體要照顧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