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等褚冥漾離開後就開始準備下次的任務資料,任務是探查風妖精的古墓,原本這種探查任務只要一個紫袍就夠了,但是因為風妖精的古墓比較特殊,其中設有許多古老的咒法與機關,雖然對紫袍來說不至於喪命,不過可能會被困在迷魂陣中央走不出來,所以交由黑袍處理。

冰炎翻了一會古籍,突然看到其中一句:『風妖精喜歡熱鬧,喜歡揮舞扇子到處玩耍,因此古墓設計也以風系咒法和與扇子有關的機關居多,偶爾會添加一些火系的法術。』

冰炎一股火氣又冒上來了。

害他想起某個老妖婆!

那個老妖婆前幾個小時才打著關心冰炎的名義,把才從任務中回來正在休息補眠的他給挖起來,一邊囂張地搖著扇子一邊正經八百地教育他,說他不能老出任務,生活只有任務,這樣對正在成長期的青少年來說有礙人格發展,不利人際交往,她這個做乾娘的不忍心自家養子走上歧路,特地趕來化解………

根本是吃飽撐著來找麻煩的!

抄出幻武把那妖婆打出去(其實是對方玩膩了自動走人),冰炎就接到白陵然傳來的聯絡,沒怎麼休息的他去找褚冥漾傳話還被嫌,於是他瞬間就氣炸了。

嗯,為什麼不用使役傳話就好?

因為他被那妖婆氣到連使役都不想用需要做點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

深呼吸了幾口氣,冰炎暫時把書放下,決定先讓自己洗澡冷靜一下。

 

冰炎出發執行任務,雖然他沒怎麼睡覺,火氣特大地不小心把風妖精的古墓給毀了大半被求償,不過他總算把那口惡氣給出出來了。

他在古墓中心回報公會時,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直指他腦門而來,他側身避過,卻發現古墓中央的陣法泛起了金光,把他整個人壟罩住,然後光芒又滅了。

怎麼回事?

冰炎所蒐集的資料中有記載,風妖精古墓中央的棺材大多會設置保護咒,而咒法應該是風牆,就在剛剛他分明已經將陣法重組,照理來說陣法不該啟動。就算啟動了也不會是只亮一下而沒有其他效果。

冰炎決定再檢查一下陣法的組成元素,然後他驚訝地發現,陣法不知怎麼被排列成封印類型的陣法了。

他剛剛分明是排成無害的保護咒,專擋鬼族的,並不是這種封印咒法啊。

恍神時排錯了嗎?

冰炎想想這也沒什麼,正要動手排回去,卻發現事情糗大了。

他被封印了,現在的他和個普通人類沒什麼區別。

冰炎頓了一下,不能使用使役的狀況下,他拿出了文明利器手機,然後瞪著螢幕上那格訊號外沉默了。

 

堂堂黑袍這種境遇簡直天殺的丟人。

 

冰炎冷靜地把手機給收了起來,然後開始思考是要原地等待救援還是自己闖出去,前者有失黑袍顏面,居然被自己重組的陣法陰了;後者一樣有損黑袍顏面,因為要是出去的路上不小心碰到什麼會二次啟動的陣法,他雖然可以感應到但是破不了,因為他現在連天生能力都使不出來。

哪種丟的面子比較小,這是個問題。

 

冰炎乾脆就按兵不動,反正這裡他已經探查完了,沒什麼危險,他就隨意坐了下來,然後開始思索他到底是哪個步驟出錯了,作為黑袍,就是相同的錯誤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

但是不管冰炎再怎麼回憶,他就是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是從哪邊出錯了。

想不起來的話就算了吧。

冰炎決定就地補眠,完全無視在古墓睡覺正常來說到底有多嚇人。

反正袍級都不正常,黑袍更是不正常中的不正常,即使冰炎現在跟個普通人沒兩樣,他的內心依舊十分強大。

 

 

當然後來他被醫療班抬出來時他強大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因為他睡得很死,再加上能力被封印,他完全沒有察覺有人靠近,被提爾摸了幾把就算了,反正之後再揍回來就是。他崩潰點是他栽在一個紫袍程度的探查任務的事情已經傳開了,而且情報班還很盡責地調查出來他是被自己的陣法陰了。

該死的!

冰炎開始認真考慮把情報傳出去的紅袍滅口以洩心頭之恨。

然後更糟糕的是,他是大競技賽的負責領隊之一,他現在這種狀況完全無法審核前來報名的人是否具有參賽資格。

「把封印解掉!」冰炎凶狠地威脅提爾。

「我說我的大少爺,你自己也想想,你的陣法如果是我們短時間內就能解決的,你還是黑袍嗎?」提爾沒好氣地說,語氣倒是十分幸災樂禍。

難得看到冰炎吃癟,他的心情十分舒暢。

尤其是這次冰炎還是栽在他自己手裡,想殺人也沒辦法殺,除非冰炎想自殺。

冰炎冷笑一身,一個迴旋踢就把提爾踢進牆裡。

他看了看提爾嵌入牆的程度,嘖了一聲,居然連力氣都下降了。

提爾這次輕易地把自己拔了出來,不像過往需要耗費一番力氣,「你最好把你當初重組的封印術法再弄一遍出來,這樣我們才有辦法解。不過我是建議找安因比較快。」

「安因不在。」冰炎瞪他一眼,當他沒想到嗎。只是一回來他就發現安因不在黑館了,後來問了下,安因去接了幫火蜥蜴搬家的任務了。

「……那你節哀順變。」

然後提爾又被踢去和牆壁相親相愛了,就當他得意地要把自己拔出來時,冰炎又丟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過來砸在他腦門上,當場讓他兩眼昏花就此掛在強上了。

等提爾回過神來時,他才發現冰炎是丟了放在床頭櫃旁邊的鋼鐵花瓶,一個大概有二十公斤。

真不愧是窮則變變則通的黑袍,一擊不成再來一擊是吧!

 

 

冰炎回到黑館後,一腳踢開了查拉亂放到黑館大門的靈魂收集,再滿身殺氣地踱步回房間。

他在三樓時聽到了一件總算讓他心情好點的事情。

黎沚告訴他倒楣的不是只有他一個,那個資深的前線戰鬥黑袍不知道怎麼回事也是力量全被封印住了,跟他現在的狀況一模一樣。

於是他腳步一轉,來到洛維的房間,正想敲門和他討論一下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迅速恢復,結果他就聽見半掩的門裡面傳來說話聲。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正好體驗一下我們平民百姓的生活嘛。」這聲音是衛禹。

冰炎猜洛維肯定狠狠瞪了衛禹一眼。

「對啊。」這聲音是褚冥漾,他怎麼跑來這裡了?

「我和衛禹之前才在說你們應該體驗一下我們平民百姓的生活,現在剛好。」

剛好?

「你用了言靈?」洛維的聲音傳來,藏著讓人恐懼的憤怒,不過神經大條的兩個人類都沒發現。

「言靈?」褚冥漾想了想,「我沒學過耶,這樣我用的出來嘛?」

接著裡面傳來褚冥漾的慘叫和衛禹的勸架聲,冰炎只考慮了不到零點八秒,就決定轉身回房,放任自己的保護對象自生自滅。

 

 

 

 

====

第二更~

晚點看能不能拼三更,要是不行就明天再更,和黃黑兄弟一起更,這樣的話從明天開始就可以恢復催文了XDDD

總之總算把進度拉上來了

但是十月的全職周葉本進度完全落後………OTZZZ

喔對了全職周葉本我會開一下印調,要是人數不足我就不開預購直接場售了這樣

以及為了準備全職周葉,除了催文以外的時間我都會更周葉喔~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暗夜
  • 所以完全是漾的淺意識嘛哈哈哈哈
    標題是冰漾學長你忍心讓他自生自滅?
  • 豆腐
  • 撒花撒花撒花花花~
    漾漾可以下去賭盤的說~反正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用了言靈!變相搶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