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找到解釋後對自己很滿意,晚上睡了個好覺,然後隔天醒來發現冰炎坐在他房間的沙發上後,他發現自己心跳又快了。

真詭異。

「你不能在沒有經過房間主人的同意下擅自闖進來,這是不對的。」褚冥漾嚴肅道,「這樣是入侵民宅……宿舍。」

冰炎看他,挑眉,「你就沒幹過擅自進入我房間的事情?」

……好吧,這樣我們扯平了。」褚冥漾一想也對,點點頭,「怎麼了嗎?」

他不相信冰炎會在沒事的情況下找他,又不是吃飽太閒。

「來告訴你幾件事情。」冰炎說,「首先,我現在因為你言靈的關係,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恢復……

「等等。」褚冥漾打斷他,「真是我言靈害的?我只是想說黑袍也應該過過普通人的日子,了解一下民間疾苦而已。」

「這就是你的力量,恭喜你現在終於認識它了。」冰炎說,「這就是為什麼鬼王會看上你。」

………這種力量挺方便的。」褚冥漾開始思索他該如何利用這股力量賺錢,不過他沒忘記正事,「那個什麼鬼不鬼的東西我可以用這種力量去消滅它嗎?」以絕後患。

「這樣的結局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很可惜你做不到。」冰炎看他一眼,「我告訴過你,只要世界上還有貪婪存在,鬼王就永遠不滅。」

「好吧,不滅就不滅。」褚冥漾想,「就像我也不可能殺光所有蟑螂一樣,不過至少可以防蟑螂……我是說防鬼王。」

「把鬼王和蟑螂相提並論的,你是第一個。」冰炎聽了不禁笑了,「倒是也挺搭。不過這不是重點。我的重點是,因為我現在情況特殊,所以你要自己去找你白陵然,我沒辦法帶你過去。」

褚冥漾:「……我要怎麼過去?」他這時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去找白陵然。

「自己畫移動符過去。」冰炎說,「小心元素別畫錯了,不然你的身體可能會卡在某個時空裂縫中出不來。」

「那邊沒有捷運公車什麼的可以到嗎?」

「沒有。」冰炎聳肩,「你可以試著拜託校園接駁車,牠原本是不限目的弟都會把學生送到指定地或是附近,但是因為你已經變成黑名單了,所以我不確定對方會不會讓你搭。」

「學長,我該怎麼樣讓你復原?」褚冥漾想了想,還是覺得讓冰炎恢復比較好。

「自己想。」冰炎不客氣地道,「你怎麼弄成這樣的就怎麼弄回去吧。」

「嗯……」褚冥漾開始用力想,然後皺眉,「但是我不記得我到底是怎麼弄的。」

「那就等著這股力量淡掉吧。」冰炎無所謂地揮揮手,便回房間去了。

 

 

冰炎因為睡眠充足,又有理由堂而皇之地放假,所以心情頗好,甚至連剛剛去褚冥漾房間交代事情都特別有耐心。

而且由於中斷了監聽術法,冰炎剛剛在和褚冥漾對話時完全沒有聽見褚冥漾的腦袋到底在裝什麼,這讓他心情更好。

普通人的生活還是很不錯的。

冰炎想,只要不出黑館,基本上他是安全的,所以他打算在恢復前都蹺課待在黑館。

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黑館本身就是黑袍的聚集地,除了出任務之外黑袍大多都待在這裡休息。而黑袍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就是結合了暴力、惡劣和愛看戲的集合體--大多數黑袍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而身為其中的佼佼者--奴勒麗--種族為惡魔,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毫不費力調戲冰炎的機會。

惡魔最喜歡小鮮肉了,而且冰炎長相妖孽,那一捏下去,簡直連心臟都癢起來了。

奴勒麗愉悅地想道,哼著小曲甩著尾巴,婀娜多姿地晃進冰炎的房間,風情萬種地對冰炎拋了個媚眼,「嗨,小冰炎,姊姊親一個吧?」

「奴勒麗,別鬧。」冰炎嘴角抽了抽,他知道奴勒麗並不會真的傷害他,但是絕對會吃盡各種豆腐--想到這裡,他不禁臉黑。

奴勒麗的級別和提爾完全不是一個層次,更難應付。

「啊啦,別害羞嘛。」奴勒麗的尾巴甩得更歡,「姊姊可以讓你享受到至高無上的歡樂哦~」

「免了,敬謝不敏。」

奴勒麗咯咯笑了起來,完全不顧冰炎意願就在對方臉頰上印下唇印,「哎喲,嘗起來味道真好~」

「奴勒麗!」冰炎惱怒地說,「夠了沒!」

「夠了夠了,我還不想惹怒冰牙和燄之谷。」奴勒麗的神情萬分遺憾,「但是機會難得,不做點什麼對不起自己啊~你說是不是,小朋友。」

冰炎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褚冥漾站在門口,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們。

「唉呀唉呀,小朋友當機了?」奴勒麗笑得更歡,「姊姊親一口就好了。」

說時遲那時快,冰炎和奴勒麗同時感覺到空氣中傳來的劇烈震動。

褚冥漾言靈爆走了。

「褚!」突然力量回歸甚至還更增強,冰炎被撐得很不舒服,「停止思考!」

褚冥漾現在的思緒十分混亂,冰炎甚至無法捕捉褚冥漾到底在想些什麼。

力量恢復縱使是件好事,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比他原先更強的力量,就好像一個容器裝滿了液體卻仍舊不停流入一樣,這樣下去他會因為力量過強再進一次醫療班的。

一次因為力量全無進去,一次因為力量爆炸進去,褚冥漾就是他的剋星!

「小朋友,你再控制不住的話,冰炎會爆體而亡喔。」奴勒麗收起玩笑的神色,對著已經進入呆滯狀態的褚冥漾說,「你想害死他嗎?」

褚冥漾急忙搖頭,但是他還是很混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似乎有很多聲音在腦海中跑過卻無法捕捉。

「那姊姊來幫你吧。」奴勒麗說,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劈昏了褚冥漾。

褚冥漾昏過去後,冰炎總算可以將多餘的力量給排掉了,他對這種變強方式敬謝不敏。

「這傢伙絕對是專門來剋我的。」冰炎看著趴在地上陷入昏迷的褚冥漾,瞪著演說,恨不得過去踩褚冥漾幾腳,但是他還是忍住了。

「啊啦,我也這麼覺得。」奴勒麗點點頭,媚笑道,「不過我知道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要說就說,不說快滾!」

「小冰炎真凶。」奴勒麗的尾巴晃了晃,「那就不告訴你了。」她剛剛可是清楚讀到褚冥漾腦中閃過冰炎原來喜歡這款原來冰炎也會戀愛這類的震驚之外,還有漫天的醋意。

曾經被冰炎殺掉的任務對象居然喜歡上冰炎了,這小朋友一定很喜歡自虐。

而且更有趣的是,褚冥漾對此完全沒有自覺。

奴勒麗咯咯笑著離去,準備和其他黑袍分享一下黑館八卦。

然後她和去鬧洛維的蘭德爾交換了情報,發現洛維喜歡上那個衛禹而不自知時,更是笑彎了腰。

哎喲,黑館要熱鬧了。

 

 

 

 

 

昀羲碎念:

曬曬新賣場:買動漫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我只是路人甲一只
  • 作者,求后续啊啊啊啊!好久没更了诶,拜托尽快更qwq为什么要断在这里啦!QAQ
  • 特殊传说迷
  • 作者,下一章几时发布啊~
    好紧张哦~不知道这次奴勒丽又会干啥呢~
    应该会去告诉情报班吧。。。
  • 雪櫻♥
  • 作者大大拜託更新嗎!超期待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