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發現自己自從控制不住緊抱住褚冥漾後,褚冥漾的態度就變了。

具體變化說不上來,但是褚冥漾似乎被某種罪惡感壟罩,儘管對方藏得很好,但是瞞不過他。

這個罪惡感是從何而生?

冰炎猜測,大概是褚冥漾對自己想不起來覺得有愧於他?

但是不論冰炎怎麼旁敲側擊,褚冥漾的嘴依舊閉得死緊,甚至望著他的眼神越來越複雜。

「會不會是失憶後反而不愛你了?」提爾隨口一說,接著就被種到地獄去了。

「冰炎,我覺得你和褚有必要好好談談。」夏碎給了聽起來比較靠譜但是一樣沒什麼作用的建議。

因為褚冥漾什麼都不說。

冰炎開始考慮動用非常手段,比如再用監聽術法看看褚冥漾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是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已經對褚冥漾承諾過,不會再對對方使用監聽術法,這項承諾並不會因為褚冥漾失憶而失效。

 

 

褚冥漾確實想起了不少的事情,更是因為想起了不少事情,所以對冰炎的感覺更加複雜。

他想起了自己是妖師,從小就知道自己祖先和精靈的過往,更知道自己是先天能力的繼承者,冰炎是三王子的孩子,自己念的學校是七陵而不是Atlantis學院,更不認識喵喵他們,只偶爾會在公會領取任務時擦肩而過,甚至連話都沒說過。

探索時族遺跡更是自己考取紫袍的一個項目,不過現在這種狀況大概是失敗了吧。

褚冥漾在心中嘆了口氣。

隨著想起的記憶越來越多,時間也就越來越近,褚冥漾想,這大概是某種規律,當當事人記憶完全恢復,大約也就是離開的時間了。

『米莉亞,怎麼辦呢?』褚冥漾向自己的幻武精靈問道,『這樣回去………我大概沒辦法面對原來的冰炎了。』

已經動情的心該怎麼收起來?

『如果主人您願意的話,我可以將您在這個世界的經歷給藏起來。』米莉亞溫柔道,『這樣您回去時,只會感覺自己做了一個漫長的夢。』

褚冥漾考慮了一會,搖頭,『失憶的感覺一次就夠了。』他說,『我會挺過去的,反正身份也不搭,更沒實際相處過。』他這麼說服自己,他喜歡這個世界的冰炎對他的特殊,卻沒和原先世界的冰炎相處過。

何況以他的例子來看就知道,這世界的冰炎和原先世界的冰炎恐怕也不是同一個性格。

『只要主人您決定好。』米莉亞微微鞠躬,消去了蹤影。

而褚冥漾和自己幻武精靈的對話,完全落入了冰炎的眼裡。

 

 

那不是褚的幻武,甚至褚也沒有可以獨自召喚幻武讓幻武精靈現身的能力,過去褚的幻武之所以能夠現身是憑藉精靈自身的特殊性,而不是依靠褚的力量現身的。

那麼,眼前的人是誰?

冰炎瞇起眼,對方一開始應該是真的失憶,但是這段時間大概已經想起了不少事情,估計連原來目的都想起來了吧。

想到這裡,冰炎手一伸就要掏出幻武上前質問,結果後領被一把抓住,給拽進了異空間。

能夠無聲無息地在他背後出現還抓住他的………

「幹麻?」冰炎殺氣十足地瞪過去,語氣飽含警告,「妳早就知道了?」

扇笑嘻嘻地看著他,「年輕人火氣不要那麼大,對方也只是倒楣穿過來而已。」她眨眨眼,「你的心上人很快就要回來了,放過人家吧,人家也只是受害者啊。」

「到底怎麼回事?」冰炎惱怒地問。

他對於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察覺不對感到非常憤怒。

「你也不用這麼生氣,聽過平行世界吧,剛好你這邊的小朋友和那邊的小朋友在同一個時間點不小心觸動了時族古陣法,靈魂就這樣互換了。」扇說,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樂不可支地說,「你家小朋友把那邊的世界鬧得雞犬不寧,估計正主回去有得受了。」

………你知道幹麻不早說?」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啊。」扇大搖大擺地席地而坐,「告訴你吧,現在這隻小朋友雖然實力比你家的強,不過那都是苦過來的。你家小朋友從小到大除了衰了點至少還有朋友可以交流交流,這隻從小就背著妖師先天能力者的壓力長大,妖師一族裡面除了他姊姊和白陵然以外,所有人都挺想把他趕出去的。」

「他父母呢?」冰炎皺起眉頭。

「死了,在他五歲時就被重柳殺掉了。」扇說,「你覺得他對所有人都很生疏對吧,告訴你,他在原先的世界也是這樣。完全沒有朋友,而且打從他升上高中後他就從家裡搬出來,連家也不回了。這樣下去早晚要出事,所以剛好趁著機會讓他過來這裡散散心。」

「委託者是誰?」冰炎直截了當地問,能夠讓無殿出手干預,委託者的身份絕對很深。

「還有誰,你老子囉。」

……不要說笑話。」

「不是笑話,是事實。」扇正經八百地教育道,「做人不能逃避事實知道嗎。」

「到底說不說!」冰炎失去耐心,手上猛然迸出一團火球往扇身上砸去。

扇手一揮,火球就此熄滅,「真是,火氣這麼大可不行。」她嘖嘖道,「好吧,嚴格來說是那個世界的冰牙三王子,和凡斯。」

「怎麼回事?」

「這個嘛,這麼說吧,你老子受到詛咒的過程和你所知道的差不多,不過那邊那個世界在他們死後發生了分歧。」扇說,「凡斯死後因為執念太強,結果成了厲鬼………嗯,簡單來說就是鬼神。不過在他成為鬼神之前亞那也因為詛咒死了,結果他更不甘心了,這麼一搗鼓硬是把亞那給弄醒了。」

冰炎聽著覺得畫風很不對。

「然後?」

「然後兩人就逍遙過日子去啦,連給後代托個夢都沒有,之前晃回去才發現大事不妙,要是那邊的褚冥漾繼續耍自閉,心靈壓力負擔太重,被鬼族逮到機會就要重演悲劇了。」扇說,聳聳肩,「所以,逮著機會找個可以讓他體會一下人情溫暖的地方,當然最好是在完全沒有責任與壓力的情況下。」

冰炎:「………」

他想揍扇,真心誠意的。

「就算是這樣,有必要把褚扯進去嗎?」冰炎火氣稍微小了一點,但是仍有怒火。

「所以我說只能怪小朋友倒楣啊。」扇兩手一攤,「眾多平行世界中就只有你家的小朋友在同一個時間點觸動了陣法。」

………

「時間大概明日下午,我猜這個小朋友會在回去前和你坦白,別把人家殺掉啊。」扇起身,拍拍並不存在的灰塵,「人家姑且也是挺喜歡你的。」

冰炎嘴角抽了抽,不知自己該做何反應。

 

06

 

 

隔日下午,果真如扇所預言,褚冥漾主動向他提出想要兩人單獨相處,獲得眾多曖昧的眼神。

冰炎掃了眾人一眼,眾人立即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默契地不看他們兩人。

褚冥漾心中一笑,又更加發苦,這種溫暖終究不屬於他。

 

他和冰炎來到校園的某處角落。

「你知道了對吧。」褚冥漾並沒有轉身,仍舊背對著冰炎。

冰炎沉默。

「我不是這世界的褚冥漾。」

「……嗯。」

「我昨晚和幻武對話時被你發現了?」褚冥漾問道,「我猜是的,因為你今天看我的眼神變了。」

……對。」冰炎回道,「你比我想像中的敏銳。」

褚冥漾笑笑,總算是轉過身來面對冰炎,「既然你知道了,我想也沒必要再瞞。你放心,這個世界的褚冥漾很快就會回來了。」他笑得有點苦,「這段時間,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

褚冥漾直直直視著冰炎,那墨瞳裡滿滿全是冰炎一人,冰炎似乎看到褚冥漾分成了兩個人,如此不同卻又如此相似。

不同的際遇成就了不同的人格,畫出了不同的故事,交織了不同的歷史軌跡。然而就在這一瞬,那在冰炎眼中恍惚分成兩人的褚冥漾又成為了同一人。

「願您一切安好、順心、光明、遠厄,以及擁有不渝的愛情。」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嘴唇開開合合,用著古精靈語祝願對他行王族之禮的模樣,不禁心中一動。

他知道他不是他的褚,但是心臟還是疼了一下。

「褚……」冰炎向前邁開一步,想要走近褚冥漾。

褚冥漾見狀,也只是微微一笑,「告辭了,冰炎殿下。」

「褚?等等!」冰炎見褚冥漾雙眼一閉軟了下去,一個瞬身就衝了過去,把褚冥漾給攬在自己懷裡。

褚冥漾睡著了。

 

 

褚冥漾睜眼時,映入眼簾的是七陵的保健室。

「漾漾!」

飽含擔憂的女聲從旁傳來,他轉頭,就看見自家親姐雙眼赤紅地看著他。

對了,這是他原先的世界。

他坐了起來,「姊………

「你這笨蛋!」他姊姊一頭俐落的短髮毛毛躁躁的,估計是來不及整理,「哪有人蠢到被時鐘攆死的!」她用力巴了巴褚冥漾的腦袋,「而且居然還是因為頭髮被時針捲到來不及逃!」

她就說漾漾該去把這頭長髮剪掉!

「漾漾,去新學校一切都要特別小心啊。」白陵然的語氣也很擔心,「要不你還是轉回來吧。」

………?

「等一下,什麼時鐘?什麼學校?」褚冥漾滿頭霧水,「我不是去時族遺跡出任務嗎?」

褚冥玥詫異了一下,和白陵然交換了一下眼神,「漾漾,你恢復了?」

「什麼恢復?」

「你不記得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了?」

褚冥漾聽了,有點提心吊膽,「我只記得我去探查時族遺跡,不小心觸動到古陣法,接著就不記得了。」

這是他一開始就打好的主意,他要將在那個世界經歷過的一切小心的藏起來,封印在心中的某個小角落,永遠當成自己的小祕密。

「呃………」白陵然神色有點難以啟齒,「那既然你不記得了,你還堅持要轉去Atlantis學院嗎?」

「啥?」褚冥漾呆了一下,隨即跳了起來,「Atlantis學院?我去那裡幹麻?」他驚恐了。

「嗯……你的理由是要去追情郎。」褚冥玥含蓄地說,「我們一開始都以為你瘋了………

「情郎?」褚冥漾尖叫了,「我哪來什麼情郎?而且我有喜歡的人了!」大概是一回來就受到的刺激太大,褚冥漾完全沒有多加考慮就吼了出去。

「你有了喜歡的人還大老遠跑來招惹我?」

褚冥漾一聽到這聲音毛都要倒豎起來了,他僵硬地轉頭,就看見他原先世界的冰炎陰沉著一張臉瞪著他。

「不、不會吧………?」褚冥漾瞠目結舌,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絕望地對著自家親姐和表哥問道,「我說的情郎………?」

褚冥玥和白陵然都給了同情和肯定的答案,「對,就是冰炎殿下。」

「我………我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褚冥漾悲憤地問道。

「就是………」白陵然清清嗓子,「你說這世界不對,一定是時族陣法搞得鬼,你一定會好好修正軌道變回原樣。」

「然後你做的第一件事晴就是跑去Atlantis學院的黑館……嗯,告白。」褚冥玥接著說。

「重點是那時候所有黑袍因為開會所以都在,在場的還有其他袍級。」冰炎扯扯嘴角,「你告白的方式讓我、讓所有人印象深刻。」

白陵然和褚冥玥都撇過頭去,完全不肯說到底是怎樣一個過程。

那個世界的褚冥漾到底用他的身體做了些什麼鬼啊!

褚冥漾決定再昏一遍,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對。

看著鑽回被窩逃避現實的褚冥漾,白陵然咳了幾聲,「漾漾,我和小玥先走了,之後再來看你。」

「不等等等你們走了我怎麼辦?」褚冥漾立刻慌張地探出頭來,他好不容易回來了,不是應該要來個感人的團聚嘛?

「漾漾?」白陵然和褚冥玥一聽,腳步立即頓住,神色有點驚喜,「你想我們留下來陪你嗎?」

褚冥漾這才想起,他一升上高中就搬出家裡了,和所有人包括家人幾乎都沒有什麼交流,也難怪他們會這種反應。

褚冥漾點頭,「陪我。」

「當然。」白陵然的腳步一轉,然後對上了冰炎,「現在是家人的私密時間,可以請冰炎殿下迴避一下嗎?」

冰炎眉一挑,似笑非笑地說,「可以,反正也過不了多久了。」說完,他就邁開步伐離開了。

「我………可以問到底怎麼回事嗎?什麼叫做也過不了多久?」

「你………不久之前,用了言靈,呃………」白陵然看著褚冥漾面如死灰的表情,小心地斟酌措辭,「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追到冰炎殿下……」

………有誰知道嗎?」

「基本上,公會袍級都知道了。」白陵然含蓄地表示。

「那、那妖師的存在呢?」

「嗯……公會也知道了。」

那個褚冥漾到底有沒有腦,有沒有!

「不過你還識破了鬼族高手的偽裝,幫了公會一個大忙,再加上只有少數袍級知道,所以影響沒有你想像的劇烈。」褚冥玥安慰道,「不然讓紫袍混進公會就麻煩了。」

褚冥漾麻木地聽著,那個自己之所以會識破鬼族高手的偽裝十之八九是因為吃過虧,那個世界也發生過的。

所以那個自己還是沒腦。

 

 

「哈啾!」褚冥漾打了個大噴嚏。

靈魂歸位,聽了冰炎的解釋後,褚冥漾才發現他幹了不少蠢事。

「感冒?」

「不是,我想大概有人在罵我吧………」褚冥漾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我那時沒想到是穿越,只以為是時族的幻境,所以做事沒考慮多少後果……

冰炎挑眉,「你做了什麼?」

「就、就追你啊……」褚冥漾臉色紅紅,「那邊的你可真難追,看都不看我一眼,害我不小心用了言靈曝光妖師存在才看我。」

「是嗎?」冰炎瞇起眼,「你對那邊那個我做了什麼,現在也做一遍。」

「什、什麼啦,我才不要。」

「褚。」

「呃……也沒什麼,就認錯想錯親錯了而已。」褚冥漾特地把親錯兩個字聲音放得極低,不過還是被冰炎捕捉到了。

「褚。」

「好、好啦!」褚冥漾心一橫,反正這個是正版的,

 

 

「入學後如果不讀完是會被學校詛咒的。」冰炎勾起惱人的微笑,「你可以試試看。不過就算你繼續就讀七陵,我也可以轉過來。」

褚冥漾心如死灰,「冰炎殿下,這真的只是誤會………

他現在有多挫敗,他就有多想掐死另外一個自己。

「你跑來當眾告白還強吻我,甚至還嚷著婚都結了我怎能不認帳快清醒、這是時族幻術之類的胡說八道,最後還不惜曝光妖師的言靈能力,然後告訴我這是一場誤會?」

褚冥漾的語調特別欲哭無淚,「真的,這真的只是場誤會………

「我相信。」冰炎抬眉,「因為我接下了監聽你心聲的任務。」

啥鬼!

你監聽我心聲的話不是什麼都知道了還緊咬著那些破事不放幹麻!

褚冥漾瞬間就跳腳了。

「但是我對你感興趣了。」冰炎勾起嘴角,「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這輩子你別想甩掉我了。」

………

 

不論哪個世界,妖師與精靈註定糾纏不清。

 

 

 

 

 

 

 

昀羲碎念:

好久沒看到(完)這個字了好開心!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星-夢
  • ㄧ耶!!我的點文終於 不枉費我拼命搶名額 學長漾漾不論哪個時間你們都要幸福唷ヽ(✿゚▽゚)ノ
  • 會的他們會很幸福的!(撒花

    昀羲 於 2015/08/23 23:30 回覆

  • 路人月
  • 看到後來嘴角不斷上揚 我的臉都快僵住了
    幸好旁邊沒有人在XDD

    超好看der~

    大大加油~ 你的坑又少一個了~
  • 謝謝,終於又少一個了XDDDD

    少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OTZZZ

    昀羲 於 2015/08/23 23:29 回覆

  • 路人
  •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換了個世界,背負沉重一切的褚冥漾遇見了真心關懷他的人們,得到了些許溫暖,而原版蠢漾漾所搞出來的風波更讓他得到一位乘龍快婿了XD 不知道為什麼非常好奇原版漾漾究竟對另一個冰炎殿下做的事情的完整版,不知道大大會不會出這個番外呢><
  • 扇說了,原版蠢漾漾把那邊搞得雞飛狗跳wwww
    真不愧是,原版蠢漾漾啊(感嘆啥

    番外我再考慮考慮………OTZZ

    昀羲 於 2015/08/23 23:28 回覆

  • cercie
  • 覺得這其實可以是一個變成本子的故事說,我是說平行世界那頭的漾漾,從小時候開始寫應該會蠻有看頭的。
  • 其實這次點文每篇都能出一本本子,但是原諒我腦漿不夠,每篇都出成本子我會死的…………OTZZ

    昀羲 於 2015/08/23 23:27 回覆

  • 雛諺。so愛莫葉
  • 好萌/////

    我才不會說從頭看到尾我的嘴角都是上揚的
  • 璃罌
  • 可不可以出番外~出番外((眼睛發光
    恭喜完結((遞花圈
    嗯…為什麼是花圈?當然是為了哀悼大大你身後那萬以計數的坑阿((拿出手巾拭淚
    為了忍住嘴角的上揚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啊
    因為我在補習班看的(默
    大大保重哦~努力~加油~填坑哦
  • 凡夕
  • 從香港回來就看到好多好多的文,好開心
    昀羲大大筆下的原.冰炎好棒!!
    魂穿的漾漾也好細膩
    不同的際遇成就不一樣的人格
    這句我好想哭,天啊
    好可憐的漾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