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有養一隻狗,他給牠取名叫小周。

小周是一隻健康帥氣的黃金獵犬,打從幼犬時就被葉修撿了回家,養了兩年,黏葉修黏得死緊死緊的,每當葉修要出門時,小周就會蹲在大門口,雙耳下垂,眼神哀怨地低聲嗚嗚幾聲,神情特別委屈。

葉修儘管對人心髒,但是對自家寵物如此賣萌的攻擊,卻也接招接得心累,每次看他出門時都要哄上小周半小時才依依不捨地出發。

葉修很忙碌,對於一個知名設計師來說,他可能一個月要趕上好幾件案子,還都必須現場勘查丈量,和客戶討論等等,因此可以遛狗的時間很少。

葉修也想過自己這麼忙碌,不適合養狗,所以曾經拜託損友們幫忙照顧,順便尋找合適的人家送養。

結果慘烈無比。

『老葉你個葉不修!快來給老子把你家狗兒子領回去!』第一個倒楣的是魏琛,小周才送去魏琛家三個晚上就逼得魏琛打電話叫正主領回家了。

葉修上門領狗,才發現魏琛家的沙發、床舖、舉凡可以被破壞的東西都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葉修雖然心髒,到底沒臉視而不見,口頭上損了魏琛幾句還是乖乖掏錢把小周造成的損失給賠了。

回家後葉修語重心長地告誡小周,到人家家要聽話,不可以隨便亂破壞東西,獲得小周控訴的眼神:誰叫你把我丟在那裡。

葉修揉揉眼睛,決定當自己眼花。

第二個倒楣的是黃少天,因為有了前車之鑑,葉修帶小周上門時有專門給小周戴上口罩,讓小周不能亂咬。

結果更慘,當天晚上黃少天要給小周摘下口罩讓牠吃飯時,小周猛然就撲上黃少天狠狠咬住黃少天的手臂,半天不肯鬆口。

葉修聞訊趕來,在喻文州充滿黑氣的笑容下乖乖付了醫療費,然後把不省心的小周帶回家。

那之後葉修就徹底放棄把小周送養的念頭,得,就這麼著吧。他可禁不起小周再瞎折騰了。

於是葉修開始嘗試現場丈量時盡量帶著小周,聽說不只貓,狗也很怕寂寞的,所以葉修想辦法去哪裡都帶著小周。

小周只要有葉修在,牠就很乖巧,任人搓揉捏肚子都不生氣,有時還會主動滾幾圈讓客人摸摸肚子,客人說握手就握手,圓滾滾的模樣討了不少人歡心。

 

 

「哎,小周,下週我們有客人要來。」葉修正經八百地對著小周說,「我們先說好,客人來我們家時,不許吠、不許咬、不許嚇跑人家。」

小周乖乖蹲在地搖著尾巴,一臉萌樣也不知道到底是聽懂了沒。

「這位客人很重要,是我在國外的妹妹,你要是嚇跑人家的話就罰你一週沒有點心吃。」葉修威脅道,「我知道你聽得懂的。」

小周用後腳站了起來,前腿在空中踢啊蹬地搭在葉修身上,伸出舌頭舔葉修的臉。

「小周乖一點,素質呢!」葉修吃力地撐住小周的重量,「哥體力不好,別為難老人家,下去。」

小周聽話地放下前肢,然後十分憂鬱地走到角落,蔫了。

「至於嘛你。」葉修失笑道,「哥又不是嫌棄你,只是你現在真的太重了。」

小周趴在地上裝死了。

 

 

葉修說的重要客人在週末來訪,是個大美女,身上味道挺好聞,但是小周不喜歡。

為了這位客人,葉修甚至把屋子給整個重新整理了一遍,還抓著牠去洗澡。

伐開心!

「小周怎麼似乎不歡迎我?」蘇沐橙頗覺得有趣地問,「你不是說小周很親人嗎?」

「大概是因為我昨天強迫他洗澡?」葉修猜測。

「小周討厭洗澡嗎?」

「那倒是沒有,牠過去很喜歡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葉修說。

「該不會是不想見到我吧?」蘇沐橙打趣地說,「覺得主人被搶,領地有危機?」

「瞎說什麼。」葉修失笑道,「說正經的。」

「喔,你有沒有興趣接安寧之家這件案子?」蘇沐橙很自在地在沙發上坐下了,正好是平日小周喜歡窩著的地方,蘇沐橙這個舉動惹來小周的狂吠。

「嗷嗚!汪、汪汪汪汪!」

「小周!」葉修很頭痛,「安靜,說了不許吠!」

結果小周第一次不聽葉修的話,繼續狂吠,那架式似乎要撲上蘇沐橙了,葉修怕危險,讓蘇沐橙站起來換個地方坐,小周這才不吠了。

「抱歉啊沐橙,小周平時很聽話的。」葉修道,「大概是家裡第一次有我以外的人,所以比較不習慣吧。」他特別無奈地瞪了小周一眼。

小周被這麼一瞪,頓時垂頭喪氣地窩到一邊,背對著葉修和蘇沐橙,用前腳蓋住自己眼睛,散發出我很幽怨的氣息。

牠這舉動惹來蘇沐橙發笑,「葉修,牠該不會把你當成牠伴侶了吧?所以吃醋了。」

「怎麼可能。」葉修聽蘇沐橙這樣說,他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養小周養到現在都養兩年多要三年了,他好像從來沒給小周做結紮來著。

「欸沐橙,一般公狗要幾歲結紮比較好?」

「不是吧葉修,你完全不知道嗎?」蘇沐橙詫異地問,「公狗大概六個月左右就可以做結紮了。」

「不知道啊。」葉修說,「小周又沒有攻擊性和四處撒尿的問題,也沒發情,就這樣忘了。」

……葉修,沒有攻擊性和四處撒尿就算了。但是沒有發情期不正常,最好還是帶去看一下獸醫,搞不好是出了什麼問題。」蘇沐橙說,「真是,既然養狗,好歹把相關常識撿一撿吧。」

「是是是。」眼見蘇沐橙有要長篇大論的趨勢,葉修趕緊打斷她,「我這不是想起來了嘛。」

「那你現在趕緊打電話預約吧。」蘇沐橙說,「不然回頭你就忘了。」

葉修:「……」有個太了解自己的妹妹有時候真不是件好事。

在蘇沐橙的緊盯之下,葉修終究屈服了,上網聯絡預約敲定看診時間後,他們才算是進入今天的重要話題。

「剛剛我和你說的安寧之家你有沒有興趣參與?」蘇沐橙問道,「算是設計總召,客戶還蠻有來頭的,是周家。」

葉修聽了頓了頓,慢吞吞地問,「周家?」

「對啊,你也認識的那個周家。」蘇沐橙說,「周先生是說他想建一座安寧之家,替自己兒子積福--

「周澤楷?」葉修皺眉,「積福?」

「啊不就是兩年多前被車撞了,成了植物人,到現在都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呢。」蘇沐橙聳肩道,「我知道周澤楷以前是你學弟,看在學長學弟的情份上,幫個忙?」

葉修嘴角一勾,「誰派妳來當說客的?」

「還能有誰,雲秀囉。」蘇沐橙調皮地吐吐舌頭,「畢竟也就只有我們三個知道……你喜歡他嘛。」

葉修還是學生時,曾經暗戀過周澤楷,不過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他就畢業了,這段感情自然也就無疾而終。

「雲秀和這件事情有什麼關係?」葉修很疑惑,「她現在不是在當業務……啊,她在周家的公司?」

「對,葉修哥你真聰明。」蘇沐橙笑道,「幫個忙吧?幫雲秀建個功嘛。」

「得了得了。」葉修無奈笑道,「看在是小周、我是說看在周澤楷的份上,這個忙我是一定會幫的。」

「哇喔,祭奠初戀嗎葉修哥?」蘇沐橙俏皮地朝葉修眨眼。

「什麼祭奠,根本就沒開始好嗎。」葉修沒好氣地彈了一下蘇沐橙的額頭,「就只有要揶揄我時才會叫我哥。」

「才沒有呢,我要蹭飯時也會叫的。」蘇沐橙立即反駁,「比如現在,我肚子餓了,葉修哥~」

那尾音上揚得讓葉修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行行行,我的大小姐,這些招數妳都跟誰學的,早就叫妳少看點電視劇了。」

「其實我是跟葉修哥你學的。」蘇沐橙神情誠懇。

……沐橙妳真的學壞了。」葉修頭痛地說,「青勝於藍啊妳。」

「好說好說。」

兩人對話時,完全沒發現窩到一角耍自閉的小周,在聽到周澤楷三個字時耳朵抖動了好幾下。

更沒發現說到葉修喜歡周澤楷時尾巴晃得那個歡啊,連要對蘇沐橙繼續吠捍衛領土及耍憂鬱都忘了。

眼睛晶亮晶亮的。

 

葉修因為難得空閒,完全不想再往外跑,蘇沐橙也很隨意,兩人就叫了份外賣吃了。

這中間小周甚至主動湊到蘇沐橙旁邊去賣萌,這轉變之大,嘆為觀止。

「我做了什麼討小周歡心的事情嗎?」蘇沐橙很疑惑。

「我也不知道啊。」葉修也很詫異,他第一次看見小周興奮成這樣子。

蘇沐橙伸手去揉小周的頭,笑道,「是看中我手上這跟香腸嗎?不過這個你不能吃哦。」

小周汪嗚了幾聲,離開了蘇沐橙旁邊,開始滿屋子跑了起來。

……葉修,我覺得你家小周有點陰晴不定,真的最好趕緊結紮。」蘇沐橙說。

「大後天就去。」葉修板著臉看著像是吃了興奮劑的小周,承諾道。

然後小周動作立即停了下來,又重新狂吠起來,不過不一樣的是,這次牠吠的是兩個人。

 

 

周澤楷的意識浮浮沉沉,似夢非夢。

當他完全清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成了一隻狗,這發現讓他驚恐得渾身僵硬,沒辦法對這種超科學的事實做出任何反應。

但是當他發現負責養他的主人居然是自己喜歡的前輩後,他無法控制地搖起了尾巴,興奮得不能自己。

不過他發現,他只有在葉修身邊時才能維持住意識,或者說,他必須聞到葉修的味道才有辦法保持平靜。

所以葉修兩次把他送養時他很抓狂,分不清是爆走多一些還是失望多一些。

當然後來葉修還是把他領回家了。

周澤楷曾經認真考慮利用任何可行的方式跟葉修坦白,但是一想到葉修可能驚恐反應,他就打消了念頭。

而且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活著,他印象中自己是被卡車給撞了,生還機率頗低,姑且就當作是撿回一命。

周澤楷不否認他聽到葉修叫他小周時心中浮現的欣喜,但是看到葉修完全沒有任何找他的舉動時,周澤楷就放棄了心中那個小小的幻想。

算了,車禍不死穿越到喜歡的人的寵物上,也算是一種強運。

周澤楷如此自我安慰。

所以當他聽到葉修也喜歡他時他高興得都要飛上天了,興奮得滿屋子亂跑。

然後聽到結紮時………

他第一次朝著葉修吠了,悲憤地。

為什麼狗能聽懂人話人卻聽不懂狗語呢!

周澤楷糾結得腸子都打結了,當天晚上第一次拒絕上葉修的床睡覺,窩在客廳地板上憂鬱地思考起人生………狗生。

 

 

 

 

 

====

因為太忙了所以全能歌手一定來不及送印,所以先出小短篇合集勾咩><

刊名:周葉之各種可能性

萌犬小周為其中一篇,其他預計收錄<來自輪迴星球的小周>、<情敵是網遊角色怎麼辦?急在線等>、<你追我跑算不算調情>、<逢場不作戲>

全部都是輕鬆歡樂搞笑溫馨向,請有興趣的人幫忙填寫印調表單哦~

由於是第一次出全職,所以極度可能不開預購直接場售喲!如果印調人數太少的話

印調網址請點我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