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上學一週,因為作為轉學生,難免受到了關注。

同學們圍著他咭咭喳喳,但是常常聊著聊著,人群就離他遠去了。

過了一週的現在,黑子愣是沒交到一個朋友。

這讓他挺沮喪的,但是以他的性格,他實在也跨不出主動的那一步。

黃瀨很快地察覺到黑子的低落,於情於理他都該扮演一個知心哥哥教導黑子如何交到朋友,但是他發現他第一直覺反應竟然是:真好,這樣他就可以獨占小黑子了。

被自己的想法嚇到的黃瀨趕緊把這想法丟到一邊去,要是被小黑子知道他這種陰暗的想法,一定會討厭他的!

於是黃瀨建議黑子參加社團,讓青峰罩著他,原本一開始是很順利的,可是黑子的體力實在無法負荷籃球的魔鬼訓練,漸漸地,一些原本和黑子搭話的隊員們有的退社、有的不和他說話了。

因為練習真的太忙了,黑子又老是要人照顧,而且居然一入社就得到王牌青峰和桃井經理的特殊對待,讓部份一些社員很不滿。

當然,主要是桃井經理對黑子分外照顧。

儘管他們知道黑子算是青峰法律上的兄弟,但是那也是新進門的,連他們都叫不動青峰,為什麼黑子可以?

然後青峰因為本身實力過強,囂張的態度也得罪不少人,那些人不敢明著對青峰怎麼樣,於是怨氣就轉移到黑子身上,練習時老是給黑子穿小鞋。

心細的桃井自然發現了,屢次阻止未見效果,乾脆上報教練,於是又攆走了一批人--青峰和桃井擺明了就是站在黑子那邊,而且戰力過硬,如果趕走黑子搞不好這兩人也會跟著出走,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觀察力敏銳的黑子自然也看出社團對於他的存在不甚歡迎,煩惱地向青峰提出退社後居然被一句黃瀨會很囉唆給擋住了。

青峰口中的囉唆其實就是擔心,如果他輕易退社的話,黃瀨一定會很擔心是他受到了欺侮,那人對於被畫在自己人範圍內的人都有一種執著的認同,他才不會管實際上大局是怎麼樣,他只會看到自己人受了多少委屈,而且一定要討回來。

別看黃瀨表面一副風流倜儻瀟灑自若的模樣,那就是他的武器,他可以不動聲色地對一些有影響力的粉絲說一些話,然後他討厭的人就會消失在他的視線內了。

儘管黑子沒有真的見過黃瀨那副樣子,但是以他的觀察來看,應該是八九不離十的。

畢竟偶爾走在路上,黑子也目擊過黃瀨到底是怎麼應付以前討人厭的同學的。

雖然和黃瀨外型上的感覺不相符,但是黑子卻隨著知道黃瀨越多真面目而越喜歡黃瀨。

黑子之到他再這樣下去有點危險,他的本能在告訴他離黃瀨遠一點,等這種悸動過去後再回來比較安全,但是沒辦法,他不可自制地想待在黃瀨身邊。

「小黑子,功課還沒做完嗎?」黃瀨洗完澡,頭髮還滴著水,腰間只圍了一條浴巾,「有哪裡不懂的嗎?」

「嗯,沒關係的黃瀨君,我可以自己查課本。」

「課本哪有我好用。」黃瀨說,走到黑子身後彎下腰來,「我看看。」

黑子感覺到黃瀨身上的熱氣傳到他身上,呼吸噴在他的耳邊,讓他不禁

迅速做出反應--站起來遠離黃瀨。

因為他的耳朵很敏感,黃瀨的呼吸讓他覺得非常癢。

被避開的黃瀨很委屈:「小黑子你幹麻躲我?」

「請不要靠我耳朵這麼近,會很癢。」黑子認真解釋道。

「好吧。」黃瀨有點遺憾,他剛剛確實是故意窩在黑子耳邊說話的,隨著嘴唇開合而出的氣息鑽入黑子的耳膜,他如願看到了黑子的反應。

原來耳朵是小黑子的敏感點啊。

黃瀨很開心他發現了這個小祕密,並且堅決把這份祕密埋在心裡,絕對不和人分享,就連小綠間和小青峰都不行!

見黃瀨退到一邊去,黑子這才如釋重負繼續做起功課了。

「小黑子不要太晚睡喔,功課什麼的應付應付就行,身體最重要啊。」黃瀨苦口婆心地勸,「你沒必要每科都要拿滿分。」

「但是涼子小姐說,我的成績要是沒有到達標準,她會親自過來將我領回北海道。」

「那怎麼行!」黃瀨立即跳了起來,「即使是我媽也不能和我搶弟弟!」

黑子聽到弟弟兩個字時,心中突然湧現出一股不好意思的感動。

黃瀨不是第一次表示黑子是他弟弟,但是今天黃瀨表現得特別帥。

兩人又就課業問題討論了一會,接著雙雙上床睡覺。

 

 

然後,隔天黑子在學校,黃瀨在家準備晚上大展身手讓黑子大吃一頓時,他的門鈴又響了。

來的人是小綠間。

黃瀨不情願地開了門,「小綠間,你怎麼來了?」

「來和你討論一下住宿問題。」綠間推動了一下眼鏡,「既然你和作息如此正常的黑子住都沒有問題,那我們就更沒問題了吧。」

「小青峰已經告訴你小黑子是我新弟弟了?」黃瀨問,「還多嘴說我們住一起?」

「那倒不是,青峰那傢伙只告訴我黑子是新加入的夥伴,如果要讓你答應一起住的話,最好把他也邀請過來。」

……所以小綠間,你今天是來?」

「我說了,討論住宿問題。」綠間說,「在我和青峰的觀念裡,我們確實欠了你不少,所以才希望一起住,能夠幫忙分擔一點家事。」

「那倒是不用。」黃瀨說,「這個我能自己做得很好。」

「省省吧,目前為止,你所有技能點都是為了『弟弟』這個存在學的,要是放你一個誰知道你又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說的好像我沒辦法活似地。」黃瀨哭笑不得,「你們兩個當時被各自領走時我還不是一樣活得好好的。」

「是啊,只是紙醉金迷,放縱過度結果惹禍上身,你用用那顆除了裝弟弟、工作、女人外根本就沒用過的腦袋想想,我和青峰被各自領回家後,你除了泡夜店以外還幹了什麼。」

……黑歷史別提了。」黃瀨頭痛地說,「我現在是和小黑子一起住,小黑子未必喜歡這麼多人擠。」

「不需要繼續住這裡,我其實已經相中一間公寓,雖然是公寓但是沒有對門鄰居,格局是五房兩廳兩廁,條件很好。」

……等我看過再說。」

「你現在就能和我去看。」綠間說,「反正你這時間正要出門買菜吧。」

有著可以如此精確掌握他行動的弟弟,黃瀨表示他心累。

 

 

 

====

昀羲碎念:

差點忘了,好在趕出來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夢
  • 忽然想到 這跟superlovers劇情蠻像的
  • 因為靈感大神就是來自superlover啊,不過走向不一樣,黑子真正的家人已經露出過姓氏囉,黑子會有真正血緣上的哥哥wwww
    (後面扯到劇透我就不多說了

    昀羲 於 2015/09/10 13:42 回覆

  • 訪客
  • 標題有錯字!!
    黑“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