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澤楷是外星人,而且有超能力,不僅如此,他在原本星球上是個貴族,在地球上是個帥哥,帥到天怒人怨。

葉修如是評:可謂是地球的臉面。

而現在這個地球的臉正在努力追葉修,葉修一驚一乍的,每當周澤楷一有行動他就跑。

如此反覆幾次後周澤楷煩了,超能力就這樣曝了光,畢竟除了瞬間移動以外實在想不出理由可以解釋葉修才躲到郊外的自搭帳篷沒幾分鐘,遠在他鄉授課的周澤楷就這樣蹦出來。

葉修的心理承受度遠超乎周澤楷想像,葉修對此只有驚嘆沒有害怕,這讓周澤楷心中的大石放下了一塊。

原先本是葉修像塊牛皮糖黏著周澤楷,結果現在變成周澤楷追著葉修跑,葉修拍戲、周澤楷送飯(「我就說小周怎麼能夠每次都可以準時送飯,原來是有超能力來著。」);葉修疲累、周澤楷按摩;葉修睡覺、周澤楷開車。

有男友如此,葉修大大為何不從?猥瑣無限的魏琛如是問。

你不懂。葉修仰天長嘆,原以為是個純良小青年,沒想到是批了羊皮的狼;原以為可以享用美食珍羞,沒料到自己才是料理本身。

站錯攻受的痛,沒人能比葉修更懂。

 

嗯?不是說心理承受能力很強嗎?

你就知道站錯攻受到底有多痛苦了。

不就是上下反了而已嘛?

這麼輕描淡寫,那你一定不是被上的那一個。

 

周澤楷第N次把結婚申請書遞到葉修前面。

葉修說:「婚前協議我們一定要擬好………」

周澤楷說:「嗯,我上你。」

葉修說:「那甭談。」

周澤楷說:「不談,簽字。」

葉修跑了。

 

「老葉你也有今天。」蘇沐秋笑得前俯後仰,「總算找著一個可以噎你的人了,果然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葉修愁眉苦臉、痛心疾首:「我沒想到小周竟然內容物與包裝不符,訂貨以後拆開才發現,差評!」

周澤楷問:「想退?」

「不想,小周帥斃了,傻子才退。」葉修抬頭,驚了,「臥槽!小周你啥時來的?」

「剛剛。」

蘇沐秋拍拍周澤楷的肩膀,「葉修這禍害就交給你了,收了之後千萬別再放出來,否則沒完。」

聽出蘇沐秋的言下之意,周澤楷只是點點頭,第n+1次拿出了結婚申請書,「簽。」

「小周同志,國內不允許同性婚姻……」葉修態度嚴肅。

「嗯,國外的。」

「那也不行,我又不是雙重國籍……」

「手續補辦。」

「我沒有要移民!」

「嗯,不用移民。」

「老葉你不知道?現在很多國家都允許同性婚姻,也不用你去移民,手續流程跑一跑就行,不過婚姻效力就只在當地有效而已。」蘇沐秋在旁邊幸災樂禍地火上加油。

「蘇沐秋同志,閉上你的嘴,你啥時改行當萬事通了。」

「這不是為了你倆嘛。」蘇沐秋聳肩,轉向周澤楷問,「不過媒體你要怎麼應付?就憑你這悶性子三句話打不出幾個字來,很可能被斷章取義操作成不好的。」

「退隱。」周澤楷看向葉修。

「臥槽,小周我退隱了我哪來的錢生活?」葉修說,「哥的花費可是很貴的!」

周澤楷想了想,「銀行有三百萬。」

「………小周,哥養你吧。」葉修說,「這樣我可以在上………」

「一共一百三十二家,國外的匯率還沒仔細算。」周澤楷說,「其他現金在金庫。」

兩人呆了呆,面面相覷。

「這樣是多少?」

「等等,太多零我數不過來。」蘇沐秋拿出手機點到計算機,「臥槽!土豪啊!」

「是多少?」

「將近四億啊!」

「還有土地和房子。」周澤楷說,「和三座私人島嶼。」

「葉修大大你還不快嫁?乘龍快婿不是你自己追的嘛,現在怎麼扭扭捏捏地像姑娘。」

「不像姑娘嫁不了。」葉修隨口頂了一句,就看見周澤楷雙眼放光,趕緊道,「這不正琢磨著嘛,婚前協議………」

「我上你。」

「哎,有人呢。」葉修說,「含蓄點,素質呢?」

周澤楷想了想,「我壓你。」

「這行了。」

「行了,簽。」

「哎,我在說用壓這個字行,不是簽字行。」

「你們兩個眼中有我的存在嗎?」蘇沐秋主動站出來刷刷存在感。

「哎喲,還真忘了。」葉修一拍腦門,「對於叛變的敵軍我向來不以禮相待。」

「忘了。」周澤楷也說。

蘇沐秋同志憂鬱地到角落去種蘑菇了,剩下葉修在一邊繼續和周澤楷刷著垃圾話。

 

一開始眾人都覺得葉修被周澤楷壓著這事新鮮、大快人心。不過時間久了,眾人心態紛紛從哎喲老葉你從了周澤楷吧變成周澤楷你怎麼還不把你老婆、不是老公領回家!

同樣的一件事情為什麼可以搞到一個月都沒定論呢?

而且為什麼每次看見他們兩個就都要聽上一回誰上誰下的爭辯呢?好吧主要是葉修在力求翻身,但是周澤楷渾著啊!

大家早就看出來了,周澤楷願意、葉修也願意,只是嘴上一直不肯鬆口,他們這是在玩情侶鬥嘴閃光戲啊!

「小周啊。」江波濤咳了幾聲,「我聽孫翔和杜明傳消息給我……說你不大對勁。」

不大對勁還是修飾過的婉轉詞彙,原文兩人是說周澤楷根本人格崩壞了,和葉修跳恰恰來著,我一進你一退,都要到角落了又跳回大廳中央,閃得他們眼花。

周澤楷疑惑地看向江波濤。

江波濤決定打直球,「就說說你和葉修怎麼回事吧,之前他不是在追你嘛,怎麼這會換你追他了?」

「上和被上沒談妥。」

江波濤忽然就不想就繼續問下去了。

「多少把握?」

「百分百。」周澤楷說,他看得出來葉修不是對於被壓本身抗拒,而是對方對於自己錯估了感到懊惱,心中糾結還沒緩過來呢。

不然周澤楷之前有聽孫翔說過,葉修其實不介意被壓,如果對象是韓文清這種極具大男人味的人。

於是周澤楷不爽了,不然他原先也不是很在意,但是這麼聽了後,他以後都要在上面,必須的!

「你心裡有數就行,就是拜託你快點收網吧。」江波濤無奈道,「不然孫翔和杜明一天到晚找我哭訴眼睛痛。」

「以後會痛更厲害。」

「……」江波濤說,「好吧,那我也沒轍了。倒是你父母那邊你有通知了嗎?」

「通知了。」

「他們的態度是?」

「正趕過來,說要帶葉修回輪迴生小孩。」

「……出發多久了?」

「一個多月。」

「那還行,按照我們當時過來的時程來算,大概也要再六個月……」

「五個月。」周澤楷說,「輪迴的航鑑更新了。」

「……真是巧啊。」江波濤抽抽嘴角,「那你要怎麼辦?你家姑且不論,葉修那邊父母你搞定了嗎?」

「還沒。」周澤楷如醍醐灌頂,決定曲線救國,「我去聯絡。」

「……你確定人家父母待見你嘛?」

「不知道。」周澤楷說,「反正去見。」

 

 

周澤楷是個行動派,說做便做,他知道葉修有個雙胞胎弟弟,叫做葉秋。

他請江波濤幫忙搭線,很快就在生意上和葉秋取得了聯繫。

然後才第一天見面,周澤楷就正經八百地叫葉秋小叔,讓葉秋當場傻眼。等翻譯機江波濤在旁邊解釋後他才緩過來。

「你說你是我那混帳哥哥的對象?」葉秋再三確認。

「不是混帳。」周澤楷說,「是葉修的對象。」

「……我那混帳哥哥去哪撿了這天大的便宜?」葉秋忿忿不平,「他最近接戲接得少難道是在談戀愛嗎?」

「嗯。」周澤楷說,「以後引退。」

「引退?我那混帳哥哥居然說要引退?」葉秋不禁尖叫起來,「你哪來那麼大魅力可以降伏我那混帳哥哥?」

「是對象。」

「好吧……我爸媽會很高興我哥宣佈要引退的,不過至於你,我可就不確定了。」葉秋聳肩,「我爸媽都挺精分,你自己看著辦吧。」

「精分?」

「你看了就知道了。」葉秋說,「我那混帳哥哥把他們的精分症狀完美繼承走了,全家只有我最正常。」

「………」

 

周澤楷又準備去拜訪葉修的父母,這次他提前和葉修打了聲招呼。

「臥槽!」葉修聽到周澤楷的打算,驚得跳腳,「我說小周,你這招太狠了,要是我爸媽直接把我掃地出門怎麼辦?你知不知道他們可是精分夫妻!」

「………」周澤楷說,「你弟弟有提過。」

「啥?你居然連我弟都見了?他也是個精分患者。」葉修說,「全家人只有我最正常。」

「………」周澤楷突然對葉修家起了無比巨大的好奇心。

「聽我的,先別去。」葉修說,「我父母很難搞的,搞不好你會弄巧成拙。」

「你父母………是怎樣的人?」於是周澤楷虛心求教。

「就說了是對精分夫妻。」葉修說,「尤其是我媽。」

周澤楷曲線救國的偉大計畫霎時間喻到了困難,於是他只好轉移話題,「我爸媽會來,大概九月會到地球。」

「臥槽!」葉修雙眼放光,「你爸媽?傳說中的正統外星人?」

「……嗯。」周澤楷試圖提醒葉修他也是。

「你不一樣,都看這麼久了,一點新鮮感都沒有。」葉修理所當然地說。

周澤楷默默握住了葉修的手,默默瞬間移動到全世界最高的高空彈跳區。

「臥槽!!」

 

 

「都是你!」葉媽媽對葉爸爸拳打腳踢,「好好的一個兒子你讓他在外面流浪成同性戀,現在居然男媳婦上門要說法來了!」

「怪我咯?」葉爸爸左閃右躲,「那也是你兒子,說起來妳也要付上一半責任的!」

「那難道怪我嘞?」葉媽媽收手,往沙發上一坐,喝道,「還不給本宮上茶!」

周澤楷懵了,上茶?

「進宮探望皇后娘娘竟然空手而來?」葉爸爸在旁邊幫腔,「毫無誠意,給朕攆出去,杖責八十大板!」

周澤楷更懵了。

他錯了,他不該瞞著葉修自己來見葉修父母的。

「你為什麼不是我的隨侍而是皇帝?」葉媽媽懷疑地問道。

「你是皇后,那我當然是皇帝。」

葉媽媽滿意了,隨即又一臉困惑:「難道我身為皇后,沒有僕人可以使喚嗎?」

葉爸爸看向周澤楷,霎時間周澤楷福靈心至,勇敢地向前一踏,「小人在,請娘娘吩咐。」

「唷,挺上道的。」葉媽媽點點頭,「把你和我家那不成材的兒子的事情給說一說,不然老娘掠人來打斷你狗腿!」

「呃……」周澤楷有點摸不清現在是要走後宮劇情還是黑道劇情,他已經深刻體會到,精分夫妻的精髓了,「我們是鄰居。」

「然後呢?」

「他喜歡我。」

「然後呢?」

「我也喜歡他。」

「然後呢?」

「我們想在一起。」

「然後呢?」

「希望你們同意。」

「然後呢?」

「……?」周澤楷第一次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不懂規矩,娶了人家兒子還不帶聘金的?」葉媽媽說,「我兒子真是……」

「等等。」葉爸爸突然嚴肅道,「老婆,我家兒子怎麼變成媳婦了?妳剛剛不是說男媳婦找上門來了嗎?」

「說你蠢還不承認,能夠趁機要一筆聘金過來當結婚基金,當一下媳婦有什麼關係。」葉媽媽說,「反正我家兒子能屈能伸,在大螢幕上裝女人都裝得挺像一回事的,當回媳婦有啥了不起的。」

周澤楷心道:可不是嘛,這段話真該錄起來給葉修聽的。

「我為我家兒子的貞操感到痛心。」葉爸爸說,「不過大姊英明!小弟佩服不已!」

周澤楷深深覺得,葉修的沒下限無節操,十之八九是遺傳關係。

 

 

 

====

印調網址請點我

====

本家:壁上觀(主要更新地)

噗浪:昀羲的噗浪(主要活動地)

臉書:秉觀

拍賣:露天

          買動漫

晉江:壁上觀

螞蟻:壁上觀

原創POPO網: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鳳梨球餅乾
  • 太好看惹~邊看邊笑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