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結束後,哈利快手快腳地衝到海格旁邊,先是恭喜他得到教職一位,並迅速詢問該怎麼打開課本。

海格咧著嘴,又笑又哭,「喔,這全是托你的福啊,哈利。我真不敢相信……鄧不利多聽焦壺教授不幹了,就直接到我的小木屋找我……這是我一輩子的夢想哪………」

「呃,海格,我還有個小問題。」哈利暫時把海格那明顯感動過了頭的發言擱到一邊去,「你送來的課本我不知道怎麼開……」

「什、什麼?」海格似乎這時才聽進哈利的問題,他稍微紅了臉,「喔,哈利,你得去撫摸它才行……」

得到答案的哈利點點頭,和海格告別後重新回到斯萊特林的人群中,對德拉科說,「問到了,你要去撫摸它才行。」

德拉科挑眉,譏諷道,「喔,真是太幽默了,開給我們一本會咬人的怪書。」

「無所謂。我們兩個搞不好是唯一兩個能夠打開課本的學生。」哈利咧嘴笑道,「你看,到現在為止沒有人去詢問海格那本書怎麼開呢。」

「哼。」德拉科嘟囊著,「讓一個白痴來教書,我父親聽到一定會昏倒……」

「德拉科。」哈利睨他一眼,「海格是我朋友,給我點面子。還有,我認為目前最白痴的教授叫做洛哈特。感謝梅林,他蠢到丟了腦子和職位。」

「說得好像他擁有過腦子一樣。」德拉科被哈利逗笑了,「好吧,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不知道會不會比那個雜種好一點,看看他那身破爛的長袍。」

「誰知道。」哈利聳聳肩,和德拉科有說有笑地回到了斯萊特林的交誼廳。

當他回到寢室後,他檢查了一下明天的課表。

九點:占卜學

九點:麻瓜研究

九點:算命學

兩點:奇獸飼育學

兩點:古代魔紋

看起來他明天會過得非常充實--等等。

哈利發現了一個問題,他並不知道新教室在哪裡,這實在太愚蠢了。

『那就去找。』湯姆踢哈利,並且極度嫌惡地說,『你幹麻要去修麻瓜研究?』

看來湯姆對麻瓜深惡痛絕,連平時彎彎繞繞的諷刺都丟到一邊去了。

「就是全都修修看啊。」哈利說,「你還在不高興嗎?」

『浪費時間的課程。』湯姆說,『你與其去上那種根本就該廢止的課程,還不如好好鑽研黑魔法--』

「我鑽研黑魔法幹麻?」哈利不理湯姆,反而開了另外一個話題,「湯姆,你知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對抗攝魂怪?」

『攝魂怪好對付得很。』湯姆嗤之以鼻,『你只要丟給它們足夠的餌食,它們就會聽你命令行事。』

「什麼餌食?」

『人。』

「那就不行。」哈利斷然拒絕,「我才不做這種事。」

湯姆又開始憤怒地踢打哈利,見哈利堅決沒有妥協的打算,才不情不願地說,『有一種守護神咒,然而這種魔咒非常困難,需要極強的意志力和高超的控制力,就算是一個成年巫師都不見得能夠順利使出來。』

「守護神咒?」哈利聽了,趕緊把他的備忘錄掏出來看,果然在上面看到了備註,「你還說守護神咒沒用處!」原來他一年級時就看過守護神咒了!

『本來就沒什麼用處。』湯姆倨傲地回答,『你平常用到守護神咒的機會有多少?』

「喔,今年可就不一定了。」哈利說,「反正多學總是多賺,我明天就去問斯內普教授能不能教我。」

隔天哈利趁著早餐時,本想蹭上去找斯內普詢問守護神咒的事情,但是他一見到斯內普的恐怖臉色,他就決定暫時推遲--身為一個優秀的斯萊特林,審時度勢可是基本技能。

可是斯內普為什麼臉色這麼糟糕呢?

哈利百思不得其解,斯內普的臉色甚至比納威炸掉他的坩堝時還要黑。

「梅林的臭襪子,到底是誰去招惹斯內普教授了?」德拉科在旁邊咕噥。

「我也很想知道。」哈利說,「我們學院裡有誰修占卜學嗎?」

「我。」一邊的扎比尼說,「怎麼啦,哈利?」

「你知道教室在哪嗎?」

「知道啊。」扎比尼說,「要一起走嗎?」

「當然。」

「你是怎麼知道的?」德拉科有點懷疑地問。

「之前跟一個拉文克勞的女生約會,她帶我去的。」扎比尼聳聳肩,「在北塔上,有段距離。」

「所以哈利,你不上算命學?」德拉科慢吞吞地問。

「當然要上。」哈利說,眨眨眼,「關於這點,我昨天已經和斯內普教授還有鄧不利多教授一起安排好了。」

兩人都一臉懷疑地看著他,「你要怎麼同時上兩堂課?」

哈利無辜地迎上他們的目光,「我答應斯內普教授不能說的。不過你們可以去問。」

「是啊,如果我們想在一開學就得到禁閉的話。」扎比尼笑道。

用完早餐,哈利和扎比尼一起出發前往北塔,因為時間還算充裕,他們邊走邊聊。

「對了,謝謝你送的生日禮物,那個戒指只是個純粹的魔法用品對吧?」哈利說。

「當然了。」扎比尼打趣道,「還是你希望它有其他特殊意涵?要知道,雖然我很喜歡女生,不過對象是哈利波特的話,我也是很樂意約會的。」

「我是男的。」哈利失笑道,「算了,不過我得先遺憾地告訴你,你的生日禮物我可挑不出什麼昂貴的。」

「哈利,這你就太客氣了。」扎比尼裝模做樣地對哈利行禮,「另外,男的和男的之間也是能夠譜出一段偉大的戀曲的。」

「你就再扯。」哈利笑道,「是看上哪個人了?是我的話我可不會點頭的。」

「真令人傷心。」扎比尼說,「搶了我的女朋友,不安慰我還拒絕我。」

「呃……你和潘西分了?」

「是啊。」見到哈利猶豫要不要安慰他時,扎比尼趕緊道,「不要緊,本來我們也就是玩玩而已。」

哈利聳聳肩。

他們走上了北塔,踏上一個狹窄的樓梯台,這個樓梯台附近完全看不到一扇門,只有天花板上鑲著一扇黃銅名牌的圓形天窗。

「就是這兒了。」扎比尼說,「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上去,這裡我只來過一次呢。」

「那你記憶力很不錯。」哈利說,「我真希望他們對這些樓梯施個移動咒,讓我們不用走就可以到達頂點。」

「不錯的發想。」扎比尼附議。

兩人是最早到的,其他同學都還沒來,又離上課時間還有十分鐘,兩人便拿出魔杖互相玩了起來。

在哈利靈巧地閃過扎比尼丟過來的果醬腿惡咒並且成功回擊了一個呵癢咒後,有其他同學陸陸續續過來了。兩人只好放下魔杖,拿出課本。

「你還有修什麼課?」

「奇獸飼育學。」扎比尼說,「選修課的類別真是太少了,我真希望他們開設一門戀愛課……」

「那恐怕只有你會選修。」哈利笑道。

「不可能的,還會有其他可愛或是漂亮的女孩子一起。」扎比尼也笑。

「哈、哈利……」在兩人談天時,三道氣喘吁吁的聲音從他們後方響起。

扎比尼看到羅恩、赫敏以及納威後挑眉,不著痕跡地退後一步,卻也並沒有像德拉科一般出言諷刺。

這讓哈利省心多了。

「你到了呀。」赫敏緩了緩,對哈利打了聲招呼,並且非常興奮,「我們等下一起走吧?你下面要上哪一堂?」

「什麼啊赫敏,上完占卜學我們當然要去上變形學啊。」羅恩滿頭霧水,「我們變形學又不是和斯萊特林一起上。」

赫敏瞪了羅恩一眼,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天窗忽然打開,一列銀梯降落到眾人前方。

扎比尼做了個請的手勢,讓哈利先走,其他學生配合默契地也讓哈利先走。

哈利對此情景不置可否,率先上了樓,其他學生跟在他後面,彷彿他是一個領袖似的。

他們踏進了一個可能是這輩子見過的最怪的教室,事實上,哈利認為這根本不能算是一間教室,比較像是住家閣樓與老式茶館的混合體。房中擺滿了十二張小圓桌,桌邊全都環繞著扶手椅和小矮墊。

這邊全都籠罩著一層朦朧的深紅色光暈,窗簾也拉了下來,許多燈上甚至還罩上深紅色的布,房裡又悶又熱。

哈利一下就想念起冷氣這種麻瓜發明。

在擁擠的壁爐架飾品下,一個大銅壺擱在爐火上,散發著濃郁的香味。旁邊還放著許多短短的蠟燭頭、幾副破爛的紙牌、數不盡的銀水晶球和一大堆茶杯。

其他學生全都在嘰嘰咕咕地輕聲交談。

「她在哪兒呀?」羅恩問。

按影中突然響起一道朦朧柔和的嗓音,「歡迎。終於能在物質世界中見到你們,感覺實在太美好了。」

哈利順著聲音望去,發現講話的人活像是一隻巨型昆蟲,那副大眼竟把對方的眼睛放大了好幾倍。

哈利不禁想要伸手去摘自己的眼鏡,後來又把手縮了回來。

「坐下,我的孩子。」她說。

他們兩人一組,哈利和扎比尼一起挑張圓桌坐下。

「歡迎來到占卜學教室。」她坐到爐火邊的一張翼背扶手椅上,「我是崔老妮教授。你們以前可能沒看過我,因為我發現,要是太常降落到學校主區那種忙碌喧鬧的俗世,會蒙蔽了我的心靈之眼。」

哈利和扎比尼互看了一下。

「所以呢,你們大家都已經選擇了要學習占卜學。這是所有魔法技藝中駔困難的一門科目。我必須在一開始就警告你們,如果你們本身不具備一份靈性的話,說實在我也無法教你多少。在這個領域中,書本只會帶你越行越遠……」

赫敏看起來滿臉驚恐,似乎被這消息嚇傻了。

同樣身為書蟲,哈利就顯得鎮定多了,畢竟他上學期末才被湯姆庸才庸才地罵個不停,早就知道占卜學依靠所謂的靈性了。

「有許多的女巫和巫師,雖然在那些砰砰響啦、發出味道啦和突然不見之類的領域中表現傑出,但偏偏就是沒辦法參透未來的神秘謎團。」崔老妮教授繼續演說,「這是一種只有極少數人才具有的天賦,孩子。」她突然對納威說,「你奶奶還好嗎?」

「我想還不錯吧。」納威聲音有點抖。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不會這麼確定了,孩子。」崔老妮教授說,繼續剛剛的演講,「我們要在這一年中學習占卜學的基本技巧,第一學期主要是學習如何觀看茶葉,下學期再進一步研究手相。對了,我親愛的孩子,妳要當心一名紅髮男子。」她突然對巴蒂說。

巴蒂立即驚恐地遠離了羅恩。

「在夏季時,我們會進展到水晶球--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已經把火兆都學完的話。不幸的是,課程將會在二月時被難纏的嚴重流行性感冒所打斷。我自己會沙啞失聲。在復活節前後,這兒將會有一個人永遠離開我們。」

在這段離奇的宣言之後,全班陷入了一種極端緊張的沉默。

「親愛的。」崔老妮教授對文妲說道,「能不能麻煩妳把最大的銀色茶壺拿來給我?」

文妲依言照辦。

「謝謝你,親愛的。順便告訴妳一聲,妳最害怕的那件事,將會在十月十六日星期五發生。」

文妲嚇得發抖。

但是哈利至此已經覺得很無聊了,在他看來這一切根本就是這個崔老妮教授在故弄玄虛。

「現在,每人到架子上拿一個茶杯,到我這兒來,讓我替你們倒茶,然後大家再坐下來,把茶喝光,只剩下最後一點渣滓。用你的左手將它們往茶杯內緣抹上三圈,再把杯子倒扣在茶碟上。等到渣滓全都乾了之後,就把杯子交給你的同組夥伴觀看。請你們參照<撥開未來的迷霧>第五至六頁的說明,來詮釋你們所看到的圖案。」

哈利和扎比尼把茶杯裝滿之後,就回到桌邊,和其他努力把熱得燙嘴的茶喝下肚的人相比,他們要來得奸詐多了。

他們雙雙給自己的茶迅速降溫,再一口氣喝光,完全遵照崔老妮教授吩咐的指示。

「哈利,你在我茶杯看到了什麼?」扎比尼問道。

「茶葉的渣滓。」哈利老實說,讓扎比尼噗哧一聲笑出來。

「敞開你們的心胸,我的孩子們。」崔老妮教授的聲音在昏暗中喊道,「讓你們的目光穿透俗世的謎障!」

哈利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好吧,讓我看看……」他翻開課本,「這兒有個像是愛心的東西,表示你會墜入愛河………但是這邊又有個歪七扭八的

十字,表示你會遇到考驗和痛苦……」

「真是的,哈利,你在暗示我下一段戀情不順利嗎。」扎比尼說,「換我了……」他把哈利的杯子拿過去,凝神觀察起來。

「這邊有個圓點,像是圓頂禮帽……可能你會去魔法部上班。不過從這角度來看,又像是個橡寶,代表你會有一筆意外之財……」

「聽起來我比較喜歡第二個。」哈利表示,「對了,魔法部薪水高嗎?」

「哈利,先讓我看完……」扎比尼抽抽嘴角,「這邊還有個類似動物的通西……不過我看不出來是河馬還是羊……」

哈利笑了出來,惹來崔老妮教授的注意。

「那個給我看看,親愛的。」她略帶譴責地問道。

「獵鷹……」崔老妮教授把杯子往反相向轉動,「親愛的,你有個可怕的敵人……」

「這大家不是都知道嘛。」赫敏用一種清晰可聞的耳語說,「全世界都曉得哈利和那個人的事嘛。」

赫敏過去從沒用過這種口氣和態度對老師這樣說話,哈利若有所思地看著赫敏,赫敏朝他聳肩。

顯然占卜學給赫敏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勁。

「棍子……一次攻擊。天哪、天哪,這可真是個不愉快的杯子啊………」

扎比尼眼看天花板,完全不承認自己剛剛把棍子認成圓頂禮帽。

「骷髏頭……你會遇到危險,親愛的。」

所有人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崔老妮教授,她把杯子轉了最後一下,接著就倒抽一口氣,放聲尖叫。

哈利不明所以,顯然其他人也一樣。

「我親愛的孩子--我可憐的孩子呀--不、還是別說的好--別問我……」

哈利在心中給崔老妮教授打上了個神經病的標籤。

「怎麼啦,教授?」迪恩立即好奇地問。

「親愛的。」崔老妮教授的大眼戲劇化地一張,「你杯子裡有狗靈。」

「那是什麼?」哈利問道,他看得出來自己並不是唯一不知道的,迪恩和文妲都一臉迷惑,但是幾乎其他人全都被嚇到了。

他轉向扎比尼,「狗靈?」

「死亡預兆的一種。」扎比尼說。

「啊,是喔。」哈利低頭去看他的杯子,想起了布萊克是要來對付他這件事情,不禁心中一沉,「確實不怎麼令人愉快。」

赫敏走了過來,從崔老妮教授的角度去看了看杯子,「我覺得這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狗靈。」她斷然表示。

「請原諒我這麼說,親愛的,不過我感覺你氣場弱得很,難怪妳沒辦法感應到未來的波動。」崔老妮教授仔細打量赫敏,眼中的厭惡變得越來越強烈。

「夠了。」哈利冷冷地說,趕在赫敏和崔老妮起正面衝突前說道,「我用不著任何人決定我會不會死。」

不過現在好像根本沒幾個人敢看他了。

「我想我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崔老妮教授用她最為朦朧的語氣說,「是的……請把你們的東西帶走……還有,孩子。」她對納威說,「你下次會遲到,所以請你多用功一點,才能趕上進度。」

他們下課後,哈利和扎比尼告別後就和赫敏一起留堂了,應該說,他們是故意等人都走光的。

「你接下來要上麻瓜研究還是算命學?」赫敏問。

「算命學。」哈利斷然表示,「我覺得占卜學不清不楚,換成算命學我覺得比較可靠。」

「我也覺得。」赫敏點頭認同,「那我們一起轉?」

「嗯,現在是幾點?」

「十一點多了。」

「那我們得轉三次。」哈利說,「還得算上找教室的時間。」

,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