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算命學、麻瓜研究、鷹馬

第一次使用時光器的感覺很新鮮,當哈利和赫敏各自翻轉了時光器後,北塔的景色迅速從身邊消失,他們感到自己似乎在高速飛翔,身旁掠過一團朦朧的色彩光影--

然後,他們的腳又重新踏到堅實的地面。

「我們又回到了大廳……」哈利環顧周遭,並且非常警覺地把赫敏給拉到一邊的掃帚櫃,避開了才吃完早餐從大廳出來的其他學生,「是每次都會回到大廳來嗎?還是不一定?」

「不曉得……現在我們應該趕快去算命學教室。」赫敏說,和哈利兩個人擠在掃帚櫃中讓她非常緊張,臉都紅透了,「而且不能被我們自己看見。」

「當然。」哈利說,透過縫隙仔細觀察外面,「好,我想沒人了……」他打開掃帚櫃。

兩人開始在走廊上狂奔起來,一路跑到算命學教室。

當他們抵達時,德拉科已經挑好座位,看到哈利和赫敏一起出現時挑眉,「哈利,我以為你去上占卜學了。」

「但是我也不能錯過算命學啊。」哈利喘著氣說,「怎麼樣,德拉科,騰個位置給我?」

「自然。」德拉科把包包放到另外一邊,讓哈利在自己身邊坐下,而赫敏則是走去和另外一個格蘭芬多的女生一起坐。

「你怎麼會和她一起來?」德拉科對於哈利拋下他卻和格蘭芬多的麻種一起出現感到非常不滿。

「路上碰到的。」哈利說,「記得嗎,我原本是和布萊斯一起去上占卜學的。」

德拉科狐疑地看著他,「所以你蹺了占卜學?」

「怎麼可能。」哈利說,「這其中牽涉到了斯內普教授要求我保守的祕密,所以德拉科,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到課堂上吧。」

德拉科這才輕哼一聲,不再追問。

「在我們開始之前,請容我自我介紹,我是你們這學期的算命學教授,薇朵教授。」她說,「我會教導你們如何在現有的資訊下,去推算可能的未來。首先,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人的名字……來吧,哪位同學願意出借他的名字一用?」

全班同學面面相覷,不知道薇朵教授葫蘆裡賣什麼藥。

「啊,好吧,顯然今年的學生都太羞澀了些。」薇朵教授不以為意,「那麼,一男一女來吧,男的……我們先從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開始,波特先生,可以嗎?」

哈利嚇了一跳,隨即強迫自己鎮定,「可以。」

「太好了,感謝波特先生的慷慨。」薇朵教授說,「那麼,請你上來,在黑板上寫下你的名字。」

哈利依言照做。

「太棒了,波特先生已經寫完了他的名字,那我們就開始吧。」薇朵教授說,「名字是一個巫師或是女巫的一部分,打從他或是她還沒降生到這個世界前,名字就是父母賦予他的第一道魔咒。

哈利……這是英國前二十名最受歡迎的男性名字,隱藏著一家之主的意思,這表示你未來極有可能會成為一位領袖,然而具體是哪個領域的領袖,則必須靠更多數據去推演。

而波特這個姓氏在英格蘭非常常見,隱含著製陶工的意思,Potter’s field則表示不知名者,特別是士兵或是孤兒的墓地。我想,波特先生並不知道其他成員的墓地?」

哈利覺得有些不舒服,「我是孤兒。」他強調。

「是的。」薇朵教授說,「現在讓我們回到波特先生手寫的名字上,波特先生的字跡稍微潦草了一些,這表示波特先生並不那麼墨守成規,手腕靈活。並且獨具風格,這也代表波特先生十分具有巧思,對自己要求很高……字體稍大了些,筆劃有力,字體略為向左下方傾斜……波特先生,你是在夏天出生的,並且是七月底,對嗎?」

「呃、是的。」哈利應道。

「好,我想我們已經花了足夠多的時間來示範一位男性的推演技巧。現在,格蘭傑小姐,能請妳……?」

赫敏猴急地跑上台上去寫了自己的名字。

「好,我們來看,赫敏是赫密士的女性型態,赫密士是神話中的雄辯之神,格蘭傑小姐想必是位重視邏輯、條理清楚的女孩。」薇朵教授說。

赫敏露出開心的微笑。

「再回到字跡,格蘭傑小姐字跡工整、間隔清楚,並且字體略大,由此可知格蘭傑小姐從不吝於表現。」薇朵教授說,「格蘭傑小姐,您是在九月出生的,對嗎?」

「是的。」赫敏高興地說。

「好,剛剛的示範,應該讓各位對於算命學有了第一步的基礎認知。」薇朵教授說,「我要你們兩人一組,寫下自己的名字,交給對方,請對方從中猜出自己的生日,只需要猜出月份就好……請找不知道自己生日的人一組。」薇朵教授說,「有鑑於剛剛波特先生和格蘭傑小姐的慷慨示範,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各加五分。那麼,課本第七頁到第十頁會給你們應有的幫助。現在,開始吧。」

學生們紛紛自己起身找了同伴。

「記住,算命學依靠的是數據。」薇朵教授說,「數據越是齊全,你所得到的結果就會越加精確。這學期我們會學到字跡、生日、星象的推算辦法。我會在你們之中來回走動,請有問題的同學隨時舉手發問。」

哈利低頭看他的算命學課本,緩緩舉手。

「波特先生?」

「是這樣的,教授。」哈利說,「我想請問,要如何算出一個人的死亡預兆?」

赫敏意味深長地看了哈利一眼,其他同學都不明所以。

「波特先生,死亡預兆隨時都在。」薇朵教授說,「人打從出生開始,就勢必面對死亡。因此,所謂的死亡預兆不過是種恐嚇人的說法。」

哈利感覺心情好些了,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繼續問,「那麼,如果一個人若是出門就會死,和他不出門就不會死,這是可以算出來的嗎?」

「是的。」薇朵教授說,「只要有足夠的數據去推算。除了人心,沒有什麼是算不出來的,波特先生。」

算命學結束後,哈利和德拉科一起走出了教室。

「似乎還滿實用的。」德拉科做了評價,「你怎麼會想去問死亡預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這個嘛,我上占卜學時崔老妮教授說我的杯子有狗靈。」哈利說,無視了德拉科那張聽到狗靈後變得十分慘白的臉,「德拉科,你先去吃午餐吧,我等等會趕上你的。」

「等、等一下!」德拉科喊道,他聽到狗靈時立即想到了哈利曾說過他麻瓜親戚家有隻流浪狗來搞破壞,再結合布萊克要來對付哈利這件事,他心都涼了,甚至沒立即想到哈利此時和他在一起,到底是怎麼去上占卜學的。

但是哈利已經跑不見了。

「喔,我的老天,要是每天都這樣,我撐得到學期末嗎。」哈利重新跌到大廳後呻吟道,「我這等於是同時塞了三堂課的知識。」

『那就把麻瓜研究退掉!』湯姆說。

「我還沒上過呢!」哈利反對道,「至少我要上過再做決定……倒是占卜學我覺得不清不楚的。」

『庸才!』湯姆罵道,『你的記憶力是會隨著成長而倒退的嗎?難道上學期末我講的話你全丟到禁林了?你……』

「行了,湯姆。」哈利頭很痛,「我對占卜學喜歡不起來……那樣我還寧可去上洛哈特的黑魔法防禦術。」至少教室裡面不會熱得像是烤爐。

赫敏沒多久也過來找哈利會合了,兩人小心翼翼地避開其他人人群往麻瓜研究課教室移動。

選修麻瓜研究的人非常少,斯萊特林甚至只有哈利一個學生。

「各位來到這裡,想必是對於未知的麻瓜懷抱著好奇心。」布巴吉教授說,「在座有來自麻瓜家庭的巫師或是女巫嗎?」

哈利和赫敏舉起手。

「能請兩位說說為什麼選擇這門課嗎?可以?好,那麼女士優先。」

「我想從魔法界的觀點來研究他們,感覺一定很迷人。」赫敏認真表示。

「我的話,我是想知道魔法界是如何看待麻瓜的。」哈利說。

「那麼兩位的理由很相似。」布拉吉教授笑道,「麻瓜,那些不會魔法的人的俗稱--首先我們要認識的,是麻瓜的發明。請各位同學拿出筆來,把我說的東西寫下。」

「我們身在英國,就從英國的麻瓜歷史說起吧。」布巴吉教授說,「英國麻瓜打從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所謂的科技便一直在發展當中。這些麻瓜因為不會魔法,創造力卻是極佳。舉例來說,電力--有人知道電力是什麼嗎?」

全班靜悄悄的,甚至都在看赫敏和哈利,彷彿在說:嘿,來自麻瓜家庭的,你們不知道嗎?

「或許波特先生能為我們作答?」

「呃……」哈利有點困窘,他知道電力,但是他不曉得如何說明,「是一種……能量?」

「是的。」布巴吉教授沒有太為難哈利,「電力目前已經成為麻瓜社會的魔法……他們的生活中電力漸漸變得不可或缺。許多他們所使用的物品都需要用到電力。打個比喻吧,就像我們使用魔法總是需要使用自身的魔力。」

「現在我要帶你們認識幾項麻瓜產品,它們的動力來源都是電--翻開課本第十一頁。」

哈利翻到第十一頁,有一張大大的電視機畫面。

「這是麻瓜的電視機,我個人認為這是娛樂界一項非常偉大的發明。」布巴吉教授笑道,「接下來我要教你們電視機的原理……」

上完課後,哈利跑去詢問布拉吉教授:「教授,請問為什麼魔法界沒有電視機呢?」

「我很訝異一個斯萊特林會問我這種問題,不過……」布拉吉教授看著哈利,「算了。魔法界之所以沒有電視機,在於那是麻瓜的發明。根據國際保密協定條規,麻瓜物品不得任意被改造成魔法用品。而在魔法界中,所有麻瓜類的電子產品都會因為魔咒而失效。因此我們既不能引進,也不能改造。」

「那為什麼要制定這個法規呢?」哈利追根究底,「如果可以改造麻瓜產品的話……」

「那樣就會有太多巫師或是女巫,投機取巧去賺取麻瓜的貨幣,再回流成我們的貨幣。」布拉吉教授說,「這對魔法界的經濟社會是巨大的衝擊。一般有能力去製造和銷售產品的巫師和女巫,都擁有不錯的財富,這麼做會讓魔法界的貧富差距更加擴大。」

哈利有些失望,這表示他之前想要結合麻瓜產品的概念全都得作廢了,不然要是他真的成功,那他就是違法了。

在同時間中上完三堂課的哈利總算可以來到大廳享用他的午餐。

「哈利,你沒事吧?」德拉科見到哈利出現,皺眉問,「你之前說的那隻……很通人性的狗,是一隻普通的流浪犬,對吧?」

「我不曉得,牠似乎能完全聽懂我說的話。」哈利聳肩,「喔,德拉科,不要這麼憂慮,麻瓜世界裡總有幾隻狗特別通人性。」至少從他的認知中,瑪姬姑姑養的那隻殺手也是很通人性,能夠完全按照瑪姬姑姑的指示追他咬他。

「哈利!」德拉科怒氣都起來了,「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如果你遇到的是狗靈……」

「不是狗靈。」哈利斷然說,非常堅持,「就只是隻通人性的流浪犬!」

如果是那種不好的東西,湯姆會叫他離遠一點的。

德拉科緊盯著哈利,半晌才嘆口氣,「好吧。」

兩人無言地用完午餐,哈利表示他想要把握時間做功課,於是他一溜煙回到寢室,拼了老命把上午三堂課要繳交的報告擬出大綱。

下午兩人結伴去上奇獸飼育學,如哈利所料,全班只有他和德拉科順利打開了課本。

「好吧……現在你們課本都打開了……」海格顯然是對於只有兩人能夠順利打開課本的事情氣餒極了,完全亂了頭緒,「所以……嗯,那麼、那麼……你們還得有奇獸才行。沒錯,我這就去把牠們帶過來,等一下……」

海格大步跑進森林,不一會兒就失去了蹤影。

「這地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讓一個白痴來教書………」德拉科不屑道。

「海格只是有點緊張。」哈利聳肩,在羅恩發怒起衝突前說道,「不知道他準備了什麼樣的奇獸?」

「哇啊啊啊啊!」一個女生放聲尖叫,伸手指著小牧場的另外一邊。

從那邊跑過來哈利目前見過最怪異的生物,牠們有著馬的身體、後腿和尾巴,但是前腿、翅膀和頭顱卻像是一隻大老鷹。

牠們每頭脖子上都戴著一個粗大的項圈,並且附上長長的鍊子,而鍊子的另外一端全都握在海格手上。

海格把牠們全都趕進柵欄裡,並將牠們栓好。

「鷹馬!」海格笑吟吟地說,「牠們很漂亮吧,對不對?你們可以再靠近點兒看呀。」

但是好像沒人想這麼做。

一陣尷尬的沉默之後,羅恩和赫敏小心翼翼地湊上去。

「現在聽著,碰到鷹馬,你們得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牠們驕傲得很。」海格說,「鷹馬是很愛生氣的,千萬不能對牠們沒禮貌,這樣慘的是你自己。」

德拉科無趣地翻了翻課本。

「你們總是得先讓鷹馬採取行動。」海格繼續說,「這就是禮貌,懂了吧?你們朝牠走過去,先鞠個躬,再靜靜等著。要是牠也跟你鞠躬的話,你就可以去摸摸牠。牠要是沒鞠躬的話,那就趕緊離他遠一點兒。被那對爪子抓到可是痛得很--好,誰要先試試看呀?」

可惜全班的回答都是倒退一步,連一開始上前的赫敏都有些疑懼。

「我來吧。」羅恩勇敢地說。

「好漢子,羅恩!」海格吼道,「那就開始吧--讓我們看看你和巴嘴能不能合得來!」

海格解開繩子,把一頭灰色鷹馬從同伴中牽出來,鬆開牠的項圈,站在小牧場另一端的學生都屏氣凝神。

「現在放鬆,羅恩。」海格說,「你和牠的視線對到了,現在得忍著別眨眼,你要是太常眨眼,鷹馬是不會信任你的………」

羅恩為了不眨眼,眼眶裡立刻蓄滿了淚水。鷹馬瞪著他。

「就是這樣!」海格說,「對……羅恩,現在鞠躬吧……」

羅恩依言鞠躬,然後抬起頭來,但是鷹馬並沒有動。

「啊,好吧。」海格有點擔心地說,「現在後退,動作放輕--」

就在這時,鷹馬突然彎下牠那佈滿鱗片的膝蓋,垂下頭,做出一個非常明顯的鞠躬。

「幹得好,羅恩!」海格高興地喊道,「好--你現在可以摸牠了,拍拍牠的嘴,快呀!」

羅恩的神情像是恨不得立即逃走似的,但是他還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鷹馬面前,在鳥嘴上輕拍了幾下,鷹馬則是慵懶地閉上眼睛,像是很享受似的。

格蘭芬多的學生們都拍手叫好,只有斯萊特林在一旁無趣地撇嘴。

扎比尼甚至已經去搭訕巴蒂了。

「好,接下來呢?」海格說,「羅恩,我想牠說不定願意讓你騎呢。」

羅恩的臉色變得慘白,但是他還是硬著頭皮聽海格指示。

「你從那兒爬上去,就在翅膀根後面一點兒。我得先告訴你一聲,千萬別扯掉牠的羽毛,牠會不高興的。」

羅恩一腳跨到鷹馬的翅膀上,奮力爬到牠背上。羅恩抱住鷹馬的脖子後,海格就吼道:「要走囉!」他往鷹馬的後腿拍了一下。

哈利在地面上看著鷹馬騰空載著羅恩飛起,那畫面真是震撼人心。

德拉科在旁邊嘟囊著最好摔下來,克拉布和高爾露出了蠢笑。哈利挑眉。

鷹馬載著羅恩飛了牧場一圈,在降落時羅恩卻像溜滑梯似地從鳥嘴滑了下來,這回換斯萊特林樂不可支了。

「幹得好,羅恩。」海格鼓勵道,「平衡是不大好抓,不過第一次總難免。好了,還有誰想試試呀?」

在羅恩成功的壯舉(雖然最後出了點小意外)下,其他同學紛紛小心翼翼地跨過柵欄,去對鷹馬鞠躬。

赫敏和納威分到了一隻栗色鷹馬,赫敏只能自力救濟,因為納威老是從鷹馬面前逃走。

哈利和德拉科接收了巴嘴,牠已經對德拉科鞠躬,而德拉科正一臉鄙夷地拍著鳥嘴。

「這真是簡單得要命。」德拉科說,音量大到讓有段距離的羅恩都聽得見,「我就知道,要是連一個韋斯萊都做得到的話,那一定非常簡單……是不是啊?你這隻醜陋的大畜生?」

哈利眼明手快立即把德拉科推到一邊去,青色的鳥爪一閃而過,哈利痛呼出聲,海格衝過來抱住正在掙扎著想撲向德拉科的巴嘴,替牠重新套上項圈。哈利躺在地上,鮮血染溼了他的長袍。

所有學生都驚慌失措,德拉科更是慘白了一張臉,他清楚那道爪子原本是要落到他身上的。

哈利痛得摀住自己的手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他剛剛下意識就把德拉科推到一邊去了,倒是完全沒料到自己會中招。

『你這個……』湯姆似乎找不到更侮辱性的字眼來痛罵哈利這項愚蠢的舉動,『是什麼讓你以為,一個斯萊特林,竟然會捨身取義?這種高貴的情操適合博得名聲,但是卻沒什麼用處……』

哈利痛得沒空理會湯姆,他被海格一把扛起。

「他們應該立刻把他解僱!」潘西哭著說。

「那根本全都是馬爾福害的!」羅恩吼回去。

克拉布和高爾鼓起肌肉,擺出恐嚇的架式。

「哈利沒事吧?」赫敏擔心地問,「我們要不要跟上去?」

海格把哈利送到醫療翼,龐弗雷夫人看到哈利身受重傷時尖叫了起來。

「海格,這是怎麼回事?」

「他、他被鷹馬抓傷了。」海格訕訕地說。

「喔、喔……」龐弗雷夫人驚魂未定,她瞄了哈利一眼,她剛剛以為哈利遭受了布萊克的攻擊呢。

龐弗雷夫人給哈利上藥,並且不悅地指責海格,「你怎麼讓三年級的學生去靠近那麼危險的奇獸?」

海格垂頭喪氣。

「海格,我沒……嘶!」哈利本想安慰海格幾句,他受傷總比德拉科受傷好,不然盧修斯馬爾福鐵定會藉此做文章把海格解僱,但是傷口疼到他倒抽一口氣,把話給收了回去。

「我一定創紀錄了……」海格啞聲道,「只教了一天就被解僱………」

「他會沒事的。」龐弗雷夫人此時已經給哈利上好藥,並且包上繃帶,「不過你今天得在這裡過夜。」

「喔不……」哈利呻吟道,「我還有課沒上……」

「顯然你現在不適合去上課。」龐弗雷夫人說,「我會去和你的教授說一下,是哪一堂?」

哈利飛快瞄了海格一眼,咕噥道,「古代魔紋。」

龐弗雷夫人了然地點點頭,「不要緊。」她說,「芭布玲教授在開學第一堂課主要是自我介紹,你不會錯過什麼的。」

哈利這才鬆了一口氣,「那我可以回寢室拿作業來寫嗎?」

龐弗雷夫人挑眉,「哈利,你傷的是右手。而且你要到星期四才可以回去上課。」

哈利愣了下,非常憂傷,「那我總可以預習功課吧?」

不能上課,他的進度落後怎麼辦?哈利非常糾結。

「這我倒是不反對。」龐弗雷夫人說,「海格,這裡交給我就行了。你快回去穩住那群學生吧。」

海格抽抽搭搭地走了。

,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