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身為八卦當事人之一的褚冥漾對於自己的處境感到困擾極了,因為老是有其嚮導不服過來找他單挑,原因主要來說就是認為褚冥漾和冰炎太不相配了。

雖然褚冥漾是個嚮導,但是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擺明了另有目的;再來冰炎是的ALPHA,褚冥漾卻是個普通人,而且還都是男的,根本不搭嘛!

原本冰炎還有點擔心褚冥漾,不過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想。

褚冥漾那時本來在餐廳興致勃勃地吃點心,結果被來找碴的盯上,原先這也沒什麼,只是被打擾了進食讓褚冥漾很不高興,他正要發動催眠讓這些人全都出去跑操場時喵喵大驚失色地跑了過來,還一邊怒喝著:「統統給我住手!成群毆打一個OMEGA還要不要臉了!」

於是世界靜止了三秒。

本來在一旁喝茶看戲的ALPHA不依了,他們根本就沒聞到褚冥漾的信息素,聽到褚冥漾是OMEGA後,他們面子十分掛不住。

這就好像一群男人看著一個弱小的男人被一群另外一群男人圍攻,結果發現那個弱小的男人其實是個女人一樣。

這群ALPHA其中不乏不相信褚冥漾是Omega之人,甚至為了證明褚冥漾不是Omega,還當眾釋放出強烈的信息素--如同為了想證明這個人的性別強迫對方脫掉衣服一樣。

「你們幹什麼!」喵喵怒道,以她一個Beta來說都能感覺到如此強烈的信息素,更別說褚冥漾了,她擔心地向褚冥漾看過去。

褚冥漾雖然能夠無視Alpha的氣場,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忽略這麼強的信息素,何況之前在妖師本家的訓練中,並沒有訓練他如何面對眾多Alpha的信息素,他被迫進入了發情期。

喵喵眼明手快地立刻轉移陣地,把褚冥漾拽到了保健室,並且快手快腳地通知了冰炎,這就是為什麼冰炎此刻必須沉默地站在病床前,盯著那個名義上是自己嚮導的褚冥漾發呆。

「已經幫你淨場了,你動作快點,發情期不即時處理可是會死人的。」提爾催促道。

不,他沒打算標記褚冥漾啊!

冰炎萬分糾結,「抑制劑呢?」

「臥槽冰炎你有沒有常識,Alpha都近在眼前了誰還去用抑制劑!」提爾隔著門對冰炎大吼,「動作快點,老子還得去盯著那些看熱鬧的傢伙呢!」

於是冰炎進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而且說實話,整間房間都充斥著褚冥漾散發的誘人香味,冰炎還可以忍住胯下的衝動冷靜思考他和褚冥漾之間的關係,從某種角度來說他也實在不是人。

燒得迷迷糊糊的褚冥漾還在囈語,「藥……」

冰炎聞言一個激靈,提爾不給他藥,但是褚冥漾自己一定有帶,就是不知道放在哪裡。

「在哪?」冰炎粗聲粗氣地問。

「藥……」褚冥漾神智不清地重複道,似乎連冰炎的聲音都沒聽進去,整個人在床上扭來扭去的,「熱……」

冰炎看到褚冥漾那處地方整個都滲出水漬來了,身體燃燒的慾火又上了一個檔次。

真會給他找麻煩。

*(此處省略五千字)

褚冥漾醒來,感覺渾身上下都酸痛無比,但是精神上卻非常的亢奮。

「怎麼回事啊?」褚冥漾對自己居然睡在保健室一事未置一詞,反倒嘟囊著他原本的草莓大福還沒吃完呢,怎麼就消失了。

冰炎在褚冥漾努力回想發生什麼事情時,推門而入,手上還拿著一杯飲料。

「醒了就把這個喝掉。」

「這是什麼?」褚冥漾接過,聞了聞,一臉嫌棄地放到一邊,「聞起來有青椒的味道,不喝。」

冰炎嘴角抽了下,他可不知道褚冥漾除了是吃貨以外還挑食。

「那是精力湯,你現在渾身無力吧。」

「是沒錯。」褚冥漾很困惑,「但是發生什麼事了?我再怎麼摔跤或是被攻擊意識也不會腰這麼酸啊………」

罪魁禍首冰炎很心虛。

本來以他原本的打算,褚冥漾就是他有名無實的擋箭牌,他完全沒料到才幾天的時間他們之間就、呃、咳咳。

「米可蕥告訴我,說你完全沒有一個Omega應該有的常識。」冰炎決定先從最根本的問題下手,「你知道標記是怎麼回事嗎?」

褚冥漾的臉色霎時變得慘白。

「我、我被標記了?」他驚慌失措地問,「被誰?」

「……我。」

褚冥漾定格了一下,接著愁眉苦臉地說,「呃,你的話,應該還是可以活吧……」而且他也很希望冰炎活下去,他的泡芙還沒吃完呢。

「什麼意思?」冰炎心中浮出不大好的預感。

「我姊說,如果我被標記,那標記的那個人很快就會死了。」褚冥漾努力回想,老實說,「她說她會帶上一票嚮導對那個標記的人施加最恐怖的精神攻擊,最後對方就會承受不住自己跑去死了。」

冰炎:「……那個姑且不論。你知不知道標記的意義是什麼?」

褚冥漾很茫然:「啊不就是作記號?我姊說不論是哨兵還是Alpha都跟狗一樣喜歡在自己的領域撒尿標示所有權……所以你昨天在我身上撒尿了?」

撒的不是尿,是其他東西………

但是冰炎至此已經完全不想解釋了。

「等等米可蕥會進來和你解釋一些Omega必備的常識。」冰炎說,「我不知道妖師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會教出你這種Omega………」

褚冥漾聽了鼓起包子臉,什麼叫做他這種Omega啊,說得好像他是什麼不正常的人。

「你本來就不正常,一個正常的Omega怎麼會連發情期都不知道。」冰炎彷彿看穿褚冥漾所想,說道,「總之,等等米可蕥會過來對你做些必要的教育。」

「等一下,喵喵知道我是Omega?」褚冥漾終於抓住了一個重點,「她怎麼會知道?」他一直藏得很好呀。

「她是保健室的助手,保健室的資料是做不得假的。」冰炎道,「雖然我有聽說妖師曾經要求保密,不過現在全校都知道了。」

「欸?」褚冥漾呆了。

「順帶一提,全校也知道你被我標記了。」冰炎涼涼地落井下石。

「不!」褚冥漾哀號道,「曝光了我姊會殺了我的!她會讓我看見我只能待在糖果屋卻連一個糖果都不能吃!」

冰炎覺得標記褚冥漾是個錯誤,希望他的智商不會被褚冥漾拉低。

「你說什麼!」褚冥玥用力地把資料拍向可憐的辦公桌,怒吼道,「什麼叫做因緣際會下,我弟就被標記了?」

被派去了解情況的妖師嚮導哆哆嗦嗦地說,「等我們抵達時,褚冥漾少爺就、呃、曝光了性別,並且似乎被強迫進入了發情期……」

「為什麼會被強迫進入發情期?」褚冥玥很抓狂,報告的人很惶恐。

「據說是因為在餐廳的Alpha同時釋放了信息素……」

「名單!」褚冥玥眥目欲裂,氣得手都在發抖,「我要他們體會被同類上了還沒辦法掙扎的痛苦!並且以後再也不敢Omega的麻煩!」

見褚冥玥怒火衝天似乎快連同為嚮導的自己也遭受池魚之殃,這名妖師嚮導迅速把腦中的名單給過濾了出來。

他沒什麼技能,在輔導哨兵或是戰鬥中都沒有太大用處,但是他有一向過人之處,就是他非常擅長捕捉信息素。

可是………認得信息素沒有用啊,他又不知道那些人的長相和名字!

結果不想死的妖師嚮導被褚冥玥抓來做苦力,直到他們捕捉完那群亂放信息素的Alpha以前,恐怕他都不會再有什麼休假了。

「欸?所以這樣等於我和冰炎被綁定了嗎?」褚冥漾暈呼呼地問。

在喵喵抓著他滔滔不絕地講述身為一個Omega所必須擁有的常識和舉動後,他終於抓住了重點。

「是的。」喵喵諄諄告誡,「這表示你以後不用再擔心發情時找不到抑制劑,直接找學長就可以了。」

「所以等於是專用的人形抑制劑?」褚冥漾很有求知慾。

「……也可以這麼說。」喵喵頓了頓,決定不去糾正褚冥漾的用詞,「學長只對你做了臨時標記,沒有精神綁定,所以你還是可以去找合自己心意的哨兵或是Alpha。」

「欸?」褚冥漾眨眼,吐出一個讓喵喵絕倒的話,「學長把自己當成免洗筷嗎?」用過就丟?

褚冥漾Omega的教育,任重而道遠。

喵喵覺得,未來哪一天,冰炎要是被褚冥漾氣死了她也不會太奇怪。

然而冰炎會不會被氣死都是其次,褚冥漾既是嚮導又是Omega的事情如火如荼地傳遍了整個校園。

眾多Alpha那個悔恨啊,居然稀有的Omega就在眼皮子底下都沒認出來,要知道Omega有多珍貴!而且居然還強迫對方進入了發情期,便宜了本來就佔盡便宜的冰炎啊!




昀羲碎念:

天兵漾,我就替學長點根蠟(欸

看在我雙更的份上快點誇獎我!天氣這麼冷我還雙更!!

(然後接下來可能就去冬眠了………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暗夜
  • 嘿嘿,辛苦啦~~~~
    漾!學長才不是免洗筷!!你也不會丟掉的好嗎!
  • 亞里
  • 喔喔喔雙更呢好幸福大大加油ψ(`∇´)ψ

    天氣冷了小心感冒呦ヾ(*´∀`*)ノ
  • 紫月冥
  • 大大~快回來更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