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


日子越來越接近二月十四日,街上到處是單身狗喊燒的雙雙對對,而店家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可以大賺一筆的節日,推出各式各樣的情人節好禮,其中最主流的就是巧克力商家了。

而情侶們甜甜蜜蜜依偎在一起的樣子卻讓冰炎不爽極了,儘管他也是脫團的那一個。

他的伴侶褚冥漾,各方面毫無情趣,遲鈍得要命,還是個吐槽役。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一開始給褚冥漾的印象太過扭曲,當他想要耍點浪漫溫馨的時候,對方都會一臉驚恐地好像他被什麼不乾淨的玩意附身。

「啊啦,這一切難道不是因為你最初表白時就直接揍了他一頓嗎?」扇董事搖著竹扇,一點也不介意不合時令。

「我沒揍他!」冰炎瞪他一眼,「我只是拍了他一下!」

「那力道可以算是揍了吧。」扇聳聳肩,「說起來你也真辛苦,有這麼一個沒情調的情人,說起來你為了和他過情人節把任務都給推了吧。」

「……」

「結果小朋友竟然跑去接了任務,嘖嘖,還不准你跟,真可憐。」

「閉嘴!」

其實冰炎會如此重視情調也跌破眾人眼鏡,因為不管怎麼想,冰炎可是個任務狂啊,為了褚冥漾硬是把任務提前做完或是往後推,都讓眾人感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啊。

然而另外一位當事人對此卻是渾然未覺,反而自己跑去接任務,冰炎對此內心其實是吐血的。

他提前回來就是想給褚冥漾一個驚喜,結果褚冥漾驚是有了,喜卻沒有。反而還一臉擔心地問他是不是任務出問題了,怎麼提前回來了。

當他告訴褚冥漾任務完成接下來的時間是空著的時候,褚冥漾愣了愣,然後露出了為難的樣子。

「欸?可是我接了光之聖泉的任務耶,可能要一個禮拜以後才回來。」

「……」

「我想說反正你一開始是和我說下個禮拜才回來啊,所以我就答應了。現在再推掉也不大好。」

「我和你一起去。」

「啊?不要。」褚冥漾搖頭,「我要自己去。」

「……是什麼任務?」

「祈福祝禱之類的,這方面還是交給身為妖師的我比較好吧。」

「我陪你。」

「不用啦學長,你提前做完任務就好好休息。」褚冥漾自認體貼地說,「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不要勉強自己跟著我。」

「知道嗎,不准來。」

這就是冰炎為什麼在難得的情人節還得自己一個人待著,和惟恐天下不亂的扇董事大眼瞪小眼。

「妳怎麼還不走。」冰炎忍無可忍,出聲下了逐客令。

「哎,看乾兒子為情苦惱,所以我這個當媽的趕緊過來給你想個辦法,你看我這麼趁職的母親要往哪裡找,居然還想趕我走。這年頭當父母的太不容易了!」

冰炎手中猛地竄出一團熊熊烈火,他忍著快要理智斷裂的怒氣,「妳夠了沒!」

「唉呀,長大了怎麼這麼不禁逗,想你小時候又軟又好捏多好欺負。」

扇手中的扇子輕輕一揮,冰炎燃起的烈火霎時消散,連點味道都沒留。

「這把扇子給你,好東西哦。」扇詭笑道,一點也在意冰炎那張因為怒氣扭曲的臉,「現在去光之聖泉還來得及享受一番哦。」

說完,扇就不見了。

冰炎嘴角抽搐地看著扇硬塞給自己的竹扇,完全摸不清對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通常扇給的東西,有用歸有用,卻是眾人公認的坑爹。

這把扇子裡面不知道藏了什麼玄機,丟了為好。

當冰炎這麼想的時候,扇面突然閃出了影像。

冰炎一看就愣住了,那是褚冥漾。

只見裡頭的褚冥漾身著祭祀正裝,泉水正在沖刷他的身體,因溼透的原因,衣服相當服貼,能夠清楚看見褚冥漾鎖骨的線條。

接著畫面一換,褚冥漾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開始脫衣。

靠,這什麼遠程監視器!

冰炎下意識就想把扇子給折了,但是又忍不住再看幾眼,就是這麼幾眼,讓他錯失了反應時間,當扇子發光的那瞬間,他就被傳送了。

被傳送事小,被傳到哪裡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當冰炎發現自己被傳送的地點居然是光之聖泉裡面的魔窟時,他頓了頓,決定就被扇陰一回。

反正來都來了,去找褚冥漾出任務也在情理之中。

他走了幾步,想先放出使役去通知人魚首領,畢竟非法進入,還是先和對方講一聲比較好。

結果……

「這都第幾件了啊。」

他聽到褚冥漾埋怨的聲音,不禁打消了主意。

「也沒多少件啊,剛剛那件祭祀正裝包太多了,不好脫。」人魚說,「換這件試試。」

「我才不要!」

「這件一定最有魅力。」

「那妳們之前是在耍我玩啊!」

「是啊。反正亞殿下要是知道你的目的一定很高興。」

「……」

褚的目的?

冰炎有點疑惑。

「我們接到任務時也很訝異哪,更訝異的是你居然沒讓亞殿下一起來。」

「他才剛做完任務,需要休息。」

「賢內助啊嘖嘖。」

「才不是!」

「總之,你就是要來試試到底哪件衣服比較適合求婚用穿嘛。」人魚搖搖頭,「我還以為先開口求婚的肯定是亞殿下。」

「好了別逗他了,妳看他臉紅得跟什麼似的。」

「為什麼穿完衣服還要去沖水啊!」褚冥漾僵硬地轉移話題。

「啊啦,你不知道光之聖泉的傳統嗎?真虧你還選我們這裡當求婚場合。」人魚走進泉水中,幻化出來的雙腿立即變為美麗的魚尾。

「聖泉的水是有力量的,當沐浴在其中的人心意純粹時,那水就是聖泉最好的庇佑,心意越是真摯則效果越強。反之,要是抱著純粹玩玩這種心態,聖泉的水就會變黑,把在裡面的人給溶掉嘞。」人魚咯咯笑道。

「……」褚冥漾心想,他剛剛是不是差點和死神面對面了。

「你已經證明了你的心意,那接下來就換亞殿下吧。」人魚眨了眨眼睛。

「欸?可是學長不在……」

人魚拍了拍手,冰炎面前的石牆就被移開了,褚冥漾自然也就看到了冰炎,他霎時間臉都紅了。




昀羲碎念:

這兩隻之後就去滾床了,關鍵字是裸體圍裙、塗滿巧克力被吃

然後我恨女人病

每次都要熱敷煩不煩啊!(超想當男人的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