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而言,兩個同性朋友,又都是男人,單獨吃飯沒什麼可緊張的,如果這兩人是好兄弟、好朋友,那這頓飯應該是吃得暢快淋漓,格外痛快。

        偏偏冰炎和褚冥漾,是朋友、也都是男人,一頓飯卻吃得暗潮洶湧、各懷心事。

        為何?

        因為兩人心中都有鬼。

        冰炎想趁機了解褚冥漾這幾年都做了些什麼,褚冥漾亦然,唯一的不同是褚冥漾不想讓冰炎知道那樁婚姻的真相。

        偏偏這是冰炎最介意的點。

        「你一直都戴著戒指?」冰炎有意無意地問道,「可是我聽說設計師戴著戒指不是不方便嗎?要做模型什麼的。」

        「戴久就習慣了,沒什麼影響。」褚冥漾笑道,「我只有洗澡的時候才會摘下來。」

        冰炎笑了笑,沒說話。心中卻閃過趁著褚冥漾洗澡時把戒指扔掉的念頭,然而現實是,他現在連褚冥漾的玄關都沒見過。

        「那你現在呢?」褚冥漾反問道,「快升職了吧?」

        「算是。」冰炎如實點頭,「如果手上的合作案可以說服對方點頭,我就會被調去銀行做襄理。」

        冰炎進的公司規模龐大,底下甚至有自己的銀行,和其他各式各樣的產業,可謂是產業一條龍。

        「恭喜啊!」褚冥漾俏皮地對冰炎眨了眨眼睛,「到時候再給你慶祝了,未來襄理。」

        冰炎只是笑了笑,沒應聲。

        在剛剛那個褚冥漾對他眨眼的瞬間,他發現自己其實也沒那麼想要升職。

        冰炎幫褚冥漾舀了一碗湯,「趁熱喝吧。」

        褚冥漾接了過去,在熱氣騰騰的蒸氣中,他發現冰炎望向自己的眼神相當柔和。

        褚冥漾心中一熱,趕緊鎮靜心神,等他將湯一飲而盡後,他已經恢復如常,笑著對冰炎打趣:「真好喝。幾年不見,師父功力大有長進啊。」

        冰炎一愣,這是他們大學時褚冥漾常常會拿來和他開玩笑的話,到哪都叫他師父,他曾經問過原因,得到褚冥漾理直氣壯義正詞嚴的回答:『因為網遊裡面老手帶新手,新手都管老手叫師父的。』

        『我和你同年好嗎。』

        冰炎還記得當時自己又是無奈又是高興的心情,這會褚冥漾毫無預警地這麼一喚,胸腔似乎又燃起了學生時那種大無畏的豪氣,想說以後都做給徒兒吃,跟著為師有肉吃。

        「你空喊那麼多年師父,也沒一次拜師的。」冰炎睨褚冥漾一眼,「師父叫你別吃泡麵,你吃不吃?」

        「師父莫要為難徒兒……」褚冥漾露出痛苦的神色,「泡麵可是設計師的生存食糧,沒有泡麵沒靈感啊!」

        冰炎嗤了聲,沒多做糾纏,「時間挺晚了,你明天要早起嗎?」

        「這倒是沒有。」褚冥漾老實道,自由設計師的好處就是可以自由安排時間,但是這對於不會自我要求的人來說,這其實是最致命的。

        褚冥漾當然不是那種不會自我要求的人,因此當他說沒有要早起時,是真的沒有事情需要他早起。

        「既然這樣,你就幫忙把碗筷給收拾了吧。」冰炎大手一揮,順便指了指廚房流理台,「還有那邊。」

        冰炎原本的打算是,如果褚冥漾說要早起,他就問他房間收好了沒,若是沒有就在他家住;如果說了不用……

        「喂,哪有主人叫客人洗碗的?」褚冥漾瞪眼抗議,雖然他也不是特別抗拒幫冰炎洗碗,但是他就是想要嚷一下。

        「我可是特地幫你煮了這頓晚餐,你就用洗碗報答我吧。」

        …………」褚冥漾徹底沒聲音了。

        褚冥漾善後得差不多後,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冰炎做這頓晚餐真是特地為了他而不是隨便說說的?

        因為按照冰炎的出菜速度,應該是菜早就備妥只等下鍋了,何況魚這種一定要經過退冰的,並且剛剛嚐起來,明顯魚肉是醃過的……

        褚冥漾心情有些複雜,又是感動又是傷心。

        感動冰炎的用心,傷心的是冰炎一旦知道他真正的心意,這種用心恐怕就沒了。

        冰炎不可能成為他對象的。

        褚冥漾看了看左手無名指的戒指,深深嘆了口氣。

        這一幕恰好落在了冰炎眼裡,讓他百般不是滋味,但是最後都化成一攤惆悵。

        褚冥漾喜歡女孩,而他卻喜歡他。

        就算將對方邀請到自己的地盤又能怎麼樣呢,性向沒辦法勉強,他也不想真的讓褚冥漾為難,何況褚冥漾那麼愛他的前妻。

        於是冰炎默不吭聲,轉身回客廳去了。

 

 

        當晚褚冥漾幫冰炎收拾好後便回自己的住處了。

        冰炎看著又恢復成一人的空間,忽然覺得才熟悉的家又變得不熟悉了。

        他從客廳走到廚房,又從廚房走回客廳,最後在沙發上頹然坐下。

        他猶豫了半晌,今天一整天他都不在狀態,褚冥漾成了他鄰居這件事太突然,他喪失了主動權,如果他能早點知道的話……

        他嘆了口氣,瞇眼打量玄關,想像了一下褚冥漾從那兒走進來,笑著對他說我回來了的畫面。

        他毅然撥通了手機。

        「夏碎,我有事情找你商量。」冰炎的口氣不容置疑,「上RC。」

        喔,是的,冰炎也是年輕人,他自然也會有社交通訊軟體,只是一般都是聯絡公事用的,誰讓他不擅長聊天。

        手機另外一端的夏碎則是差點被冰炎這通電話嚇得心臟病發,通常來說冰炎不會叫他上RC的,有什麼事情都是電話內解決,要聊天?浪費時間浪費錢。

        而就是這個連一秒時間都不願意用來打屁的冰炎居然特地打電話叫他上RC,擺明了要講很久,今天是要下紅雨了嗎?

        『呃、冰炎,我本來就在線的……』夏碎尷尬地說,『你其實可以直接敲我。』

        冰炎沉默了一會,嗯了聲,掛斷電話。

        沒多久,夏碎就看到冰炎的頭像亮了起來,又很快暗了下去,估計是採用離線模式了。

        把麥克風開了之後,夏碎試音了會:『哈囉?你確定你是冰炎本人嗎?要是被知道你盜用他帳號你下場會很慘的,我敬佩你的勇氣。』

        『夏碎!』耳機裡傳來冰炎氣急敗壞的聲音,看來真是本人沒錯。

        『好好,不鬧你了。』夏碎連忙說,『發生什麼事情了,這麼十萬火急?』

        結果那頭反而沒聲音了,夏碎耐著脾氣等,最後總算等來冰炎憋出的一句話:『其實,也算不上十萬火急。』

        ……冰炎,就算是你,也別這樣耍我。』夏碎臉黑,繼續耐著脾氣等冰炎的下文,『要是你現在說不出來,那就等你組織好語言再說。』

        『你知道我大學時喜歡褚吧?』

        『啊?』夏碎皺眉,不懂為何話題突然轉到這裡,『基本上和你比較好的沒人不知道吧?』

        『那你覺得,褚是怎麼看我的?』

        『我怎麼知道。』夏碎沒好氣地說,『如果你要我從片面判斷的話,他是喜歡你沒錯,但是這種喜歡是否是你想要的那種性質,我可不保證。』

        冰炎又沉默了。

        『何況褚後來不是去結婚了嘛,你自己也看到了,褚他連婚戒都不肯摘,應該是很愛對方。』夏碎抿了抿唇,還是把話說了出來,『既然如此,你就什麼都別開口了,省得兩人尷尬。』

        『但是對方已經過世了……

        夏碎發誓,他從沒聽過冰炎這麼不確定的語氣。

        『沒聽過死者是無法超越的嗎?』夏碎無奈道,『作為朋友,我衷心想要支持你去追求感情,但是如果對象是褚,你何必給自己找不痛快呢。』

        冰炎沒說話。

        『這麼晚打過來就為了這事?』夏碎實在懷疑冰炎今天抽風。

        『褚今天剛搬過來,他現在是我鄰居了。』

        夏碎差點把耳機拆了。

        『褚現在是你鄰居?』夏碎深深震驚了,『你們可真有緣……

        『所以我想,是不是天意要我去主動追尋我曾經錯過的……』冰炎有些遲疑,『你知道,我從不信命。只是今天,我有這種感覺……感覺要是再不採取行動,我會失去他第二次。』

        ……』夏碎特別理解喜歡的人就在眼前晃可是自己什麼都不能表示,就連表白也不行的苦楚。所以他猜,冰炎就是來問他意見的。

        ……我得先問問你,你對褚的感情到底有多認真?』夏碎緩緩地問道,『是想要攜手走到人生盡頭,或只是你一時情不自禁?』

        『夏碎,你我都已經過了那種衝動的年紀了。』冰炎靜靜道,『褚也是。』

        他也曾經相信這份喜歡的心情會在時間的歷練中慢慢消磨殆盡,是人要成長而不得不跨越過的情傷。

        他確實走過了,但是一回頭,他發現他還是喜歡。

        ……非褚不可?』

        『那也不是。』冰炎說,『未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只是我知道我現在若是沒有行動,我會後悔。我後悔過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

        『說得也是,沒有誰離了誰就會死這種事。』夏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事情,輕笑出聲,『但是心臟挺疼的。』

        ……夏碎。』

        『知道了,你不過就是想先和我坦個白,然後找我幫你謀畫出主意嗎。』夏碎說,『但是最主要的問題,你想過沒有?』

        『什麼問題?』

        『褚他到底喜歡男的還是女的?』

        ……沒有。』

        『那你就從這方面開始入手吧。』

        『沒必要。』冰炎說,『我是想讓他喜歡我,這和他喜歡男的女的有什麼衝突?』

        『冰炎,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其實很沒情商……

       

 

       

       

        吃完飯回到家的褚冥漾在玄關露出一抹癡傻的憨笑,但是怕隔壁聽見又死命地壓了下去。

        褚冥漾等笑夠了,才進屋洗漱,打開電腦,有一下沒一下地上網。

        作為設計師,他需要龐大的素材資料庫,因此他閒暇無事的時候一般都在蒐集資料,舉然是剪影、向量、各種風景攝影圖片等等都是他搜刮的內容。

        褚冥漾已經從和喜歡的人吃飯這種喜悅中沈澱下來,他畢竟已經是個社會人士,又經歷過騙婚這種事,早早就學會了給自己築起一套自我防衛機制。他確實很喜歡和冰炎單獨吃飯的感覺,但是他卻不會因此過份妄想。

        成年人都是這樣,儘管心存幻想,做的卻是最壞打算。

        期望不大,失望就不大。

        晚上十點半,褚冥漾接到褚冥玥打來的賴,他滑開手機:『姊?』

        他記得這時間褚冥玥差不多要睡覺了才對。

        『和你心上人坦白沒有?』

        ……坦什麼白啊……』褚冥漾臉黑,『姊,不要鬧了。』

        『誰跟你鬧,鬧的都是你。』褚冥玥哼道。

        褚冥漾閉嘴了,褚冥玥說得也不算錯,和褚冥玥鬥嘴,他就沒一次贏過的。

        『他沒請你吃頓飯?好歹這是你搬家的第一天,看在新鄰居和舊同學的份上,他怎麼也該請你吃頓飯吧。』

        『有啦。』褚冥漾心不在焉地說,『他有請我吃飯。』還叫我幫他收拾碗筷咧。

        『吃什麼?』

        『他做的。』褚冥漾說,『我才從他家回來……

        『他親自做給你吃?』褚冥玥的口氣十足懷疑。

        『姊,別想歪。』褚冥漾嘆氣,『還在宿舍時他就常常下廚的。他也只是順手而已。』

        『是嗎。』褚冥玥不置可否,『那你們聊了些什麼?』

        『沒聊什麼,幾乎都是工作上的事……

        『白痴,下次問他喜歡看什麼電影什麼書、有機會邀他一起看順便討論心得。』

        『為什麼啊?』褚冥漾不大明白。

        『如果他對你有意思,你們就給我在一起少磨嘰;如果他沒意思,你就給我絕了這心思另外找個人。』

        ……啊?』

        『反正我已經把你送到最近的地方了,接下來怎麼辦你給我自己看著辦。』褚冥玥凶狠地說,『我只給你兩年的時間,兩年後要是我判斷你還在情傷裡,我就會直接把你拽去德國。』

        『學設計日本也行啊,而且和台灣市場比較合……』褚冥漾說到最後聲音弱了下去,他清楚聽見褚冥玥傳來的冷笑了。

        『不就是不想離他太遠嗎?』褚冥玥哼道,『兩年,我只給你兩年。』

        『為什麼啊?』褚冥漾苦哈哈地問。

        『因為我要準備兩年。』褚冥玥理直氣壯,『簽證和作品集以及這兩年內的設計比賽,去那邊念博士學位不可能兩手空空就去啊。』

        褚冥漾:『……姊,我又沒打算讀博士學位……

        『兩年後你要是沒走出情傷,我看你就把讀書當成你情人好了。反正挺有天份的不是?』褚冥玥隨口道。

        褚冥漾覺得膝蓋有點痛。

        他被騙婚後失魂落魄了一陣子,是褚冥玥提議轉移褚冥漾的注意力讓他接觸自己的設計專業,沒料到褚冥漾挺有天份,學什麼都挺快,就好像一隻魚原先在岸上苦苦掙扎,好不容易又回到海洋中一樣。

        褚冥漾開始盤算著要不要跟著一起準備去德國的資料,就聽見褚冥玥幽幽開口:『你也不用跟我一起去讀博士,我就只是打算帶著你當書僮。』

        如果他們是用文字聯絡,褚冥漾一定會發過去一連串的……洗頻。

        親弟當書僮,褚冥玥你好狠的心!

        『你有空也去看看心理學的書。』

        褚冥漾皺眉,不樂意了,『姊,我又沒病……

        『你有病沒病不是你說了算,我說了才算。』褚冥玥霸氣地說,『何況看心理學的書就是有病?你姊我已經看了十本以上了,怎麼,你想說我患了絕病重症?』

        就算是心理認同嘴上也不能露出破綻,褚冥漾嚴肅地說:『絕對不是。』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心理腹誹這麼欺負弟弟當然有病。』褚冥玥不客氣地說,『去刷牙洗臉,睡覺。』

        褚冥漾乖乖掛斷電話然後去刷牙洗臉,他的牙膏還是他姊新給他買的,他懷著他姊姊果然還是很疼寵他的感動擠出一點塗到牙刷上,往嘴裡一刷。

        「呸呸呸呸呸!」褚冥漾瘋狂把牙膏給吐掉,然後衝去廚房不停灌水,因為太辣而被逼出了淚花。

        彷彿是算好時間一樣,他手機螢幕亮起,是褚冥玥傳來的新訊息。

        『新牙膏是我給你買的新整人玩具,墨西哥辣椒口味,誰讓你在心理罵我。』

        褚冥漾瞬間實在很想傳一個三條線接著火冒三丈的表情圖過去,可惜他沒膽。

        能不能讓他的感動持續久一點!能不能!

 

 

 

 

        褚冥漾和冰炎各懷心事地度過了搬家後的第一晚,隔日,照常該幹麻便幹麻。

        成年人沒辦法像學生時擁有那麼多資本可以揮霍,他們的時間大約六成是工作、三成是睡覺、只剩下一成分給娛樂和戀愛。

        冰炎隔日照常上班,進公司開會,拿業務報表,看世界財經頻道,準備各種資料用來說服客戶下標。

        原本和他合作的對象叫耶呂,只是很可惜雙方一直無法取得共識,對於對方得寸進尺的有意為難,要是冰炎是才出社會的新鮮人才忍不下這口氣,然而他現在已經學會不當場發作了。

        儘管他知道他如果動用老家勢力,十之八九就換耶呂跪在自己眼前求合作了。

        沒幾個人知道冰炎真正的家世,就像所有人都不知道為何褚冥漾叫他亞一般。他只是在臺唸書,周遭好友都只以為他是一個普通海外求學的學子。

        其實冰炎的父親叫亞那瑟恩˙伊沐落,是世界排名前三十的富豪;母親是巴瑟蘭家的長女,巴瑟蘭則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車廠品牌股東。

        冰炎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之後亞那就帶著冰炎過來台灣唸書,也就是因為才認識了褚冥漾。

        後來亞那要回去時也理所當然地要將冰炎一起帶走,卻被冰炎拒絕了,他那時喜歡褚冥漾喜歡得不肯離開,雖然他當時沒注意到那種心情叫做戀愛,亞那倒也沒多加為難,只是囑咐幾句便自己回國了。

        然後多年來,父子間的聯繫就只靠微弱的通訊軟體勉強維持著。

        倒也不是說他們之間相處有什麼矛盾,只是亞那真的太忙,冰炎又是個不會主動撒嬌的性子,時間久了難免生疏了起來。

        不說冰炎的真正父母,就是他的乾爹乾媽,也是大有來頭,單純比名氣甚至還超越了他的父母。

        他的乾爹乾媽正是無殿的主事者,無殿則是世界級的軍火商,平常和政府及一些地下企業都相交甚密,亞那也是因為生意上的需求才透過線人認識傘和扇的,雙方聊得投緣,雖說如此,冰炎是傘和扇的乾兒子這件事卻世界上卻只有五個人知道。

        冰炎對此不怎麼在意,因為早早脫離了特殊圈,因此冰炎並不認為自己有哪裡特殊,他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普通的市井小民,頂多就是未來他的財產可能有點多。

        但是冰炎可不喜歡光靠這種長輩留給他的財產度日,所以他現在仍然很拼命,比較起來,靠著自己雙手賺來的錢財要踏實多了。

        他原本計畫用三年在別家公司打拼,學習業務經驗,接著就自己開公司,只是沒料到褚冥漾結婚對他的打擊太大,躲到國外整整六年才回來。

        這一回來後他也沒了創業的雄心壯志,只是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卻也模糊不清了。看到褚冥漾轉換跑道去當了他沒怎麼接觸過的設計師,他不禁也細細思索起來。

        念財經金融是因為他家的情況特殊,倒未必是他的興趣所在。

        照常上完班,回到家已經晚上七點了。

        剛好明天放假,冰炎有一整天的時間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離職?』夏碎誇張地叫道,『你都快升職了,這時候離職?』

        『我想要有更多自己私人的時間。』冰炎簡短地說,『我需要慢下腳步。』

        他當時就是走得太急,才會錯過褚冥漾,如果他那時照常讀兩年碩士,慢慢地物色工作,也許他就不會因此搬家,搬離褚冥漾,那麼在褚冥漾結婚前,他至少有機會和褚冥漾談一談。

        『那你打算離職多久?』夏碎問道,『冰炎,讓我問一句,你該不會是打算離職專心追人吧?』

        『是有這麼打算。』

        ……我該怎麼說你好……』夏碎嘴角微抽,『我一直以為你是我們中最理智的,沒想到是最瘋的。』

        『我不想重新開始一次後,還有工作作為沒有成功的理由。』冰炎說,『如果失敗了,那也只能是因為我們有緣無份。』

        『所以才說你瘋。』夏碎感嘆道,『那你存款夠你支撐多久?』

        『撐到不能撐時,我當然會去找工作。』冰炎說,『你就專心給我使招就好好了。日本人花招不是很多嗎?』

        『你對我國到底有什麼樣的誤會……』夏碎眼皮抽筋了一下,『好吧,就算你離職好了,你想過你要怎麼做了嗎?』

        『我這不是在問你嗎?』冰炎沒好氣地反問。

        ……基本上,兩個男人能幹的事情很多。』夏碎想了想,『看球賽啊、釣魚啊什麼的,甚至是出海去玩,換個環境,人會比較容易說出心裡話。』

        『所以我直接約褚出海釣魚嗎?』

        『看你啊。』夏碎說,『其實要我說,冰炎,你這種想盡辦法要找個理由約人出去的舉動根本欲蓋彌彰,如果你不想冒著把人嚇跑的風險直接坦白,旁敲側擊一下看褚的性向到底是異性還是同性,如果是異性,我勸你就別找不痛快了。』

        『這你已經說過了。』冰炎有些不悅,悶聲道。

        ……其實你還是有機會的,性向嘛,同性、異性、雙性。』夏碎安慰道,『至少你還有三分之二的機會是可以雀屏中選的。』

        『那機率挺高的。』冰炎在短短幾秒內完成了各種統計機率換算,完全不知道好友在另外一端黑了臉。

        夏碎望向窗外,有點憂傷曾經的自己是否也是這般沒智商。

       

       

 

        褚冥漾雖說不用早起,但是隔日他也是起了個大早,想說蹲門搞不好可以製造巧遇和冰炎一起吃個早餐。

        結果他在走廊上晃來晃去,就是沒等到冰炎開門,讓他不禁懷疑冰炎早就出門了。

        至於為什麼是出門而不是睡過頭?拜託,那是冰炎,大學四年全勤沒有遲到早退的冰炎耶。

        褚冥漾晃到將近九點半,實在是肚子餓得撐不住了,只好遺憾地下樓填飽自己的五臟廟,剛好錯過才出門準備上班的席家兄弟。

        褚冥漾在附近晃了晃,因為才搬來,褚冥漾對附近並不是很熟,於是就想趁著閒暇時將附近給逛熟。

        在肩負著了解偵查的重大任務之下,褚冥漾光榮地……迷路了。

        雖說他不趕時間,但是一直在同樣一個地方鬼打牆,心情實在不是很好。

        他拿出文明利器手機--這簡直是科技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然後悲劇地發現他只剩下6%電力。

        「我的行動電源……」褚冥漾趕緊翻了翻隨身包,發現他只帶了鑰匙、錢包和手機,而且錢包裡面只有零錢,剛剛吃早餐時已經用掉了。

        沒有裝錢的錢包,什麼都不是。

        褚冥漾只好厚起臉皮,打算問路回家,又發現一件更悲劇的事情。

        他才搬入新家,還沒把新地址記熟呢。所以就算要問也只能問有沒有知道他家在哪,可是誰知道他家在哪啊!

        如果褚冥漾手邊有個出氣包,他會毫不猶豫地將之拿起重重摔到地上來懲罰自己的愚蠢。

        可惜他沒有。

        於是他只能自己黯然消魂地在路上漫無目的地閒晃,順便碰碰運氣是不是有什麼冥冥中的指引可以把他引回家。

        褚冥漾左彎、右拐、再直走,實在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個區域來了。

        怎麼剛剛才見過棕色捷運站,現在他居然站在黃色捷運站前呢……

        褚冥漾默默地站在街口,四十五度角望天,深深地為自己的路癡屬性憂鬱了。

        一個奔三而立的大男人,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迷失了人生方向。

        於是就在冰炎專心上班之際,褚冥漾在回家的道路上英勇地越走越遠。

       

 

        褚冥漾自然不可能在外頭發呆浪費一整天的時間,他想反正都迷路了,自己今天又沒行程,手頭的案子除了夏天雪屋也沒有其他,乾脆就挑了間書店走進去,逛了起來。

        說起來褚冥漾也是個奇葩,他認不得路,但是他認得書,因此在書店內他反而從沒搞錯過方向。

        或許是因為褚冥玥是室內設計師的關係,所以褚冥漾進入書店後也常常學褚冥玥打量室內裝潢和動線。

        這家書店空間挺大,一進門左側就是櫃台,牆邊排了約莫十二、十三個大書櫃。右斜前方是金屬製的懸空螺旋梯,樓梯用了點巧思,在每一塊板子下面鑲上了風鈴,只要有人上下樓,風鈴便會因為震動飄逸出輕脆悅耳的聲音。右手邊是一些小文具和玩物。回到中間放眼望去,店內並非一排一排的制式書櫃,倒是根據書籍類型做了幾個圓柱沙發坐,圓柱本身則是簍空放滿了書籍,倒也有趣。

        再往裡面走些,就沒那麼多驚喜了,和一般書店沒什麼兩樣。

        褚冥漾走了走,他原先是打算挑一本設計相關的書籍來看的,結果卻在中途看到了一區標明同志文學的牌子,腳步頓了頓。

        褚冥玥是有叫他去多看點心理學的書啦……

        褚冥漾裝作在挑書的樣子,在那附近逗留徘徊,又給他發現了驚人的事實。

        同志文學旁邊是耽美小說區,褚冥漾這時候還搞不清楚耽美是什麼東西,他只是想裝若無其事的樣子挑本旁邊的書看,然後走幾步,假裝還書還錯櫃子,再順理成章地拿同志文學的書來看一看。

        褚冥漾知道自己喜歡冰炎,不過他也沒因此混過GAY吧之類的地方,也沒有去找相關的資料來看。因此褚冥漾雖然歲數是沉穩內煉散發成熟魅力賀爾蒙的二十九歲,但是實際上他某一方面可謂是一片白紙,不說聖母,但是小白蓮妥妥的沒違和。

        只是褚冥漾在拿了一本<總裁請接招!>的耽美小說後,附近有兩個女大學生望著他癡癡地笑,那笑容讓褚冥漾不明所以地起了一片雞皮疙瘩。只是出於禮貌,他也微笑回去。

        然後那兩個女大學生就像是瘋了一樣笑個不停,開始彼此咬耳朵,因為畢竟是書店,雖不比圖書館安靜,但是每個人說話都是壓低聲音地說,再加上有段距離,褚冥漾沒辦法聽見這兩個女大學生在說什麼。

        好在他也不用糾結太久,因為女大學生說完就離開了,離去前其中一個還給他豎起拇指,對他用口形說了句話,這句話褚冥漾看懂了,對方叫他加油呢。

        只是他要加什麼油?雙方萍水相逢,對方也不可能知道他接了什麼案子之類的吧。

        褚冥漾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索性不去管她們,要知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人也是百百款,就當他遇到其中一種過去從沒見過的品種好了。

        褚冥漾拿起那本<總裁請接招>的耽美小說閱讀起來,只是一開頭他就發現不大對了,主角是男的,可……另外一個主角也是男的?

        褚冥漾趕緊抬頭,確定沒人注意他後,偷偷地把書給帶到試閱區給讀了起來,越讀越臉紅心跳。

        原來……兩個男人,可以這樣搞啊……

        書裡頭是講一個小助理和總裁老闆鬥智鬥計的故事,結果最後鬥到床上去了。

        小說挺薄,褚冥漾沒用多久就翻完了,只覺得意猶未盡。

        他下意識地想要直接結帳,但是很快想起來他現在身上沒錢,又是遺憾又是可惜地把書給放回原位了。

        再然後,他新世界的大門就此打開,回不去了。

       

 

        褚冥漾在書店回過神時,他已經看完了<總裁請接招!><特殊傭兵><流星花園><滾出去敗家子!><才不是兄弟><這世界不科學!>,一整天就這麼過了。

        褚冥漾看了看店內牆上的大鐘,再看看這一整櫃的耽美小說,感覺自己的心靈被滋潤了,這猛然離開,還真有點捨不得。

        一路看書看到連午餐都沒吃要直接吃晚餐了,他就是當時考大學時都沒這麼用功。

        褚冥漾有些戀戀不捨地走出了書店,這次特別用心地記了書店店名。店名也挺好記,叫綻放書局。

        當褚冥漾走出書局時發現大事不好,白天他都找不著路了,如今太陽下山,雖然因為夏天的關係還是有些光亮,但是也馬上就要天黑了,晝夜是兩個世界,他找到路回家的希望更渺茫了。

        褚冥漾呆了呆,拿起手機,迅速發了個簡訊給褚冥玥:『姊,我新家地址是?』

        褚冥漾默念著千萬別打過來,因為褚冥玥要是打過來一定就是先嘲諷他,然後十之八九他用來救命的6%電力就會率先告竭。

        褚冥玥發來一串地址,末尾還不忘嘲笑他是不是搬家後的第一天就在附近家附近迷路找不到路了。

        褚冥漾對此保持沉默,再沉默。

        沉默是金,聰明人是懂得攢金子的,他是聰明人,自然要攢金子。

       

        知道地址後,褚冥漾終於順利招了一輛計程車,打車回府。

        等到了公寓後,褚冥漾請司機在下頭等,他上樓拿個錢包,結果這司機之前才這樣被人陰過,死活不肯放褚冥漾離開,非要褚冥漾叫人下來付錢,褚冥漾左右為難,他家目前只有他一人住,去哪叫人啊?褚冥玥遠在南部,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司機就又退了一步,說要不你請鄰居幫個忙吧。褚冥漾就更為難了,他昨天才搬來啊,又不熟。

        雖說冰炎……好吧,這不是熟不熟的問題,這是面子的問題。

        但是司機也有他的道理,就在雙方僵持不下,司機快要把褚冥漾給拖去警局指著鼻子大罵坐霸王車時,一對棕髮兄弟走了過來。

        「怎麼了嗎?」

        於是褚冥漾把事情給解釋了一遍,對方又問仔細了些,發現褚冥漾就是剛搬進來的邊門鄰居,當下就笑了。

        「這小事情嘛。」戴洛爽朗一笑,「都是鄰居,我先替你墊了吧。」

        「多謝。」褚冥漾很感激,「我等等就還你。」

        打發走司機,戴洛向褚冥漾伸出手,「我叫戴洛,他是我弟,阿斯利安。」

        「你們好,我叫褚冥漾。」褚冥漾笑著向他們握手,「昨天剛搬進來的,還來不及登門打招呼,回頭請你們吃飯。」

        「好啊。」戴洛也不跟褚冥漾客氣,笑道,「我們挺有口福的,是吧?阿利。」

        「是啊。」阿利促狹地說,「冰炎才搬來就請過我們吃飯,現在換你。看來今年體重要增加了。」

        「亞請你們吃過飯?」

        「亞?」兄弟倆困惑地望過來。

        「就是冰炎。」褚冥漾不好意思地說,「他是我同學,叫習慣了。」他知道突然上升的那種想表現自己比冰炎更加親密的心態是什麼,只是他不知道自己這種歲數了還這麼幼稚而已。

        褚冥漾想到這裡,就又突然氣悶了。

        「同學?那你們可真有緣。」戴洛沒想那麼多,哈哈一笑,「吃過晚餐沒?還沒的話一起吃吧,擇日不如撞日嘛。」

        褚冥漾點點頭,「那我上去拿個錢包。」

        「快去吧,我們等你。」

        「你順便看看冰炎要不要一起吃吧。」阿利接著建議。

        褚冥漾腳步一頓,回頭笑道:「好。」

        褚冥漾才經過耽美小說的洗禮,此時渾身上下都不對勁,也幸虧他運氣好,翻到的都是輕鬆溫馨小白文,沒翻到什麼虐戀情深不怕虐只怕不虐的BE文,不然按照他多愁善感的個性,搞不好會當場就哭出來,一個大男人在書店看耽美看到哭,那畫面簡直太美不能想像。

        褚冥漾回到家中拿了行動電源和填飽錢包,轉身出了門就去按冰炎的門鈴,結果無人應門。

        褚冥漾猜對方可能還在加班,雖然遺憾也只能下樓和席家兄弟會合,畢竟總不能把剛見面的鄰居就晾在樓下吹風。

        褚冥漾和席家兄弟出門吃晚餐時是六點半,而冰炎七點才到家,如果他早知道提早半小時回來能夠蹭上褚冥漾請的一頓飯,他就不會選在今天加班。

       

 

       

 

昀羲碎念:

我想挑戰日更一萬………

但是明天十一個小時我要是還能更一萬我就是天才!

總之舊情總算是上正軌了,兩人中間總是要有一人主動嘛不然怎麼開始呀你說是吧!

主旨就是在暗戀中搞笑、搞笑中放閃!

前面那什麼悲春傷秋都給我一邊去吧!!!

總之看在今天是粗長君的份上,給我一個擁抱吧!(張開雙臂

↑抱歉啊最近窗子有點大我整個人都瘋掉啦哈哈哈!!!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星星海
  • 冰炎和夏碎的談話雖然嚴肅但卻非常的搞笑!笑死我了!漾漾啊,就這樣迷路了。。。咳。。。不過這也是他的可愛之處(?)漾漾看耽美文。。。太勁爆了!不過。。。請再對看一點~大大,你的文很特別,真的很喜歡~請繼續加油~
  • 暗戀中搞笑!搞笑中放閃!(握拳

    新增漾漾路癡屬性ww

    冰炎已經行動了,那漾漾這邊也得有些變化嘛w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6/01/28 23:42 回覆

  • 響玥
  • 昀羲大大的文依然好看!!抱歉最近因為阮囊羞澀買不了新本,努力存錢中...
  • 不勉強啦XDDD
    等完售以後一樣會放全文的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6/01/28 23:43 回覆

  • 亞里
  • 發現Bug啊啊啊~~~
    第一章漾漾明明25歲為麻這裡變29了Q_Q
    人家可愛的漾漾突然快奔三有點小小的驚了一下... _( :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