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巧打開新世界大門的褚冥漾在耽美腐海中流連忘返不可自拔,這實在也怪不得褚冥漾。

        他的症狀就像是從沒去過夜店的人只要上癮就很難戒除,自制力反而不如常常泡夜店的人。

        褚冥漾一臉深沈地坐在電腦桌前,如果有人經過,看他神色搞不好還會以為褚冥漾在進行什麼學術思考,或是設計開發。

        褚冥漾作為一名設計師,他會堅持自己真的在進行各方探究,原來耽美裡面的性別不分男女只分攻受;或是床上各式各樣的性愛姿勢有沒有再開發的可能……呸呸錯了,是床舖的材質耐力度有多高才能承受這種高強度的啪啪啪運動。

        褚冥漾表情嚴肅地滾動滑鼠,下拉一連串表單,陷入了人生中罕見的劇烈掙扎:

        預算有限,他該買哪幾本耽美來撫慰心靈?

        掙扎許久苦無效果,褚冥漾乾脆兩眼一閉,隨便點擊,點到哪個就買哪個。

        在他一口氣下標了十本耽美小說後,就像做完什麼劇烈運動似地長長吁了一口氣。

        『叮咚!』

        褚冥漾有點困惑,現在是早上十點,誰會找他?

        褚冥漾揉了揉有些酸澀的眼睛,起身去玄關準備開門,結果從貓眼裡看見冰炎時嚇得想往後逃,結果不小心摔了一跤,砰咚一聲發出好大聲響。

        『叮咚叮咚叮咚!』門鈴被連按好幾下,褚冥漾甚至還聽到敲門聲。

        幸虧他大門是雙層不鏽鋼製的,也不怕冰炎砸爛。

        至於他為什麼會嚇了一大跳……

        褚冥漾略為苦逼地想,他剛剛看了一堆網路連載的耽美小說,攻受都在腦海裡自動替換成冰炎和他,他甚至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研究他如果和冰炎成為情侶,那麼攻受的角色應該怎麼分配。

        結果一回神就看見被意淫的對象來敲門了,讓他有些心虛。

        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又把視線移向頗有要破門而入敲門聲越來越大彷彿用砸的大門,花了兩秒做決定。

        如果他回去換套衣服過來冰炎若是追問他怎麼這麼久才開門他可一點都不想回答換衣服這種愚蠢至極的答案,天知道兩個男人碰面幹什麼還要特地換衣服,尤其這兩個男的還是同學。

        褚冥漾開了門,就看見冰炎皺著眉頭看他:「剛剛怎麼了?」

        「沒什麼,不小心摔了跤。」褚冥漾咧咧一笑,「今天不加班?」

        「沒有。」冰炎道,「你吃過早餐沒?」

        「還沒。」褚冥漾說,「都這時間了,我想等等午餐一起吃好了。」

        「要不要一起吃?」冰炎問,「我睡晚了,到剛剛才起來。」

        褚冥漾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你還是冰炎嗎?」

        冰炎睨他一眼。

        「工作太累?」

        「有點。」冰炎說,「我知道一家不錯的早午餐店,要不要一起?」

        「好啊。」褚冥漾想不出拒絕的理由,點頭答應,「那我先換個衣服。」他沒想太多,側身就讓冰炎進屋了,「你先進來等一下吧。」

        褚冥漾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情不是開衣櫃而是關電腦,他可不想冒任何風險讓冰炎知道他在接觸耽美。

        褚冥漾換了一套素色的休閒裝,出去時冰炎已經像是在自家一樣自在地做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他可真自動。

        褚冥漾暗自慶幸自己從不看電視成人頻道,不然剛剛冰炎一開電視……嘖嘖。

        「我好了。」褚冥漾檢查了一下自己手機鑰匙錢包全都有帶,對冰炎道。

        「那就走吧。」冰炎關了電視,舉手投足間盡是隨意,看得褚冥漾心酸又無奈。

        冰炎這種把他當自己人的態度他是很高興啦,但是同時也很痛苦,不可能有結果的暗戀對象整天在自己眼前做些親密動作……好吧其實也沒親密到哪裡去,但是褚冥漾心中就是那個酸哦。

       

        冰炎開車,褚冥漾坐在副駕駛座上望著窗外直打呵欠。

        「你沒睡飽?熬夜?」冰炎問。

        「是啊,找資料找過頭了……」褚冥漾嘟囊著,但是他是絕對不會說是哪方面的資料的。

        冰炎蹙眉:「你不是SOHO族嗎,這案子有這麼趕?」

        「沒……」褚冥漾說,「就是不小心忘記睡覺而已……

        「你等等吃完就回家補眠吧。」冰炎說,「哪有人整夜不睡的,健康還要不要了。」

        「說得好像自己沒幹過似地。」褚冥漾取笑道,「你當時花一年讀完碩士還不是幾乎天天熬夜。」

        「那不一樣。」冰炎嘴角抽了抽,「何況那時年輕有本錢耗,現在總該注意了。」

        「是是是。」褚冥漾吐吐舌頭,「我姊不在,倒換你來管我了。」

        「有意見?」冰炎挑眉。

        「不敢。」褚冥漾笑道,「你說的店在哪啊?這麼久還沒看見?」

        「已經到了。」冰炎說,「但是不好停車,所以我在找車位。」

        「哦。」褚冥漾點點頭,建議道:「不然下次換我騎車?」

        「然後連人帶車一起搞丟嗎?」

        「喂!」褚冥漾抗議道,「我又不會把自己搞丟!」雖然他才有前車之鑑,但是冰炎不知道,所以他決定睜眼說瞎話。

        「難說,誰讓你前科累累。」冰炎睨他一眼,「如果你手機沒了導航功能,你丟不丟?」

        …………」褚冥漾氣勢微弱地回道,就一定要這樣戳他短處嘛!

        冰炎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停車位,兩人下了車,冰炎領著褚冥漾走。

        「走這邊。」

        這中間儘管褚冥漾很努力地想要記住路,看到大招牌右轉,再左拐第二個小巷,出去後再走第三條馬路……

        然後,他放棄了。

        反正冰炎就住隔壁,他總會把自己拎回去的。

        褚冥漾自我安慰道。

       

        冰炎帶褚冥漾來的早午餐店很難得地是中式的,燒餅油條、鹹豆漿、饅頭、飯糰、芝麻餅、白粥、小菜……

        褚冥漾高高興興地點了饅頭加蛋加肉鬆,再叫了碗鹹豆漿;冰炎則是要了兩個水煎包配辣醬再加甜豆漿。

        兩人邊吃邊聊,就如同又回到學生時代那種近距離接觸--不是說肢體接觸--而是心靈。

        「你沒打算再婚?」冰炎狀似無意地詢問。

        「沒有。」褚冥漾笑容不變,心中卻在發苦,方才那種心靈上的接近彷彿瞬間消失不見。

        「你不可能總自己一個人過下去吧?」

        「我可以一個人生活得很好。」褚冥漾有些僵硬地說,但是冰炎沒看出來,「那你咧?就光說我。」

        「我當然會找人。」冰炎道,「只是對方還……

        褚冥漾雙眼瞠目,訝然道:「你有對象了?」

        「稱不上。」冰炎老實說,「我還沒告訴他。」

        「是誰啊?」褚冥漾表面興沖沖地問,心臟卻像是有把鈍刀在磨,沒有滴血,只是疼痛難耐。

        「不告訴你。」冰炎含糊其詞。

        褚冥漾也沒真的逼問,他甚至不想聽見冰炎說出那個人的名字,所以他只是切了聲,說:「小氣,我又不會和你搶。」

        「等他點頭後,我會告訴你。」冰炎認真道。

        「好好好,你不說就不說。」褚冥漾最怕冰炎這樣認真的保證,他每一次都會被這種眼神擄獲,但是對方卻不自知。

       

       

       

        冰炎是計算好的。

        他一早起床,將大門開了個縫,好讓自己可以隨時聽到外頭的風吹草動。

        結果一直等到席家兄弟八點出門經過,好意按鈴提醒自己門沒關時,褚冥漾家愣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繃著臉向席家兄弟道謝,然後把門關上。

        他從貓眼中確定席家兄弟出去後他又把門打開,結果沒隔多久阿利又上來了,兩人撞了個正著。

        「冰炎,你要出門啊?」阿利挺熱情的,「要去哪?要不要順便載你一程?」

        冰炎擠出笑容,「不用了。你們忘東西了?」

        「是啊,剛上車時才發現沒帶相機。」阿利笑道,「我們要去外拍。」

        「這麼好。」冰炎維持笑容,「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好像也有東西沒拿。先掰了。」

        「掰。」阿利不疑有他,回家拿相機去了。

        關上門的冰炎深吸了一口氣,幸好剛剛褚冥漾那邊也沒動靜。

        冰炎煩躁地等啊等,等啊等,等到牆上掛鐘指針指向十時,他終於決定不能這麼等下去了。

        如果褚冥漾四、五點就出門的話,那他等再久也是白搭。

        但是冰炎不甘心自己一整個早上想要製造的巧遇一起吃早餐計畫什麼都沒做就化為烏有,所以他還是去按了褚冥漾的門鈴。

        結果他發現褚冥漾在家。

        是了,褚冥漾搞不好忙到忘記吃飯也是有可能的。當初大學時褚冥漾就常常埋頭苦幹一件事時就會忘了吃飯喝水甚至上廁所。

        『集中力高是好事,怎麼放到你身上就這麼讓人不放心。』冰炎還記得自己曾經嘴角抽搐地問道,當時褚冥漾為了寫作業,一整天沒吃沒喝沒上廁所,幸虧他們同寢他有發現。

        『我也不知道。』褚冥漾很無辜地回望他,『就想說一鼓作氣,寫順的時候就不想斷掉啊,不然就找不回狀態。』

        冰炎想他是不是中斷了褚冥漾的狀態,不過看褚冥漾的樣子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他索性就不管了。

        「剛剛怎麼了?」他聽見裡面傳來一聲轟然巨響,嚇了他一大跳,等褚冥漾開門後才放下心。

        「沒什麼,不小心摔了跤。」

        他才想責備褚冥漾怎麼這麼不小心,對方就衝他一笑:「今天不加班?」

        「沒有。」冰炎吞吞口水,有點心虛,他連離職單都要準備申請了,但是他還沒打算和褚冥漾提,「你吃過早餐沒?」

        「還沒。」褚冥漾說,「都這時間了,我想等等午餐一起吃好了。」

        「要不要一起吃?」冰炎問,手心微微出汗,趕在褚冥漾開口前補充:「我睡晚了,到剛剛才起來。」

        褚冥漾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你還是冰炎嗎?」

        冰炎忍住想要揉捏他臉頰的欲望,後知後覺地想到他並沒有睡晚這件事,席家兄弟是知道的。

        他怎麼會撒了個這麼容易被戳破的謊。

        冰炎有點懊惱。

        幸好這個小謊無傷大雅,褚冥漾應該也不會去和席家兄弟求證他是不是真的晚起這種小事。

        「工作太累?」褚冥漾關切地問。

        「有點。」冰炎說,天知道他已經決定在追到褚冥漾前和工作劃清界線了,「我知道一家不錯的早午餐店,要不要一起?」

        「好啊。」褚冥漾答應得很爽快,「那我先換個衣服。你先進來等一下吧。」

        於是冰炎順利登堂入室。

        他打量了褚冥漾的新住處,趁著主人不在,肆無忌憚地四處走走摸摸。

        褚冥漾家的格局方正,木質地板,米色牆壁,牛皮沙發,電視牆頗富巧思,所有播放器或是數位機都被巧妙地收了起來,視覺上相當乾淨,給人一種舒適放鬆的氛圍。

        冰炎拍了拍沙發,有點想知道如果褚冥漾出來看到自己旁若無人擅自動了他的東西時會是什麼反應。

        於是他打開了電視,在沒有主人許可下擺出一副主人的架子來。

        褚冥漾換了一套素色的休閒裝,就如同這個空間給人的感覺--賞心悅目。

        「我好了。」褚冥漾見冰炎大剌剌地佔據沙發轉著電視也沒說什麼。

        「那就走吧。」冰炎關了電視,心中有點竊喜。

        褚冥漾對他這種隨意的舉動並不在意,那這至少代表對方把他當成自己人。只是這自己人的位置,不知道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心意而丟了。

        冰炎拎起自己的包,轉頭就把這種消極悲觀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車上褚冥漾一直打呵欠,冰炎忍不住問道:「你沒睡飽?熬夜?」

        「是啊,找資料找過頭了……」褚冥漾看起來真的很精神不濟,讓冰炎很心疼。

        他蹙眉:「你不是SOHO族嗎,這案子有這麼趕?」他不討厭褚冥漾賺錢工作,甚至是很欣賞的,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個即使擁有萬貫家財也想自己腳踏實地賺錢的類型。

        但是他現在認真考慮讓褚冥漾不要這麼累的辦法。

        「沒……」褚冥漾說,「就是不小心忘記睡覺而已……

        「你等等吃完就回家補眠吧。」冰炎說,克制自己不露出多餘的關心,「哪有人整夜不睡的,健康還要不要了。」

        「說得好像自己沒幹過似地。」褚冥漾取笑道,「你當時花一年讀完碩士還不是幾乎天天熬夜。」

        「那不一樣。」冰炎嘴角抽了抽,「何況那時年輕有本錢耗,現在總該注意了。」

        「是是是。」褚冥漾吐吐舌頭,「我姊不在,倒換你來管我了。」

        「有意見?」冰炎挑眉,心臟卻跳得厲害。

        「不敢。」褚冥漾笑道,「你說的店在哪啊?這麼久還沒看見?」

        「已經到了。」冰炎說,「但是不好停車,所以我在找車位。」

        「哦。」褚冥漾點點頭,建議道:「不然下次換我騎車?」

        「然後連人帶車一起搞丟嗎?」

        「喂!」褚冥漾抗議道,「我又不會把自己搞丟!」

        「難說,誰讓你前科累累。」冰炎睨他一眼,「如果你手機沒了導航功能,你丟不丟?」他和褚冥漾同學了整整七年,當他不知道褚冥漾的路癡屬性是綁定技能嘛,沒了導航就回不了家的傢伙,說不會把自己搞丟?

        作夢也不會比較快的,真的。

        …………」褚冥漾氣勢微弱地回道。

 

        冰炎用了點小計,他故意開車開到比較遠的位置,然後戴著褚冥漾下車用走路的過去,他算準褚冥漾只要超過三個拐彎就會認不得路。

        果不其然,褚冥漾一開始還在專心記路,結果第三個拐彎後他就一臉大義決然地放棄了。

        冰炎在心中忍笑,帶他來到早午餐,看見褚冥漾雙眼放光,他知道他賭對了。

        褚冥漾偏愛中式早餐這點還是沒變。

        兩人邊吃邊聊,剛巧隔壁有一家子也在吃,父母帶著兩個孩子享天倫之樂,其樂融融。

        冰炎掃了那桌一眼,轉過頭來就問褚冥漾道:「你沒打算再婚?」他手心全是汗,這樣問應該不突兀吧……

        「沒有。」褚冥漾斬釘截鐵地說。

        「你不可能總自己一個人過下去吧?」冰炎略略鬆了一口氣,又問。

        「我可以一個人生活得很好。」褚冥漾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你咧?就光說我。」

        「我當然會找人。」冰炎道,「只是對方還……

        褚冥漾訝異的表情刺痛了冰炎的眼睛:「你有對象了?」

        「稱不上。」冰炎說,內心十分失望,按照褚冥漾這種反應來看,對方明顯對他沒意思,「我還沒告訴他。」

        「是誰啊?」褚冥漾興致勃勃地問。

        「不告訴你。」冰炎有點賭氣。

        褚冥漾切了聲,說:「小氣,我又不會和你搶。」

        「等他點頭後,我會告訴你。」冰炎望著褚冥漾,堅定地說。

        「好好好,你不說就不說。」褚冥漾舉起雙手告饒。

        兩人吃完飯,回去的路上褚冥漾撐不住睡著了,冰炎發現後呆了呆,咬牙不繞路了,直接開回家附近找了個停車位停車。

        他也不叫醒褚冥漾,就只是這樣一直默默凝望著。

        只要褚冥漾沒有開口拒絕他,那他的機會就不是零。而在他開口告白前,他一定、一定要讓褚冥漾喜歡上他。

        冰炎的指甲默默沒入了掌心,他眉頭一皺,鬆開。

        還挺痛的,真搞不清楚為什麼其他人下定決心時都要握拳。

        冰炎不知道,那是因為沒人能夠用力到把指甲給刺進皮膚。

 

 

 

昀羲碎念:

我盡力了………五千……

還要早起,真沒辦法再擠一萬了……

等我休假時補吧QAQ

雖然大家應該都看出來了,不過還是說一下,舊情是採用兩人視角彼此交換的寫法,站在學長的角度看事情和站在漾漾的角度看事情會發現有微妙的誤差

比如,冰炎心疼漾漾找資料整夜未睡工作辛苦,但是那其實是漾漾自己在那邊看耽美看到忘記睡而已,跟工作沒啥關係………

漾漾會往腐男的方向勇猛進化!

學長……嗯,還是學長(欸

 

 

昀ㄒㄧ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