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冰炎查了所有他能查到資料,最終確定了某個在市區的大型設計博覽會。

        這麼大型的設計相關活動,褚冥漾應該是有興趣的吧。

        接著冰炎就開始研究訂票,他可以說是主管送的票當歡送禮物之類的,就能順勢和褚冥漾提起他離職了。

        至於為什麼離職……他可以說他太累了,想休息一陣子。

        打定主意,冰炎果斷地自掏腰包訂了兩張門票。

        過一天他去超商順利取票後,他回到公寓卻並不急著進屋,反而

到隔壁按下了門鈴。

        等到褚冥漾探頭出來,冰炎狀似隨意地遞出來兩張票,「褚,你下禮拜二有沒有空?」

        「啊?」褚冥漾看清楚冰炎手上的票後,說,「設計博覽會?」

        「嗯,我主管送我的離職餞別禮。」

        「離職?」果不其然,褚冥漾一臉詫異,「你不是要升官了嗎?怎麼好端端的突然離職了?」

        「想休息下。」冰炎說,「之前工作量太重,我幾乎沒什麼私人休息的時間,一個月也才休五天,有些時候因為客戶需要也沒辦法休假。」

        「這樣是滿累的。」褚冥漾理解地點點頭。

        「你不是設計師嗎?我想說這票剛好有用,就來問問你要不要一起去。」

        「一起去?」褚冥漾重複了一次,「你對設計也有興趣嗎?」

        「不算是,就只是想認識一下你拋棄了四年專業所選擇的行業是什麼樣子。」

        褚冥漾微赧,有點靦腆,「其實也沒什麼……時間什麼時候?」

        「下個禮拜二可以嗎?」冰炎問,手心卻在冒汗,他真的挺怕褚冥漾沒時間。

        「可以啊。」褚冥漾笑著答應。

        見褚冥漾答應,冰炎這才鬆了口氣,又順便進到褚冥漾家的客廳蹭了一頓飯,這才心滿意足地回到自己家。

        他下個階段的目標是要進入褚冥漾的臥室。

        冰炎把一張寫滿目標的紙上將開口邀約給勾了起來,並在旁邊附註說明設計博覽會。

        那張紙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些開口邀約,開口出去玩、開口談論同志議題、開口製造舊情復燃的謠言,開口………諸如此類,儼然一張進度條,只可惜現在進度只有百分之一而已。

       

       

 

        褚冥漾在冰炎遞過來設計博覽會的門票時他下意識地想要說這個他已經有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絕冰炎的好意。

        而且他原先看見兩張門票,以為冰炎是要叫他找人陪他去,避免自己總是一個人啦、幫他製造交女朋友的機會啦之類的,就是沒想到冰炎要陪他去。

        褚冥漾表面看不出異常,但是內心已經在歡呼了,等冰炎走後,他就奔到臥室的床上跳上跳下,興奮得不能自己。

        這和一起吃早餐的感覺可不一樣,雖說身份不是情侶吧,但是總歸是兩人一起出去玩啊!

        褚冥漾飄飄然地走回房間,看到散落一床的耽美漫畫小說,蹭得跳起,趕緊把書歸位,塞進書櫃內的最裡面。

        書櫃是雙排的,等褚冥漾把耽美漫畫小說全塞進去後,他又把設計相關書籍給放上將之整個擋住。

        雖然說冰炎可能也不會無緣無故想要來自己房間聊天幹麻的,但是他就是心虛,一定要藏好這樣。

        等褚冥漾藏完以後,因為空間被佔據,所以多出來很多相關的設計書籍,褚冥漾乾脆就把它們疊一疊放桌上不管了,反正剛好拿也滿方便的。

        褚冥漾現在有點擔心週末的場次問題,雖說和對方交換了手機號碼(褚冥漾給的是私人手機,不是工作用的,他不想因為工作手機號碼被查到他的工作,畢竟他接案用的個人網站就能查到他的工作用號碼),但是第一次面對這種網友見面甚至沒說過幾句話的網友,褚冥漾還是有些本能的不安。

        對方總不可能把他騙去賣了吧……

        褚冥漾直到場次前天晚上都還在為這個問題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最後是他自我安慰說就算賣也賣不出什麼好價錢才終於睡著。

       

 

        隔天到了時間,褚冥漾頭戴鴨舌帽和口罩,鬼鬼祟祟地出門了。

        之所以說褚冥漾鬼鬼祟祟,是因為他出門前還東張西望了一下,確定左右鄰居都沒出現後才匆匆衝下樓。

        等到他抵達捷運時,他發現人潮頗多,想起一千個冬天告訴過他如果他找不到路,跟著人潮走就可以了。

        於是褚冥漾心安理得地跟著人潮走。

        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喂?』

        『喂,是我,你現在到哪了?』

        『我剛出捷運站。』

        『那你順著人潮走,會發現排隊的人潮,你再繼續往前走,走到隊伍最前面。』對方說,『前面會有社團排隊入場的入口,我在這邊等你。』

        褚冥漾應了聲,順著人潮走,果然發現了排隊的人潮。

        他有點瞠目結舌,人數比他想像中的多太多了,這都要排到哪一國去了……

        人這麼多,那他一個大男人在一群小女孩中間走動也……啊,也有男的啊。

        褚冥漾看到人群中也有幾個男生,瞬間就放心了。

        他沒發現那些男生旁邊都是女生,是來當閃光苦力的勞碌男,和他這種自發腐化的類型是不同品種。

        褚冥漾走啊走的,越走越覺得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這路上不乏一些奇裝異服的人,褚冥漾事後才知道那有個專有名詞叫做coser

        總之褚冥漾一路上走馬看花,總算是走到社團入場的出入口了。

        等到他抵達時,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不大對。

        為什麼對方會約在這裡碰面?難道對方本來就有社團嗎?

        他的手機又響了。

        褚冥漾有點猶豫地接了起來:『……喂?』

        『喂,你到了嗎?』

        『我到了,那你在……

        『等等,我看到你了。手機先別掛。』

        ……喔,好。』

        褚冥漾還真的就乖乖拿著手機,直到有人明顯向他走來。

        向他走來的是一個長相斯文、戴著眼鏡的男生,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那種典型的優等生。

        褚冥漾對此是吃驚的,好好一個國家幼苗未來棟樑怎麼就腐了呢。

        看長相頂多才大學生吧。

        「你好,我是千冬歲,一千個冬天。」對方倒是很自然地對著褚冥漾自我介紹,「喜歡冰和火?」

        「呃,是。」褚冥漾略為尷尬地說。

        「怎麼稱呼?」千冬歲問道,表情似笑非笑,「我總不能喜歡冰和火得叫你吧,多繞口。」

        褚冥漾一想也是,他不想告訴對方真名,一時間又想不到什麼綽號,乾脆就把家人間的暱稱告訴對方了。

        「漾漾吧。」褚冥漾說。

        「好,漾漾。」千冬歲相當乾脆,「跟我來吧,前輩帶你認識認識環境。」

        於是褚冥漾愣頭愣惱地跟著千冬歲走了。

        千冬歲也確實有盡地主之誼,告訴他衛生間在哪邊,哪邊又是專門的coser休息區,以及出入場地都必須主動出示手章等等。

        然後千冬歲把褚冥漾領來了一個攤位。

        「喏,我的社團,就愛夏天。」千冬歲說,「我這社團沒什麼人,很閒,你逛完可以過來休息。」

        「咦?」褚冥漾有點疑惑,「不是要幫忙排隊?」

        「喔,你想排什麼?」

        ……不是你說可以幫忙排隊的嗎?」

        千冬歲一拍腦袋,「忘了你是新人。這邊有好幾個大攤不接受預購,只接受現場排隊,我是指這種的。」

        「那你……?」褚冥漾有點遲疑,「不用排?」

        「我可以幫你排,看你想排什麼。」

        褚冥漾的眼神落到就愛夏天身上。

        「不過只能在開場前,我開場時得回來。」

        「那你怎麼排?」

        千冬歲聳肩,「反正我有辦法,你就看你想要哪些本,先去逛吧。」

        那這樣其實完全沒必要帶他提前入場不是嗎?

        褚冥漾有點摸不著頭腦。

        「你去逛吧,記得至少回來一次。」

        「那你這邊……?」

        「不要緊。」千冬歲說,「你就當我日行一善好了。」

        真正的理由千冬歲當然不會說,其實他就是想看看其他腐男長什麼樣子而已,不然長久下來都他一個人進出這種場次也實在孤單寂寞覺得冷。

        「喔……那就謝謝你了。」褚冥漾其實不大相信天下會有這種好事,不過他也沒什麼損失,因此還是道了謝。

        「不用謝。」千冬歲說,兩手一揮,「當然如果你逛到中午回來,能順便捎一份午餐給我就更好了。」

        褚冥漾也沒拒絕,逕自勇往出發,踏上探索新世界的勇者征程。

       

       

        整體來說,褚冥漾新世界的體驗是……

        真的就是……

        一來他不敢湊去攤位上看商品,二來他總是看到攤位上絕大多數的小女生衝他笑得詭異,嚇得他總是匆匆路過,一點都不敢正眼對上。

        結果褚冥漾繞著會場走了一圈,除了各式各樣的大型海報幾乎晃瞎他的眼睛之外,什麼也沒翻到也什麼都沒買到。

        帶著有點失落的心情回到千冬歲的攤位上,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千冬歲的攤位變得好乾淨!

        「你、你沒事了?」褚冥漾看到已經空掉被壓扁的紙箱,問出一句廢話。

        「算是吧,下午可以好好逛了。」千冬歲說,「我每次都只印一箱,趕緊賣完不算空攤就可以了。」

        「這樣啊。」褚冥漾呆呆地問,「你下午才逛?」

        「對啊,上午官方會巡察,攤位必須不是空攤。」千冬歲煞有其事地說,「你什麼都沒買?沒看到喜歡的?」

        ……嗯。」褚冥漾猶豫了下,「不曉得要買什麼。」

        「你是不是不敢逛?」

        ……嗯。」

        千冬歲親切地拍拍他的肩膀,「沒關係,我陪你去逛。」

        褚冥漾想,有個熟門熟路的老鳥在旁邊帶著他也比較安心,就答應了。

        結果,這次經過的攤位上的各位雌性生物已經不是笑得詭異的級別,而是直接就瘋了。

        褚冥漾第一時間內還不明所以,但是聽到有女孩在興奮地討論他和千冬歲誰是受時,恍然大悟。

        褚冥漾嘴角抽了一下,想澄清些什麼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別管她們了。」千冬歲說,「對她們來說,解釋就是掩飾,即使我們什麼也沒幹只是並肩站著,她們也能從腦袋裡幻想出各式各樣瘋狂的情節。」

        「那想像力也太豐富了……

        「想像力是創作者必要的吃飯工具,沒想像力還吃什麼。」千冬歲理所當然地說。

於是褚冥漾閉嘴了。

       

       

 

        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巧,彷彿老天爺覺得日子太無聊,硬是要來插一腳。

        當褚冥漾和千冬歲雙雙走出會場,想說見面即是有緣,相約去附近吃頓飯時,兩人成雙成對的畫面偏偏就落入了冰炎的眼。

        冰炎自然是不清楚褚冥漾和千冬歲兩人間的關係,也無從知曉他們是去參加什麼活動,因此在他的認知中,千冬歲就是極有可能威脅到他的人。

        雖說入場沒什麼,反正人多能當掩護,但是出了會場要是還帶著各種動漫人物、引人遐想的紙袋,這就超出褚冥漾和千冬歲的接受範圍了。

        而且,褚冥漾作為設計師,場內有些作品的美學他還真是不敢恭維,然而多數創作者又都是學生,他也就沒挑剔什麼。

        幸虧他帶了自己的包包,不買週邊只買本子的他,包包的空間還是很夠用的。

        褚冥漾和千冬歲平平常常地走進附近的咖哩店,平平常常地用餐,這麼平平常常的舉動在冰炎眼裡卻是親密無比,看得他滿肚子妒火。

        說到這裡,其實冰炎也很有腐男的天份--腦洞大開。

        但畢竟冰炎也是個成年人了,他並沒有衝動地做出些什麼出格的動作,只是默默跟在兩人後面,想聽一下褚冥漾和一個他不認識的人聊了些什麼。

        冰炎翻遍自己的記憶庫,就是沒找到過往和褚冥漾聊天時對方曾經提過的人條件相符合的。

        「漾漾,你要吃什麼?」

        冰炎大約排在兩人後邊三到四個人的位置,因此沒有回頭的褚冥漾並沒有注意到冰炎。

        「我看一下……

        冰炎在聽到那個人對褚冥漾的稱呼時全身都凍住了,對方叫褚冥漾漾漾?褚明明說過那是家人間才能有的稱呼,就連他和褚冥漾走得最近的時候他沒有獲權這樣叫喚他……

        是了,是家人嘛,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冰炎自我安慰道,搞不好是褚冥漾的表兄弟或是堂兄弟,不說都說了只有家人才叫他漾漾嘛。

        只是理智上清楚的知道是一回事,實際上情感卻是控制不住的另外一回事,當冰炎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走出了那家咖哩店。

        真沒用。

        冰炎對自己冷笑,做了幾次深呼吸,又重新回去排隊。

        反正湊巧碰到褚冥漾是天意,他就進去,順應這個天意好了。

        冰炎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他想在約褚冥漾出來前先勘查一下地形,找找展場附近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或是能夠長時間駐留的地方,結果就讓他撞見褚冥漾和一個他不認識的人出來。

        冰炎又重新開始排隊。

 

        而另外一邊,褚冥漾和千冬歲在等候上餐的同時,也聊到了這次參展的心得。

        「其實以前沒這麼多人的。」千冬歲喝了一口店家提供的免費茶飲,皺了皺眉頭就又放到一邊去了,改喝自己帶的礦泉水,「以前人很少,少到你可以在場地上打滾都沒問題。」

        「很難想像。」褚冥漾想了想今日恐怖的人潮,「從這個活動開始時你就在這裡面了?」

        「沒,我後來才加入的。」千冬歲聳聳肩,攤手道,「後來發現多了解一下這塊市場,聯誼時針對特定女生挺好用的。」

        ………」原來是為了把妹啊。

        「後來發生一點事情,所以我現在偶爾也會寫些文章或是畫點圖。」

        「啊。」褚冥漾這時才遲鈍地想起,他一整天都沒看過千冬歲的作品,不禁有點抱歉,「你都創作些什麼?」

        「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千冬歲說,垂下眼睫,「不過就是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妄想罷了。」

        「呃、喔……」褚冥漾有點尷尬,不曉得怎麼接話。

        他喜歡耽美還不是因為他的戀情無望,所以才產生移情作用的嘛,千冬歲搞不好也是……等等!

        千冬歲親口、不對是親筆,在網路上寫過他是腐男啊,而且看態度應該也是個直的,腐男有什麼不可能實現的妄想?

        總不會是追不到女生吧。

        「我能問是什麼嗎?」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問。

        「不能。」千冬歲也回答得很乾脆,讓褚冥漾著實無語了一陣子。

        「好吧。」褚冥漾也不是那種會刨根問底的類型,見千冬歲不想說也不怎麼強逼,何況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追根究底也太不禮貌了。

        好在兩人沉默地沒有很久,餐點就上來了。

        跟著餐點一起來的還有個冰炎,因為褚冥漾是背對冰炎所以沒注意到,倒是千冬歲清楚得看見冰炎直直往他們這桌過來了,心中挺疑惑。

        冰炎一直走到褚冥漾身後,為了避免嚇到褚冥漾導致對方跳起來撞倒餐桌的慘劇,他是先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

        「褚?」

        「欸?」褚冥漾回頭看見冰炎,差點把嘴裡的咖哩全數噴了出來。

        他當下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幸好他和其他女孩不一樣,沒有在場次結束後立即翻閱戰利品的習慣。

        因為這實在超出他的恥度範圍。

        光是想像一下自己在外面餐廳看耽美漫畫或是小說偷著樂的時候,被冰炎抓了正著………

        褚冥漾覺得他還是不要想下去了。

        「亞?」

        「嗨,你怎麼在這裡?」冰炎露出再平常不過的笑容,「你同事?」

        「不是,朋友。」褚冥漾有些含糊其詞,他不太想解釋千冬歲是第一次見面的網友,要是冰炎問說是在哪認識的網友他就慘了。

        「能並桌嗎?我看沒空桌了。」冰炎輕鬆道。

        「呃……」褚冥漾看向千冬歲,眼神詢問,「這我以前同學。」

        冰炎有點不太爽那個過去式,很想自己補上現在鄰居,不過他忍住了。

        而且居然是朋友!不是家人!

        冰炎覺得心中有股火在燒,但是表面仍然無懈可擊,「你好,我叫冰炎。」

        「冰炎?」千冬歲的臉色突然古怪了起來,小聲嘟囊著,「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褚冥漾因為和千冬歲不熟,也不好擅自幫千冬歲做介紹,只能看著千冬歲眨眼,希望他會意自己隨便掰個名字或是怎樣,總之就是說個名字出來方便冰炎稱呼。

        「你好。」千冬歲站起來,瞄了褚冥漾一眼,「敝姓雪野。」

        「雪野?」冰炎愣了下,難道是日本那個雪野?

        「嗯,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冰炎先生?」千冬歲勾起笑容,「你似乎很疑惑?」

        「是有點。」冰炎老實承認,看向褚,看見對方一臉茫然的樣子,不禁皺眉。

        難道褚冥漾把對方當成朋友,但是對方卻連雪野兩個字都沒讓褚知曉嗎?

        這也不對,這樣一來更沒必要向自己透露他姓雪野吧,除非對方另有目的。

        想到這裡的冰炎警覺起來:「你和日本那個雪野帝國企業有關系嗎?」

「你聯想得還真遠。」千冬歲笑了笑,「我只是個開點心屋的小店主,那麼龐大的企業我可管不起。」

「你是指夏天雪屋?」冰炎不假思索地衝口而出,而千冬歲的臉色霎時變得不太好看。

「欸?」褚冥漾丈二不著金剛,「夏天雪屋?」

「就是你之前負責廣告的那個。」冰炎提醒道。

「原來那支廣告是你做的?」千冬歲的眼神從冰炎身上移到褚冥漾身上,「謝謝,廣告效益很好。」

褚冥漾瞠大眼,「你是夏天雪屋的負責人?」

「只是其中之一。」千冬歲輕描淡寫地帶過去,「所以你是褚冥漾?」

褚冥漾傻眼了。

這算什麼?他鄉遇同事?這可是耽美圈啊!

褚冥漾覺得他好像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

千冬歲覷他一眼,不知怎麼褚冥漾忽然福靈心至,開口道:「我是啊,原來是雪野先生。」

兩人客套寒暄半晌,才像是想起一邊看得滿腹狐疑的冰炎。

「亞,我想和雪野先生討論一下那支廣告。」褚冥漾討好地對著冰炎笑道:「我們也快吃完了,這位置就給你坐吧?」

「你們走了,我坐在這裡,不就等於是我插隊嗎。」冰炎似笑非笑地看著褚冥漾,「什麼事情這麼神秘?」

「商業機密,拒絕洩漏。」千冬歲也是笑回來,把話給堵了。

「你們剛剛才知道彼此的身份,有什麼好商業機密的。」冰炎不客氣地戳穿。

「就是因為剛剛知道,所以之前在飯桌上談的一些祕密就得再做進一步釐清和確認了。」

「那是什麼?」

「都說是商業機密了。」千冬歲兩手一攤,大無畏地看向冰炎,眼神中頗有些挑釁的意思。

褚冥漾沒注意到千冬歲對冰炎的不客氣,也沒注意到冰炎對千冬歲態度的不愉快。

他滿腦子只想著,冰炎可千萬別翻他的包啊……

雖說機率很小,褚冥漾還是不免提心吊膽,想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演這麼一齣,咖哩都不好吃了嗚嗚!

 

 

 

 

 

 

 

昀羲碎念:

銀咖哩很好吃的!(欸

為什麼千冬歲對冰炎不客氣?因為他以為冰炎是搶走他老哥的罪魁禍首,哈哈

至於冰炎為啥不喜歡千冬歲?因為他都不能褚冥漾漾漾了,對方卻可以,不開心(到底

但是褚冥漾只惦記著他的包……哇哈哈哈哈

趕稿趕到已經昏頭啦~~~~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