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那胖子回到自家宅第後,緊急召來幾個心腹,吩咐了幾件事情。

第一是差人趕緊去跟蹤吳邪,一來他和吳三省總有些交情,不好真的放任人家侄子自生自滅。

第二是把手頭上幾個大件給收了,尤其是和吳三省相關的,更是連連閉關,省得官府尋線找上來,麻煩。

第三是早就在做的事情,他在查吳家的臥底究竟是誰,但是對方藏得極深,到現在一點眉目也沒有。

他之所以會幫忙查這件事,是因為他必須確定對方沒有將他和吳三省的那些特殊生意一起呈報給當今皇上,那他可就真沒戲唱了。

他從不認為扒死人墓有什麼不對,反正對他來說,人死皆空,那些寶貝放著也是放著,何不讓有需要的人餬口飯吃。

不過他也很清楚,如今世道,此種觀念只能憋在心裡,萬萬不可張揚了出去。

「吳三省這老狐狸也有栽跟斗的一天。」胖子咕噥道,一口氣飲下小廝端上的茶。

正當胖子思索接下來該怎麼走時,他派出去的人卻回報說,他們找不著吳邪。

「怎麼可能,胖爺我親自確認過,那小子身無分文,又是個嬌生慣養的爺,縱使跑也跑不遠!」胖子不可置信地說道。

「回胖爺,小人真的找不著。」那下人一臉不甘,他是胖子的心腹,許多事情甚至可以替胖子直接做決定,名叫小馬,令人讚嘆的便是他的輕功速度,儘管非江湖第一,卻也小有名氣,在胖子宅第裡大家都戲稱他是快馬。

「那麼那個護衛呢?那麼人高馬大的一個人也不見了?」胖子確認道。

「回胖爺,小人派出所有手下暗中搜城,也沒有見到爺您描述的那兩人。」小馬道。

「奇了怪了,莫不是去行乞了……還是被哪家老鴇看上騙去賣了?」胖子喃喃自語,卻氣壞了和張起靈一起躲在屋簷上的吳邪。

他堂堂吳家三子,是那麼好騙的嗎!

吳邪氣咻咻地想道。

 

兩個時辰前,張起靈帶著吳邪轉入一條小巷,默不吭聲就去解吳邪的衣服,驚得吳邪往後一跳,卻發現他根本掙脫不開,心裡臥了個槽,這小哥力氣好大!

「你你你你要幹麻?」吳邪緊緊拽著自己的衣服,有點驚恐,「這衣服可是小爺我唯一可以拿來典當換錢的東西了。」

吳邪出身富貴,衣服的料子自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再加上有請專門的師父訂做,夠他換十天飯錢了。

「胖子見過我們,再穿著同樣的衣服容易被認出來。」

「哎?」吳邪不明所以,「被認出來?」

張起靈內心嘆了口氣,「那胖子不簡單,光就他可能認識你三叔這點,他一定會派人跟著我們。」

「那有什麼關係?」

「吳家是什麼原因被抄你忘了嗎?」張起靈耐心道,「吳家的長孫沒有在犯人之列,目前還不確定你家人有沒有糊弄過去,現在最好避人耳目。」

「可是那胖子不是說他和三叔有交情……?」吳邪聽得更迷糊。

張起靈搖搖頭,「不確定是哪種交情,我不會將胖子定義成自己人。」

……哦。」吳邪雖然天真,到底聰明,張起靈稍微提點一下,他便自己想通了。

那胖子派人跟著他,恐怕也只是以備萬一。如果將來吳家東山再起,他有暗中相助吳邪之功;如果萬一吳邪難逃此難,皇上發下通緝書,他甚至也可以在第一時間將吳邪所在的地方回報來邀功。

張起靈將兩人的外衣脫下後,隨手就扔到了地上,看得吳邪一陣肉痛,那可是他十天的飯錢!

然後……吳邪無暇去顧及他的飯錢了。

張起靈當著他的面,縮小成一個比他還矮的人,然後跑出了巷子。

他這是見到了哪門子的活人秀?

因為太過驚愕,導致吳邪必須用力掐自己的大腿來確定自己沒有眼花。

當吳邪還來不及因為張起靈跑不見而驚慌失措時,張起靈已經拿了兩件外衣回來了。

……你去哪弄來的?」吳邪懷疑地看著那明顯是女裝的外衣,「你該不會是要我穿上它吧……

「穿女裝,比較容易避人耳目。」張起靈解釋道。

吳邪很糾結,但是他沒有更好的法子,只得穿上張起靈拿來的女裝,雖說因為是外出服飾所以也方便活動,但是吳邪還是很不自在,不像張起靈,神色自若,好像原本就穿習慣女裝似的。

「我會扮成你的丫鬟。」張起靈說。

吳邪這才注意到張起靈拿來的衣服是有分尊卑的,而且料子也不錯。

「你這兩件衣服到底哪來的啊……」把錢省下來買饅頭多好!

「我從某戶人家拿的。」

吳邪大驚:「這是偷竊!」

「我有留相應的東西給他們。」

「是什麼?」

「一張符咒。」

吳邪的表情很囧,一臉擔心地看著張起靈,那臉上只差寫著你腦子有問題幾個大字了。

「那張符咒可以保他們居所平安。」張起靈忍不住辯駁了一句。

吳邪的表情已經變成憐憫了。

張起靈默默嘆了口氣,「吳邪,我不是普通人。」

「啊?」吳邪滿頭問號,「你不是失憶?」

「是。」張起靈說,「但是一些本能的東西我沒忘。」

「就像你現在弄的這個?」

張起靈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吳邪指的是縮骨術。

「這個不算。」張起靈說,「這個雖然難練,但是也不是練不成。」

「難道你還會別人練不成的?」吳邪訝異道。

張起靈沒在說話,只是將右手掌攤開朝上,接著,一把黑金古刀就憑空出現在他手中。

吳邪看得眼睛發直,這戲法,牛啊!

「這是專斬妖魔鬼怪的妖刀。」張起靈解釋道,「怨氣很重。」

「欸?」吳邪這才注意到,這黑刀刀身隱隱泛著流紋,那色澤讓人很不舒服,彷彿是從地獄爬上的各種黏溼惡鬼,處處透著嘲諷怨恨。

「別靠太近,靈魂會受影響。」張起靈倏然將刀給收了起來,吳邪那股心中不舒服的噁膩感也隨著刀不見而消失了不少。

「你說真的?」儘管見識到了張起靈的黑刀,但是吳邪還是半信半疑,因為不管怎麼說,這說話的內容都好像江湖騙子啊……該不會還自帶靈芝人蔘之類的吧?

「真的。」張起靈一本正經,看向吳邪的眼光也變得不大一樣。

他是第一次看到能不受黑刀怨氣影響的人--不排除他失憶前有遇過,但是通常能夠不受影響的,本身都具有一定修為,可為何吳邪一個普通人,卻能無視黑刀散發出的威壓呢?

 

 

 

昀羲碎念:

因為五月要參加盜墓翁里,所以先還這篇債了~~

然後我要說一件愚蠢的事情,璃貓報到了ICE,超開心der~~~~

結果開心之中忘記繳費,於是變成悲劇了(蠢透了

其實參場是我填坑還債的最大動力(突然發現

這是不是表示我應該多多參場,避免稿債堆到天邊去了……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