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醒過來時只覺得頭痛欲裂,他花了一段時間才想起來他被奴勒麗劈昏了。不過他被劈昏前做了什麼?

褚冥漾思考著,他原本是要去找冰炎請對方幫忙看一下他畫的傳送符對不對,然後他就看見冰炎和奴勒麗在調情……

褚冥漾嘴角抽了。

他不確定他當時想了些什麼,只隱隱約約記得他似乎想說學長居然弱到被調戲那還不如恢復力量讓他去把人揍飛來得好……

「一過來就聽到你又在腦殘。」冰炎走了進來,非常鄙視地看著褚冥漾,「我力量恢復了。」

褚冥漾迷茫地看著他,「怎麼突然間就恢復了?」

「因為你的言靈。」

「可我什麼都沒說。」

「言靈只是一種說法,它主要是心靈的力量。關於這點,我建議你去找你表哥教導你,不然你每次言靈爆走我也很傷腦筋。」冰炎咬牙說,「非、常、傷、腦、筋!」

褚冥漾撇撇嘴,他又不是故意的。

然後他聽到了一個重點,「表哥?」

冰炎死死瞪著他,半晌才哼了一聲,「我想告訴你無妨……白陵然確實是你表哥。」

褚冥漾被這消息震得從床上彈起來,「表哥?」

「你已經重複過了。」

「所以我不是孤兒?」褚冥漾置若未聞,「但是這樣為什麼要瞞著我呢?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嗎?」

「我告訴過你,他們有苦衷。」

「我想像不出來。」褚冥漾咕噥,「算了,我自己去問他。是說你告訴我這個消息沒關係嗎?」

「黑袍有特權。」冰炎是絕對不會承認他說溜嘴的,「真難得你的問題這麼少。」

「你很希望我問問題?」褚冥漾懷疑地看過去,「但是你又不是我表哥,肯定知道得也不清楚吧--還是你也是我表哥?」

冰炎臉黑了,「想太多。」

「反正你又不知道,那我問你幹麻。」褚冥漾理所當然地說,「又不是吃飽太閒。」

冰炎無語了一陣,「總之你下次碰到他,可以自己問。」

「我當然會問。」褚冥漾說,「是說學長,奴勒麗是你女朋友嗎?」

「你腦殘?不對你本來就腦殘。」冰炎鄙視道,「惡魔天生就喜歡對美麗強大的東西進行掌握和摧殘。」

「所以學長你把自己比喻成強大美麗的東西?」褚冥漾抓重點的能力堪稱一絕,學長這種說法真不曉得該吐槽他自戀還是憐憫他把自身比成東西。

冰炎揚起一抹笑容,褚冥漾警惕地後退,「我們可是已經約法三章,你不能再殺我……」

「讓人生不如死的辦法多得是。」冰炎那笑容宛如精靈般和藹,天使般慈祥,但是套在此情此景,褚冥漾只覺得頭皮發麻。

他第一次做賊心虛地吞了吞口水,「你們世界的法規難道沒有載明禁止謀害被保護者嘛!」

「有。」冰炎煞有其事地點點頭,然後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但是黑袍有特權。」

亦即你可以無視法規是吧!特權階級了不起啊!

儘管腦袋是這麼想,但是褚冥漾還是慢吞吞挪動到一邊,威脅道,「學長,你要想清楚,要是你害我不舒服,往後我會一直找死,你就得一直浪費精力救我。」

冰炎:「……」這威脅也太奇葩!哪有人是用找死來威脅想讓他生不如死的人?

「逞一時之快會後悔終生,學長,三思而行啊。」褚冥漾苦口婆心地勸道。

冰炎冷哼一聲,還真的就放過褚冥漾了,有鑑於對方是個奇葩,思考邏輯不可同常人而語,他原先也只是嚇唬對方罷了。

 

 

「哦?這還真是令人期待。」蘭德爾優雅地啜了口專屬於他的狼人管家遞上的可口鮮血,「黑館過去畢竟太過清冷了些,幫助小輩戀愛也是不錯。」

口中說著長輩,但是蘭德爾也不過虛長冰炎幾歲而已,目前是大二的學生。

尼羅在旁邊垂目,心道主人這愛裝老成的毛病也不曉得是像誰。

「幫助?你要怎麼幫助?」奴勒麗挑眉,「難道在大賽上製造一點……嗯,意外?」

「這是個很不錯的主意。」蘭德爾笑了笑,「我沒記錯的話,大競技賽的項目,學生會一向有提名權,不是嗎?」

「你要加進什麼項目?」奴勒麗感興趣地問。

蘭德爾露出神秘莫測的一笑。

 

「這是大競技賽,不是無聊的言情偶像劇。」在收到蘭德爾提出的建議書後,歐蘿妲毫不留情地駁回了。

「小學妹,話不是這樣說的。偶像劇無不無聊,得看主演的偶像人氣夠不夠,內容具不具有話題性。」蘭德爾也不惱,慢條斯理地分析利弊得失,「而且障礙賽本就是指定項目之一,在其中多添增一點環節也可以增加看點。」

歐蘿妲還在沉吟。

「而且,很多人都跟著你下注壓我贏對吧,綜合各方條件來說我這隊勝出的機率是比較高,你何不再開個小賭盤呢。」

「你是要打假賽?」歐蘿妲瞇了瞇眼。

「誰說的,勝利我可不想拱手讓人。」蘭德爾笑,「我是指我提出的這個環節,針對這個環節再開一個小賭盤。」

「你的企劃太冗長了。」歐蘿妲說,「我會考慮。」

蘭德爾知道已經說服對方了,因此心情頗好地離開了。

歐蘿妲高深莫測地摸了摸下巴,她班上的這兩個新生,挺有意思。

 

還在黑館和冰炎大眼瞪小眼的褚冥漾還有致力於黑袍的教育不能等的衛禹兩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賣了。

 

大競技賽如期開始,因為褚冥漾和衛禹都是新生,對於預賽興趣缺缺,因此是直接在校觀看決賽的。

這次入選決賽的隊伍是一如既往的強隊,唯一一批黑馬便是七陵,白陵然所在的學院,褚冥漾這才知道之前和對方提想見面時,對方會很乾脆地約在學校了。

因為對方根本就要來比賽!

一種被欺瞞的憋屈感讓褚冥漾不怎麼舒服。

「怎麼啦冥漾?」衛禹奇怪地問,「吃壞肚子了?」

他們現在正在進行開幕式,所有選手都上台了,冰炎是隊伍領袖自然也在其列,因此褚冥漾只好坐到衛禹旁邊去,但是這舉動不知道哪裡又惹惱了洛維,老是用鼻子哼給他看,害他老是以為對方智商有問題老把鼻孔當眼睛用。

幸虧洛維沒有監聽褚冥漾的心聲,不然他一定會當眾宰了好歹是冰炎的任務對象。

 

 

 

 

昀羲碎念:

大家還記得這篇嗎~~呃哈哈哈(乾笑

沒意外這篇八月出本,同時還在進行盜墓瓶邪-至寶、SSHP-岔路(三我寫完了我是天才!但是四只有極度簡短的大綱嗚嗚)、全職周葉-全能廚師(和璃貓的接龍文),以及還債點文(我沒忘!我真的沒忘!)

是說同時填這麼多坑,我的腦袋有點不大夠用,像這篇我就老是跑到唯一的設定……(跪

總之努力日更中~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瑄
  • 加油喔!
  • 迎舒
  • 昀羲加油啊!期待其他已出書本本的更新喔!
    敗家黑袍出本加油~
  • 天兒
  • 大大加油!!! 覺得妳的作品都好有趣哦~
  • Miki
  • 大大國外買的到你的書嗎?太好看了!
  • 千羽希
  • 作者大大加油喔(๑و•̀ω•́)و
  • 謝謝~~我會每天都加油的!

    昀羲 於 2016/09/19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