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忙翻天了,時間越來越接近萬聖節,原本該是熱鬧歡欣的派對節日,但是外頭狂風陣陣,陰雨不斷,讓全學校的學生都對在週末比賽的魁地奇興致缺缺。

        然而也有不少魁地奇狂熱分子依然摩拳擦掌,弗特琳就是其中之一,說實話,他原本也不想在這種天氣比賽。但是德拉科原本在大雨中總是控制不住掃帚的毛病有了飛越的進步,這讓他燃起了希望,能夠在大雨中痛宰格蘭芬多。

        哈利已經問過羅恩班班是否有其他名字,得到的答案是沒有。而且依照往例,羅恩在魁地奇比賽前又不和他說話了。

        不過不是只有羅恩這樣,其他人也一樣。

       

比賽當日,哈利表示自己要先做完功課才去看比賽,這讓德拉科有點不高興,在哈利再三保證一做完作業後就會立即奔到球場觀眾席後才稍微緩頰。

比賽很精彩,雖然德拉科抓到了金飛賊,但是格蘭芬多獲勝--他們領先斯萊特林二十分。

然而整場比賽不僅天氣十分惡劣,就連球員的狀態也是。

當攝魂怪飄到球場外圍時,所有觀眾都感到刺骨的涼意,好幾個球員差點從掃帚上摔下來。

哈利看到一隻銀色的鳳凰,用無比的力量和速度驅趕了攝魂怪。旁邊的學生告訴他,那是鄧不利多的守護神。

弗特琳正在要求重賽一場,有鑑於攝魂怪的干擾和天氣,他十分堅持整場比賽並不公平,因為攝魂怪飄過來時,離斯萊特林的球門比較近,而這嚴重影響了他的狀態。

最後裁判胡奇夫人決定重賽一場,這讓格蘭芬多很不高興。

哈利並不在意是否重賽,他比較在意的是德拉科的表現,德拉科在飛的時候有段時間很明顯被嚇到了,而那是在他想問問德拉科是怎麼回事。

        回到斯萊特林的交誼廳後,哈利立刻把德拉科拽到一邊。

        「剛剛是怎麼回事?」哈利悄聲問他,「你臉色好白!」

        德拉科哆嗦了一陣,「我、我好像看到了……狗靈。」

        「狗靈?」哈利對德拉科這樣就嚇到有點不以為然,「我的杯子也常常出現狗靈。」

        「那不一樣,哈利。」德拉科痛苦地說,「杯子頂多就只是一種占卜,但是、但是……活生生的狗靈!梅林!」

        「德拉科,我不怎麼相信這個。」哈利說,「你看,你還活得好好的……

        「我看到狗靈的下一秒,那群攝魂怪就飄過來了!」德拉科有點歇斯底里,「要不是有你幫我施加的咒語,我搞不好會從飛天掃帚上摔下來!」

        哈利知道德拉科現在完全不需要任何道理,只需要安撫,於是他放柔了聲音安慰道:「好吧,德拉科。你看到那隻狗靈在哪了嗎?」

        「在禁林。」德拉科虛弱地說。

        「那事情就容易了,是吧?」哈利說,「牠在禁林,只要你別過去亂晃,那基本上你不會再看到牠了。」

        「我有個親戚,他在看到狗靈的二十四小時內就死了。」德拉科喃喃道,「你不懂,狗靈可以活生生把一個人嚇死。」

        「而牠顯然沒有嚇死你,不是嗎?」哈利說,「不過要是你再這麼繼續自己嚇自己,我會建議你去找斯內普教授,畢竟他不是說了嘛,他可以教導我們阻止死亡--

        「好主意!」德拉科立即跑走,連道謝都沒有。

        看來德拉科確實嚇破膽了。

 

        哈利聳聳肩,回到自己的寢室中繼續寫那在他看來完全沒用的占卜學作業。

        「喔,湯姆,我受夠占卜學了。」哈利越寫火氣越大,「那隻巨型蟾蜍感覺就只是一隻招搖撞騙的……白痴!」

        ……真正的先知本來就少之又少。』湯姆說,『何況真正的先知都瘋瘋癲癲的。』

        「你是要說服我其實那隻巨型蟾蜍很有本事嗎?」哈利沒好氣地把占卜學作業丟到一邊去,「我看不出來。」

        『你有這個時間和我爭論,不如去確認那張地圖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湯姆冷哼道。

        「羅恩說過班班沒有其他名字。」哈利煩躁地說,「他沒必要騙我,但是我想不通啊,除了他那隻老鼠以外其他所有寵物都沒有這種情況……我的海德薇地圖顯示還是海德薇啊……

        『如果你確定地圖沒有問題,那問題不就很明顯是那隻蠢老鼠了嗎?』湯姆鄙視道,『我從沒聽過哪個寵物,會擁有自己的姓氏……難道你的貓頭鷹顯示的名字是海德薇˙波特嗎?』

        『你是說,班班是個人?但是這怎麼可能……』哈利不可置信地說,『牠可是隻老鼠。』

        『貧乏的知識只會扼殺你的想像。』湯姆說,『我記得我在你一年級時,就告訴過你阿尼馬格斯。』

        「什麼?」哈利驚得跳起來,不禁脫口而出,「班班是一名阿尼馬格斯?但是他當羅恩家的寵物很久了!」

        『誰知道。搞不好是一名愚蠢的阿尼馬格斯變成了老鼠後變不回來,這種前例也是有的。』湯姆說,『唯一求證的辦法,就是抓到那隻老鼠--有個簡單的咒語可以測驗他到底是不是阿尼馬格斯。』

        「他已經跑進禁林去了,天曉得牠藏在哪……」哈利喪氣地說,「而且反正也不是很重要。」他愁眉苦臉地望著滿地失敗的魔法用品,「製造魔法用品比我想像中要困難許多,到現在成功的頂多就只有蹺課糖。」

        『你可以先只販售蹺課糖,既然商品已經完成了,你可以先物色下流人選。』

        「格蘭芬多已經確定是雙胞胎了……拉文克勞的德拉科說能幫我介紹。赫奇帕奇……我還真沒主意。」哈利爬上床,「我改天有空的話,再去禁林叫阿莫斯幫我找那隻老鼠,我記得班班少了一根指頭,還滿好認的。」

        湯姆不置可否。

        「明天就要上奇獸飼育學了,我一定要問問海格,關於布萊克的事情。」哈利咕噥道,一頭栽進了夢鄉。

       

       

        隔天哈利好不容易熬到下午的奇獸飼育學,他逮著機會就相當直截了當地對海格說:「海格,我想問問你關於布萊克的事情。」

        打從第一堂高潮迭起的鷹馬課之後,海格似乎失去了信心,對於哈利受傷一事相當自責,從那之後他們上的課都在學習如何照顧鼻涕蟲,而這顯然是世界上最無聊的一種奇獸。

        「布萊克?怎麼啦?」海格有些閃爍其詞,「魔法部還沒抓到他,但是早晚……

        「我要問的是,是不是他出賣了我的父母給伏地魔,所以我父母才會死?」哈利沒等海格說完,直接問道。

        對於格蘭芬多,迂迴的試探太浪費時間,而他們並不是一個好演員,所以只要丟出問題再看他們的表情,基本上就可以確定答案了--這點哈利已經在一年級時體會過了,海格並不是一個說謊高手。

        而現在,他從海格的表情肯定了扎比尼帶給他的情報是正確的。

        「是誰告訴你的?嗄?」海格有點不知所措,「聽著,你才十三歲,這些事情最好別知道……

        「因為我會像個愚蠢無知的少年直接跑去找布萊克單挑嗎?」哈利忍不住諷刺了一句,「海格,我是很生氣,但是我沒有氣到丟了腦子。」

        「喔、喔……好吧。」海格咕噥了聲,「那你還想知道什麼?那個該死的叛徒實在沒什麼好說的……

        「任何事情。」哈利說,「我想知道。他被捕的經過、或是怎麼曝光的……這些我都想知道。」

        「好吧。」海格嘆口氣,「那等晚餐後,我再告訴你--等我去接你,我可不想你在晚上的時候自己跑過來找我。有人陪也不行,除非那個人是教授。」看見哈利張嘴想說什麼,海格立即補上最後一句。

        哈利悻悻然閉上了嘴。

 

        同時間,哈利在上古代魔紋課,這門課程讓哈利還有赫敏都相當喜愛,神秘的古代文字,對他們來說有種極高的吸引力。

        「食物是岡普基本變形定律的五大例外。」哈利指著課本上某一段文字,「怪不得我從沒辦法變出食物。」

        「雖然是可以把石頭變成麵包,但是咬在嘴裡它還是石頭。」赫敏也說。

        這節課老師要他們自習,從課本中的篇名挑一個題目做學期研究報告。

        「那我們的論文就決定是岡普基本變形定律的五大例外囉?」哈利問,「沒辦法變出未來用品……等等,還是這個,論時空轉換的基本定律?」

        「喔,這個我們似乎有優勢……」赫敏向哈利眨眨眼,兩人不約而同地望向彼此配戴時光器的部位,都笑了出來。

        「那就先確定做時光轉換的基本定律了?」哈利說,「這門研究一定很有趣。」

       

 

        晚餐之後,海格果然遵守諾言來接哈利到自己的小屋。

        「好了,哈利,其實我真的認為你沒必要知道這麼多……你已經有夠多事情要煩的了,不是嗎?」海格見到哈利的表情趕緊再接著說,「但是既然你想知道的話……我先想想從哪裡開始比較好……

        「我聽說布萊克是我爸的朋友。」

        「是啊,沒錯,他們形影不離,舉個例子就像韋斯萊雙胞胎……惹禍能力出類拔萃,比親兄弟還親。」

        「詹姆和布萊克是那個小集團的領袖人物--

        「什麼小集團?」哈利插嘴問道,「還有誰?」

        「這個嘛,反正你遲早會知道的--就是雷木思˙盧平和彼得˙佩迪魯。」海格誤會了哈利臉上的驚愕,「我想盧平教授大概沒告訴你他是你爸的朋友?」

        「是的,他沒說。」哈利不大曉得自己到底該先驚愕哪件事情,到底該是盧平其實是父親的朋友,還是班班和彼得˙佩迪魯完全同名同姓這個巧合。

        「我想他有苦衷……好吧,我們回來。」海格說,「他們是一對難纏的搗蛋鬼--或許沒有雙胞胎那樣難纏。總之,詹姆在所有朋友中最信任的就是布萊克,在他們離校之後也沒有變。布萊克是你父母結婚時的男儐相……

        「我知道我父親指定他做我的教父。」哈利靜靜地說,但是指甲卻陷入了掌心中。

        「哈利,這對你的打擊一定很大……」海格有點擔心地看著他,「我不認為你應該在這個年紀承受……

        「夠了,海格。」哈利有點僵硬地說,「我需要知道,我知道自己在幹麻,我以為你清楚這一點。」

        海格沉默了很久,和哈利互望了一陣子才繼續說,「那時候鄧不利多培養了幾名很優秀的間諜,他探聽到那個人打算對付你父母……鄧不利多建議你父母使用忠實咒。」

        「我看過這個魔法。」哈利曾經在從高年級借過來的書本中看過這個魔法,但是使用起來太過複雜,所以他只記了大概,「有個守密人什麼的……

        「是啊,哈利。」海格喃喃道,「以你的年紀來說,你知道的魔法實在太多了………忠實咒是用魔法將一個祕密隱藏到一個活人心中,也就是守密人。這個祕密除非守密人自己選擇去吐露祕密,不然這個祕密永遠不可能會被人發現。那個人就算把鼻子貼在你家窗戶上也不可能找到莉莉和詹姆……

        「所以,布萊克是守密人?」哈利得費一番力氣,才有辦法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

        「是啊……原本鄧不利多自願要當守密人,但是詹姆堅持找布萊克……他認為布萊克不可能會背叛他。」海格說到這裡紅了眼眶,「不只是詹姆,我們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鄧不利多早就在懷疑……

        「鄧不利多早就在懷疑布萊克?」

        「不,他只是確定有某個和波特家很親近的人一直在通風報信……但是結果還是一樣,詹姆很堅持……然後忠實咒才施展了一個禮拜……」海格哭了出來,轉頭去拿毛巾擦自己的眼淚,「喔,哈利,這對你來說太殘酷了……我根本不應該告訴你……

        「但是我很感謝你告訴我,海格。」哈利說,「比起從其他人口中聽到,由你來告訴我我會比較高興。」這是一句謊話,不管是誰,哈利想要的只是真相,他並不在乎是由誰來告訴他……好吧,如果是由布萊克那群伏地魔黨羽,他想他會氣炸………

        但是現在他也沒有比氣炸好多少。

        哈利握魔杖的手輕輕揮了一下。

        「喝點東西吧,海格。」

        「你說得對。」海格咕噥幾聲,拿起桌上的紅茶就猛灌了起來。

        「所以,布萊克曝光的時候--

        「那個卑鄙無恥、下流的叛徒!」海格的聲音突然高亢了起來,「我想必是最後一個碰到他的人。在莉莉和詹姆被殺之後,是我把哈利從他們的屋子中救了出來!我才剛把哈利從瓦礫堆中抱出來,可憐的小東西,額頭上有好大一條傷口,又死了爸媽……接著小天狼星˙布萊克就騎著他那輛飛天摩托車出現了!我死都沒想到他在那兒做什麼,哈!我那時候根本不曉得他是詹姆和莉莉的守密人,我只想說他是聽到那個人下手殺人,所以過來看看能幫上什麼忙--我要是那時候就知道他是守密人的話,我一定當成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扯下來!」

「再來點茶吧,海格。」哈利說,他已經把紅茶變成了酒精純度很高的烈酒,還施展了續杯咒。

「當然!」海格打了個酒嗝,「他當時還對我說:『把哈利交給我吧,海格,我是他的教父,我會好好照顧他的。』哈!我當時奉了鄧不利多的命令,哈利要和他的姨丈阿姨一起住,所以我和他自然談不成。布萊克最後也就死心了,叫我騎他的摩托車把哈利送走,還說以後再也用不上它了--我早該看出來事情有點邪門,他愛死那輛車了,為什麼再也用不上了呢?因為那實在太顯眼了!魔法部再沒多久就會派人來抓他了!」

「所以魔法部逮捕了他?」

「魔法部老是把事情弄得一團亂。」海格哼了一聲說,繼續灌下一杯,「抓到他的不是魔法部,是彼得˙佩迪魯。」

哈利覺得腦海中似乎閃過了什麼,但是沒來得及理清,海格就繼續說下去了。

「彼得把詹姆和布萊克當作英雄一樣崇拜……我猜他那時候悲傷到快要發狂,不然他也不會自己跑去找布萊克……結果,他反而被布萊克殺了。」海格的眼眶不斷湧出淚水,「他死得像位英雄,現場波及了無辜的麻瓜……而且也找不到他的屍體……我們能找到的最大片屍骸就是他的一節手指……

一節手指?

哈利想到班班的前爪也缺了一根。

但是,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

 

因為海格喝了太多,哈利有點後悔給海格施了迷糊咒,不過話說回來,迷糊咒似乎根本沒什麼效果,因為海格本來就藏不住祕密,相比之下倒是酒精的作用要強多了。

哈利披上隱形斗篷回到城堡,還沒到宵禁時間,所以他能夠光明正大地走在走廊……他的思考亂成一團,他所聽聞的一切是那麼合理,並且所有人都能夠作證……但是地圖上的名字呢?難道班班真的就是那個彼得˙佩迪魯?

如果不是,那就只是一個純粹的巧合……如果是,那麼那位英雄又為什麼要裝成一隻老鼠在羅恩家渡過十二年呢?

        「哈利,你在這兒做什麼?」

        哈利抬頭,發現是雷木思˙盧平。

        「我在散步,教授。」

        「看起來你的情況不大好。」盧平關心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是的,我頭有點痛。」哈利喃喃道。

        「需要送你去醫療翼嗎?」

        「你認識我爸,對吧?」哈利突然問道,「那你也認識小天狼星˙布萊克和彼得˙佩迪魯囉?」

        盧平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是的,我認識。」他簡短地說,「或者說,我自以為我認識布萊克。哈利,我認為--

        「那彼得˙佩迪魯呢?」哈利猛然問道,「他被布萊克殺掉了,對吧?」

        「他得到第一級梅林勳章,因為他展現了我預料外的勇氣--哈利,你的情況不好。」盧平說,「這些事情是誰告訴你的?我不認為你應該知道……

        「我查的。」哈利負氣地說,「你們每個人都認為我不該知道,所以我只好自己去查--德拉科曾經警告過我,布萊克越獄就是要來對付我……

        「那你應該知道,最好不要落單一人到處亂晃。」盧平和藹但是卻堅定地說,「你現在要去醫療翼還是回寢室?我認為你該好好睡一覺,放開這些事情,攝魂怪會負責抓補布萊克……

        「他們都讓他跑出來了。」哈利煩躁地說,「我是說--好吧,我回去睡覺。謝謝你,盧平教授。」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