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把我帶到一處水潭,水潭正中央高空處有一個像是水晶搭成的透明亭子,四周都有水晶橋彎彎曲曲往上連結。

那個亭子很高,大約有十層樓左右的高度,連結的階梯橋樑很多。

「這裡是水之清園,學校的四大結界之一,另外還有火的焰園,風的白園和地的石園。但是我們高中比較常去白園。」千冬歲解釋。

「不過清園離大學部比較近。」喵喵快樂的補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打從開學後喵喵整個人就很不對勁。

眼神似乎是想從我身上抓住一個影子。

 

 

『水上亭被破壞了,如果掉下來,會把水之結界壓壞。』我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腦袋裡響起。

『那要怎麼辦?』我聽到我回話了,可是不是我的聲音。

『您知道的……我能夠提供您力量,在危險來時成為盾牌,只要您願意,吟唱了水之歌謠,王族的一切都能有所奉獻。』

我低下頭去,看見一把銀藍色的槍,上面冒出一道陌生的、小小的圖騰。

我聽見水的震動聲。

那把槍在發光。

我感覺的到周遭似乎正在打仗,許多陌生的、熟悉的聲音似乎全變成了背景,好像不太重要。

泛著光的水晶碎片從我身旁削過去落在水裡,激起強大的水花。

水花飛高之後並沒有往下掉,而是急速的抽高變成好幾條水柱頂住岌岌可危的亭子。

我看見一顆球,同樣在水珠中發光。

『水王之聲,水刃之氣,我是妳的主人,妳信從我之命。與我締結契約之物,展現妳隱藏水流之後的水之面容。』閉上眼然後睜開,我聽見四周的水面出現細小的波動聲響,躁動著,激出更多水花,『米納斯妲利亞,重現水兵。』

同時間,那些水珠全部炸開,水潭上的水霧奇異的往上飄去。

我手上的掌心雷爆開變成白色的水花,而後水霧聚集過來快速的重組,四周都是像螢火蟲般的銀藍色光點。

一股重量將我的手往下壓。

水霧中出現了一道優美的蛇身型體,女人的聲音溫柔的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然後她握住我的手,扶正槍身,輕輕的扣下板機。

四周的聲音突然全部靜止。

 

 

「小小?小小你怎麼了?」

啊?我回頭,看到喵喵和千冬歲擔憂的眼神。

「呃…什麼事?」

「你剛剛觸碰水潭,結果就全身不對勁了。」千冬歲告訴我。

是喔?只是想說水很清涼用來提提神,結果突然竄進一堆奇怪的影像。

很熟悉,那是我的記憶嗎?

「也沒什麼啦。」我搔搔頭,「這個水可以顯現影像嗎?」

我看見他們愣住的臉。

「……當我沒問。」

「你剛剛有看見什麼嗎?小小!」喵喵忽然很激動。

大概是沒料到喵喵忽來的情緒爆發,千冬歲好像也嚇了一跳。

「呃…也沒什麼,就好像在打仗的樣子。」

千冬歲的臉忽然很難看。「告訴我們,小小,你剛剛究竟看見了什麼?」他的口氣十分咄咄逼人,老實說,我有點害怕耶,「從哪個角度看?還有你做了什麼?」

嗚嗚…千冬歲好可怕啊……

是說,我為什麼要怕啊?沒道理啊,我都可以把變態趕跑了。

不過,我還是招了。

對上這些人之後我似乎很習慣就被牽著鼻子走?

聽完後,千冬歲臉上呈現錯愕兩個字,他馬上轉頭質問喵喵,「喵喵,開學那天妳就是因為這事情沒到嗎?」

喵喵點點頭,「輔長叫我別說。」

「妳早就知道了?那學長呢?」

喵喵搖搖頭,「這件事被列為醫療班機密,只有少數的藍袍知道。」

我覺得他們已經開始打啞謎了。藍袍是什麼東西!

我打了個呵欠,忽然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他們的嘴型不是說中文,但我卻聽得懂!!

現在仔細想想,我認識的人裡面好像沒一個是台灣人啊,就連夏碎學長的眼睛都是紫金色的,千冬歲照姓氏推斷應該是日本人,那見鬼的他們說的話我怎麼聽得懂?!

還是我其實是語言天才?

那為什麼我當初考英文的時候那麼慘!!

「這件事還是讓其他人知道比較好吧?」

「我也這樣想,可是輔長他……」

不是要吃飯嗎?為什麼我覺得他們好像開起小型會議來了?

我又打了個哈欠,昨天沒睡飽,今天又被嚇掉半條命,又莫名其妙的看了一個很奇怪的影像,老實說,我很累啊。

我無聊的看向水面,然後瞪大眼,揉揉,再看。

水裡面竟然有人臉!還是個小女孩!

這所學校真是無處不是人臉。

『你忘了嗎?』媽啊,她竟然開口講話!

『你真的忘了嗎?』她又問,『你給了我們希望,掃除了黑暗,給了我們光明,你真的忘了嗎?』

現在究竟情況是怎樣啊。

我看見女孩旁出現了一個透明型體,她朝我點點頭,『你會想起來的,你不是遺忘所有,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意思是,我可以恢復記憶就是了?

『發生的事情不可能忘記,只是想不起來罷了。』她又說。

我不自覺的,點頭了。

我點頭後,她們就消失了。

我轉過頭去,喵喵和千冬歲大概是討論完了,一臉陰笑。

「小小…你要不要參加競技賽?」

啥競技賽?

「放心。一點也不會痛的~即使死了喵喵也可以幫你復活唷~」喵喵邪笑。

有陰謀,絕對有陰謀!!!

你聽過哪個人死了還能復活的!!

「離初賽大概還有兩個星期,好好準備吧!」千冬歲加入邪笑行列。

我不要!!一定有鬼!!

 

◎                    ◎                 ◎

「冰炎,你的手環。」夏碎的聲音有些遲疑,「在騷動……」

「…………」他盯著自從將褚火化後,就從不離身的手環看。

最後,一道水做成身影出現在半空中,蛇身優美的捲起弧度。

他瞇起眼,是他給褚的幻武兵器。

「我感覺到……」那個女聲輕聲說著,「主人回來了。」

米納斯妲利亞,褚冥漾的幻武兵器,沉睡在水中的龍神精靈。

「回來了是什麼意思?」冰炎握緊了拳。

米納斯盯著他,緩緩開口,「我只回答主人的問題,也只有主人能尋問我任何事情。即使是你,也沒有那資格。」說完,她就消失了

那妳出來幹什麼!冰炎氣得想揍人。

他想問,她是不是感應到了褚的力量?

還有,小小究竟是不是………

一道光芒在他們身邊出現,「冰炎,是千冬歲傳來的影像球。」夏碎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什麼東西?」

 

看完,夏碎呼了一口氣,微笑,「看起來還有其他內幕,不過似乎是不用擔心鬼族了。」小小完完全全就是褚,即使沒了記憶依舊乾淨。「要感謝水潭,倒映出曾經。」

冰炎哼了一聲。

「競技賽…你打算怎麼辦呢?」

「拖他上場。」簡潔俐落,毫不拖泥帶水。

夏碎笑了笑,才確定他是褚呢,就急著算帳了。

 

*

 

一座湖,旁邊有許多綠樹青草。

空氣裡瀰漫著花的芬芳,蜂蝶的輕快。

一陣陣歡笑,眾神祝福著剛剛出生的,水之守護神的小孩。

這個小孩,睜著烏溜的大眼,嘴角彎彎,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浮現,臉頰紅噗噗的。風神將歡笑送至神族各處,光神讓祝福的光芒照耀了神族的大地。

水神輕輕笑著,伸手逗弄著懷中的嬰兒。

 

神族不容易繁衍下一代,大概要隔個好幾萬年才會有一個新生命在神族裡誕生。

繁衍的方式也不一定,端看各神屬性而定,而水神,終於孕育出牠的孩子。

神族的第一個新生命。

 

那個嬰孩很快的長至五歲,一天,他看見反映世界的水湖,一名無辜的嬰兒遭受到妖師強烈的詛咒。

他央求,請眾神讓他附在妖師身上,請求時間倒轉,將詛咒消除。

眾神搖著頭,告訴他那不過是世界的一個小事件,不用插手去管,世界裡頭有著因果輪迴讓一切重頭來過。

 

他開始掉淚,新生之神的眼淚誰見了都會心疼。

於是,他們和水神之子做下了約定。

他和時間之神打下了契約,他一開始棲息於妖師內心的一個小小角落,待妖師死亡後,便附身在能力血緣者身上。

用繼承的能力,幫助詛咒的解除,而在之前,他願意替那個受難的嬰兒分擔一半詛咒。

時間之神嘆息著,將還未成年的水神之子送入了他們打造的世界。

不管是千年前的守世界,抑或是千年後的原世界。

等到一切終結後,水神之子會回歸到眾神所在之地。

水神對於孩子的離去只是淡淡的憂傷並不擔心,在世界中,所有的水會是保護孩子的武器和防具。

祂說,孩子,願這趟世界之旅能讓你有所成長。

他聽了,笑了。

很滿足很滿足的笑容。

 

 

昀羲碎念:

不忍說的黑歷史,但是我最近這一個禮拜三次元有事會沒辦法每天寫新文(寫了字數也不夠湊一篇)

所以只好來曬黑歷史了……(捂臉

然後因為劇情和重入新版都已經完售了,所以以後也會陸續放出的

但是這篇舊版的重入………就讓我拿來應急吧……黑歷史真的各種不忍卒睹(因為這篇是冰漾處女作所以比其他篇更黑(繼續捂臉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