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的抵禦攝魂怪課程進行得很不順利,他總是無法成功召喚出一個完整的守護神,而他想多聽一點父母的聲音這種念頭更是讓他格外心虛。

        在斯內普不知第幾次用巧克力砸他的腦袋後,他終於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嚴重打擾到斯內普的魔藥研究。

        於是他小心翼翼地提出不然暫停課程,他可以另外找盧平教授教他。而且自從他知道盧平教授也認識他爸爸以後,他就想和盧平教授聊聊自己的父親。

        斯內普對此的反應是叫他滾出地窖,而他要是膽敢跑去找盧平單獨相處,畢業以前就都別想再進他的辦公室。

        哈利被扔出地窖時還暈呼呼的,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斯內普不准他單獨去找盧平教授,可是這是為什麼呀?因為盧平教授讓納威變出奶奶裝的斯內普嗎?

        哈利沒有時間去細思,他原本想說趁著上課時間和盧平教授談談自己的父親。不過今天這堂黑魔法防禦術顯然不大一樣,盧平教授請了病假,而來代課的是斯內普教授。

斯萊特林對此毫無意義,反而還歡呼起來。當然,在他們院長叫他們翻開課本最後一頁後他們就歡呼不起來了。

之前斯內普也不是沒有代過盧平的課,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斯內普突然決定超前進度。

        「今天我們要上的是--」斯內普環視全班學生,「狼人。」

        全班同學乖乖翻到了課本最後一章,而這讓斯內普很滿意。

        「你們誰能告訴我,該如何區分狼人和真狼之間的差異?」

        哈利有點猶豫該不該舉手,在斯內普的課堂上,斯內普似乎很希望他保持低調,別出風頭。而且他最近太忙,也沒有把握自己所知道的資訊是否正確……

        綜合以上所有,哈利決定不舉手,不然回答錯誤換禁閉就太不值得了。

        德拉科也悶不吭聲,事實上,他自從上次疑似看見狗靈跑去找斯內普求救後,他就不大敢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倚靠斯內普去挑釁格蘭芬多了。因為斯內普也壓根不相信狗靈,而德拉科因為狗靈打斷他的魔藥實驗惹怒了他,讓德拉科得到了一週的禁閉。

        接著斯內普就開始教導他們如何區分狼人和真狼,包括外觀和行為的判斷標準,並且把盧平教授的教學方式批評得體無完膚。

        「你們每人回去以後,以如何分辨並殺死狼人為題,寫一篇文章過來交給我。我要你們根據這個題目交兩捲羊皮紙,下禮拜一交給我。」

        所有學生大氣都不敢出,因為斯內普明顯心情很差。

        哈利也不懂為什麼斯內普心情會這麼差,但是他也沒膽子去問。事實上,他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就算他有膽子也沒有時間。

        他不僅要完成繁重的功課,還要求自己必須每樣都拿最高分,除此之外還有魔法商品要研發,攝魂怪抵禦課程進度很糟糕,而現在他又多了一門心事。

        他想抓住班班。

        他已經吩咐阿莫斯在注意布萊克之外,還要特別留意少了一根腳趾的灰色老鼠。

        哈利和赫敏都被功課壓得喘不過氣,而且赫敏的情況更加糟糕,因為羅恩到現在仍舊不肯和赫敏說話,導致赫敏一直窩在圖書館,直到宵禁後才回交誼廳。

        哈利對此實在無能為力,因為羅恩認為他看見班班跑出城堡,是為了幫赫敏的貓脫罪的說法,並且固執地說,除非他能再見到班班,不然他絕對不相信。

        哈利認為羅恩這樣的想法倒是無可厚非,畢竟牽涉到自己的寵物,人偏執一點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樣一來,他勢必得捉到班班才行了。不然他也實在不想看赫敏和羅恩一直冷戰。何況他本來就想找班班。

        『找到之後呢?』湯姆問。

        『交給教授?』哈利也不怎麼確定,『那個可以檢測是否為阿尼馬格斯的咒語我不確定會不會用……

        湯姆輕哼了一聲。

        然而不管哈利再怎麼焦頭爛額,去找班班這點實在是分身乏術,也不能指望阿莫斯二十四小時無時無刻都在巡邏禁林。

        他需要幫手。

        最好是能夠完全保守祕密、法力又高(這樣去禁林才不會危險)、並且不會問太多的……

        所有老師都能做到前兩項,但是最後一項……

        哈利突然眼睛發光。

        家庭小精靈!

        哈利見過德拉科家的小精靈,他們對主人絕對服從,法力也很高強,甚至可以在霍格沃茨使用幻影移行……

        「呆呆!」

        劈啪!

        就如同前幾次一樣,在哈利說出名字時家庭小精靈便出現在他面前。

        「呆呆聽到哈利波特召喚呆呆!」呆呆尖叫道。

        「是的,我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呆呆哭了出來,「喔,哈利波特對著呆呆說請!哈利波特實在太高貴、太仁慈了!」

        「這件事情很危險,如果你不想做的話我完全能理解……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保密,可以嗎?」

        「是的,先生!當然可以!」呆呆尖叫著。

        「嗯,因為我現在處境有點危險,所以我不能溜去廚房找你們,要是你其他同伴也願意幫忙的話會更好。」哈利說,「我在禁林養了一隻蛇,叫做阿莫斯,是一隻蛇妖。」

        呆呆倒抽了一口涼氣,臉上滿是驚懼。

        「呆呆、呆呆不想………呆呆不想被吃掉!」他哭道。

        哈利臉黑了,「別傻了呆呆,我怎麼可能把你送去當糧食。」他費了一番力氣安撫呆呆,「我只是想說,如果廚房有多餘的食物--生牛肉最好--就麻煩你們送去禁林給牠吃。當然,安全為上,你們使用幻影移行把食物扔到禁林去後就立刻回來,好嗎?

        「是、是的!」呆呆抽鼻子說道,「哈利波特竟然如此為我們著想……

        「呃,還有件事情。」哈利有點不好意思,「我朋友的寵物好像也跑進禁林去了……是一隻灰色的老鼠,腳爪少了一隻,如果你們有看到……

        「喔!有的!哈利波特!」呆呆興奮地叫道,「呆呆有在廚房看過老鼠!腳爪少了一隻而且毛都快掉光了!」

        「什麼?」哈利震驚了,有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驚喜,「牠現在在廚房嗎?」

        「不在。」呆呆說,「可是他每天晚上都會溜到廚房要東西吃,我們很生氣哪!明明只是一隻老鼠,結果吃得跟人一樣多!」

        哈利的眼神閃了一下,他基本確定了,班班真的是一名阿尼馬格斯,但是在他所能查到的資料中,這世紀就只出了三位阿尼馬格斯,麥格教授是其中一位。而這份名單中並沒有彼得˙佩迪魯的名字。

        「這樣的話,下次牠再出現時,麻煩你幫我抓住他交給我,好嗎?」

        「是的!沒問題,先生!」呆呆叫道,「完全沒問題!」

 

       

        哈利送走呆呆後,就把目光轉回他的黑魔法防禦術作業,說真的,兩捲羊皮紙得花上兩個星期的時間才有辦法寫得完。

        他認命地翻開書本,開始找殺死和分辨狼人的可用資料,每當月圓之時……

        哈利費力地把月亮滿月的週期給算出來,又意外找到了現在有一種魔藥叫做縛狼汁,能夠有效幫助狼人壓抑自己的獸性……不過這沒什麼用處。

        哈利不耐煩地把縛狼汁的資料放到一邊去,他要找的是有效殺死和區分狼人的方法。

        『喂,你不覺得你家教授很反常嗎?』湯姆在譏諷哈利的作業水準之後,忍不住提了一句,『你不覺得他是在針對狼人這種生物嗎?』

        「那又怎樣。」哈利不怎麼在乎,「反正學校又沒狼人,斯內普教授也不會變出一頭狼人要我們殺死。」

        『這就是你那愚蠢的智商。』湯姆恨恨道,『你認為你家教授會做任何無意義的事情嗎?』

        「這表示學校有狼人嗎?」哈利很困惑,「但是,要是有的話,其他教授不會不顧學生安危的啊。」

        『我早就說過鄧不利多是個老瘋癲。』湯姆說,『你看看海格,他就是半巨人……一個腦袋正常的校長,是絕對不可能讓有巨人血統的人入學的。』

        「海格又沒什麼不好。」哈利有點不大高興,「就算真的有狼人,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啊。」他頓了頓,然後靈光乍現地衝去拿月曆,「現在是滿月週期……」哈利瞪大眼睛,「盧平教授生病請斯內普教授代課的時間都是滿月!」如果其他老師是狼人,斯內普不可能到現在才暗示學生,所以只有可能是新進的教職員。

        『總算有點長進。』

        「但是……開學以來才兩個月而已,搞不好只是碰巧……

        『那他的幻形怪怎麼說呢?』湯姆反問,『我可沒見過哪個人最害怕的東西是月亮。』

        「這就是斯內普想告訴我們的事情?盧平教授是狼人?」哈利開始在屋內來回踱步,「所以他才不准我單獨去找盧平教授……因為太危險了。」

        『也許。』湯姆說,『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去拿格蘭芬多的寶劍?』

        「等我把占卜學退掉。」哈利說,「湯姆你也看見了,我真不覺得崔老妮是真正的先知……

        『你至少要學會觀看水晶球!』湯姆很堅持,『而且你才該把麻瓜研究退掉!』

        哈利懶得和湯姆爭辯,他把注意力重新拉了回來。

        「我要不要去找斯內普教授求證呢?」哈利望著他的作業,「我覺得他是專門在暗示我,因為我之前跟他說我可以去找盧平教授練習守護神咒……」

        『隨你。』湯姆無所謂地說,『如果你能百分百確定你不會得到一個禁閉。』

        「喔,斯內普教授今年根本就沒罰過我禁閉好嗎。」哈利沒好氣地說,「我今年可是很安分的,因為布萊克還有攝魂怪在晃來晃去的……

       

        哈利還是把握機會,在額外的抵禦攝魂怪課程中詢問斯內普。

        「斯內普教授。」哈利吞吞口水,「您之前指定我們的黑魔法防禦術的作業……關於狼人,我有點問題。」

        斯內普聞言挑眉看他,「什麼問題?」

        「呃、我發現盧平教授生病的日子剛好都是滿月……而他的幻形怪也總是變成月亮……」哈利有點不安地問,「他是狼人嗎?」

        「關於這點,我想你直接去問本人,或者是校長比較好。」斯內普露出扭曲的笑容,「因為所有教職員都被要求保密。」

        「我爸的朋友是一隻狼人?」哈利衝口而出,然後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斯內普露出興味盎然的表情觀察哈利,「你很驚訝?」

        「呃、有點吧……」哈利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德拉科告訴過我,魔法界……呃,不怎麼歡迎狼人。」

        「是的,我個人認為狼人根本就不該近距離和學生接觸。」斯內普說,「現在告訴我,是誰告訴你盧平是你父親的好友的?」

        「欸?」哈利呆了呆。

        「你知道你父親還有哪些好友嗎?」

        哈利反應過來,斯內普這是在拐彎試探他知道不知道布萊克是叛徒呢。想到布萊克,他的心沉了下去。

        「知道,教授。」哈利悶悶地說,「是海格告訴我的……還有布萊克……

        斯內普發出響亮的嘖聲,哈利隱約還聽見類似不可靠的字眼。

        「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有些愚蠢的念頭,並且打算付諸行動。」斯內普冷冷道,「現在,拿出你的魔杖。」

        哈利現在只能召喚出非常模糊的護法,對上攝魂怪只能稱上幾秒鐘,他對此非常喪氣。

        「我是不是覺悟還不夠高?」

        「或許。」斯內普說,「專心,波特。」

        哈利自從第一次課程之後就再也沒提過他父母尖叫的事情,而斯內普也沒有再失控大吼要他滾出去,他猜斯內普並不想聽他訴說他父母死前到底尖叫得有多狼狽。

        和斯內普單獨相處是全校學生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其他學生總是擔心斯內普會把他們剁碎煮成一鍋魔藥,不過哈利倒是挺享受的。

        因為全校就只有斯內普把他當作一個普通學生對待,完全不給特殊待遇,雖然說看起來討厭他,但是只要他一有危險,斯內普也總是氣急敗壞地試圖保護他。

        斯內普給他一種安全感。

        當然,斯內普並不知道哈利波特對自己的感覺,如果他知道,他估計會給自己一大鍋止吐魔藥。

       

當天晚上,哈利在觀看劫盜地圖,這是他新養成的習慣,睡前大約會看個五分鐘,希望能從中發現布萊克或是彼得˙佩迪魯的行蹤。

        但是都一無所獲。

        哈利悶悶不樂地把地圖收了起來,一頭栽倒到床上,睡了過去。

       

       

        魁地奇比賽仍然在進行,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重賽的結果是大敗,這讓所有斯萊特林氣得要命,這表示下一場斯萊特林對戰拉文克勞,他們的分數必須領先至少二百分才有機會問鼎冠軍。

        弗特琳為此很發愁,這表示大半的責任都落到了德拉科身上,因為一旦抓到金飛賊,不僅能夠得到一百五十分,比賽也會立即結束。但是說實話,德拉科找球手的實力和哈利還差了一截,如果他們想確保萬無一失,最好還是由哈利上場。

        德拉科因此心情很差,一方面哈利是他的朋友,一方面也是他的競爭對手,這種技不如人的酸澀感很難熬,但是他是絕對不會對哈利說的。

        他甚至反過來幫弗特琳說服哈利重新參賽。

        哈利的回答永遠千篇一律,必須要斯內普教授點頭才可以,結果,所有斯萊特林都跑去找斯內普求情,再苦哈哈地被罰禁閉,短時間內費爾奇暫時不需要負責城堡的清潔工作了。

        哈利原本應該是最無辜的,但是斯內普似乎是認為他在暗中鼓吹其他同學來幫忙說話給他製造壓力,於是他多了很多額外的作業。

        哈利為此曾向斯內普伸冤過,可惜成效不彰。

        「教授,我真的沒有叫他們來煩你。」哈利苦兮兮地說。

        斯內普冷哼了一聲,把一疊一年級試卷丟給哈利,「把這些改完。我想,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不是個退隱的魁地奇明星,而是帶著腦子的三年級學生--改完這疊!

        哈利認命地接過,開始改試卷,然後他發現改試卷實在太痛苦了……除了偶有佳卷以外,幾乎全是拉低智商的東西,他都懷疑自己過去學的東西和這群一年級不一樣了。

        而哈利皺著包子臉的苦瓜表情很明顯愉悅了斯內普,因為他把拉文克勞和赫奇帕奇的試卷也一併丟給他了。

        發現哈利除了丟給費爾奇當清潔工以外的用處,斯內普是很高興的。因為就算罰哈利來幫他處理魔藥也只是浪費藥材。

       

        哈利盼啊盼的,但是總是盼不到他期待的消息,他還想說這段時間內至少可以抓住彼得˙佩迪魯,問他一些事情。結果不僅沒有,就連地圖上也沒顯示過布萊克的名字。

        哈利猜想,對方可能是想等人少一點再闖進來,現在就潛伏在禁林或是其他地方等待機會。

        而下次城堡內的人數驟減的時候,就是聖誕節了。

        於是哈利考慮再三,提前告訴德拉科想待在學校,看看能不能有這個運氣碰到布萊克闖進來。

        「哈利,你說過你不會去找殺人犯的!」德拉科驚恐地說。

        「我又沒去找他。」哈利說,「我只是待在原地,等他來找我--我發誓我現在最想見的人之一就是布萊克!」

        「你瘋了!」德拉科喃喃道,「布萊斯真不該告訴你那麼多的。」

        「我很慶幸他告訴我了,德拉科。」哈利語氣一沉,「不然我直到畢業我都不會知道這回事。」

        德拉科閉嘴了。

 

 

 

 

, ,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麥
  • 您好,閱讀時發現第11章與12章內容相同,跟您告知一聲。
    PS:我買了岔路1&2,非常喜歡,請繼續加油,辛苦了!
  • 已經更正了~感謝支持XDD

    現在正在努力拼第四集

    昀羲 於 2016/06/11 2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