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無人的街道上,只有一個穿著單薄的男人在路燈微弱的光亮下抽著菸。

那煙霧從男人嘴裡緩緩吐出,在空中形成一團憂愁的灰色後便消失於無形,只殘留些許惆悵的氣味。

「怎麼辦呢……」那男人苦惱地看著燃盡的煙蒂,「最後一根了哪。」

同時也是他身上現有的最後財產了。

那男人四處張望,想找個垃圾桶將這隻已經安息的菸給扔了,但是放眼望去,街上只有幾袋零星的紙屑和幾片落葉而已。

這一區算是高級區,旁邊就是赫赫有名的四星嘉世大飯店,樓層高達六十,周遭的飯館也都是一流的高級餐廳,會來這裡消費的大多都是富家公子千金,街容也整治得相當簡潔,自然沒有所謂的垃圾桶了。

男人想了想,轉身又走回去嘉世的後門。

「咦,葉先生?」警衛看見他,滿臉笑容地打了招呼,「我剛剛才聽說一個笑話,說你被解僱了……

「是啊。」

「也不曉得是誰傳出來的,嘉世大飯店能稱到今天這種規模還不都拜葉先生在榮耀食壇中稱霸三連冠,不少饕客可都是衝著葉先生的手藝投宿的,居然說你被解僱了……

「是啊。」被喚作葉先生的男人附和道,「我進來丟下垃圾。」

「哎?菸?」警衛驚訝了一下,「葉先生怎麼不在吸煙室抽?雖說離廚房有段距離,不過也用不著跑到外面啊,這風吹得多涼啊。」

「是啊。」男人聳聳肩,「幫個忙唄,我就不進去了。」

「好的葉先生。」警衛將那隻菸接過後便往桌下的小垃圾桶扔進去了,半點都不留念。

「你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還開著的店家嗎?」

「哎?」警衛有點困惑,「葉先生是要採購嗎?這時間除了便利商店以外,應該都差不多關門了。」

「沒有什麼小吃館、路邊攤之類的?」

「啊?」警衛懵了,「葉先生,你去那種地方幹麻?」你可是嘉世大飯店的主廚啊,要吃什麼廚房都有啊!

「討生活啊。」

「葉先生你真愛開玩笑。」警衛搖搖頭,四星大飯店的主廚薪水,要去路邊攤討生活?

「你就說有沒有唄。」

警衛說有想了想,猜對方搞不好是想出去尋覓靈感,高級食材吃慣了,所以想嘗試比較平價的食譜,「有一家,叫興欣小館,開得挺晚,不過要走一段就是了。」

男人的眼睛亮了起來,「怎麼走?」

 

 

 

 

興欣小館離嘉世大飯店確實有段距離,葉修大概走了將近半小時才到。

這裡和嘉世那邊差得可遠了,街上矗立的垃圾桶幾乎滿出來了,旁邊還擺著大包小包的塑膠袋,隨便幾步就能看見煙蒂和檳榔。

啊,這就是所謂的貧民區?

男人完全不知道他此時閃過腦海的想法對這一區的居民有多失禮,不過也怪不得他,高水準的生活過久了,忽然降了一階,總是要調適調適的。

男人往還亮著光的興欣小館走過去,看見門口龐的立牌時他可樂壞了。

那上面寫著:徵廚房幫手,包吃包住,待遇內洽。

這不是給他撿到了一份肉包吃嘛。

於是男人鼓起了原本就有而今更加膨脹的勇氣與自信,踏入了這家外表簡陋的小館。

「歡迎光臨!」老闆娘熱情地招呼著,「客人,請問吃點什麼?」

男人望著十分粗糙的小館裝潢,雖然如此,店內倒也乾淨。他將視線移動到菜單上,然後發現一個和其他菜名十分不相稱的名字。

逐煙霞。

他指著那個菜名,疑惑地問:「這是什麼?」

老闆娘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我是榮耀食壇的粉絲嘛,就跟著附庸風雅一下。」

榮耀食壇非常龐大,還有專門的國內節目,在黃金時段播出,每年四季都有比賽,最終決賽往往在冬季,因應春節。

而且跟其他球賽一樣,這榮耀食壇的比賽,細細分下去可真不少,不過概略來說,只有四星大飯店等級以上的主廚才有資格參賽,往往飯店都會不遺餘力地讓他們的廚房團隊一起出賽,畢竟廣告效果極好。

每年春天則會舉辦資格賽,不限星數,只要繳得出報名費和材料費都能參加,但是獲得資格者只會有一家,這家將會在秋季加入決賽和其他四星大飯店競爭,多數為三星的飯店。

越到比賽末期水準越高,不僅要料理美味、擺盤吸睛,就連菜名都有講究。

總不能一盤精緻美味的料理,就直接叫什麼牛排、拉麵、壽司這種大眾化的名字,那多俗氣啊。

所以每次擠進前十名的料理,他們的料理者都會費盡心思地去命名,第一屆的冠軍就是葉修所做的一葉之秋。

第一屆的榮耀食壇比賽規模沒那麼大,總決賽在秋天就辦了,主題就是當令食材,葉修選了秋蟹。

他將螃蟹用料理紙包好,棉繩固定形狀,鹽巴墊底放入大鍋,用茄冬葉包好,烤至全熟後拿出。

接著快速地將裡面鮮嫩的蟹肉取出,但是將蟹殼本身保留了下來,裡面放入了香米,再回蒸。

接著再將香米取出,將蟹黃包起,用葉子做成小巧的三角形狀方便入口,再用茄冬葉和蟹殼作為擺盤,既美味又美觀。

「所以逐煙霞是什麼啊?」男人又問。

「喔,我用洋蔥和大蒜下去拌豬肉片,那肉片是用我家祖傳的醬汁醃漬過的……

「所以就是炒豬肉嘛。」男人道,「能不能給我來一份?」

老闆娘癟癟嘴,雖然知道男人說的也沒錯,但是名頭很重要啊!

雖然說他一家小館,也確實不用學人家四星、五星的飯店這樣取名,但是這可是她精心命名的耶!

就當老闆娘轉身要去準備時,男人又道:「不過我沒錢。」

老闆娘腳步一頓,凶狠地轉過身來瞪著男人,這人想吃白飯不成?

「我來應徵的,上面不是說包吃包住嗎?」男人指著門外那可憐的招牌。

老闆娘嘴角一抽,「你就這麼自信我一定會用你?」

「那當然。」男人說。

「你有經驗?」

「有啊,可多了。」

老闆娘狐疑地看著他,「在哪裡?」

「嘉世。」

老闆娘雙眼略為瞠大,「嘉世?能進嘉世廚房的都有兩把刷子,你幹什麼跑到我這小店來?」

「被解僱了。」男人十分坦然。

……」老闆娘略囧,「原因?」

「說我害他們比賽成績不好,降了一星又沒辦法升上去。」嘉世原本是五星大飯店的,但是後來表現不佳,被評委降了一顆星。

「怎麼會呢?你在比賽中有犯過什麼嚴重失誤嗎?」

「那倒是沒有。」

老闆娘看著男人,想著搞不好是老闆要出一口惡氣,所以隨便找了個助手開刀,便有些微同情。

「好吧,不過於情於理上我還是要看你表現,可以嗎?」

「那沒問題。」男人很乾脆,起身問道,「我該做什麼料理讓妳審核?」

老闆娘囧了一下,她不過就是一家小館,料理啊審核啊這種用詞在她這邊太重了點。

「你就隨便做做吧。」老闆娘說,「廚房的食材你都可以用,反正我原本就打算招待完你就關門了。」

「好。」

「對了,我叫陳果,你叫什麼名字?」老闆娘忽然想到應該自我介紹一下,便問道。

「喔,我叫葉修。」男人氣定神閒。

……葉修?」

「嗯。」

……嘉世?」

「嗯。」

……你之前是做什麼的?」

「廚師啊。」

「不是……你是那個……那個做一葉之秋的?」

「是啊。」男人那無辜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嘲諷,陳果深深地震驚了。

 

 

 

 

 

昀羲碎念:

和璃貓的全職周葉合本,預計八月CWT出,下一章去催璃貓哈哈哈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