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出逃

 

「胖爺!」那群下人一聽,頓時緊張起來,「他是誰?

「不礙事。」胖子道,「抓緊時間,各自趕快散了去,胖爺接下來可保不了你們了。」

那胖子不說張起靈的身份,可也是用了心思,對方是吳三省給吳邪留下的護衛,這當下最好別再旁生枝節,把吳三省的名頭搬出來,指不定將來還鬧出什麼事情來。

眾人可不依,他們平時和胖子稱兄道弟慣了,最怕胖子吃了虧,嚷道:「胖爺這話說得可太見外了,朝廷要來抓人,那也得他們抓得住。」

「就是,這次只不過是事出突然,沒個防備,接下來他們休想得逞!」

「胖爺,我們是不是要轉移到城西的鋪子?」

「都閉嘴!」那胖子一喝,「胖爺我是平時太縱容你們了,命令一連說三遍都沒人聽?」

眾人啞然,半晌,才問:「可是胖爺……那小馬怎麼辦?」

提到小馬,胖子也是十分愧疚,「小馬跟著我。」

「那胖爺,我們也……

「都閉嘴!」張起靈突然開口,那聲音十分平靜,卻自有威儀,眨眼不到的功夫大廳就靜得連根針落地都聽得見。

吳邪在樑上聽了,不禁感慨,同樣一句台詞,張起靈說起來就是比胖子有氣勢多了。

想到這裡,吳邪不禁默默驕傲起來,儘管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驕傲。

那張起靈從袖中拿出一個小瓶子,將上面的木塞拔掉之後,把裡頭的液體灑在小馬腿上,全程無話。

吳邪撇撇嘴,還真是個悶油瓶子。

「天啊!」眾人驚呼。

那液體的效果顯而易見,小馬腿上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在復原。

「小哥!」那胖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其他人也是,「你這救命寶貝還有沒有?胖爺我出……

「不賣。」張起靈很乾脆,「走了。」語畢,張起靈一把拽住胖子的衣領,翻身上屋,無視吳邪的抗議,一手環住吳邪的腰,一手拽著胖子,沿著屋梁遁走了。

整個變故發生到結束,只有短短幾分鐘,眾人回過神時,那三人早就不見影了。

「那小哥……什麼來頭?」

 

 

吳邪無奈地被張起靈像是拎行囊似地環在腰側,短短一個時辰內,他對此已經麻痺了。

反觀另外一邊的胖子,待遇可就沒那麼好了。張起靈只顧著拽著他衣領,他還得努力自救讓自己別勒死。

光是這點就讓吳邪得意起來了。

張起靈帶著兩人,一路出了城,到郊外一處涼亭才停下。

「小哥,下次能不能打個招呼,胖爺一路都快被你送去見閻王了。」胖子揉著脖子,抱怨道。

張起靈理也不理他,胖子討了個沒趣,轉向吳邪問道:「好吧天真,你這護衛可真夠忠心的。說吧,要胖爺我跟你們一道走,是什麼目的?」

那胖子一路上也不是只顧著救命,還是分了點心神揣測吳邪和張起靈擄了他是什麼目的。

看小哥願意為一個素昧平生的人用回環水,估計也不會無緣無故要自己的命,想通這點後,胖子態度上就比較沒了顧忌。

「找老九門。」張起靈道。

「這你可就找錯人了。」胖子道,「我知道的情報剛剛已經全部告訴你了,老九門死的死、殘的殘,剩下失蹤的我也不曉得他們在哪裡。」

「墓。」張起靈道,「吳三省最後下的墓。」張起靈看了吳邪一眼。

「那吳三省也不可能在那裡。」胖子道,「天真,別怪胖爺嘴巴臭,但是吳家除了你,全都入了天牢。我猜吳家多半是找了個奴僕扮成你頂上了。」

吳邪嘴巴張了張,天牢兩字刺激到他的神經,又急又氣,心中鬱結,轉頭去看張起靈,滿臉希冀之色。

張起靈搖搖頭,吳邪的臉色很快黯淡了下去,道:「沒關係,小哥,我自己去。」

「天真,你瘋啦?那可是天牢。」胖子說,「姑且不論你混不混進去救人,光就你家人費盡心思將你保下,你捨得辜負?而且瞧你這小身板,不要說是天牢了,光就城門盤查你就混不了。」

「自家人,就算死,也要死在一塊。」吳邪倔強地說。

「這身膽氣,不愧是吳三省的姪子。」胖子欣賞道,又說,「只可惜有勇無謀,再怎麼有膽,也是白搭。」

那吳邪被胖子三番兩次潑了冷水,心中憋悶至極,親人被囚,自己除了指望張起靈以外卻無能為力,思慮過甚,一口氣竟緩不過來,就這麼倒下了。

那胖子被嚇了一大跳,張起靈眼明手快,第一時間摟住吳邪,才沒讓他頭撞地板造成二次傷害。

「不是吧天真,胖爺還沒說完哪,你直接氣死可太得不償失了。」胖子驚慌道,「胖爺我又不是出不起主意,小祖宗,你到黃泉之下,可千萬別去吳三省面前告胖爺的狀。」

張起靈冷瞪胖子一眼,胖子立即心神領會地閉了嘴,他掐了掐吳邪的穴道,吳邪被迫咳嗽幾聲,這才睜眼。

吳邪先是茫然了一會,眼神聚焦到張起靈身上,思緒回籠,想起方才自己居然被胖子幾句言語氣暈了過去,相當困窘。

何況說到底,張起靈本就沒有義務陪他闖天牢,甚至也不必跟著他。

「去天牢,然後呢?」張起靈卻沒注意到吳邪對自身的嫌棄,問道。

「啊?」

「不是吧小哥,你家主子瘋了,你也跟著瘋?」胖子嘖嘖道,「你剛不是要去吳三省最後下的墓嗎?」

「殊途同歸。」張起靈意謂不明。

吳邪咬咬牙,「小哥,我沒什麼能回報你的……

「無妨。」張起靈說,「我也有我的目的。」

張起靈打從聽到老九門三個字後,心中就湧上一股直覺,若是想找回自己丟失的記憶,老九門會是關鍵。

至於這個直覺從何而來,他自己也不清楚。

「謝謝你,小哥。」吳邪誠摯地道謝。

那胖子在一邊瞧了,瞇了瞇眼,這兩人關係不像主僕,可是人家小哥也沒否認護衛的身份……胖子揣摩再三,決定先靜觀其變。

有了張起靈的承諾,吳邪心中踏實了不少,隨後肚子就咕嚕咕嚕地嚷起來了,在無人的郊外,聲音特別明顯。

吳邪想把自己活埋的念頭都有了。

他恨恨地想,吳邪啊吳邪,你的肚子可怎麼這麼不爭氣,一放心就肚子餓,這不是明擺著小孩子嘛!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