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彼得˙佩迪魯

 

        哈利和赫敏正窩在圖書館尋找他們報告所要用的資料,包括古代魔紋和近代魔法史重要法條改變。

        「我真搞不清楚,背這些年份有什麼意義。」哈利壓下呵欠,勉強自己打起精神。

        赫敏神情委頓,她在格蘭芬多的狀況不是太好,羅恩現在雖然會和她講話,但是口氣很衝,顯然還是認為她的貓吃掉了班班。

        「歷史可以幫助我們創造更好的未來。」赫敏說,煩躁地翻開一本厚重的英國魔法界法律大全,「梅林啊,我看我們耗上一整天都寫不完……要不要先做古代魔紋?」

        「好主意,魔法史也是我想退掉的其中之一。」哈利闔上那本皮福雷三兄弟的故事書,「這本裡面都是童話,和德拉科說得差不多。集齊三件聖物可以征服死亡,但是我不懂征服死亡是怎麼回事……是可以復活死者嗎?」

        「喔,那只是童話而已,哈利。」赫敏不以為然,「什麼聖物都不存在,也不可能復活死者,哈利,我們現在沒有時間閱讀課外書了。」她焦慮地補上一句,「我們聖誕節前就得把報告交出去,而我們現在的進度居然還在原地踏步!」

        「赫敏,放輕鬆。」哈利安撫道,「有的時候越急越做不了事情。」他說,「何況我們不缺時間,冷靜點。」

        「喔,我們不能總用時光器,那會提前透支巫師和女巫的時間啊,哈利。」赫敏聽了反而更焦慮。

        「是沒錯,不過我們才十三歲,不用擔心用了之後明天就死掉。」哈利無奈道,「赫敏,放輕鬆,我真的覺得妳很需要。」

        「是啊……」赫敏喃喃道,有點不甘心和崇拜地說,「明明我們作業量一樣多,為什麼哈利你就是有辦法做得這麼好?」

        哈利咧開嘴,「妳這句話要是被其他人聽見,估計其他人會氣得跳起來。」他當然不會告訴赫敏是因為自己的腦袋中住了一個對魔法涉獵廣泛的湯姆。

        「唔,好吧。」赫敏不甘願地說,把話題又轉回報告上。

        而哈利卻對死神聖物產生了興趣,跟去年一樣,在去年,密室也只是一段傳說。而死神聖物是不是真的可以復活亡者……他覺得這個很值得驗證。

        聖物他自己就有一件,所以他還要找一根魔杖和復活石……

        哈利低頭看才寫了一半的羊皮紙,氣餒地想,也許這些事情得等下學期才有空做了。

       

 

        這天,哈利萬分疲憊地一頭栽倒到他的大床上,然後他就立即被嚇醒了。

        「哈利波特!」呆呆突然出現在他的床邊,激動地大喊大叫,「我們抓到了!抓到了!」

        哈利原本因為被打擾了睡眠有點生氣,一聽到呆呆說的話馬上問道,「那在哪裡?」

        「這裡,哈利波特!」呆呆伸出掌心,一隻被魔法禁錮住的老鼠就出現了,「呆呆用魔法捆住牠了!」

        哈利一看,果然是班班沒錯,只是看起來似乎比開學前要稍微胖了一點,難道從羅恩身邊跑走之後反而恢復胃口了嗎?

        「做得好,呆呆。」哈利讚許道,「等等,我找個東西關牠……

        哈利爬下床,在他的行李箱中東翻西找,結果突然出現吵死人的高頻警報,哈利努力地翻啊翻,發現是羅恩送的測奸器在尖叫。

        還真是便宜貨。

        哈利咕噥道,施展了一個靜音咒,轉頭繼續找可以關班班的東西,半天沒找到,他乾脆直接把那吵死人的測奸器變成籠子,然後讓呆呆把班班關了進去,又施展了不破咒,避免班班從籠子裡面跑出來。

        「太棒了,呆呆。」哈利衷心道謝,「我很感謝你。」

        呆呆發出一聲響亮的哭泣,「哈利波特!他是多麼高貴、多麼仁慈的人哪!」

        哈利實在不覺得自己哪裡高貴和仁慈,不過他也已經習慣了家庭小精靈大多數都很神經質的表現,「關於這隻老鼠……你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檢測他是不是阿尼馬格斯嗎?」

        哈利一邊問一邊掏出他的劫盜地圖,而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班班在看到那份地圖後猛然衝撞了起來,並且在他說出阿尼馬格斯後更加劇烈。

        「有的,先生。」呆呆有點跼促不安,「但是先生啊,家庭小精靈是不允許向人類施展魔法的……如果這隻老鼠是個人的話………呆呆剛剛向牠施展了魔法……

        「不,你沒有做錯。」哈利立即說,「我也不知道牠到底是不是人,只是有這個疑慮而已。」他說,「沒關係,這件事情我處理吧。你可以幫我保守抓了這隻老鼠的祕密嗎?我暫時還不想把牠還給羅恩。」他知道雙胞胎常常溜進廚房要東西吃,他不確定他們會不會在聊天中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是的!先生!」呆呆叫道,「我們會保守祕密!」

        「那就太感謝了。」哈利微笑道。

        呆呆發出一聲響亮的嗚咽,幻影移行了。

        哈利轉頭去看那隻正在不停做無用功的老鼠,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如果說,盧平認識他爸,他爸也認識彼得的話,那盧平應該也會認識彼得吧?

        就是不知道盧平知不知道彼得是一個阿尼馬格斯,哈利想:先試探看看吧。

        「你是彼得˙佩迪魯嗎?」哈利向著老鼠問道,「你可以聽懂我的問題嗎?」哈利從不覺得和動物說話有多蠢,事實上,他很喜歡跟動物說話,因為他永遠不用費心去揣測動物到底有什麼心思。

        那隻老鼠突然安靜了下來,哈利不確定這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班班的表情很驚恐。

        「算了,明天再說好了……」哈利歎口氣,今晚這樣是問不出什麼話的,剛好明天就是黑魔法防禦術了,他想,他也許可以帶著班班到盧平眼前晃一晃,看看盧平會不有什麼反應。

       

       

        哈利的算盤打得很好,他唯一沒有料到的是盧平見到班班後近乎失態反應。

        「哈利……那隻老鼠?」

        「是羅恩的老鼠。」哈利不好意思地說,「我去廚房時看見牠,就幫羅恩先抓起來,打算下午上變形學時再還給他--」他原本準備了備用說法和作法,如果盧平見到班班沒有反應,那就等下午變形學去請問麥格教授有沒有什麼咒語可以檢測阿尼馬格斯,並拿班班做實驗就好了。

        盧平緊盯著班班,時間久到所有同學都以為這堂課自習了--實際上,他們也的確要自習了。

        「哈利,我想你得帶著那隻老鼠和我來一趟。」盧平終於說道,「這堂課各位同學自習,請各位翻開課本第一百五十三頁,先複習哼唧砰。哈利,跟我來,別忘了抓好那隻老鼠。」

        「是。」哈利手心微微出汗,他可真沒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

       

        到了校長辦公室後,哈利驚訝地發現除了鄧不利多,斯內普、羅恩還有赫敏都在。

        「班班!」羅恩原本想問怎麼回事,結果一看到哈利帶著班班出現後就脫口而出,「哈利,你是怎麼找到牠的?」

        「我去了趟廚房……」哈利為了前後說法不矛盾,忍著斯內普一臉看吃貨的嫌棄神情,辛酸地說,「發現牠在廚房,就順手抓了。原本我是想說下午變形學的時候可以還給你--

        為什麼斯內普教授也在啊?早知道他就換其他說法了,任何一個說法都比斯內普把他看成一個吃貨好!

        哈利瞪著自己的腳丫子,完全無心去管赫敏高分貝的尖叫指責和羅恩漲紅了臉賠不是。

        「羅恩。」盧平和藹地表示,「班班不是你的寵物……實際上,牠是一個阿尼馬格斯,名字叫做彼得˙佩迪魯。」

        「這不可能。」羅恩說,「你一定瘋了。」

        「羅恩!」赫敏瞪了羅恩一眼,顯然對羅恩公開對教授不敬很有意見。

        「但是……班班在我們家待了十二年,而且彼得˙佩迪魯早就被布萊克殺了啊!」羅恩說,「怎麼可能是一隻老鼠?」

        「而且這世紀只出了七位阿尼馬格斯啊。」赫敏也覺得有道理,不禁附議。

        「是的,但是魔法部並不知道,霍格沃茨曾經出現三位未登記的阿尼馬格斯。」

        「我想,直接給你們看證據,會是一個比較快的切入方式。」鄧不利多說,「我想我們可能會需要幾滴吐真劑……西弗勒斯,你有順便帶過來嗎?」

        斯內普從長袍中掏出一小罐魔藥。

        「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進行了。」鄧不利多說,「現在,哈利,麻煩你把班班放出來--你對籠子施展了不破咒對吧?--這真的很聰明,來吧。」

        「等等!」羅恩害怕地問,「鄧不利多教授,你想做什麼?」他一臉擔心地看著班班。

        「檢測牠是不是一位阿尼馬格斯,但是如果牠不是,這個咒語也完全不會傷害到他的,羅恩。」鄧不利多相當和藹地表示。

        哈利把班班放了出來,但是班班一得到自由後就奮力向門外衝去,鄧不利多魔杖一指,班班立刻變成了男人。

        這個男人很矮,淺色頭髮稀疏到可稱之為禿頭,皮膚髒兮兮的,尖鼻小眼,看起來的確很像老鼠。

        「好久不見,彼得。」鄧不利多輕快地打了招呼,「我想我們都很樂意聽聽你的故事,為什麼一位獲得一級梅林勳章的英雄,要裝成一隻老鼠度過整整十二年呢?」

        「我、我怕被報復啊……鄧不利多!」他的聲音又尖又細,活像老鼠叫,「我把、我把那個人最厲害的心腹送進了阿茲卡班,我知道他遲早會越獄出來找我報仇!」

        「這也就是說,你知道布萊克越獄是為了找你嗎?」鄧不利多問道,「我們所得到的消息是,布萊克在獄中只有喊過他要找的人在霍格沃茨,而你怎能確定,布萊克是要找你而不是找其他人呢?」鄧不利多有意無意地瞄向哈利。

        「這、這是因為……當初把他送進阿茲卡班的人是我啊……」彼得尖叫道,「我知道他一定會出來找我……

        「你是說你早就知道布萊克會越獄?」鄧不利多輕聲問,「難道你不知道,過去從沒有人能夠逃出阿茲卡班嗎?」

        「他擁有我們想不到的黑魔法力量啊!」彼得叫道,「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一定教了他不少花招!」

        「彼得。」鄧不利多的聲音略為沉了一點,「我希望你可以說實話,這邊不會有人傷害你。你可以放心地將所有事情說出來。」他說,「要不然,我就只好請西弗勒斯給你幾滴吐真劑……我看得出來你沒說實話。」

        「鄧不利多!」彼得露出驚懼的神情,「別、別……

        「我們需要知道真相,才有辦法幫助你,彼得。」鄧不利多嚴肅地表示,「還有哈利,他是最有資格知道的人。」

        彼得發出一陣嗚咽。

        「好吧,看來你需要吐真劑--

        「不!」彼得大叫。

        斯內普不耐煩地嘖了聲,「我想以你那卑微的智商沒有意識到,吐真劑是幫助所有人認清真相的最快途徑,不僅沒有疑義也十分具有說服力,如果你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看你的表現我十分懷疑--就最好快點喝下去!」

        彼得還想再說些什麼,斯內普卻眼明手快地把魔藥灌進彼得的嘴巴,後者驚恐地睜大雙眼。

        「你、你怎麼可以!」他尖叫著,「你不能胡亂使用吐真劑!」

        「啊,是的,彼得。」鄧不利多說,「西弗勒斯也只是好意,讓我們把重點轉回到你的故事吧--你怎麼曉得布萊克是要來對付你呢?」

        「因為我把他送進了阿茲卡班,而他是、他是--無辜的!」彼得似乎很想把後面那句給吞回去,但是在魔藥作用下,他只能說完。

        「無辜的?」鄧不利多重複道,微微蹙眉,「這是怎麼回事?」

        「小天狼星是波特夫婦的守密人,但是最後他們瞞著所有人把守密人換成了我。」彼得臉色蒼白,看起來活像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然後我向黑魔王密告--

        哈利的魔杖射出了好幾串嚇人的火花,被鄧不利多揮手熄滅,「哈利。你還可以嗎?如果你承受不住--

        「我可以,教授!」哈利咬著牙,他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彼得˙佩迪魯才是叛徒,如果他早點知道,他才不會把他交出去!他一定會親手把他殺了!

        彼得縮在地上瑟瑟發抖,一臉絕望。

        「好吧。」鄧不利多說,「我想,是時候請魔法部部長過來一趟了……雷木思,如果你有辦法的話,你能不能給在附近潛伏的小天狼星留個訊息,告訴他我們已經知道彼他是無辜的,看看他是否會因此現身……西弗勒斯,麻煩你照顧哈利好嗎?」

        斯內普輕哼一聲,「跟我過來,波特。」

        哈利看向鄧不利多。

        「哈利,部長過來以後,我會再請你出席當見證人,要重開審判需要走很多程序,我會請西弗勒斯帶著你。」鄧不利多說,「現在趕緊回去喝杯熱牛奶,讓心情放鬆一下,好嗎?」

        羅恩和赫敏在一邊早就傻了眼,見狀也不禁擔心地看向哈利。

        「我……是的,教授。」哈利本想說什麼,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只能壓抑著怒火應道。

        「我知道真相對你不好受……羅恩也是,平白損失了一隻老鼠。」鄧不利多說,「不過讓我們高興點吧,快要聖誕節了。」

        赫敏發出一聲呻吟,咕噥著她報告還沒做完。

 

        哈利悶不吭聲地跟著斯內普來到地窖,斯內普什麼也沒說,只是扔給他一罐魔藥。

        哈利也沒多看,順手就喝了。

        「波特,難道你的智商和一個三歲小孩一致,看也不看就把魔藥……

        斯內普還沒諷刺完,就見哈利委屈地抬起頭來,「教授又不會害我。」

        斯內普現在的表情活像是吞下一整條鼻涕蟲。

        兩人相顧無言了半晌,斯內普才緩緩開口。

        「偉大的哈利波特,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現在是因為真相大白太過震驚,導致失去了言語能力了嗎?」

        ……」哈利頓了頓,「教授,你原本就知道彼得˙佩迪魯是阿尼馬格斯嗎?」

        「不清楚。」斯內普言簡意賅,「但是你的運氣不錯,竟然正好帶著牠去上盧平的課……

        那是他計畫好的,不是運氣。哈利悶悶地想。

        「我想,未來布萊克或許……會重獲清白。」斯內普露出了非常可惜和憎恨的表情,「那時候……我不確定消息靈通的哈利波特是否曉得,你那自大愚蠢的父親選擇了布萊克做你的教父?」

        哈利瞪大雙眼。

        對了,還有這回事!事情太多導致哈利完全忘記扎比尼有和他提過布萊克其實是自己的教父。

        斯內普看著哈利的表情由驚訝再到狂喜,判斷對方原本不知情,極度不情願地說,「你最好知道,我和布萊克很不對盤……

        哈利很疑惑地看著斯內普。

        「所以你最好別像以前那樣到處惹事生非,我不保證我不會遷怒……」斯內普慢條斯理地說。

        哈利心中有點不平,他才沒有到處惹事生非呢。

        他努力壓下呵欠,感覺心中的狂燥和怒火在和斯內普的對談中慢慢淡去,甚至湧上了睡意。

        斯內普看他一眼,用魔杖指了一處角落,那邊立刻出現了一張沙發。

        「去躺好。」斯內普輕聲道,聲音聽在哈利耳中就像是低沉的大提琴,「我要你等到魔藥效果消失以後才准離開。」

        哈利很聽話地爬上沙發,兩眼一閉,什麼都不思考了。

 

 

 

 

昀羲碎念:

至寶、敗家、唯一、岔四、廚師同時進行中(眼神死

寫著寫著就穿越了怎麼辦!

其實我很想一口氣完結掉岔路然後寫岔路哈利穿原著哈利啊!哈利吐槽哈利的智商是我一直很想寫的梗啊!!

我好想寫岔路哈利和教授修成正果後穿到原著裡面去唾棄原著哈利,然後原著哈利穿到岔路裡面來被自己和斯內普結婚驚悚到......(滾滾滾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