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雨臣帶著他們走的是一處偏僻的宅院,而皇宮卻在他們背後的十里處以外。

「小花,這方向不對吧?」

「天真,你的腦袋轉個彎,你現在明面上可是罪人之後,要帶你進皇宮,自然只能偷偷摸摸得來,正面進去,你可就得上鐐銬了。」胖子道。

「胖兄果真是個明白人。」解雨臣說,「這處宅院是解家的,不過已經荒置多年,做個掩人耳目的地方倒也合適。」

「啊?」

「密道啦天真。」胖子說,「吳三省那隻老狐狸,難道半點都沒跟你提點地下的事情嗎。」

吳邪惱了,每次吳三省又開始對著他胡說八道時總會被爺爺喝退或是被二叔帶走,他也只當做是民間趣聞聽一聽,誰會想到裡頭真的有文章。

解雨臣帶著他們熟門熟路地來到偏房,在房中熟練地轉了幾圈,東按西按,那床舖竟然自動向旁邊移開,露出通往地底的暗道。

「走吧。」解雨臣說完,也不等兩人,逕自往裡面走。

「這倒是懂行。」胖子說,為了避免前方變故,他們這些做地下行業的,有時候都會叫打手走最前面,相當於打前鋒的意思。

解雨臣這次主動佔了這個位置,足夠說明他對他們並無歹意--至少現在是沒有的。

三人行了一路,吳邪聽著解雨臣和胖子的你來我往,心裡卻還是一團亂,一方面期待著可以見到家人,搞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另一方面卻還在擔心落單的張起靈不知怎麼樣了,雖然以張起靈的身手應該是不用太擔心,但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張起靈可是一身傷啊!

那胖子也不純然都是在嘴炮,實際上他每一句話都在套話,偏偏解雨臣防禦堅強,直到他們都走到密道盡頭了,他還是半點有用的訊息都沒套出來。

 

解雨臣移開牆上的火把,改將火把扣到另一處被敲出來的縫隙後,原本是死路的盡頭竟然像是拉門一樣向旁邊滑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相當氣派的臥室,但是吳邪無心去欣賞裡頭裝潢,而是目瞪口呆地看著一群人在裡頭喝茶,儘管這群人見到吳邪時都把茶給噴了出來。

「操!解家的臭小子!」吳三省是第一個罵出來的,但是馬上就被吳二白給爆頭了。

「注意措辭。」

「三叔、二叔!」吳邪喊了出來,跑了過去,其他人的目光也越來越奇異。

「沒想到啊小花,你竟也找到和志趣相投的人了……」一名長相和吳三省非常相似的大叔感嘆似地道。

「爹,請別忘了我小時候扮女裝是為了唱戲,和吳邪哥哥這種自發性行為是不一樣的。」

女裝?什麼女裝?

吳邪一臉迷糊。

……天真,瞧瞧你自己身上穿了什麼?」

「啊!」吳邪低頭一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穿的還是張起靈給他拿來的女裝啊!

「衣著問題暫且放到一邊吧,吳邪,你怎麼會跑出來了?」吳二白嚴肅地問。

吳邪聽了,氣不打一處來,「我才想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在外頭多提心吊膽你們知道嗎!」

「原來的事情被耽擱延遲了。」吳二白嘆口氣,「原先我們有派人去接你,但是我們沒想到你會提前跑出來。」

「要是我沒提早兩天跑出來,你們是不是打算瞞我一輩子?」吳邪氣沖沖地問。

「是。」吳二白也十分乾脆俐落。

吳邪不敢對吳二白撒氣,只好轉頭對上吳三省,「三叔!這到底怎麼回事?」

「反正吳邪都來了……老二、哎喲!」吳三省揉了揉被敲出來的腦包,「二哥,不如告訴吳邪吧,我們告訴他,總比他從其他人嘴裡知道好……陳皮阿四那個老魔頭還會使出什麼手段也不一定。」

「陳皮阿四?」吳邪一臉奇怪地看向胖子,「你不是說陳皮阿四被迫遷移關外嗎?」

「胖兄。」吳三省撇撇嘴,眼神打著溜,「那些地下的事兒……

「我都知道啦!」吳邪搶先道,沒好氣地說,「這種勾當被抓到可是死罪!」所以你們為什麼還可以在皇宮喝茶?

「沒差,姓齊的也知道,他自己也在挖。」吳三省氣定神閒,又被吳二白給巴了一次頭。

吳邪看吳三省和吳二白這樣,心中懸著的大石總算是放下了。

「爺爺呢?」

「和姓齊的去探查了。」吳二白輕描淡寫地說,指了指一處空著的椅子。

吳邪十分自覺地走過去坐下,胖子摸摸鼻子,眼神在房中溜了一圈,乾脆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去了,反正他一介江湖粗人,沒那麼講究。

沒那麼講究為什麼不坐地上?那就比其他人矮太多了,不行。

「路上解小子應該跟你提過了修真吧?」吳三省說。

「好好稱呼行不行?」解連環不滿地替自己兒子抱不平,解雨臣只是笑了笑。

「提過一點,說他是劍修和木修,融合後期。」

「修真……反正你可以理解成修仙啦。」吳三省煩躁地抓了抓腦袋,他很不擅長解釋這種東西啊,他瞄了瞄正在一旁品茶的吳二白,見對方完全沒有替自己接手的打算,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講。

「簡單來講,當初的老九門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修真人士,結果陰錯陽差搞出了一個皇帝……反正都是陳年舊事了,不怎麼重要。」

「修真的習練方式有分很多種,像是這小子學的就是木修和劍修,算是最正統的習練方式。當然這其中也有魔修--就是用他人性命來提昇自己的一種方法。」

「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吳邪咕噥道。

「也確實是。」吳三省點點頭,「但是近幾年來,修魔的人數越來越多,我們不得不注意。」

「注意?」

「你一定奇怪為什麼我們吳家家大業大,卻還要幹這種挖死人墓的勾當。」吳三省道,吳邪點點頭。

「為了獲取情報和第一時間將魔族剿滅。」吳三省說,「地下是魔族最常出沒的地方,因為會去那種地方混的人,身上都會有股屍味,是魔族最喜歡的味道。」

「魔族?」吳邪愣了愣。

「他們可以隨意變換外表,當然也能偽裝成人類,沒有一點修為的人是看不穿的。」吳三省說,看了胖子一眼,「地下那些禁婆、海猴子、粽子等也都是魔族的一支,他們很喜歡食用在恐懼中死去的人類。」

「操!」胖子下意識罵了一句,得到吳二白一個冷瞪。

「真是太惡趣味了。」吳邪不滿道,隨即又問,「那些都是些什麼東西?長什麼樣子?有什麼作用?」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啊,天真。」胖子涼涼道,「那些東西你見著了,保證你一連做三個月惡夢。」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想告訴你的原因。」吳二白放下茶杯,嚴肅道,「原本你在那個山洞中就是絕對安全的,沒人進得去。外人要進去也得持有信物才能……

「什麼信物?」

「我給你的那枚銅魚呀。」吳三省道。

……王盟!」吳邪忽然跳了起來,懊惱道,「我懶得自己收著,就交給王盟了……

吳三省和吳二白面面相覷。

「那王盟呢?!」

「我才想問呢……我先叫他出來的……」吳邪將前因後果解釋了一遍。

「那小哥是什麼人?!」吳二白眼神露出殺氣,吳三省卻更關心另外一件事。

「所以王盟帶著銅魚失蹤了?!」

 

 

 

 

昀羲碎念:

近日會放出調查單~啊哈哈我改變主意不詳細描述修真了,我要寫兩人甜甜甜的戀愛啊哈哈哈!!!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