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著學長這件事情根本還沒和凡斯商量過啊!自己蓋棺論定也太獨裁了吧!

「同年。」白百指著我,「不當小孩。」

「你比較喜歡爸爸,還是媽媽?」學長笑了笑,不答反問,「或是都很喜歡?」

白百搖頭,「都不喜歡……他們都不理我。」他十分落寞地說。

「那我和褚當你爸媽有什麼問題?你不喜歡我們?」

喂喂學長你偷換概念得太離譜了喔。

「喜歡……可是爸媽,不一樣。」

「是嗎。」學長笑,「這有什麼,同學之間不都會給對方取綽號嗎,你叫褚一聲媽,我就教你功課。」

白百想了想,搖頭,「不用教。」

我在一邊無比欣慰,兒子還是很乖的……不對為什麼最後被帶跑的人是我!

整個暑假我們三個人常常一起行動,白百原先還有點怯生生的,真不曉得他當時主動敲我門的時候到底鼓起多大勇氣。

不過隨著相處時間越久,我發現有些事情回不去了。

那就是白百對於學長的崇拜。

原先還比較黏我的,才短短一個暑假就被人拐跑了……我對此感到無比辛酸。

等你媽、不是,等我拿到米納斯我也是個神槍手可以發大威耍大招的啊。

然後他更厲害的一點是,以為學長變回幼兒時是在耍幼稚……

後來我去和凡斯溝通了一下收養白百這件事,凡斯考慮了半晌,同意以不洩漏陰影秘密的前提下和白百坦白部份事實。

 

 

「學長,我想請問……」白百興沖沖地跑過來,看到我壓在學長身上時,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騎乘?」

我靠學長你到底給一個純潔無辜的小孩灌輸了什麼觀念!

「想像力不錯。」學長還點頭讚許,「怎麼了?」

「老師佈置的作業……」

我看著學長和白百到一邊去認真研究作業的樣子,忽然有一種被放生的哀傷。

現在白百常常跟著我去找學長,慢慢混熟之後白百的話稍微變得多一點了,凡斯說因為白百家中的氣氛很壓抑,所以不擅長表達,並且囑咐我們要是有辦法開導就多開導。

至於為什麼家中氣氛壓抑……

我嘆了口氣,原因出在白百的父親和舅舅,兩人聯手想要得到陰影所在地而和陰影聯手,這是凡斯上個月好不容易有所進展的收穫。

我聽到消息直搖頭,感嘆著好端端地去招惹什麼陰影,即便自己是妖師都不可以這麼搞啊,還要不要命了。

結果凡斯說道這是因為白百他舅舅的意中人變成鬼族了,於是他就想要顛倒世界,讓所有白色種族消失變成被撻伐的對象,如此中二發言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儘管確定了內賊,卻依然沒掌握到外鬼,近幾年陰影封印鬆動的速度儘管緩慢,但是仍然確確實實地在動搖,到時候光憑我一個人可無力回天。

亞那夫妻倆暗地裡都派出不少人幫忙凡斯去穩定封印,不過依然比不上有心人士的破壞速度。

凡斯說他打算挑一個時機暴露我是能力者的事情,好引對方上鉤,最好能一網打盡。

想也知道這不容易,敵暗我明,不宜妄動,這事情拖到現在都沒個準數。

現在我們已經五年級要升上六年級了。

「漾漾。」然走了進來,看到學長在教白百做作業時笑了,感嘆道,「一家三口團圓啊。」他朝我擠擠眼。

我臉一熱,悶道,「你就別笑我了……事情進展怎麼樣?」

「掌握了幾條線索,算是不錯的收穫。」然笑咪咪地看著我,說真的,打從然過了十二歲生日後我就拿他無可奈何了,智商果真是硬傷。

至於學長,身份立場的問題,也是拿然沒轍。

「你和辛西亞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然聳肩,「漾漾,你知道我們現在都沒有成年,甚至沒上大學,一切都言之過早。」

你就在忽悠我吧,這段話擺明著什麼都沒答。

然也不管我鄙視的眼神,仗著身高優勢揉了揉我的頭,故意倚老賣老地對我說:「漾漾乖,大人的世界很複雜,小孩子不要懂。」

誰是小孩!

我齜牙咧嘴地瞪人,被一個小輩這樣取笑真是顏面何存。

學長和白百看過來,「說些什麼呢你們?」

然摟住我肩膀,不意外看見學長黑掉的臉,「秘密啊,漾漾要和我私奔這種事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

「夠了沒!」學長忍無可忍。

白百一臉了然於胸,並且衷心對然說,「我覺得不會成功的,漾漾他對學長死心踏地。」

然痛心疾首,「阿百你能不能有點作為娘家人的出息。」

「學長他不是我爸嗎?」白百茫然,「孩子希望父母和樂不是很理所當然嗎?」

「我才是你爸你懂嗎。」然又開始忽悠,這幾年他沒少唬過白百,真不曉得這惡趣味到底是跟誰學的。

「可是凡斯說……」

「行了行了。」再下去我又花一段時間把白百的三觀扭正了,我頭痛道,「阿百,你舅舅什麼時候回來?」

他現在在外頭出任務,這也是一個避人耳目的好法子,尤其對妖師來說。

白百搖搖頭,老實道,「不知道。」

「沒關係呀漾漾,你一開口,指不定他就像風一樣奔回來呢?」然打趣道。

白百眨眨眼。

「得了吧。」我的言靈要是真有這麼神,那我就要去誠心實意祈禱未來不會被學長壓。

學長嗤了聲。

「好吧阿百,我們別打擾你爹娘談情說愛。」然從容道,然後抓一臉疑惑的白百出去了。

有時候我真不懂這個然喜歡胡說八道的毛病哪來的。

「天生自帶的吧。」學長說,「我覺得行動控制在我們升上高中時那次競技賽時比較好,你認為呢?」

「凡斯同意嗎?」我想了想,覺得可行。

一來競技賽時我們都已經高中,有相對的自主權;二來競技賽時各方人馬都齊聚一堂,有個萬一調度成小隊行動也很有效率。

「凡斯說可以,不過具體的還是得等到時候見機行事。」學長湊過來親親我,一秒從政驚嚴肅到談情說愛都不帶喘的,「好久沒親了。」

我沒好氣地放任學長在我身上種草莓,想說這時候親回去換成小學長會怎麼樣。

「你試試。」學長咬了我一口,「不過你得負責哄他。」

「……你們怎麼過這麼多年還是沒融合完全啊?」

學長想了想,認真道:「情敵。」

我抽抽嘴角,第一次見識到自己跟自己吃醋的境界,甘拜下風。

 

 

 

 

昀羲碎念:

勾咩最近三次元太忙了,因為在試圖轉換人生跑道所以有很多東西都要準備和重新學習,只能暫時擱置更新了><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瑀希
  • 請問這個本子還可以買嗎><
    或是還有其他本子可以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