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什麼玩笑啊!」褚冥漾的嘶吼響徹天際,分貝高亢到在場所有人都用力摀住耳朵,「我不能再吃點心?」

「漾漾,你懷孕了。」喵喵試圖和褚冥漾講道理,「身為一個孕夫,飲食需要嚴格的控管……

「我不管!」褚冥漾蠻橫無理,你要一個吃貨不吃點心,就不能期待他和你講道理。

畢竟在吃貨眼裡,你不准他吃,那就是萬萬沒道理。

沒道理的事情能忍嗎?不能!

「漾漾,過度攝取甜食對小孩不好……」喵喵繼續力挽狂瀾,「漾漾,你就忍忍吧,就這十個月而已,等孩子生下來……

「十個月!」褚冥漾爆吼,「那之前我會因為甜分攝取不足而亡的,到時候就是一屍兩命!」

「就是順口一說、順口一說。」喵喵連忙道,「實際上漾漾你已經懷孕有段時間了,逆推回去,大概就是學長第一次標記你那時……」

原本還在打滾撒潑耍賴的褚冥漾忽然定格了一下,喵喵沒弄清楚褚冥漾想幹麻,提心吊膽地看著他。

「學長?」褚冥漾緩慢地重複,「學長?」

「呃、是學長沒錯。漾漾你怎麼了?」喵喵拼命眨眼,對褚冥漾的性別教育感到深沈的挫敗,「你千萬不要告訴我這孩子不是學長的……

……」褚冥漾歪歪頭,做思考狀,半晌,掙扎地問向喵喵,「我問妳喔,之前學長說即使我不是他老婆他也會請我吃好吃的……是因為學長早就知道我有他的小孩怕我餓著小孩嗎?」

喵喵簡直想給褚冥漾跪下了。她淚流滿面地想,要是褚冥漾這種猜測傳到分明只是想追妻的冰炎耳裡,那大概就是故事的終結了。

學校會有一票人淪為冰炎的槍下亡魂的。

「漾漾啊,你這種言論,擱在肚子裡面就好……」為了學校的安寧,喵喵沈痛地說,「千萬不要叫學長聽了去。」

「為什麼啊?」褚冥漾不懂,有疑問就該勇於發問呀。

「為了廣大的蒼生著想……」喵喵拍拍褚冥漾的肩膀,「學長那樣說只是想追你而已啦。」

「追我?」褚冥漾莫名其妙,「我又沒跑給他追。」

「追你是指追求你啦!」喵喵簡直聽不下去了,「簡單來說學長想正式標記你又不想勉強你啦!」

「啊,這樣喔!」褚冥漾恍然大悟,瞬間把不能吃甜點的憤怒給拋到九霄雲外,衝著喵喵傻笑了起來,「那正式標記和臨時標記有什麼差別嗎?」

「臨時標記的話你隨時可以換ALPHA,不過一旦正式被標記你就只能找學長。」喵喵說,「你們又是哨兵和嚮導,可能……呃,會十分契合吧。」

未竟的話語是指一旦兩人精神結合,能感彼此所感的話,在某件事情上可能可以達到同時感到插與被插的快感吧……就理論上而言。

一直以教育褚冥漾性別觀念為己任的喵喵,這次決定果斷忽略這種可能性。

褚冥漾聽了若有所思,一臉開心,反常地對喵喵給他的食譜照單全收,明明幾分鐘前還激烈抗議來著。

喵喵看著褚冥漾的劇烈變化,又仔細回想了兩人方才的對話,不禁醍醐灌頂:漾漾這是情竇初開了而不自知啊。

喵喵暗中握拳,除了教導褚冥漾正確的OMEGA觀念,她還要當一個趁職的丘比特,讓這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只不過這個丘比特任務,執行起來要比前一項困難多了,先不說褚冥漾本身遲鈍到根本沒神經、冰炎看起來也沒情商,重點是褚冥漾那一票奇葩家人,簡直是守世界中的大BUG

喵喵覺得遲早有一天她會被這群人約去好好談談人生,但是她不怕,她的信念是不會因為任何外在威脅有所動搖的!

 

 

褚冥漾戒除甜點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校園,傳得更快地還有褚冥漾懷孕的消息,遞給褚冥漾的情書和點心瞬間直線下降。

崽子都有了,正式標記還會遠嗎?於是一群哨兵和Alpha十分自覺地停止求偶的動作,免得將來被冰炎做成串燒。

當然其中也還是有幾個不死心的,比如安地爾和耶呂,但是被妖師一族給殺了回去,他們正仇沒沙包來發洩怨氣呢,既然腦殘鬼族自己送上門來,不對他們揮個兩拳都覺得對不起他們。

冰炎自然也聽到了消息,得到消息的時候他正在執行殲滅石蟲使之遠離古蹟的任務,結果聽到消息太震驚導致手滑毀掉了一邊任務重點保護的古蹟,被求償了好大一筆金額。

不過沒關係,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錢,而且反正他爹也砸過不少古蹟,拜此所賜,冰牙族的名號可能還要加上一個古蹟終結者了。

冰炎風風火火往回衝,即使如此,他找到褚冥漾面對面談時也是在褚冥漾被告知懷孕的三天後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一見他就臉紅,笑得特別傻特別可愛。

冰炎見了褚冥漾這副樣子,心神盪漾了好一會,才問道:「那個……懷孕的事情,你怎麼看?」

「什麼怎麼看?」褚冥漾困惑地問。

「就是……」冰炎皺了皺眉,褚冥漾總不至於無知成這樣吧?懷孕那是多大的事兒啊,不可能一點概念都沒有吧?

褚冥漾無辜地看著冰炎。

「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褚冥漾歪歪頭,「代表我以後只能有你一個,你也是。」褚冥漾的話很樸實,他也不是那種會特別講好聽話來哄人的類型,他只是在仔細思考喵喵講的話之後得出這個結論,並且為此感到特別開心。

冰炎聽了,實在懷疑自己耳抽筋,按照褚冥漾的除了吃啥都不關心的個性,他能自己推理到這些?

不過這一句話對他的效果出奇得好。

「學長,你臉紅了耶?」褚冥漾好奇地湊過來,大膽地用手戳了戳冰炎的臉,唔,好像蘋果。

冰炎腦羞地拿開在自己臉上亂戳的手,報復性地將對方的手指含入自己嘴裡,挑眉看了回去,那眼神彷彿在說:哼,我就是臉紅了,怎麼樣?

能夠把調情做成挑釁動作,只能說真不愧是具有亞那基因的人。

濃烈的信息素開始包圍褚冥漾,收到強烈暗示的褚冥漾臉也紅了。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拉麵
  • 凡斯他們會在婚禮前怎麼教訓冰炎?好期待
  • 647
  • 喵喵我真是太佩服你的勇氣了,如果漾漾的姊姊和表哥真的要追殺你,我一定會擋下他們幫你争取逃亡時間,雖然可能擋不了幾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