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回想起來,學長實在很惡劣,他根本就算準了我恢復記憶後只會尖叫著當機,還故意湊過來吻我!

這不能怪我,雖說不是沒看過相關記憶片段,可是他們從沒告訴我、不是,是大概沒人知道,也不對,呸呸我到底要表達什麼!

「啊,真懷念啊,到底恢復記憶就是不一樣,還是這樣比較好逗。」從頭到尾都在看戲的扇感慨道。

好逗妳個頭啦!學長就是被妳給逗壞的!

「褚,不要在腦袋裡吵。」學長敲我一記,害我差點咬到舌頭。

說真的,我完全沒想過學長會喜歡我,學長一副高貴冷豔誰敢纏著就殺誰的兇狠樣,我過去一直以為他是戀愛絕緣體啊!

結果對象居然是我,這不科學!

「我還以為你進入守世界之後就會把科學兩個字從常識上拔除。」學長繼續涼涼地打擊我。

我差點忘記他老兄現在也是人類,力量上會不會有影響啊?這表示他以後揍我的話我不會那麼痛了?

「你想試試嗎?」學長一臉認真地看我,「我現在也不知道力量的基準,或許揍你是個不錯的測驗辦法。」

最好是!

之前隱約的隔閡隨著我記憶回來後消失於無形,但是我欲哭無淚,甚至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別人說和自己記得的感覺竟然差這麼多,光看影像球我哪知道我在腦殘什麼五四三!

而且,根據我的記憶,學長根本就是恨不得把我腦子剖開重建的人,誰會信他喜歡我?

重點是,我周遭的人似乎心如明鏡,甚至幫著學長追我……

「我喜歡你很久了,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知道。」學長沒好氣地說,讓我又是一呆。

竟然嗎?可是我完全感覺不出來……

「因為你很遲鈍。」學長冷哼幾聲,讓我想起我回學校後去唱歌,把學長氣到失衡的那一次。

學長,你那樣拐彎抹角的鬧彆扭方式我完全不懂啦!

「說起這個,夏碎還真是又帥又威風又會照顧學弟的好學長啊。」學長勾起冷笑。

「我自己都快忘光了,學長你記得這麼清楚幹麼……」我尷尬地咳了幾聲,這時拯救我的是自稱為全世界最偉大的扇董事。

「雖然我不反對你們放閃給我看,不過完全無視人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你們可還是在無殿的地盤上啊。」扇不甘願地爭取存在感。

其實我覺得她是故意消去氣息再突然出現的,不然依照她的存在感,學長哪有不發現的道理。

「……」學長這次出乎意料地沉默,沒怒吼著立即傳送離開,居然乖乖地站在原地忍耐扇捏他的臉。

「哇哈哈,觸感沒比小時候好,不過也不錯了啦。」扇滿意地下了評論,「記得婚禮的時候要喊我一聲媽啊。」她笑嘻嘻地說,「好吧,不打擾你們小兩口,慢慢談情說愛吧,你們兩個也成年了,要在這裡圓房我也不反對啦。但是小心偷窺。」她拋了個飛吻,瞬身不見。

什麼圓房!我聽得脖子都要紅了,在心中用力吐槽。

學長的五官都要扭曲了,也沒見他發火怒吼,我猜這是因為這次的事情,扇在暗地裡出了不少力,所以學長只好忍耐她的種種調戲。

啊,學長你真是辛苦了……

學長瞪我一眼,「知道就好。」

我訕訕笑了下,恢復記憶以後有點不大適應,對於我居然如此有勇氣和學長在一塊,如果是沒有失憶的情況下,我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就和學長在一起,我一定會想很多,俗話說是鑽牛角尖,我大概會糾結個沒完沒了,種族性別身份壽命個性力量一大堆事情考慮來考慮去。

學長勾起唇角,「你也有自知之明啊。」

我看他一眼,剛剛恢復記憶有點沒緩過來,現在緩過來以後我反而不知道怎麼面對學長,面對自家女魔頭還有點頭緒。

……糟糕!

我無比純潔地望向學長,「學長,你知道我姊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嗎?」

學長挑眉,「哪一件?」

「全部啦。」

「她說即使你回去神族也照樣是她弟,還是得受她管轄。」

果然是我姊會說的話,「那、那我們在、在一起呢?」我不爭氣地臉紅,記憶恢復以後感覺臉皮都跟著走了!

難道神族的臉皮比較厚嗎?

「別總想些沒用的東西。」學長沒好氣地說,「你姊說我得入贅,喊她姊姊大人才同意。」

我眨眨眼,想像了一下學長必恭必敬地對我姊卑躬屈膝,尊敬地喊著姊姊大人的畫面,瞬間有點胃痛。

怎麼可能,那還要不要世界和平了!

「我覺得無所謂。」學長說,「如果這樣可以順利和你成為一家人。」

我聽得很感動,但是下一秒學長完全打破我的感動。

「反正你喊我老公就行了,老婆。」

神族的後遺症就是膽子變得太大,我當下就在腦子裡飆了一句髒話,學長聽了也只是挑眉,讓我驚覺大事不妙。

那一天學長就把我扛回黑館,徹底地身體力行教會我那句髒話的真義。

我無力地一拳打在學長胸膛上,軟綿綿的,對學長來說這種力道根本只是按摩。

怪異,明明兩個人都一樣是人類了,偏偏他老兄的體力卻硬是比我好上三倍,我躺在床上痛定思痛,決定從明日開始徹底鍛鍊。

 

 

隔日起床時,我揉著酸漲不已的腰身,心裡罵咧咧地去洗漱,隔壁昨日相湧而眠的另外一位事主已經不見蹤影。

該不會才奔回本壘就立刻去出什麼見鬼的任務了吧!

那個任務狂!

我絕對不承認我是因為一起床沒看見學長才在鬧彆扭。

我恨恨地擠著牙膏,彷若這牙膏是我的殺父仇人似的,我望著鏡中的倒影,嗯,又變回普通的路人甲了。

我洗漱完,正在房間發呆不知道做什麼好時,學長拎著一袋塑膠袋回來了,裡面裝得居然是燒餅油條和豆漿這種親切的民間早餐。

他看我醒了也有點訝異,不過他很快笑了起來,「看來我昨天不夠努力。」

我抿緊唇,知道氣是白生了,牙膏也是無辜的,我很快就被學長那一句不夠努力和香噴噴的早餐完敗。

不用看鏡子我也知道我的臉肯定很燒。

我悶悶地啃著學長特地去原世界買的早餐,一邊用眼角偷覷學長,結果視線對到,他老兄光明正大地看著我吃早餐。

「怎麼了?」敵不過學長的視線攻勢,我投降。

「等你吃完。」

如坐針氈地把早餐給塞進胃裡,我屏息以待,看學長會說出什麼樣驚天地泣鬼神的發言──雖然我覺得不管是什麼都不會有學長對我告白來得驚悚。

將我想法聽完的學長氣笑了,「我對你告白很驚悚?」

「呃,從各方面來說……」我扯扯嘴角。

「你不喜歡?」

與其說是不喜歡,不如說會嚇到靈魂出竅吧,如果我那時沒失憶的話。

「那現在?」學長湊過來抱住我,他身上的體溫毫無保留地傳到我身上,「褚,我喜歡你。」

心裡癢癢的,難耐地要命,我想起昨日的翻雲覆雨,像是大難重生似地急切確認彼此存在,臉更燒。

「褚,你不回應我?」學長在我耳邊輕語,「我希望你說出來,而不是腦袋想給我聽。」

我深吸一口氣,該做不該做的全做完了,一句喜歡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張口,壯士斷腕,「我、我喜歡你……」那聲音卻小得連我自個兒都聽不清楚。

「不夠大聲,晚點再訓練。」學長圈住我又放開,「中午有聚餐,和米可蕥他們。」

對喔,之前一直煩惱著要怎麼留下來,倒是把喵喵他們給完全放到一邊去了,他們知道詳細情況嗎?

「我提過,他們也清楚。」學長說,「原本以為無法可想,所以他們在準備惜別會。」

「那現在?」

「改成歡迎會了,都一樣是吃吃喝喝。」

「他們知道你也變成人類了嗎?」

「我有派使役通知他們。」學長說,「不用擔心,即使變成人類我也不覺得自己失去了什麼。」

因為我得到了你。

一句話突然在我腦中炸開,炸得我七葷八素。

我一直以為學長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他也確實不會說,可、可是忽然來這麼一下,心臟受不住啊……

那時候我懵了,所以完全沒意識到學長根本也沒說出來,他是想給我聽的!

很久之後我的臉皮磨得跟神族一樣厚之後,我的新嗜好就是纏著學長軟磨硬泡要他說出來而不是想給我聽,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現在我則是被學長逗得體無完膚,不知道說什麼好。

以我的立場來說,我還是覺得學長很虧,可是硬是被學長一句你放棄成為神族不是更虧給打回來了。

真是,我掛點以後還是可以回去神界啊,學長掛點以後就進入輪迴了耶,原本精靈是回歸主神懷抱的,誰曉得學長會投胎成為什麼啊!

學長一點也不理會我的抗辯,只是抱著我,枕著我的髮旋,心滿意足地嘆口氣。

……算了,他高興就好。

窩在學長懷裡,我也閉上眼,重新睡回籠覺美容。

 

 

昀羲碎念:

不好意思最近三次元有點炸掉,先拿舊文頂一下><

嗷嗷(壓力大到想唱歌(←我媽說我唱歌根本就是咆哮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拉麵
  • 冰炎要被漾漾帶回家了,恭喜!
  • Miki
  • 想要密碼看文文!!我猜不到那4個英文字母!!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