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修復成功,正在載入歷史進度……』在車上,系統提示音又響起了,『任務:陪男主角執行轉移及班,任務成功。』

『任務獎勵:經驗值增十、等級提昇為二,開啟閱讀原作功能。』

天殺的這任務獎勵太他媽的好了!

褚冥漾幾乎要跳起來了,原作!那在這世界是什麼概念?就是預言書可以對危險環境進行神迴避的保命大全和遊戲攻略啊!

『額外獎勵:成功提昇男主角對自身興趣,未來抱男主大腿成功率提高百分之十,請再接再厲。』

『等等!什麼男主?』褚冥漾有點懷疑地重複,一把拉過原作介紹的選項開始閱讀。

『雙男主設定……這啥鬼?連個妹紙都沒有嘛!』褚冥漾原本還對漫畫中出現的那隻貓女懷抱宅男的幻想泡泡,他一直以為那女的是女主角啊!

『原作為輕奇幻冒險設定,非奇幻言情種類。』系統涼涼地說,『請節哀。』

好吧,他原本以為自己是第一男主角,結果不是就算了;他原本以為可以和女主角來場臉紅心跳的校園戀愛,結果根本沒有女主角就算了。

可是……

『為什麼我只能讀第一章?』褚冥漾雙眼冒火,『第一章根本沒什麼重要的!』

『您的等級目前為二,若想閱讀其他章節,請付費。』系統說,『是否支付餘額閱讀其他章節?』

褚冥漾看著餘額內僅有六十六元的可憐數字,『閱讀全篇原作要多少?』

『有二種付費方式,一種為租閱,比較便宜,一本才一角,但是有效期限為三小時。』系統盡責地介紹,『另外一種為買斷,稍貴,一本一元,但是可永續閱讀。』

『好心提醒您,代幣兌換只接受卡爾幣,一卡爾幣約等於三十美元。』

那不管是哪種他那六十六元台幣那夠看!

小孩的零用錢太少傷不起!

褚冥漾在遊覽車上不斷和系統殺價(最後他終於成功和系統達成協議,將代幣兌換改為一比一台幣兌換,同時經驗值也下降了五,等級又變回一了),這使他看起來就像是在發呆。

褚冥玥看了看自家弟弟的情況,心中嘖了一聲,覺得弟弟這麼柔弱,遇到一隻青蛙就嚇得魂不守舍,將來一定很難適應另外一邊的世界。

所以將來得先幫他把路鋪好才行。

 

 

「亞,怎麼了?」回程的路途上,湯馬斯哼著小調,有一搭沒一搭地問著身邊的小孩,「我看你不太對勁。」

「那個褚冥漾才不對勁。」小孩氣悶道。

「褚冥漾?哦,是漾漾。」湯馬斯只知道那姐弟的名字,倒是不知道全名,「他怎麼了?」

「他前面表現得像是個臭老大叔,下一秒就幼稚得像是沒長大的小鬼。」

「這也沒什麼,搞不好他只是在模仿他爸爸。」湯馬斯不以為意,「那姐弟倆都很有資質呢,尤其是漾漾,力量很強啊。」

「所以我稍微借用了一下。」小孩說,「他看起來不怎麼能自我控制,好像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有什麼力量。」

相比之下,他姊姊就清楚明確多了。

「啊,確實。」湯馬斯轉了轉方向盤,將車子駛入一個憑空出現的黑洞,「既然這樣的話,總有一天他會進入守世界的。」

「是啊。」

總有一天。

 

 

 

 

 

褚冥漾可是非常清楚,他大考時食物中毒導致分數十分悲慘,而命運的分水嶺就在此一役!

他撇撇嘴,他七歲左右的時候舅舅被殺,那時他的記憶就被修改了,而他也提早知道了自己是妖師。

但是妖師是什麼他完全沒概念,而且他閱讀原作的進度才只到第二集而已。

不能怪他,他就是沒錢,零用錢完全來自白玲慈,而他甚至不能去野圖刷小怪!

不過就在舅舅被殺以後他得知某件讓他瘋狂大笑的事情。

那就是,系統可以保護他的腦袋,這邊所有針對他腦袋的術法包括監聽、修改記憶統統都不管用!

他總算找著這系統靠譜的用處了,而且既然未來那個看起來很牛逼的學長會竊聽他的腦袋,這系統絕對是外掛啊!

褚冥漾發現系統這功用時欣慰了一把,頗有種我家兒子終於出息了的喟歎。

然後系統又是嬌羞又是彆扭地給了他來場特價,他才用可憐的代幣買到了小說前兩集。

第一集的開頭就是悲慘的大考事件,不過他相信他可以扭轉局勢的。

另外原作裡面那個幸運同學叫衛禹,因為一開始沒寫名字,害他觀察了好久才找出正確人選。

但是大考當天,他秉持著什麼都不吃不喝徹底杜絕食物中毒的可能後,他卻因為耗腦過度恍神,填卡時漏填了一題導致成績一樣悲劇。

幸好幸好,原作中沒有具體載明他的悲慘成績,所以他想他應該多少還是比原作的分數高一點的,畢竟他只有英文掛掉而已。

 

然後,到了填寫志願的日子,那所怪異學校的名字裡所當然地出現在他的手冊裡。

其實褚冥漾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填這所學校的名字。填了,就能走劇情,興許破關之後就可以回到他原本的世界了;不填,他可以安安穩穩地上一間普通的高中,認識其他人,另外想辦法破關提高等級……

『任務發布:請填上Atlantis學院。』系統叮噹提示音響起,『否則遊戲將直接結束。』

褚冥漾翻翻白眼,果然天道不可違嗎?

『遊戲結束是不是表示我就能回家了啊?』他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會回到原始點哦親。』

親什麼親!

『原始點是什麼?你不是說除了等級一掛掉會時間倒退以外其他都不可能?』

『您目前權限不夠詢問此問題。』

無奈之下,褚冥漾只好按照原作中選了那在現實裡根本就不會有人選的學校。拜託,哪些父母會完全不在意小孩選了哪個學校?就算不在乎學歷,也應該會去查這所學校的風評如何才對。

查無此校根本就是世紀笑話。

褚冥漾按下打呵欠的衝動,無聊地看著褚冥玥一身快要把大考中心拆掉的攝人氣魄,在心中個別評比起來。

說真的,褚冥玥外貌是那種銳利的美,氣勢和能力都很強,要是放到社會上絕對會是幹練的女強人,但是放到雄性生物這一塊,嗯……

褚冥漾本身是欣賞這樣一位女性啦,不過要是找女朋友的話,他一定不會找這種的,渾身都是刺。

他的視線右轉向門口,果然看到一個影子飄來飄去。

切,不就是讓自動門故障而已,我還不是一樣看到你了。

褚冥漾腹誹,安心地起身走向褚冥玥,他可沒興趣跟原作一樣嚐試褚冥玥的巴腦功。

嗯哼哼他有系統罩,才不怕腦袋洩密哩哈哈哈。

褚冥漾重新填好志願後,便美孜孜地跑去下午茶餐廳享受美食去了。

他姊總算是還保留了他一點原本的屬性,他是很喜歡甜食沒錯,不過在現實中為了顯現男子氣概所以他都躲在家裡吃,這邊的設定既然是他本來就愛吃,他就無所顧忌了。

反正他未來也不會待在這裡,能多吃就多吃。

 

 

冰炎一路跟著褚冥漾,原本是因為那個老妖婆扇董事要他過來看看代導學弟是怎樣的人再決定接不接,現在他覺得幸好他有過來。

對方很明顯就是以前那個遊樂園的小男孩,連名字都一樣。

當他在外頭觀察時,褚冥漾有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還十分鄙視,徹底挑起了他的興趣。

接著他一路跟著褚冥漾,當對方走進甜點吃到飽後他僅猶豫了一秒就跟著進去了。

因為同時還有公會的監聽任務,他原先沒接,現在他有興趣接了。

『喂,是我。』冰炎道,『任務我接了。』冰炎完全不管扇隔著手機傳來的訕笑直接掛斷,瞇眼打量起褚冥漾。

褚冥漾長得不怎麼樣,但是他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

而這種特殊的氣質引起了冰炎探究的濃厚興趣,畢竟對方是妖師先天能力的繼承者,是自己父親好友的後代,加上任務,冰炎很乾脆地對對方使用了監聽術法。

 

 

 

昀羲碎念:

我發現我不開預購的話進度就超慢耶哈哈哈哈

最近在考慮很多事情導致這邊一直不太敢開預購,但是一不開預購就整個………啊好懶啊~這樣

然後我其實有在想說要不要開始寫原創了,因為現在寫的都是同人導致我完全不敢拿給我媽看,導致她一直都很懷疑我是不是在從事什麼犯法的勾當……OTZ(其實我只是想把妄想發洩發洩而已啊……

但是原創不可能放到這邊,我媽一定會很有追查精神的把我放文的地方搜出來(她之前搜不到我的非死不可後就改去搜我大學同學的,然後藉由我大學同學的朋友一個個過濾找到我,我是很欽佩她不放棄的精神啦……但是說實話作為當事人我真的覺得#$%$##@︿,她如果不是我媽而是我同事同學或是其他人的話,我真的覺得這就一個變態跟蹤狂,重點是她找到之後還很得意地跟我炫耀囧

那之後我的非死不可就鎖起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實在很排斥用非死不可和長輩來往,尤其是我媽

她現在光是賴就會傳一堆佛教的東西,還有那什麼劉永生講病,信者恆信,但是她一直想要干涉我認同這堆………嗯嘛,價值觀不同的東西,我就實在很煩

惡有惡報我信啦(不然這世界也太沒天理了不是),至於那什麼講病……

我真的很想露眼白出來給天看

平常小感冒也要跟我講一堆生病是因為存有不恭敬之心、對長輩不禮貌之類的……你把細菌置於何地!(翻桌

細菌、抵抗力變弱和環境的衛生整潔才是生病主因啊!敢不敢推翻這理論!(真對不起我忍耐超久的讓我爆發一下

然後我媽就一直鍥而不捨地說,抵抗力變弱是因為心念的關係,因為心念不敬就會讓身體變差……(倒地

我、實、在、是、很、煩!

心念的力量要是這麼好用,那我一天到晚想著我要發大財我怎麼連小財都還沒發?

若說是心念的純粹程度有影響,那一堆虔誠的教徒怎麼會生病?!

然後我媽就說了,要嘛他們不夠虔誠、要嘛就是他們上輩子的業障……

氣死我了!

真的很煩啊!!!

好了我抱怨完畢,如果我明天記得的話這篇碎念我會刪除的,以免萬一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