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警告,有來自外部的不明攻擊,是否阻擋?』

褚冥漾皺皺眉,他才正要將最後一顆草莓放入嘴裡品嚐,這可是吃草莓巧克力蛋糕時的最高潮耶,誰這麼不識相這時候來亂?

『擋擋擋,都給我擋。』褚冥漾朝天翻了翻白眼,重新調整心情,又叫來一份香草聖代。

有貴賓券和難得一見的零用錢真是太好了,褚冥漾不無感動,因為白玲慈為了安慰他『受傷』的幼小心靈,大發慈悲地給了他一些錢。

 

冰炎很吃驚,他的監聽術法完全不起作用。

照理來講,普通人發呆時也會有些不明所以的思緒在腦海飄盪,或是在心中碎碎念之類的,但是對方卻是一片虛無,他連點心音都聽不到。

冰炎立即將這事情回報給公會,有鑑於對方的特殊身份,他認為有必要上交處理。

但是沒多久他的手機就又響起來了,這次打來的是任務對象的親姊。

『你說監聽術法對我弟不管用?』褚冥玥的聲音很冷。

『不排除只是因為他腦袋太空了所以什麼都聽不到。』冰炎冷淡地說,『妳是他親姐,我以為妳應該更清楚狀況。』

『我弟的狀況我自然清楚。』褚冥玥冷哼,『但是這是我第一次聽說監聽術法不管用。』

冰炎被噎了一下,對方言下之意很明顯是在諷刺他辦事不力。

『不然換你試試你能不能監聽他的腦袋?』冰炎反唇相譏,『再不然,他就是個腦袋空空的傻瓜。』

褚冥玥不屑地冷哼:『他本來腦袋就空。』

冰炎:『……

 

 

褚冥漾當然不可能讓褚冥玥監聽自己的腦袋,在過去十幾年裡,他都用系統完美防禦來自外界的法術,但是人總不可能真的隨時都在放空,所以他偶爾還是有透過系統回應來自褚冥玥偶爾的突襲。

系統不僅能夠阻擋外界的法術攻擊和干擾,還能讓他選擇發出什麼樣的訊息做回應,像他有陣子就很喜歡拿天線寶寶來荼毒褚冥玥。

褚冥漾吃完聖代,心情好了起來,對外面那個不明學長態度也稍微客氣了一點,想說既然對方要聽自己的腦袋,那就讓對方聽吧。

冰炎發現隔了許久褚冥漾的心音終於有反應了,眉毛一挑,但是聽到內容後臉有點黑。

褚冥漾:『沒錢了……可是還想再吃,芒果香蕉巧克力鬆餅感覺很不錯。』

然後,冰炎覺得自己的腦袋被芒果香蕉巧克力洗屏,誰來告訴他為什麼可以有個人不斷反覆想著同一件事叨念著同一個名詞?

冰炎忍無可忍,又打電話給褚冥玥:『妳弟真的沒問題?他一直在想著芒果香蕉巧克力鬆餅!』正常人怎麼可能腦袋裡面一直塞著同樣的東西?

『習慣就好,他有智能發展障礙。』

……妳認真的?』

『雖然沒檢查出什麼,但是他對外界反應一項比較遲緩。』褚冥玥說,『他已經有長足的進步了,前幾年的時候他一直想著天線寶寶。』

冰炎臉黑了黑,『這樣還要我監聽什麼?』

『公會對於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本來就會比較防備,即便他是一個白痴。』褚冥玥說,『執行任務去吧,不然我就記你兩個點。』

冰炎憤憤掛斷了電話。

 

 

褚冥漾混了幾天,那所怪異學校的入學通知果然寄到家裡來了。

褚冥漾為了避免撞火車和追教室的悲劇,仔仔細細將新生自保手冊反覆背到滾瓜爛熟,這才稍稍安心。

是說,雖然知道在那所學校死了也能復活,但是……果然還是不要死比較好。

褚冥漾不安地抖了抖,想說正常來講,他是不是應該拿自保手冊去和家人討論一下?畢竟正常來講,這種自保手冊分明就是在開國際笑話。

褚冥漾決定遵循一個正常人的標準動作,慢吞吞地把這自保手冊拿給白玲慈看。

白玲慈看了以後果然皺起眉頭,「這是什麼東西?」

「入學通知。」褚冥漾乖巧地說。

「耍人的吧。」白玲慈撇嘴,「這所學校你別去了,哪有人上學撞火車的。」

褚冥漾應聲好,心裡爽翻天了。

雖然吧,他知道這是他姊寫的書,但是他已經在這本書裡待了很長的時間,對死亡還是怕怕的啊。

不過……

『任務緊急提示,請入學Atlantis學院。』系統提示音不斷,吵得褚冥漾頭痛死了。

『任務失敗會怎樣?』

『會有懲罰哦親!』

『你就沒別的台詞好說了嘛!』褚冥漾恨恨道,『我剛剛拿手冊去問她時你不給我早點說!懲罰是什麼?』

『每次懲罰的內容都是隨機的哦親!』

褚冥漾覺得,每次和系統溝通詢問時,他的心情有八成都是暴躁的。

好在沒多久褚冥玥就回來了,這是扭轉局勢的好機會,於是他屁顛屁顛地就湊到褚冥玥面前,將那本新生自保手冊遞到他姊手上。

「姊,你看這是那所不存在的學校寄來的通知耶。」

褚冥玥只稍稍睨了一眼,「給老媽看過了?」

「嗯,媽叫我不要去。」

「那你是怎麼想的?」

「啊?」褚冥漾的表情很茫然,「這只是惡作劇吧?哪有人上學是要撞火車的?」

褚冥玥嗯了聲,「漾漾,我問你,你想不想去體驗看看一個全新的世界?」

妳說的真含蓄,那明明就是充滿尖叫聲和殺人犯的世界嘛。

褚冥漾在腦袋中用力吐槽。

「全新的世界?」褚冥漾一臉好奇地說,「像是阿拉丁那種?」

褚冥玥拉丁這時也忍不住偷聽了一下褚冥漾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發現全都是阿拉丁的主題曲還有猴子和鸚鵡的吵架台詞後忍無可忍地中斷法術,她這個弟弟就是一個奇葩!

這一段當然是褚冥漾故意放給褚冥玥聽的,這種耍人耍得神不知鬼不覺的,多爽啊!

「算是。」褚冥玥睨他一眼,「和你現在所處的世界完全不同,更有趣、更刺激,但是同時也更危險。」

「是嗎?」褚冥漾不置可否,「那姊,妳一起去嗎?」

「會。」

「那好啊。」

褚冥漾感覺到褚冥玥修改了自己的記憶,變成沒看新生自保手冊也沒拿去給白玲慈了。接下來他只要等著順利撞火車就可以了吧。

等等,他的記憶被修成沒看新生自保手冊?

那表示他到學校以後得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傻瓜嗎?

褚冥漾黑線了。

 

 

昀羲碎念:

某種意義上漾漾其實完爆玥姊和學長吧哈哈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race
  • 超好看的~~一直忍住不笑好累:-)我從以前就很想看漾漾完爆那些人了XD
  • 雪月亞夢
  • 天線寶寶...XD
    玥姊那句他有智能發展障礙超壞,漾漾好壞,那是刷頻吧!天線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