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瞇眼看褚冥漾,那種違和感比小時候更強烈了。

他很確定自己沒和褚冥漾提過他的班級是那一班,那為什麼褚冥漾能夠毫不猶豫地直接進了一年C班?在所有高一教室中,C班的位置是最偏的。

剛剛填寫資料時的態度也很奇怪,正常人看到那種選課單照理講至少會驚訝一下,詢問幾句才對,但是褚冥漾完全沒有。

當歐蘿妲問褚冥漾知不知道怎麼回去時,他才現身,一把按住褚冥漾的肩膀,說道:「我會負責送他回去。」

冰炎現身時,班上明顯出現了騷動,對於一般學生來說,黑袍就是嚮往憧憬的代名詞,何況冰炎本身就是很多小女生的校園偶像。

褚冥漾被按住肩膀時嚇了一大跳,不自覺地將驚嚇轉換為一聲髒話:「靠!」

想嚇死誰啊你歪的!

冰炎眉一挑,對於褚冥漾會罵髒話這件事感到驚奇。

褚冥漾在本來的世界中原先就很少罵髒話,只有和一群狐朋狗黨湊一起聊天打屁時會說幾句,被嚇到時脫口而出的那不算,那是條件反射。

褚冥漾渾然不覺冰炎已經對他起疑,轉過頭看到冰炎,一臉乖巧:「學長好。」

再怎麼覺得對方小心眼,大腿還是得抱的,褚冥漾為自己掬一把可憐的辛酸淚。

為什麼不是叫他去抱萌妹子的大腿?

冰炎瞇眼,他似乎沒告訴過對方自己幾年級,那他是怎麼知道要叫自己學長的?

「我帶你去搭公車。」冰炎露出微笑,班上一群女學生都露出死而無憾的幸福表情。

褚冥漾看到了,不禁感嘆,果然顏值高就是好啊,這種皮笑肉不笑的冷笑居然也能秒殺一群小女生,要是自己也長得這般帥,把妹還是夢嗎?

對啦他就是宅男把不到妹對帥哥有心理陰影不行嗎!

 

 

 

褚冥漾和冰炎來到傳說中的接駁車處,果不其然看到了傳說中的貓公車,由於已經知道會和內臟擠在一起了,所以他這次絕對要另外想辦法,最好可以逼對方直接送他回家!

「你可以選你喜歡的搭。」冰炎決定要再多加觀察褚冥漾這個人,因此並沒有像第一次一樣一有疑問立即上報,只是自己心中記下了。

褚冥漾掃過去,故作純潔地問:「這些真的都能搭嗎?」

「對。」冰炎說,「動作快點,我等等還有事情。」

那你為什麼要叫我搭接駁車明明就能用傳送陣把我扔回家的不是嗎!

褚冥漾憤憤在心中碎碎念,表面上還是很乖,非常認真挑選地接駁車。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

「你到底挑好沒?」冰炎忍無可忍。

「還沒。」褚冥漾無辜地說,「我覺得這些接駁車都很不安全,所以想挑比較安全的。」

「安全?」

「嗯,造型安檢就不合格,也沒看到逃生出口和滅火器……」褚冥漾一臉認真,「這是違規的。」

冰炎覺得褚冥漾就是專門來氣死他的。

「夠了。」冰炎毅然道,「眼睛閉上。」

褚冥漾喔了聲,乖乖閉眼,他猜接下來冰炎就要朝他扔傳送陣把他丟回家了。

對,他就是故意的怎麼樣?他才不想和內臟擠!

「漾漾,你傻在家門口幹麻?」

褚冥玥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隨之而來的是蛋糕盒的狠砸。

褚冥漾睜開眼,心裡不由得得意地哼哼兩聲,他贏了。

「進去了。」褚冥玥也沒多問,拿出鑰匙開了家門就進去了,褚冥漾拎著蛋糕盒也進去了。

「新生訓練怎麼樣?」

「很怪。」褚冥漾老實地說,把撞火車到閉眼回家的事情全說了,然後下了結論:「好像不是唬人的。」

「那你好好加油。」褚冥玥倒了杯開水,「還想再去嗎?」

啊,家人的確認嗎?

褚冥漾莫名有點感動,雖然這個褚冥玥和他親姊大不相同,不過果然還是姊姊啊。

「當然,你最好不要浪費錢。」

……感動收回!

「雖然好像很可怕,不過要是真的可以學會超能力,我應該可以賺大錢吧。」褚冥漾也一臉認真地回應,換來褚冥玥的兩枚朝天白眼。

『前方任務提示:鬼族來襲,請做好準備。』

『啥鬼?太快了吧!』褚冥漾驚得絆倒自己的腳,差點摔了個狗吃屎,『原作裡面明明就是等新生訓練以後兩天才來的!』

『請接受任務。』

去你的||

褚冥漾穩住身體,開始考慮自己是要跑出去還是待在家裡,按照從小到大的觀察,褚冥玥肯定也是異能人士之一,就是不知道實力到底多強,要是很強的話,他待在家裡還比較安全點。

「漾漾,等等你看家。」

啥?

「姊你要去哪啊?」

「和朋友約好了去看電影。」褚冥玥說,「晚上不回來吃。」

不,等等!妳是救命稻草啊!

只可惜褚冥漾無法直接告訴褚冥玥等等會有鬼族來襲,於是他只能眼睜睜地看救命稻草隨風而去。

『系統……具體來說任務是什麼?』褚冥漾滿懷希望地問,他今天才剛剛新生訓練,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去打鬼族啊,『有沒有辦法請求場外支援?』那個冰炎學長剛剛才說他有事呢,何況他又故意氣了他一回,早知道他就不挑釁了。

『請打退鬼族。』系統說,『無法請求場外支援。』

靠你擺明要我死嘛!

褚冥漾憤怒地在家中廚房來回踱步,聽到門鈴響起,簡直像是鬼來電一樣,他乾脆一把抓起剁大骨專用的菜刀,準備等等一開門以後就直接拿刀子砍下去,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等等,聽說鹽巴可以驅邪?

褚冥漾立即扭開鹽罐,在刀子上塗抹均勻,求個安心。

門鈴越按越急促,褚冥漾吞了吞口水,躡手躡腳地走到門邊,透過貓眼往外看,果然看見了一隻灰色的鬼。

你早點上門讓褚冥玥解決掉不是很好嘛!

雖然不知道褚冥玥的實力夠不夠打趴對方就是了,不過按照他對自己親姊的了解,一定不會差。

褚冥漾越想越怒,開了門,口氣很嗆:「謝絕推銷!」然後又用力甩回門。

接著一轉頭,那隻灰色的鬼已經在家門口了。

「你就是褚冥漾嗎……

「他出門了。」褚冥漾板著臉,「你非法入侵民宅,立刻滾出去。」他握著菜刀的手心都是冷汗。

他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是多年安逸慣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接觸鬼族讓他無法克制地顫抖。

「找到了……妖師的後代……」當那隻鬼伸出手想要抓住褚冥漾時,褚冥漾的身體終於動了,那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辦到的。

他舉起菜刀,狠狠剁掉了那隻鬼的手。

那隻鬼發出了慘叫,但是似乎只有他聽得到,不然按照這種高分貝音量,左右鄰居早就罵過來了。

褚冥漾冷靜地看著那隻鬼抱著斷掉的胳膊嚎叫,那隻被他砍下來的手已經化成灰了。

咦,鹽巴真的有效啊?

「漾漾,你在幹麻?」好死不死,白玲慈從樓上走下來,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家兒子拿著菜刀站在門口,「不要亂玩刀子,很危險的……

說時遲那時快,褚冥漾突然瘋狂地拿著菜刀對著空氣猛戳猛砍猛揮,然後露出剛到農田幹完活的辛苦表情,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媽,不用擔心,敵人已經被消滅了。」

「好好好,敵人被消滅了,把刀子放回去。」

「哦。」褚冥漾應了聲,「媽,這刀子剛剛沾過敵人的血,不乾淨,我去幫你買把新的。」

「別鬧了,好端端的刀子又沒壞,換什麼?」白玲慈說,一邊往廚房移動,「髒了,洗乾淨就是了……

褚冥漾跟著走進廚房,把刀子還給白玲慈,接著,刀柄和刀身就分家了,而且原本銳利的刀鋒變得遲鈍,到處都是傷痕。

白玲慈親切地捏呢捏褚冥漾的耳朵,痛得褚冥漾眼淚都快流下來了,「以後看到任何敵人也不准拿菜刀去砍,知道了嗎?菜刀很貴的。」

「是……」你兒子的命居然比不上一把破刀……褚冥漾覺得自己真該高歌一曲:心事若無講出來 有啥人會知,有時陣想欲訴出,滿腹的悲哀……

一定可以拿金曲獎。

「漾漾,你對鹽巴罐做了什麼?」

當褚冥漾還沉浸在金曲獎的頒獎喜悅幻想中時,白玲慈的手又捏上了他的耳朵。

「好痛啦、媽……

「你是拿鹽巴去驅邪了嗎!立刻再去給我買一包回來!」

我是拿去驅邪了沒錯啊!

褚冥漾拿了零錢,連走帶跳地跑出家門,一路衝到家附近的賣場,隨便找了個角落開始確認任務獎賞。

『驅鬼任務成功。任務獎勵:經驗值加五百、等級提昇為五;代幣獎勵:增加一千,可選擇升級系統及下載原作。』

褚冥漾聽了簡直要歡呼了,興奮道:『快快快,下載原作!』

他的完美預知書趕緊來啊!

『原作下載中……下載完成後是否更新系統?』

『更新有什麼好處啊?』

『會擴充功能,增加預知範圍、擴充倉庫容量及其他功能。』

『那個其他功能有什麼?』

『可以開啟簡單模式、情境推手、救命錦囊……

『要。』衝著那救命錦囊,必須升級!

至於情境推手……那啥鬼?不重要。

『需要額外付費安裝點播系統嗎?』

『那又啥?』

『類似KTV的點唱系統……

『裝!』別看他這樣,其實他很愛唱歌的。

『系統下載更新中,期間所有功能將暫時關閉。』系統說,『提醒您,包括同步功能也將暫時關閉。』

欸?

褚冥漾頓了一下,隨即大驚失色,那不就表示他的腦袋藏不住了嘛?

他趕緊隨便抓了一包鹽結帳就衝回家,晚餐隨便趴了兩口飯就窩回房間去了,他才不想暴露自己的腦袋啊。

要說以前為什麼沒有這種情況?因為他以前根本沒有經驗值暴漲的時候啊。

真是痛又快樂著……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