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不敢相信!」喵喵尖叫起來,「不敢相信!」

保健室中,褚冥漾一臉茫然地坐躺在床上聽著喵喵對冰炎河東獅吼,而冰炎一反過往狂霸酷炫跩的形象乖乖任由喵喵對他狂灑口水雨。

褚冥漾秉持著本能往窗外一看,嗯很好,沒有下點心雨,他還在原來的世界。

「漾漾本來就很沒常識了,學長你怎麼可以跟著一起沒常識!」喵喵憤怒地顫抖,「怪不得大家常說ALPHA有精蟲沒腦袋、有肌肉沒腦子!」

哇賽喵喵這個地圖砲開得真猛,原諒她,她實在是氣昏頭了。

懷孕中的OMEGA本來就特別脆弱,需要特殊照顧,在此期間最好別有太過激烈的性行為,嗯,不是說不行,而是最好避免激烈活動。

但是平和這兩個字放在冰炎身上,就是妥妥在質疑他的戰鬥力!

所以……冰炎和褚冥漾的那些事,總是、特別激烈,咳咳。

「對不起,我錯了。」冰炎誠懇道。

褚冥漾懷疑地再度望向窗外,嗯,天空很藍,很多隻怪異的公車在飛,現在是放學時間了,喵喵居然可以從中午一路罵到放學,果真不能小瞧女人,即使她長得再可愛也一樣。

喵喵氣呼呼地再度給褚冥漾做身體檢查,苦口婆心費盡心思地想將養胎的常識給灌輸到褚冥漾的腦子裡,可惜事與願違,褚冥漾的腦袋只記住了他該吃什麼東西的食譜,其他聽過就忘。

 

不過褚冥漾忘了,冰炎可沒忘,身為一個黑袍,考慮周全是必須的!(嗯?你問說那他之前幹那檔事時怎麼不節制?那當然是情到深處情不自禁啊,傻孩子。)

於是,冰炎推掉了公會發出的所有任務,專心致志地研究起孕夫食譜,務求讓褚冥漾吃得開心、吃得舒服、吃得滿意。

在如此殷殷期盼之下,新一代的美食獵人誕生了!

好吧錯棚了,我們回來。

總而言之,冰炎秉持著只要老婆好那便什麼都好的新世代好男人精神,上天下地出海樣樣來,積極尋找可以幫助褚冥漾安神養胎的食材。

只是食材解決容易,怎麼烹調又是一個問題,褚冥漾嗜甜眾所皆知,但是懷孕期間照理講應該比較想吃酸的,冰炎還曾經問過喵喵,褚冥漾口味完全沒變化該不該擔憂,喵喵則是回答檢查不出什麼毛病,只好當作褚冥漾本身基因特殊了。

當冰炎做好所有功課,備好所有食材,準備在褚冥漾面前大展身手時,他一把火燒了廚房。

嗯,一把火,冬天裡的一把火。

當兩人從被燒焦的廚房中抬起頭時,他們感覺到的不是硝煙味,而是濃濃的冷風撲面而來。

啊,秋風過,就算秋風過了葉子落了我陪你到最後

褚冥漾握住冰炎的手,眼神裡寫滿純粹的信賴和鼓勵。

「沒事,我不嫌棄你。」

冰炎覺得自己身上某個部份碎掉了,某個部份融化了,感覺略複雜。

最後冰炎決定褚冥漾的孕夫食譜還是從冰牙拿現成的,至於洗手做羹湯……等夫夫兩人玩情趣時再來嘗試吧。

 

 

當冰炎和褚冥漾還在濃情蜜意你儂我儂時,妖師本家這邊卻氣氛沈重,彷彿家裡死了人,需要討論大體靈柩怎麼辦,葬在哪裡風水比較好,所有人都沉浸在這種悲傷的氛圍中。

「怎麼辦,現在居然連崽子都有了……」白陵然非常悲傷。

「我們沒考慮到這一層。」褚冥玥認真反省。

「其實吧,我覺得最大失算是漾漾居然也喜歡那隻猴子生的猴子。」凡斯說。

「你說的那隻猴子的猴子現在是我弟的老公,注意用詞。」褚冥玥橫他一眼。

「漾漾生的當然不會是猴子而是寶貝。」凡斯理所當然地說:「這叫基因改良。」

「的確,有我們妖師家的基因,自然是寶貝。」白陵然點頭附和。

「又不能宰了對方,不然漾漾會受到牽連。」褚冥玥第一次如此苦惱,然後遷怒到凡斯身上:「你當時為什麼要跟亞那認識!」

「我那知道。」凡斯覺得無辜極了,「就認識了我有什麼辦法,後來我不是完全沒理他嘛!」

其實還是有的,但是次數少,可以忽略不計。

知道再對凡斯撒氣也沒用,褚冥玥深深嘆了口氣。

「如果漾漾喜歡,我想我們也就無法干涉太多了。」

「嗯,不過漾漾不能嫁去冰牙,要也是那隻猴子入贅到我們家來。」白陵然說。

「沒錯。」

 

 

 

那隻猴子冰炎現在正雙目緊閉,臉上帶著一抹淺笑,神情……

「冰炎,不要一副淫蕩的樣子,我會覺得畫風很違和。」

「夏碎,不要欲求不滿就來找碴,幾歲了?」冰炎睜眼,挑釁地看向自家搭檔,「千冬歲不理你了?」

「他只是害羞。」夏碎也坐了下來,望向窗外,擺出一臉陶醉的模樣,「我們試了一些新玩法,他感覺太刺激了。」

「夏碎,不要擺出一臉淫蕩的樣子,和你形象不合。」冰炎把握機會,趁機把畫給丟還給搭檔。

「這是你剛剛的表情。」夏碎冷靜地張眼,「我只是在學你。」

「說謊不好。」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兩人又拌嘴了一下,才開始說起正事。

「既然褚都懷孕了,那離你們結婚也不遠了吧,婚禮是要辦在冰牙還是燄之谷?」

「我兩邊都想辦,不過更可能是辦在妖師那邊。」冰炎說,對於妖師一族的漾控程度,他很有自知之明。

「褚的娘家?」夏碎抬眉。

「還不算是,因為褚還沒正式嫁給我。」冰炎說,「我打算婚禮當天再正式標記。」

「那還真是……浪漫。」夏碎嘴角有點抽動,「你不會忍不住?」

冰炎沒好氣地睨他一眼,「你當我是誰?」

「渴望交配的猴子吧?」夏碎有點不確定地說。

冰炎:「……

「因為你的信息素。」夏碎看冰炎有惱羞黑化的傾向,趕緊舉了一個具體例子給他聽,「最近總是混雜著褚的味道。」

冰炎冷冷看他一眼。

夏碎有點無言,不至於連這點小玩笑都開不起吧?

「不准聞褚的味道。」冰炎威脅道。

夏碎:「……那就麻煩你別把它帶出來。」

 

 

 

昀羲碎念:

前後寫的時間落差有點大,好像風格接不太起來(抓頭

不過我真的好想睡覺睡到天荒地老……OTZZ

場次過完,接下來就是點文啦~

這段時間會努力把點文給填完瘩!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霰
  • 終於等到這篇了~CWT無法到啊…(可悲的考生)這篇真的超甜的,期待作者繼續灑糖~(張嘴)(←來亂的
  • 647
  • 是說正式標記具體來說要怎麼標?